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憂無法餵飽13億人口的北京,吞下一顆定心丸。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在4月4日同意中國化工(ChemChina)以430億美金收購瑞士先正達(Syngenta)的隔天,歐洲競爭委員會也開了綠燈。

上週,歐盟同意了陶氏(Dow)與杜邦(DuPont)的併購案,但還有待美國、中國的審批,接下來上場的是德國拜耳(Bayer)併購孟山都(Monsanto)的大戲

一旦順利買下擁有農化與種子尖端技術的先正達,中國有了後盾,中國化工在全球的農化領域也將與孟山都、拜耳、陶氏與杜邦等農化巨頭平起平坐。

目前7家跨國公司掌控全球71%的種子市場,75%的農藥市場落在6家企業手中,如果這波整併順利,三大集團將控制全世界的六成種子、七成的農業化學品市場。

為取得先正達尖端農化、種子科技,中國化工割捨沒有專利的農藥

總部位在北京的中國化工集團在去年2月宣布將以每股465美元,加上約5美元的特別股息,收購瑞士農化大廠先正達,總價達430億美元(約1.3兆新台幣),是中國至今在海外最大手筆的併購案。

由於中國企業近年來在西方國家四處「大採購」引發戒心,美國的防心尤其重,而且先正達的四分之一銷售來自北美,中國化工在收購初期便表示,自願接受美國監管機構的審核。

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在去年8月表示,中國化工與先正達的併購案沒有國安疑慮,掃除一大障礙。當時分析家認為,接下來的難關在歐盟,因為中國化工旗下的安道麥(Adama)在歐洲有廣大的業務,可能違反競爭原則。

中國化工去年百分之百控股總部位在以色列的安稻麥,主要生產專利權已經過期的農藥。一如所料,歐盟競爭委員會主席薇絲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指出,安道麥和先正達有許多雷同產品,併購後有礙競爭。她說:「對歐洲農人和最終消費者而言,在中國化工買下先正達後,農藥市場仍保持有效競爭是很重要的。」

中國化工也從善如流,應允將出售安道麥殺菌劑、除草劑和殺蟲劑等業務。為了取得先正達尖端、有專利的農藥與種子技術,割捨已經普及、競爭激烈的農藥市場,是合算的交易。由於農化大廠的產品包山包海,農藥與種子種類多之外,還有跨領域的業務,像是拜耳的藥廠,為了達成併購捨棄部分既有業務,是常見策略。

08594642-photo-margrethe-vestager
歐盟競爭委員會主席薇絲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圖片來源:http://www.politico.eu/article/vestager-announces-probe-into-e-commerce-sector/

吞下先正達,北京成農化業大玩家

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引人矚目,除了交易金額龐大,更重要的是,在全球農化業洗牌之際,北京取得舉足輕重的地位,成為一大玩家。

上週,歐盟同意了陶氏(Dow)與杜邦(DuPont)的併購案,但還有待美國、中國的審批,接下上場的是德國拜耳(Bayer)併購孟山都(Monsanto)的大戲

目前7家跨國公司掌控全球71%的種子市場,75%的農藥市場落在6家企業手中,如果這波整併順利,三大集團將控制全世界的六成種子、七成的農業化學品市場。

面對接二連三的併購綠燈,公民團體「我們運轉歐洲」(We Move.EU)寄望力挽狂瀾:

「歐盟給了陶氏與杜邦、中國化工與先正達通行令後,也為我們創造了巨大的機會。接下來,當歐盟競爭委員會主席薇絲塔格在評估拜耳與孟山都併購時,必須考慮先前的兩項併購已經讓市場更集中。」也許,歐盟還能攔住壓垮農田的最後一隻駱駝。

經濟利益加上政治權力,集中的農化大廠主宰農業與食物體系

地球之友、綠色和平、農藥行動網、慢食與數十個歐洲團體聯合指出,「在這波併購後,透過主宰市場佔有率和全然的政治權力,這些公司將過度影響我們的農業與食物體系。」

由於這些大廠都提倡農藥加種子的「套裝」產品,當市場更加集中,勢必侷限農人可以選擇的種子多樣性,影響自行留種的權利、增加他們對農業化學品的仰賴,進而破壞環境。消費者的食物選擇隨之減少,歐盟的糧食安全也受到威脅。

對於反對者的擔憂,一位熟識競爭委員會主席的人士匿名表示:「薇絲塔格可以在價格和市場的公平競爭上扭轉局勢,但她無法決定環境議題。」這次讓公民團體失望的薇絲塔格,出身丹麥的中左翼自由派,並非企業應聲蟲,曾挑戰了谷歌、臉書、亞馬遜和麥當勞的逃稅案。

