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推動「農藥減半產量不變」,日本則把「化學肥料與農藥散播次數減至五成以下」的栽培方法稱為「特別栽培」,和有機農業一樣都屬於「環境保全型農業」,各都道府縣推動獨自的減農藥、減化肥認證標章,讓消費者除了慣行、有機之外,還有更細緻的參考依據。

特別栽培:減農藥化肥五成

1980年代後半,有機、減農藥產品的需求度日漸增高,許多零售業、餐廳紛紛開始跨足市場,當時並沒有官方基準,為了避免消費者混亂、解決標示不實的現象,農水省便於1992年頒布了「有關有機農產物等青果物的特別表示指導綱要」,明定了「有機」與「減農藥、化肥」的判斷準則,如「有機農產物」指的是三年以上未使用化學肥料與農藥、「減農藥栽培」則是農藥使用量為該地區慣行農業的五成以下。

當時有機與農藥化肥減量都被視為慣行之外的特別栽培法。2001年有機JAS規格制定之後,原有的栽培綱要便更名為「有關特別栽培農產物的表示指導綱要」,特別栽培正式定名。

農藥化肥皆需詳細標示、禁止「減農藥」、「減肥料」等不明確的標示法經過多次修改,現行的「特別栽培」需要符合兩項條件:

(1)「削減對象農藥」的使用次數為當地慣行農業的五成以下。
(2)化學肥料的氮素施用量為當地慣行農業的五成以下。

包裝上需明確記載,栽培項目有特定適用

「削減對象農藥」指的是栽培期間中散佈的除草劑、殺菌、殺蟲劑,也包含了土壤、種子消毒劑,有機JAS認可的農藥資材可以使用,不用算入使用次數裡。肥料部分僅規範容易污染土壤和地下水的氮肥,燐鉀肥不在此列。

比較對象的「當地慣行農業」,指的則是各都道府縣的標準慣行栽培,如記者居住的神奈川縣的特別栽培基準表如下

特別栽培僅適用於生鮮青果、穀類、豆類、茶葉,其他冷凍、加工農產品不在規範之內。在包裝標示上,由於「無農藥」容易誤導消費者以為就是「有機」,「減農藥」的比較對象與削減程度也不明確,2007年後全面禁止標示「減農藥」、「減化肥」、「無農藥」、「無化肥」等不明確的字眼,

必須明確記載為「削減對象農藥:栽培期間中不使用」、「削減對象農藥:與當地相比減少五成」,並附上詳細的資材使用情報,若是無法直接印在包裝上,則須附上OR碼供消費者查詢。

於樂天市場上直接販賣給消費者的「特別栽培米」詳細標示。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7-04-20 10.40.02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7-04-20 10.40.30

各都道府縣制定獨自認證標章,詳盡分級達讓消費者一目了然

想要轉作特別栽培的農家,向所在地的政府提出申請,檢查通過後便可登錄為「特別栽培生產者」。
雖然特別栽培指導綱要不像有機JAS規格有約束力,沒有強制力,也沒有罰則,全靠生產者自主紀錄與申告,但大多數的都道府縣都有獨自的「特別栽培認證標章」,可讓有心減農藥、減化肥的生產者達到市場區隔、獲得正確評價,也能幫助消費者在購買時做出可靠的判斷。

根據日本綠色和平組織發表於2015年的環境保全型農產品問卷調查,高知、宮城、東京、島根、山口、愛媛、熊本、鹿兒島等13縣更依據農藥、肥料削減程度,設定了不同階段的標章,如鹿兒島縣就有六個階段的標示,讓消費者可以一目了然。九州地方除了鹿兒島,大分、熊本、佐賀也制定了詳盡的標章,是表現最好的地區。

鹿兒島縣制定了六個階段的標示,一目了然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7-04-20 12.59.48

