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 楊佳羚 助理教授

德國南部著名能源村Wildpoldsried副市長君特.穆格雷(Günter Mögele)在台唯一一場公開演講,是由地球公民基金會與旗美社區大學主辦。在場並有台灣公民自主發電行動團隊、陽光伏特家、綠聚人社會企業展示說明台灣人民加入能源轉型的行動方案。

DSC08101 (1)
Wildpoldsried副市長君特.穆格雷

2500人,集資4千萬歐元,20年努力,打造永續能源村

Wildpoldspried是個位於德國巴伐利亞州、靠近阿爾卑斯山與著名觀光景點新天鵝堡的小鎮。森林佔小鎮面積1/4、人口只有2500人,居民以畜牧業為主。這廿年來,透過市政府的決心與市民的民主共同參與,由當地居民集資4000萬歐元,將Wildpoldsried打造為一個結合生質能源、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充分運用在地資源及保護水資源的再生能源村。

其產生的電力遠超過當地居民電動交通載具、電力及暖氣所需的電量,多出的發電為小鎮帶來每年600萬歐元的收益,在牛奶價格日益競爭的現今,再生能源反而成為當地酪農重要的收入。這樣的成果是如何一步一步走來的呢?

穆格雷副市長提到,依人民意志行動的市長是推動再生能源最重要的角色。市長與他自1996年上任後,在1998年邀集居民進行腦力激盪,共同討論想要市府做的事的清單,而「遠離核電,擁有自己的能源」就已在林林總總的項目中,因為這個德國南部小鎮雖然距離遙遠,卻因風向的關係受車諾比事件影響,至今仍有些蕈菇類與野豬肉需要檢驗輻射是否超標。

因此,這是一個政府與市民共同思考如何在這個地方安身立命的過程,在2000年德國訂立再生能源法之前,這個小鎮就已經決定發展再生能源。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上午10.22.45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上午10.52.16

公民參與、小型私人擁有是核心概念

由於當地居民提出這樣的願景,市府便率先在公有建築裝設太陽能板,如市政府、消防隊、幼兒園、學校、體育館等,讓市民看到底再生能源如何運作;而他們也以低投資門檻、身份設限(限當地居民)的方式,讓市民擁有光電與風力發電機

目前超過350人,亦即全鎮有1/3家戶的屋頂都設有太陽能板;亦有超過300人擁有風力發電機。由於可以小額投資,不少年輕學生、退休者也加入,而這項投資的回報也遠高於將錢放到銀行的利潤。

這樣的設計是為了防止再生能源被大規模營利公司壟斷,也就是說,在整個再生能源的運作體系中,公民參與」及私人擁有」是最核心的樞紐

穆格雷副市長說:「如果風車是能源公司的,當地居民就不會那麼愛它了!」另方面,也讓再生能源的營收能真正留在地方,由居民共享。例如,當市政府公有建築的發電賣給電力公司後,其營收是給該建築正使用的單位或民間團體使用。以新體育館為例,由於德國盛行參加體育協會與社團,該建築每年發電得到的3萬歐元營收就回饋到使用新體育館的這些體育社團。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上午10.01.33
「公民參與」及「私人擁有」是再生能源運作體系的核心樞紐

混和能源、智慧電網、電池三管齊下 儲存再生能源

德國預計2021年完全廢核,因此,如何以再生能源成為廢核後的替代能源,是重要的發展方向。然而,再生能源最大的問題不在生產,而在於如何儲存。因此,就有賴智慧科技來平衡再生能源發電的起伏振盪。穆格雷副市長指出,他們是透過「混合型能源」、「智慧電網」及「電池」,來解決所謂「再生能源不穩定」的問題。

在Wildpoldsried,即使當地因為沒有大河與瀑布,水力發電所佔比例微小,也因日照並非全年都有,而比不上風力發電,但單單運用畜牧的牛隻糞便所產生的生質能源,就已足以提供當地居民所需電量。穆格雷副市長強調,這就是混合型發電的優點。而且科技日新月異,以風力發電為例,他們鎮上就有三種不同時期的風力發電機,最舊的已使用17年;而2015年最新架設的2部新的風力發電機,其發電總額就高於最早裝設的5部舊風力發電機。

當地運用混合型發電產生供過於求的電力,就需要智慧電網與電池來調節儲存。透過與大學、大企業公司(西門子)及當地電力公司合作,在2011到2013年,Wildpoldsried展開第一期的智慧電網計畫。

穆格雷副市長提到,這項第一期智慧電網計畫耗資1000萬歐元,約一半經費來自大公司。但他們對於大企業抱持謹慎態度,因此大企業只能參與研究計畫,不能參與當地發電;而副市長自己則會到慕尼黑等不同大學演講,因此當大學得到國家研究經費時,也會主動找他們合作。