更大的隱憂在於,在市場與民主制度下都監督不易的農化大廠落入威權、經濟制度更受操弄的中國手中時,農化產業將被鎖進更晦暗的黑箱中。

1450685214413981-syngenta-once-again-under-shower-of-blessing-by-chemchina
歐洲公民團體擔心,未來農化市場壟斷黑箱更加嚴重

收買人心,中國化工:我是你們的老闆,你們是我的老師

中國化工雖不比德國拜耳名氣響亮,先正達也不像孟山都惡名昭彰,但中國化工與先正達也都是雄霸多方的要角。

中國化工在2015年以73億歐元買下有輪胎界普拉達(Prada)之稱的義大利倍耐力後,在歐洲打響名聲。但在十多年前,中國化工董事長任建新就獲得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融資,砸下4億歐元收購法國營養添加劑生產商安迪蘇(Adisseo)。他在西方「掃貨」,買入雄心勃勃中國還無法達到的技術。

從1984年在蘭州創辦清潔公司起家,任建新獲得北京政府的支持外,也籌組了外國顧問團,包括前拜耳高階經理人柯尼希(Michael Koenig),以及為中國化工收購倍耐力和先正達提供建議的前以色列軍官、前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金融家戈爾德貝格(Ze’ev Goldberg),在義大利收購時,也是聘僱一流的律師事務所凱明迪(Chiomenti)協助交易。

為了讓西方被收購者卸下心防,任建新的名言是:「我是你們的老闆,但你們是我的老師。」並承諾維持被收購企業的職員和品牌。依此慣例,在中國化工的併購後,先正達的總部仍維持在瑞士。

任建新買完輪胎後買農藥和種子,是響應北京的糧食主權佈局。曾經以農立國的中國,因為土壤污染和沙漠化,可耕地逐漸減少,加上糧食的生產力低,北京盤算著如何滿足「舌尖上的中國」。

此外,在歷經三聚氰胺毒奶粉、地溝油、病死豬等一系列食安醜聞後,中共當局也希望「師夷之長技」以安定民心。為了滿足中產階級人人都要大口吃肉的豐饒想像,中國的雙匯國際也在2013年砸下47億美金,收購全美最大豬肉商史密斯菲爾德(Smithfield)。

龐大的交易數字下,是面臨瓶頸的農化大廠

在台灣有金勇、勁夠力殺蟲劑,天王、抑百分殺菌劑,以及剋蕪踪、金除豪除草劑等產品的先正達,在90個國家聘僱了2萬多名員工,2015年的全球營收達134億美金,在農化大廠中僅次於孟山都。

天文數字的營收下,先正達其實面臨衰退的壓力,首席營運官皮斯克(Davor Pisk)在去年表示:「農藥市場在過去2年幾乎沒有增長。原因是農産品價格下跌導致農戶的投資減少,而且世界經濟成長放緩。」

在接受中國化工提親前,先正達已經拒絕了孟山都。中國的種子與農藥市場規模達106億美金,先正達寄望透過併購能夠分食這塊大餅,穩固勢力。龐大的交易下,固然是農化大廠在擴張市場的控制,但也反應仰賴化學、大量產出的工業化農業面臨瓶頸。

相信壯大才能衝破瓶頸的邏輯,農化業從1990年代起,在基改種子的加持下,持續往少數大廠集中;農化也和醫藥結合在「生命科技」的新圖騰下,洗刷農藥的負面印象。

只是好景不長,到了20世紀末,醫藥業就決定與成長放緩的農化業切割。瑞士製藥巨頭諾華(Novartis)的農業與種子部門,以及英國暨瑞典製藥公司阿斯立康(AstraZeneca)的農化部門合併後,先正達於2000年在瑞士巴賽爾(Basel)誕生。

比起孟山都,先正達商譽較佳,但同樣生產基改種子,並研發了含有嘉磷塞(glyphosate)的除草劑「達陣」(Touchdown),寄望取代孟山都生產但逐漸無法應付超級雜草的年年春(Roundup)。

至於在台灣上市的殺蟲劑「勁夠力」含有的賽速安(thiamethoxam),與拜耳的益達胺(imidacloprid)、可尼丁(clothianidin)一樣,是危害蜜蜂生存的類尼古丁(neonicotinoids)農藥。

生於憂患的先正達經歷一番風光時日,17年後再度在中國化工的併購中尋求重生。先正達換來新生,北京晉級農業大咖,銀貨兩訖。但人民是否皆大歡喜,環境是否承受得起,這才是難題。

【餐桌下的交易】系列待續)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