今年(2016年)9月1日開始,農委會防檢局推出「培訓實習植物醫師作業計畫」,補助高雄市美濃區農會聘請「專任實習植物醫師」,希望可以在推動計畫過程中,測試農民對於植物醫師的需求。目前這位由防檢局培訓的全台第一位實習植物醫師,是剛從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研究所畢業的高佩琳。

11月24日午後,一位皮膚黝黑的黃姓農民,拿著兩片小番茄植株的病葉,行色匆匆地走進美濃區農會的檢驗室。他向高佩琳說:「這兩片葉子斑斑點點的,請你幫我看一下,是什麼病?」高佩琳的雙眼緊盯著顯微鏡目鏡,一邊調整焦距一邊說:「這個葉子應該是被葉蟎危害。」

黃姓農民很感謝高佩琳的幫忙,讓他找到作物致病的原因,這樣他才有機會挽救還沒有採收的一園番茄。黃姓農民說,「你不知道有多誇張!我問了三家農藥行,第一家說,葉子斑點是因為土壤缺鈣,第二家跟我說番茄得到灰黴病,到了第三家,又跟我講說是葉黴病。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還好我聽人家說,農會這裡有植物醫師和檢驗設備,我只好來這裡求救。」

實習植物醫師,是高佩琳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職業,對她別具意義,可是她萬萬沒想到,二十五歲的她,對農業生產現場的人們才更重要。

%e9%bb%83%e5%a7%93%e8%be%b2%e6%b0%91%e6%8b%bf%e7%97%85%e8%91%89%e5%90%91%e9%ab%98%e4%bd%a9%e7%90%b3%e6%b1%82%e6%95%91%ef%bc%8c%e6%9c%89%e5%a6%82%e5%b8%b6%e8%91%97%e8%87%aa%e5%b7%b1%e7%9a%84%e5%ad%a9
黃姓農民拿病葉向高佩琳求救,有如帶著自己的孩子來給醫師看病。

越認真種越需要植物醫師

五十二歲的林敏棟和四十二歲的邱國文,是美濃中壯輩的農民。他們求知慾強,為了種出健康安全的長豇豆,不只參考老農經驗,更積極參加各種農改場或研究單位的講習和訓練,只要遇到任何問題或發現好的防治方法,他們一定會好康逗相報。

美濃在11月中以後的天氣,大多是陰天有微風,在田裡工作起來非常舒爽,可是林敏棟和邱國文的心情卻很不美麗,因為他們這一季的長豇豆,陸續得到了炭疽病和煤黴病。邱國文回想一開始,其實只是其中一棵長豇豆植株靠近土壤的底部,出現了鏽色的斑狀物,沒想到沒過多久,連葉子都開始出現鏽色斑點或斑塊,而且一棵接著一棵發病,讓他很著急。

11月17日,邱國文拿著病葉到農會找植物醫師,高佩琳立刻跟著他到現場查看嚴重性,初步診斷炭疽病。11月18日,嘉義大學植物醫學系教授郭章信,以高雄市農業局專家技術服務團之名到美濃參訪,高佩琳利用機會,引介郭章信到林敏棟的豆園診斷,確認是炭疽病無誤,也同時發現園子裡有煤黴病的病葉。

%e6%a4%8d%e7%89%a9%e9%86%ab%e5%b8%ab%e7%9a%84%e8%b2%ac%e4%bb%bb%e5%b0%b1%e6%98%af%e5%8d%94%e5%8a%a9%e8%be%b2%e6%b0%91%e9%80%b2%e8%a1%8c%e6%9c%89%e6%95%88%e5%ae%89%e5%85%a8%e7%9a%84%e7%97%85%e8%9f%b2
植物醫師的責任就是協助農民進行有效安全的病蟲害防治

11月22日,高佩琳再到現場查看長豇豆的防治後續情況。邱國文對植物醫師說:「我們不想傻傻地種,只聽老人家或農藥行說的,你們有專業、有器材,可以馬上幫我們送驗泥土、檢驗病蟲害的原因,這樣我們才能搞清楚來龍去脈、對症下藥。長期累積下來,我們才能更了解自己的田地。」

林敏棟馬上補充說:「有這些技術、器材、專業,對我們想要學習的農民,真的很重要。沒想到現在務農要吸收的知識,比以前當學生還多,我以前年輕的時候,讀書都沒有這麼認真!」