而這樣的研究計畫則造成多贏:對Wildpoldsried而言,智慧電網有助轉換或儲存多餘發電,穩定再生能源發電;對大學而言,此研究有助其研究品質及學校排名。而對西門子這樣的大企業來說,之前他們只在公司進行模擬,Wildpoldsried等於提供了實作的現場;

微型智慧電網若能成功,不僅當地的電網可與歐洲電網切開,獨立自主運作,而且這樣獨立運作的「發電小島」如果能成功,就能運用到更大的島國如台灣,對企業而言,也等於掌握了未來20到30年的新趨勢,取得銷售全世界的先機。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上午11.00.01

微型電網隨時顯示發電情形

穆格雷副市長立刻連結到微型電網的顯示網頁,讓我們看到,演講的當時,太陽能發電為零,因為正值德國半夜的時間。網頁上每5秒就跳一次新數據顯示目前生產的電力是所需電力的幾倍,而且不只顯示當下最新情況,智慧電網網頁亦有清楚的昨天發電量狀況、上個月發電量狀況的統計。

此外,網頁還以「相當於可以發電136803顆的60瓦燈泡」、「相當於可供10977戶3人家戶的用電」、「節省了17000公升的暖氣燃油」等易懂方式,讓大家可以清楚掌握再生能源生產的狀況。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上午11.02.56
4月18日上午11點的IREN頁面,顯示此刻能源運作情形

電池是再生能源核心項目,地方自行掌握

德國再生能源法最初保證收購太陽能發電收購價20年,最初裝設的太陽能板發電仍有一度電52歐分的好價錢(其中10歐分為國家稅收、6歐分為再生能源基金,但扣除後仍遠優於一般購買電價28歐分);但其它類別再生能源發電價格逐年降低,且不同時期裝設的機具也適用不同的價錢,最新的再生能源發電則是市場自由競爭的價錢。

例如,目前新風力發電機一度電只能賣到12歐分,所以Wildpoldsried會把價格優於購買電價的電賣出,但想儲存價格不好的電自己使用。在此情形下,電池就成為新的開發項目。

例如鎮上如貨櫃般大小的巨大電池,為電力儲存中繼站,但價格為100萬歐元,目前是西門子付費,卻不是一般居民或市鎮擔負得起。因此,在Wildpoldsried也有新設立專門製造家戶用的小型電池(十年保固),讓家戶從自己家的太陽能板及電池蓄電就能自給80%。

現在德國有許多研發再生能源電池的公司。雖然他們現在使用的電池由日本製造,但電池最重要的操控系統仍由德國掌握。系統會自動計算屋子所需能源(如三人小家戶與大公司使用量就十分不同),多的就儲存下來,儲存不下的再送到電網。穆格雷副市長強調,電池的市場與電價息息相關,像德國電價高,再生能源電池就會有市場。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上午11.07.28

「太陽社區」將電池連成網絡 往外擴展

而當地電池公司也在發展「太陽社區」的概念,將電池聯成網絡,例如副市長家裝設多面太陽能板,發電量是使用量的4倍,在「太陽社區」的概念下,Wildpoldsried未裝設太陽能板的市民,也可以加入太陽社區,然後以比一般電價便宜的價格購得「在地價」,而副市長也不需讓自己家的電以12歐分放到市場上「賤賣」,雙方都得利,又造福地方。

而這樣的太陽社區也在擴大中,例如全德國都開始有這樣的太陽社區,當北德較少太陽能發電時,也許南德就可以支應;甚至未來還可以擴展到鄰近國家或歐洲,例如更多陽光的南歐義大利的加入。

螢幕快照 2017-04-18 上午11.10.11

現在Wildpoldsried除了繼續第二階段的智慧電網計畫,也實施多項計劃。例如他們從幼兒園開始就和孩子談再生能源,新建校舍則都要求必須是”plus-energy-house”,也就是「發電量大於使用量的屋舍」—這些校舍以當地木材蓋屋,裝置太陽能板,均能達到此要求。

此外,當地還有生態教育中心,一年有來自30個國家、100多個國際團體來參訪。而他們也不斷得到許多歐洲生態獎項的肯定。(本文待續,繼續閱讀請點選這裡)

延伸閱讀:

穆格雷副市長:發展再生能源,台灣條件比德國更好!

德國農村能源民主的實踐─歐洲能源金獎Wildpoldsried傳奇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總人口2500,密度120/km2,不到台灣1/5,安裝300支以上風機。「單單運用畜牧的牛隻糞便所產生的生質能源,就已足以提供當地居民所需電量。」

    然後說「發展再生能源,台灣比德國條件好」!

    台灣只有部分地區有東北季風,用電高峰的夏天不是沒風就是颱風。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