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香港核能輻射研究會

圖一
*為探究福島現行輻射標準(1年20毫西弗)的合理性,日本朝日電視臺訪問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副委員長。

福島核災以來,關於輻射污染的說法莫衷一是,為解除大家的疑惑,「香港核能輻射研究會」訪問專攻於此的民間團體、「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監視計劃(f1-monitoring-project)」共同代表小澤洋一,和讀者分享他的看法。

圖二

一、福島縣設置了一個用中文敘述的觀光介紹網站(上圖),上面提供了輻射知識,說明放射線來源有人工也有天然;國際標準是1毫西弗,但照一次電腦斷層就會超過等等,讓人感覺不必太擔心放射線的樣子。

網站又說:「現在福島縣居住空間的輻射劑量已相當有限,空氣中不存在放射性銫,所以也不會因呼吸而吸入放射性物質。」這代表福島已經安全了嗎?

圖三
*日本朝日電視台報導,福島人納悶縣內與縣外的雙重標準。(來源

答:包括小孩跟孕婦在內,福島縣民現在半強制地被政府要求回到輻射容許值一年20毫西弗(輻射單位)的污染地帶,而福島以外的全國國民,都還是國際標準的一年1毫西弗,換言之,日本政府與福島縣政府現在的做法,就是要福島人接受這種雙重標準。

以胸部X光來說,拍一次為50微西弗,相當於0.05毫西弗。而福島現行輻射容許標準20毫西弗,是前者的400倍,等於每天照1次以上的X光。要比較的話,比起官方說法的(1年1次)CT電腦斷層檢查,不如用(1年365天)每天1次以上X光來比喻,更貼近現況。(*編註:電腦斷層的輻射劑量,視部位在2~10毫西弗不等。而由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所訂的一般公眾建議容忍劑量,一年1毫西弗,並不包括醫療與職業等來源(not including medical and occupational exposures)。)

圖四
*災前2010年,(因核試爆等)放射性銫的污染狀況,其在空氣中懸浮粒子的程度為0.00012mBq/m3=0.12μBq/m3(max.1.0μBq/m3)。

福島核災前,日本大氣中懸浮粒子的濃度,銫137在全國平均值幾乎都是1μBq/m3(見上圖),也就是每立方公尺1微貝克(輻射單位);而福島縣南相馬市今年空氣中的放射性銫濃度(見下圖),有超過300微貝克的。讓小孩在這種環境中生長數十年,就呼吸而言,絕對無法擔保他們的安全(參見小澤在下一題提出的內部被曝調查論文)。

圖五

核災後的幾年,放射性銫會潛入地下,深至地下5~10cm。因此如果發現放射線量減少,除了地上物的除污,可能還有表土的遮蔽效果。這裡所說的放射性物質存在狀況,可以透過土壤分析來了解(見下圖)。

圖六
*在福島縣浪江町各點,不同土壤深度的樣本,各有不同的污染數值。

只用西弗(空間線量、空氣中輻射劑量)來評斷放射能的存在狀況,會有問題(下圖)。還要考慮土壤污染等,這需要用貝克來衡量。也請參照這篇英文文章:〈在福島縣浪江町可怕的土壤污染下 沒有人權No human rights in terrifyingly contaminated Namie in Fukushima〉。

福島並不安全。

*2016年10月福島縣浪江町土壤調查結果,除染後放射性銫(セシウム137)污染濃度與污染密度仍高,後者遠遠超出法規的40000Bq/m2,高達2220000~2580000Bq/m2不等。
*2016年10月福島縣浪江町土壤調查結果,除染後放射性銫(セシウム137)污染濃度與污染密度仍高,後者遠遠超出法規的40000Bq/m2,高達2220000~2580000Bq/m2不等。

二、承上,這個福島縣旅遊景點輻射各級地圖網站又寫道,「日本在事故發生之後,設定了放射性碘與放射性銫的暫定基準值,尤其福島縣還對超出暫定基準值的食品做了流通管制與攝取限制。現在,又重新設定了比暫定基準值還要嚴格的新基準值,超過新基準值的食品均繼續受到流通管制與攝取限制,所以對於出現在市面上的食品,都可以安心享用。事實上,福島縣到目前為止對大約17萬人進行了輻射體內曝露測定,幾乎沒有人被測出含有放射線銫。」這代表我們可以安心享用福島食物了嗎?福島人並沒有遭到體內被曝嗎?

