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任代理宜蘭縣長陳金德欲大幅修訂農地、農舍管理政策,引起在地新農大聲反彈,中央農委會表態「地方法規不得抵觸中央」捍衛農地完整,隔日陳金德於宜蘭縣議會進行首次施政報告時,指出,「農地有多種樣態,」農地應尋求最佳配置、而非唯一配置。

陳強調,中央法規不見得百分之百都不會錯,農發條例第18條之1僅有規定農舍不得影響農業生產環境、不得影響農村發展,只要不違反此精神,地方政府有權參考中央興建農舍經營計畫書,進一步制訂自治條例,再度強硬表態修法態度。

宜蘭農舍管理政策峰迴路轉,前宜蘭縣長林聰賢任內發放最多農舍執照,但也同時祭出「農舍農用、鄰側鄰路」、「增加違規使用房屋稅」等政策踩煞車,從2014年後農舍交易量大幅下滑,至2016年新增農舍僅剩322棟,僅有2010年的一半。

然而到了前代理縣長吳澤成手中,違規農舍房屋稅課徵即被取消;再到現代理縣長陳金德,直接推翻前朝規定,不但「退還非法農舍加價課徵的房屋稅」、更研議放寬農舍興建限制,農舍農地交易價量是否將再度狂飆?引發高度關心。(以下皆為互動圖表,請隨意點選)

農舍激增,七成違規使用,頭城農舍出現2千4百萬高價

宜蘭縣府統計資料顯示,宜蘭農舍自2002年整體農舍數量快速激增,2010當年就增加720棟,2012─2014繼續以每年平均為670棟左右增加,2014年後因法規加嚴,農舍交易明顯下滑,2016腰斬至322件。

宜蘭在地不動產估價師陳碧源指出,農業發展條例修訂前(2000年),農舍有1,754棟,修正後到2014年止,新增核發使用執照農舍達7,612棟,農舍多數未作農業經營使用,多達5,600棟因實際違規使用,被改課地價稅,比例達7成以上。同時,農舍價格高漲,2005年每棟農舍平均交易價為951萬,2015年已飆上1千8百萬,頭城鎮更出現2千4百多萬的驚人價格。

農舍興建激增,農地上的民宿也從2002年後開始增長,民宿數量最多的冬山鄉,2012年增加13件,到了2013年、2014年,平均每年增加40棟。礁溪鄉的農地民宿,2010年僅有3棟,到了2014已來到22棟,直到2015年後才大幅衰退。

農舍帶動農地大幅狂飆,一甲地最高7千9百萬,2015年後略降溫

農舍熱炒,農地價格更是狂飆,羅東鎮更是全縣農地價格最高的鄉鎮,2014年農地一坪26,409元,一甲地飆上7千9百多萬,相較於2005年價格的每坪11,815,十年翻漲2.24倍。

2014年後的法規修訂,對農舍興建標準加嚴,對農地、農舍交易產生什麼影響?陳碧源分析,2015至2017年間,農地價格下跌一至二成,成交量則從2014年的2,000多件銳減為500、600件;至於農舍交易變化情況,陳再指,農舍交易價格下跌5%~15%,交易量則從一年300多件腰斬為180至200件。

身為不動產估價師,陳碧源預估,若未來宜蘭農舍限制不如中央嚴謹,宜蘭縣農地價格將可能回升一至二成、年成交量會增加為1000~1500件;而農舍價格也「可能」彈升,年成交量也不排除彈到250至300件。「農業用地非綠化、灰色化會越來越嚴重,」陳表示,而當初被林聰賢擋下的案子,可能又會搶建、大復活。

陳金德時代,開啟「搶建大復活」?

宜蘭農民謝佳玲也提出自身在地觀察,指出,林聰賢時代祭出的農舍管理政策,確實擋下農舍增長速度;但現陳金德祭出的農舍管理新規若真上路,謝直言,會再加劇農地破碎化問題,「雖然我還沒遇到地主把地收回去蓋房子;但陳金德再這樣下去,我很可能很快就會遇到。」

新農:農舍議題撕裂地方,新農被貼上自私標籤

自打陳金德欲鬆綁農舍興建限制以來,出聲反對的幾乎都是宜蘭地方新農,地方卻也興起另一股聲浪,質疑新農就是因為沒有自己的土地、希望以便宜價格租買農地,才會如此大張旗鼓反對。謝佳玲大嘆,地方又再度撕裂、重掀對立筆戰。

謝佳玲表示,以自身在宜蘭員山從農的經驗來看,「倆佰甲」平台提供不少租地資訊,「對新農來說,租地基本上不是問題。新農談這件事不是為了便宜的地,而是從國家產業發展去談這件事。」謝佳玲表示,長遠來看,當所有農地都處於「待價而沽」的情況下,土地所有權人所思考的就不會是農業長遠發展,而是房地產交易的高價賣點。

謝佳玲認為,雖然宜蘭價值已在這幾年被談到爛了,但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於台灣長久以來把錢的思考放在房地產,只要炒地皮就不需要好好搞產業,才會導致一連串的工業用地、農業用地蓋房問題。

另一龔姓宜蘭新農也指出,找地不難,但要找到適合的地很難;雖然陳金德的作法當然間接造成農民找地困難,但龔表示,最主要的問題仍出在農舍亂建和農地炒作。

新農希望守護農地,為下一代留下可耕用地(照片提供/宜蘭守護工作坊)

中央如何堅守「農地農用?」

短短三年,宜蘭農舍管理政策連三變,面對陳金德直呼,中央限制農地興建位置的法規違憲,並強調中央法規「不見得是對的,」要求修法,農委會又要如何堅守「農地農用」原則?

「在提修憲、修法通過之前,中央農委會農地農用立場很堅定,鄰側鄰路原則不妥協。」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再三堅稱。但當中央觸手難伸及地方,而陳金德又再三於施政總報告中強調,「農地有多種樣態,」農地應尋求最佳配置、而非唯一配置,「不能一套功夫打天下。」未來宜蘭農地地景究竟會如何變化?宜蘭縣定位將走向何方?各界都在觀察。

延伸閱讀:

陳登欽/那些我們奮戰的宜蘭價值,那些讓我們傷痕纍纍,站穩不易的一小步!

宜蘭田中央│張良一 攝影專題

陳碧源/農地改革不能回頭,呼籲陳縣長,請讓宜蘭走出自己的光榮路!

怒氣引爆!宜蘭小農痛批縣長帶頭違法│豪宅退稅農舍重返田中央

宜蘭農舍興建鬆綁爭議,農委會:地方法規抵觸中央就是無效

(本文部分統計資訊感謝宜蘭在地不動產估價師陳碧源協助提供。首圖攝影/張良一)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為什麼一個沒有民意基礎的代理縣長有如此的權利呢?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