消費者印象:「特別栽培」不如「有機」

然而比起有機,特別栽培的消費者認知度不高、「即使用量減半,但還是有使用農藥肥料」也較易引發疑慮。

根據農水省於2016年公佈的「友善環境農產物調查」,有將近七成的消費者認為「友善環境的農產品」指的就是「有機農產品」,聽過「特別栽培」的僅有二成四。

高達67%的消費表示「想要購買看看特別栽培農產品」,但「不知道在哪邊可購買」、「價格太高」、「標示的可信度讓人懷疑」,卻是特別栽培在銷售時遇到的三大難題,這也直接反映在價格上,有近七成有機生產者表示「滿意販賣價格」,相較之下特別栽培生產者僅有五成。

在綠色和平的問卷調查中,有21縣市認為消費者不太清楚認證標章代表的意義,尚未成為選購農產品時的標準;另有12個縣市表示,認證標章的能見度不夠,還有待加強。

僅計算農藥次數,綠色和平呼籲規範農藥內容與施用方式

另外,特別栽培僅規範農藥使用次數,卻未規範施用方式和使用內容,仍有改進空間。

近年歐盟、美國相繼禁用導致蜜蜂死亡、毒性強的類尼古丁農藥,由於日本不像歐盟在食安與環境風險管理上秉持「預防原則」,而是「只要仍有一點疑慮,就會持續觀望」,僅針對生產者進行農藥生產指導、呼籲蜂農避開危險區域與水稻噴藥高峰期,近年來還放寬殘留基準、核可新藥上市,根據統計,與15年前相比,類尼古丁農藥使用量已增加了三倍。

目前僅有群馬縣的渋川市的「選別農藥農法」、栃木縣的四葉生協自主禁止使用類尼古丁農藥,以綠色和平為首的NGO組織呼籲,以「友善環境」為出發點的特別栽培,有必要規範農藥種類。

指導綱要裡也未提及爭議性高的農藥空中散佈農藥,僅有東京、大阪、神奈川、岡山、高知等五縣、以及少數市町村考量到對人體健康與環境的影響,自主禁止。由於空中散佈造成的影響層面大,需要更全面的評估。

奧運有機蔬果需求增,日本推動「organic-eco農業」

近年特別栽培的面積一直維持在12萬公頃左右,佔了整體的3%,有機雖有微幅成長,但也只佔了0.4%。最大的原因是申請手續繁雜、認證花費高昂,許多生產者往往申請一次後就打退堂鼓。

官方認證並非生產者與消費者的唯一標準,許多團體都有獨自的認證系統,如自然農法先驅者MOA除了「自然農法」標章,還有減農藥的「特別栽培」標章、影響台灣主婦聯盟創立的「生活俱樂部生協」則有三種不同基準、「守護大地之會」、「Oisix」、「Radish Boya」等蔬菜宅配公司更是各有不同的標準。

「對相信國家的人來說,官方認證或許有公信力,但制度本身本來就是為了消費者而制定,對小規模的生產者來說是沈重的負擔。另外特別栽培僅規範次數、有機JAS認可某些特定農藥、檢驗制度本身也不確實,相較之下許多消費者寧願相信自主規範嚴謹的民間團體與有理念的生產者。」

神奈川縣某位從事自然農法十年的生產者表示。掌握卸賣市場的農協本身對慣行之外的栽培方式態度消極,因此在日本,一般流通市場充斥慣行農產品,想要購買有機、特殊栽培的蔬果,不是得直接跟生產者買,就得加入特定團體或公司、或透過網路才有辦法買到。

2020年東京奧運將可能是轉機。由於開辦奧運的基本計畫中寫明「需使用對環境友善的食材」,加上倫敦奧運把「盡可能使用有機食材」當成食材調度基準,事關國家面子,日本勢必也要比照辦理。

2016年農水省整合了有機、特別栽培等友善環境農業,提出「有機-友善(organic-eco)農業擴大計畫」,加上國家強勢主導農協改革,抓緊機會、積極投入不同栽培與販賣方式的單協想必會越來越多,到2020年究竟會有什麼變化,著實令人期待。

延伸閱讀:歐盟拼農藥減半不減產,禁用類尼古丁救蜜蜂,百萬連署反嘉磷塞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