圖八

答:福島核災前,沒有食品是超過災後食品輻射基準值100貝克/公斤的(連土壤最大值也只是11貝克);日本國內核輻射污染數值,儘管在車諾比核災當年、1986年,有過最大值、來自茶的55貝克,隔年就降到4.4貝克/公斤、2.4貝克/公斤,奶粉和精米也是類似傾向。見上圖與這個網址裡的資料:http://www.kankyo-hoshano.go.jp/08/08_0.html

依日本法律,銫137超過每公0.1貝克就屬於放射性廢棄物。換句話說,分子分母各乘以1000倍的話,超過100貝克/公斤是放射性廢棄物。日本政府把放射性廢棄物跟食品設為同標準,這樣的做法我無法理解。令人感覺像是世界末日。

*Clearance制度(クリアランス制度)標準圖示(來源:Japan Atomic Power Company)。
Clearance制度(クリアランス制度)標準圖示(來源:Japan Atomic Power Company)。

關於這點,從核能的清除制度(編注:Clearance制度、核電廠廢棄物可以再做一般性利用與掩埋的標準、見上圖)也寫得很清楚,明顯地不會影響人體的標準是,在天然放射線與人工放射線都算入的狀況下,一年不超過0.01毫西弗(等於遠遠低於福島縣現行標準一年20毫西弗與縣外標準1毫西弗、見上圖與下圖),其中來自銫137的放射線,標準為100貝克/公斤。

*編註:依小澤先生提供的資料,這僅僅只是對銫137的標準,其他還有包括天然核種在內的257種各核種標準,該資料只列出若干人工核種(見上圖右下框)。
*編註:依小澤先生提供的資料,這僅僅只是對銫137的標準,其他還有包括天然核種在內的257種各核種標準,該資料只列出若干人工核種(見上圖右下框)。

因此,雖然福島縣旅遊景點各級地圖網站說,日本現行食品核輻射容許值標準、100貝克/公斤,是(比起災後初期)「還要嚴格的新基準值」,然而,其實是讓人想說「給我適可而止吧」的標準,不能據此安心食用的。

圖十一

依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銫137體內殘留圖示(上圖),每天吃1貝克,長期慢性攝取之後,身體累積約150貝克,僅僅一次攝入1000貝克的話,2年之內體內還無法代謝完畢。

全身輻射計測檢查(編注:WBC/whole body counter:計測從體外攝入體內的輻射),兩分鐘檢查時間的下限是250貝克/全身,因此一天1貝克的慢性攝取狀況,是檢查不出來的。而比WBC精確50~100倍的生物檢定法,可以發現生物學上(銫137核種)半衰期的變化。即便大家已經有所提防,還是很明顯地有內部被曝的情形。

*銫137的尿檢查變化。藍色虛線是理論上銫137在體內代謝的走勢,但一位70歲的女性,在茨城縣筑波市與福島縣南相馬市時,下降的速度比理論慢得多,呈現緩坡狀,但到了日本西側偏南的島根縣,就開始驟降了。
*銫137的尿檢查變化。藍色虛線是理論上銫137在體內代謝的走勢,但一位70歲的女性,在茨城縣筑波市與福島縣南相馬市時,下降的速度比理論慢得多,呈現緩坡狀,但到了日本西側偏南的島根縣,就開始驟降了。

