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山好水的宜蘭,自《農發條例》修正後,成為違規農舍興建、炒作的聖地。為此,農舍管制與否不斷在地方引起爭論,代理縣長陳金德則在日前決定退還非法農舍加價課徵的房屋稅,引發熱議。隨後,陳又拋出震撼彈,希望藉由自治條例的訂定,將農舍必須「鄰路、鄰側」建設的條件取消,此舉違反中央法規,農業處長陳德星火速請辭。

守護宜蘭工作坊今(11)日舉行「支持宜蘭縣政府守法,退稅拆違建」記者會,環團痛批農地政策大轉彎,農舍違建造成農地支離破碎,破壞農業生產環境,政策反覆無常使人民無所適從。

陳金德:退還房屋稅 放寬農舍興建管制

針對近來農舍管理政策變動,先是前代理縣長吳澤成以「土地歸土地,房屋歸房屋」為由,取消違規農舍房屋稅的課徵。現任代理縣長陳金德近日再宣布,農舍加重房屋稅「不適法」,將加計利息退還。上述金額部分,據宜蘭縣地方稅務局報告顯示,105年多徵的房屋稅約有4500萬,共1900戶溢繳,平均每戶多徵2.36萬元。

此外,陳金德近日又進一步研議自訂規章,打算放寬農舍興建管制,不再遵照農委會修正的《農業用地興建農舍辦法》,農舍位置必須要「鄰路、鄰側」的規範。陳金德強調,「誰能限定農舍位置要蓋在哪裡?」,中央辦法侵犯人民財產,違法違憲,「不見得是對的」,他要求農業處研訂自治條例或辦法,為此與處長多次討論。

農業處長陳德星反彈怒辭,議員:「他相當煎熬」

但由於此舉違法中央法令,宜蘭縣農業處長陳德星多次反彈,今日更怒而辭官,引發各界譁然。綠黨中執委吳紹文表示,農業處從來沒有放鬆農舍處理,一直都有在做審查,跟陳德星幾次接觸下來,也知道他都有關注農業發展、農業生產這塊,「其實他一直在頂住上面的壓力」。

宜蘭縣議員薛呈懿也表示,在自己觀察下來,陳德星其實處理得相當掙扎,他認為農地就應該用在農業使用,作為農業單位,卻像地政單位一樣一直處理房子的事情,「他相當煎熬,但也一直很努力完成首長命令。」

(照片提供/宜蘭守護工作坊)
圖左為宜蘭縣議員薛呈懿(照片提供/宜蘭守護工作坊)

守護宜蘭工作坊:若拆除違建農舍 就支持退還房屋稅

對於陳金德提出退還多課徵的房屋稅做法,守護宜蘭工作坊發起人李寶蓮指出,違規農舍在管制上其實都有法源依據,像是《區域計畫法》等,違反土地使用管制規則,可處6到30萬元罰鍰,且應連續處罰直到改善;若不依法改善者,強制斷水斷電、撤銷使用執照。比起上述罰則,加徵房屋稅,實是重罪輕罰,等於「用房屋稅當作保護費」。

根據《農發條例》,要在不破懷農業生產環境、農民農用,才可興建農舍,李寶蓮表示,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實際務農的農民,農地不是農用,這棟房子就失去合法資格,就是是違建,本來就應該依照建築法裡的違章建築處理辦法,「它就是必須被拆除,而不是靠繳房屋稅當保護費。」

李寶蓮強調,縣政府既然要「房屋歸房屋,土地歸土地」,那房屋按照《違章建築條例》就必須被拆除;而土地按照《農發條例》,如果不再農用,被優惠的土地增值稅、贈與稅、遺產稅,這些都要通通追繳回來,這樣我們就同意退回多課徵的房屋稅。

對於縣政府有意放寬農地興建農舍限制,李寶蓮指出,《農發條例》規定農舍必須在不破壞農業生產環境才能興建,現在農耕依賴機械,如果你在完整農地中間放上建築物,造成農地支離破碎,農民要怎麼使用機械?這就是破壞農業生產環境,而且農委會早已經規定農舍必須鄰路、鄰側,「地方權限要凌駕中央法律,真的很不可思議,這到底還是不是法治國家,政府不守法要人民如何守法?」

李寶蓮表示,宜蘭縣民每天都在看,一棟棟違建冒出來,縣政府今天說多課徵房屋稅不合理要退稅,那合理的法在哪裡?只要宜蘭縣政府按照中央法令執法,我們就支持稅退回去,希望政府不要再捨既有法令另闢蹊徑,為違規者護航。

23467246_1747289381956796_3776981327470060377_o
守護宜蘭工作坊發起人李寶蓮(照片提供/宜蘭守護工作坊)

議員薛呈懿:政府政策反覆不依法行政 卻要求人民守法

宜蘭縣議員薛呈懿也表示,縣政府這三年在農地政策上有很多想法,每年都有不同主張和操作,而受到劇烈影響的就是宜蘭這塊土地和基層人民。當一個政府在一個案件上,主張如此反覆,「代表政府根本不需要依法行政,法律就是他說的算,法律的運用就是看他多厲害多能操作,作為一個有主張的政府應該這樣嗎?當守法的人都是傻子,真正想守法的人民也無所適從。」

薛呈懿強調,宜蘭人真的沒有辦法再這樣等下去,希望陳金德專心投注把農業做好,而不是一直在搞農地,「如果從事農業光榮,所得符合報酬,還有人要賣地嗎?我們土地農地還需要被操作當賺錢的工具嗎?政府是不是搞錯重點了!」