%e9%82%b1%e5%9c%8b%e6%96%87%e6%8c%87%e8%91%97%e8%90%8e%e5%87%8b%e6%ad%bb%e4%ba%a1%e7%9a%84%e9%95%b7%e8%b1%87%e8%b1%86%e6%a4%8d%e6%a0%aa%ef%bc%8c%e7%b6%93%e9%ab%98%e4%bd%a9%e7%90%b3%e5%88%9d%e8%a8%ba
林敏棟指著萎凋死亡的長豇豆植株,經高佩琳初診判斷是炭疽病

守護植物、農民,更守護消費者

人生病了要找醫師,植物生病了,也是如此。可是,植物醫師不只要讓植物恢復健康,更重要的是,健康的作物才是安全的食品,因此植物醫師要守護的,不只是植物、農民,還有廣大的消費者。

高雄市美濃區農會的農事指導員朱秀文,時常戲謔笑稱自己,「今天又要去陪農民做筆錄了!」所謂做筆錄,就是農民種植的作物,被各地衛生局、各果菜拍賣市場、高雄市農業局等機關或單位,檢驗出使用未推薦用藥或農藥殘留超量,農民必須到農會向農業局說明的過程。只要一經確認違法,農民就要面臨一萬五千元以上的罰款。

朱秀文表示,如果衛生局、農業局是到超市或大型賣場抽檢,從檢驗、調查到處罰,需要一段時間,結果還沒有出來,不管有沒有農藥殘留或錯誤使用,蔬果早就被民眾吃下肚。因此他強調,「要為消費者的飲食安全把關,不只是末端的檢驗工作,源頭的生產管理、病蟲害防治,才是關鍵。這個部分,沒有植物醫師不行。」

大家都「不能沒有你」

想到剛到美濃服務的種種,高佩琳自己都覺得好笑。一方面她不適應農村的空間尺度,要找農民的時候,常常會有一種「怎麼路和田看起來都很像」的錯覺;其次,她和農民的農業用語很不一樣,她有次問農民:「你的稻田有淹水了?」結果農民摸著頭回答:「又沒有颱風,怎麼會淹水呢?」其實差異就在於,她的華語思考是以淹水來表達灌溉,可是美濃農民客家話思考,講的是「灌水」。

日子久了,人親土也親。高佩琳騎著摩托車的身影,也逐漸成為美濃農村的風景之一。有時候遇到先前診斷或開藥方的農民,農民個個都會熱情招呼,讓她點滴在心頭。甚至還有農民用通訊軟體傳兒子的相片給她,然後問她要不要到家裡喝咖啡。說到這些故事,高佩琳說:「農民真的很可愛。」

邱國文和林敏棟在跟高佩琳閒聊之際特別提到,一個新制度要開始,當然會遇到困難,可是對的事情就要堅持下去。他們強調,農民對植物醫師,也會有很大貢獻,因為專家或學者的實驗規格,不可能像實際田區那麼大,再加上每一處田區的環境、氣候、地形都有特殊性,所以真正的現場經驗,還是在農民的生產過程中。

所以未來如果可以順利推動植物醫師制度的話,也要建立醫師與農民之間的連結,讓農民可以迅速有效地把資訊回報給專家,而專家們可以統整各地狀況馬上掌握情報,進行全面的評估與病蟲害預防,這才能讓專業真正進入田野。

邱國文笑著說:「這種好的合作關係,就是我需要你、你需要我啦!」

%e9%ab%98%e4%bd%a9%e7%90%b3%e8%aa%8d%e7%82%ba%ef%bc%8c%e8%a6%81%e5%81%9a%e5%a5%bd%e4%b8%80%e5%80%8b%e6%a4%8d%e7%89%a9%e9%86%ab%e5%b8%ab%ef%bc%8c%e4%b8%8d%e5%8f%aa%e8%a6%81%e6%93%81%e6%9c%89%e5%b0%88
高佩琳認為,要做好一個植物醫師,不只要擁有專業,還要有傾聽的耐心和與農民對話互動的能力

延伸閱讀:防檢局公告《植物醫師法》草案 特定農藥需有執照才能開處方箋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植醫証照應透過考試後オ能獲得,且不應限制科系,像名建築師安藤忠雄就是自學成功的,並非建築系畢業,卻為建築師贏得世人的肯定

  2. 只有植物醫師證照,農民不給診斷費,大概要喝西北風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