根據神戶大學的論文〈福島核災後100位兒童尿中的銫137濃度〉,日本西側沒有內部被曝的徵兆,而東側有(參照上圖)。目前計測食物裡的輻射,都需要30分鐘,但對人,只測了2分鐘。作業員是測從呼吸來的內部被曝,而一般人是從飲食跟呼吸來的。我採取的大氣中塵埃樣本,將它視覺化之後,發現有數個β核種。

圖十三

請看上圖裡的濾紙。它和DVD光碟一樣大小。因為放入尼龍袋而遮蔽了α線(α線用一張紙即可遮蔽)。

經過處理,讓放射能可以被辨認出來之後,從右半可以看到,因為0.05公釐的銅板遮住上方,所以上方的β線被遮蔽了,因此有一條(平平的)線,可以看出這樣的差別。遮蔽的上方,也就是白色的部份,這裡剩下的γ線,影響如何是看不出來的(編注:要遮蔽γ線,亦即伽馬射線的話,通常需要一定厚度的鋁鐵銅或水泥等)。也就是說,有顏色(灰色)的部份,就是β線的感光部份。

圖十四

在這裡可以看到幾個黑點,我們認為是熱粒子(Hot particle、核爆炸沉降物中強放射性粒子)。此外是一般的粒子。如上圖裡的列表,1.1μm微米以下的粒子,放射能量約佔60%(58.9%)。我們認為,是這些細點形成了濾紙上的圓形輪廓。

孩子們之後要在這樣的輻射污染地帶過上數十年的生活,想到這一點,就覺得核輻射造成的環境污染是個嚴重的問題。

*民間團體在東京的土壤輻射污染檢測結果列表,檢測時間為2014~2015年,單位是貝克/公斤,超過8000的話是法律上的指定廢棄物(民間認為是6000),需特別處理,換言之,最大超標5倍餘。(來源:赤旗。)
*民間團體在東京的土壤輻射污染檢測結果列表,檢測時間為2014~2015年,單位是貝克/公斤,超過8000的話是法律上的指定廢棄物民間認為是6000),需特別處理,換言之,最大超標5倍餘。(來源:赤旗。)

福島不論環境或食物,根本都不算是安全。用吃福島產的食物來為福島加油,就是讓農夫得意忘形地種植作物而遭遇輻射被曝。正確地說,日本東側的食物都請敬而遠之。三年前我在東京都水元公園採取的土壤樣本,有高達每平方公尺19萬6000貝克的污染(標準為4萬平方貝克)。東京不是可以辦奧運的地方(編註:參考上表)。

來東京辦奧運,選手團跟為選手加油的人都會被曝。請查明真相後廣為周知。結論是,食品檢查或內部被曝檢查,只是徒具形式的掃瞄,做成數值也出不來的機制。

圖十六
*女川核電廠依照和周圍居民簽定的安全確保書所做的檢測,需要6天時間。圖中的”時間”是日文漢字,意思是中文的小時(來源:女川核電廠)。

核災前,一項檢驗項目要用6天來測,也就是所謂的通常監測,請看女川核電廠對於環境檢測樣本的測定時間。從測定準備到結束,花了6天時間。見女川核電廠網址與上圖,7月19日12:00乾燥處理開始,7月23日13:30灰化處理開始,7月24日14:52測定開始,7月25日13:15確認測定結束。

*緊急時食品放射能測定的方法。時間越長,下限值越低。(來源:農林水產省)
*緊急時食品放射能測定的方法。時間越長,下限值越低。(來源:農林水產省)

但現在只是用簡易測定器等檢測機器,花上30分鐘左右,做的是緊急式的監測(參照上圖)。以市場流通的型態,正在日本各地造成內部被曝。

下篇:活在黑色笑話之中——專訪福島輻射監測團體代表(下)

 *本文圖片除特別標示來源的部分與福島縣觀光輻射地圖網站截圖之外,皆由小澤洋一先生提供。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