吳紹文:宜蘭農地將更加破碎,「農人靠什麼吃飯?」

針對代理縣長陳金德的做法,吳紹文批評,該舉動根本是明擺著要與中央對抗,農地是國家管制的項目,雖然說地方政府有一定的權限,但不顧及整體農地完整性,反而以此為藉口,完全是便宜行事;且「鄰路、鄰側」的規範就是為了要讓農舍集中,以保留大面積農地,才不會讓農地更加破碎化。

吳紹文激動地說,我們推動農地農用第四年,今天縣府卻要放寬農舍限制,「我們努力這麼久又回到原點,而這之中宜蘭社會經過撕裂,大家都知道那過程多辛苦,社會對立有多嚴重,好不容易到現在,你又說要回到原點,那政府這幾年在幹嘛啊?我們中間在幹嘛?」

吳紹文表示,宜蘭這幾年發展,早就失去環保核心價值,像是回到早期六輕時期,經濟環保對立的死胡同裡,「我們必須理解有一種新發展跟新環境永續可以並行」吳紹文舉例,像是花東地區水稻產值高,因為他們沒農舍工廠分割農地,有完整優質產區,水稻賣得好他們當然就不想賣地。

反觀宜蘭農地破碎,農民變得非常辛苦,農民生計、農村產值要提高,先決條件就是農地保護不能被污染,「不然以後農民都不用玩了,新農、農二代要靠什麼吃飯?」強調生產環境要做好,不然可以想像宜蘭二十年後,海邊沒有魚、山上都坑洞、平地都是房子,到時候政府就要為此負責。

吳紹文:「中有魏明谷、東有陳金德」違規將繼續蔓延?

另外,宜蘭的農舍管制規範幾乎節節敗退,是否預告宜蘭縣府對違規農舍的處理,未來會採取更寬鬆的態度?吳紹文則強調,陳金德不斷以「大部分縣民反對」為理由,沒有履行違建拆除的工作,但其民意基礎何來?真的有調查嗎?面對違建,根本是「中有魏明谷、東有陳金德」,擔心違章問題會繼續蔓延。

「要公民守法,政府必須率先守法!」吳紹文也強調,宜蘭縣政府長期瀆職違法,無視於農舍損害耕地、影響農業生產環境之事實,濫發農舍建照,對違規使用視而不見,導致蘭陽平原千瘡百孔,優良農業區切割破碎,農地大量流失,不僅愧對先人留下的美好田園,更對不起後世蘭陽子孫。

薛呈懿:個人支持依法行政,各議員有不同價值

此外,薛呈懿也表示,前任縣長林聰賢在推動農舍課徵房屋稅、地價稅政策時,在議會受到不小反彈,部分議員給予很大壓力,他們認為農地農用沒錯,但興建農舍作為其他使用也是農用一部分,政府不該對農地農用有這麼多限制,議員對於農地農用有不同的價值討論,也有各自的民意基礎。

薛呈懿表示,對於堅持農地用作農業發展使用的人,常常會被把土地當資本的人抨擊,林聰賢因而引起當地民意反彈,最後離開宜蘭到中央擔任農委會主委,由吳澤成代理縣長。

對於拆除違建農舍,退回加價課徵的房屋稅作法,議會是否支持?薛呈懿回應,要等到下禮拜開會時才會知道,各議員都有各自看法及討論,但自己是認為一定要依法行政,一旦制度做太多次變化,不再是法治管理,社會會變得很危險,薛呈懿強調農地農用立場不變,不論是退回多課徵的房屋稅、拆除違建農舍、農舍興建規範,都有現行法令可以依循,希望政府能夠依法行政。

延伸閱讀:

【圖表分析】陳金德欲強硬修法,宜蘭將重返農地狂飆年代?

陳碧源/農地改革不能回頭,呼籲陳縣長,請讓宜蘭走出自己的光榮路!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6 則回應

  1. 砸了狗窩殺狗官!!!

  2. 支持農地農用,工業地限工業用,建地只能蓋房子,違規公平開罰,為何獨規定農地。

    支持政府保證收購農民的農作物價格提升十倍,稻米和三星蔥每公斤都500以上,這樣宜蘭的農舍很快就會變成農地了。

    全國每天都在喊調高勞工最低薪資,那些整天喊農地農用的人怎不出來支持立法調高最低農產品價格?還是心裡盤算著最好有世襲的農奴用青春和血汗種出廉價的農作物來供應我,到底是恢復宜蘭的光榮比較重要還是讓宜蘭的農民活得光榮比較重要!不要只會喊農地農用,有氣魄脫掉西裝一起下來務農吧!

  3. 留言中一堆炒土地, 幻想也可以炒土地的人, 現在是量少才有一直漲的幻覺, 等到全面開放, 大量供給, 價格崩盤, 最後只有死路一條, 自業自得真是中國蝗蟲思想荼毒台灣人的最佳寫照

  4. 宜蘭縣民團結起來,要求所有宜蘭選出來的民代表態,支持縣長還是支持縣民
    立委也要出來表態
    田秋堇
    陳歐珀
    綠營民代尤其要緊盯住!!!

  5. 這些高舉正義大旗的人,有多少是真正務農的??
    所謂小農,現在又要參政,這就是台灣!

  6. 不是都自己人嗎?演了一場戲罵自己人,都自己人執政了,不覺得戲很難看嗎….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