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愛龍(海龍王愛地球協會執行長,美國賓州州立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壟罩台灣漁業的歐盟黃牌雲霧,遲遲未散去;沿近海漁業重要的經濟魚種產量不斷下滑;管理資源的基礎工作「卸魚申報」,達成比例低迷不振,而違規拖網卻層出不窮。我們的海洋漁業究竟缺少了什麼願景,才會如此頹靡呢?答案很簡單:永續海鮮,需要一個給消費者行動支持的機會,但台灣並沒有提供這樣的機會。

推動永續海鮮不能僅靠勇敢先驅,需成國家政策

當有機農法與有機商品給全球農業帶來了新天地,創造全球巨大的經濟市場,「永續海鮮」其實從未缺席。英美各國從1996年努力至今,台灣連鎖有機店如今都引進販售外國永續海鮮標章的產品了,但台灣漁業界卻毫無動靜,僅有中研院學者印發教育宣傳品,以及民間業者「湧升海洋」以自身水產品嘗試的「責任漁業指標(Responsible Fisheryies Indexes,RFI)」。

然而,有機標章不是一個農夫自己不噴農藥就做得來的,永續海鮮也是。而且漁船共同使用自然資源的特性,使得永續海鮮標章的建構,更需要政府公權力更大力度的輔導管理。目前,台灣並無水產品通過國際知名的MSC標章,台灣海龍王愛地球協會衡量台灣國情,深入研究數年後,決定在2018年6月8日世界海洋日,提出一份簡單可行的永續海鮮標章,取名「漁道ProFisher」,期盼台灣漁政單位與漁業界都能勇於築夢,為了讓消費者有天能在一般超市,買到自己國家有公信力的永續海鮮,踏出第一步!

「漁道ProFisher」永續海鮮生態標章 簡介

一、「君子愛魚,漁之有道」,故取名為「漁道ProFisher」。
二、「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漁道】著重漁業有效管理的精進。
三、期盼【漁道】能饗宴國人更具有環境責任的海鮮佳餚。

「漁道」參考了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簡稱FAO)審議通過的《海洋捕撈漁業之魚和漁產品生態標章準則》跟國際最知名的環保海鮮標章MSC所設定的海洋保育三大目標:「確保魚群永續、降低環境影響、有效管理」,以及「責任漁業指標RFI」的評分元素。

環顧世界標章準則

「綠色消費、選購環保產品」是大家耳熟能詳近30年的環保生活,但自稱「海洋國家」的台灣,至今卻尚未推出一個專攻野撈海鮮的生態標章。而,FAO早已在2004年公布《海洋捕撈漁業之魚和漁產品生態標章準則》 給各界參考。

據FAO統計,海鮮生態標章的創設有「國家與區域政府推動型(National and Regional Government-Based Ecolabels)」與「非政府推動型(Non-Government-Based Ecolabels)」兩類,前者如澳洲、北歐與日本。

後者有大名鼎鼎的MSC(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它1996年就在英國倫敦成立,竭力攻佔全球商業市場;近年來與MSC在亞洲市場角力激烈的,是總部設在義大利、2006年成立的海洋之友「Friend of the Sea」。而在歐洲有機農業相當知名、以德國為中心的Naturland,2006年也跨足海洋,推出「Naturland Wildfish」。

日本的足跡

2007年,日本選擇走自己的路。在官方色彩主導下,推出驗證費用優惠的Marine Eco-Label Japan (MEL Japan),採用適合日本漁業國情的標準;這兩年來,為了搶攻2020東京奧運的食材大餅、供應符合國際奧會規定的環保海鮮,日本農林水產省更是如火如荼的升級MEL Japan。包括為了取得「全球永續水產品倡議GSSI 」認證,修訂現行MEL Japan之考核基準,設定為期三年的過渡期──MEL Japan過去已認證的28個漁業,都必須重新評估。工程浩大!

不過日本的企圖心,已有所斬獲。2017年四月,東京奧運已經獲得同意,賽事期間,除了MSC、ASC(養殖的環保認證)外,也能供應MEL、AEL(日本養殖生態標章)的水產品了。之前在倫敦奧運及里約奧運,只供應MSC跟ASC。

至於中國,2016年也出現了針對中國水產品驗證的「iFISH」海鮮標章,以「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屬國家一級行業協會)與「智漁科研中心」為核心,戰略結盟環保團體(例如阿拉善SEE基金會,中國本土最大的環保組織,曾在2013年贊助台灣的荒野保護協會三年海洋廢棄物監測行動)、大學等等。

這套中國機構主導的海鮮標章在闡述理念時,直接挑明了:「我們學習但不拘泥於西方先進理念和技術,更致力於尊重本土國情和文化,創造屬於中國的漁業綜合管理模式和評價體系,構建可持續漁業領域的中國話語權。」

回看台灣推動現況

國內目前僅有中研院、海生館及民間保育團體出版的各種永續海鮮指南,提供消費者參考。而更進一步連結生產者與生物資源評估、且有實體海鮮可供選購的,只有湧升海洋發起的「責任漁業指標」。

而海龍王協會五年來,每月持續免費寄送一百多張「深海食堂-永續海鮮卡」給來函索取的各地師生與民眾,但皆為教育用途。整體而言,對台灣漁業產業的革新與消費市場的拓展,遠遠不夠。(但仍然歡迎大家繼續來函索取喔!)

擁抱保育,築夢踏實

FAO準則說,海洋生態標章的計劃可由政府、政府間組織、NGO或產業協會來發動。從台灣環保署的環保標章及有機農業的經驗,衡量台灣國情與動能,海龍王協會建議由政府積極主導成立。因為當今「漁業管理、防制IUU」的各類資料、軟體工具等,都在漁業署的電腦裡。設置標章,捨政府其誰?

政府不必擔心做不好而裹足不前。天底下沒有一步到位的標章。MSC在2018年3月也才剛改了第八版。但是,政府也不宜「研究研究再研究」了。現在有美國超市要求台灣輸往美國的水產品須有類似永續海鮮的認證,台東的鬼頭刀漁業也因此開始自行摸索。台灣政府能再放空不作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因此,我們決定厚著臉皮,以十年來的所思所學,包括和海洋學者們深研議題、接觸民眾做永續海鮮推廣教育(例如在路跑賽擺攤,回答上百種問題)、跟漁業署溝通討論、出席許多海巡座談與漁業署的管理公聽會,聆聽多方漁民對漁業資源枯竭的見解,以及跟漁會代表對話、尋求共識的經驗,設計「漁道」這份永續海鮮生態標章。

其中,第三大保育目標「有效管理」是只要漁政單位跟船主漁民有努力,便能提高分數的。相信在台灣現階段及未來十年,能真正幫助漁業蛻變成長。也能給愛海洋的國民,一個在餐桌上為海洋行動的機會。

系列閱讀:

林愛龍/當全球都在推動永續海鮮,台灣國家必須進場│創造台灣永續海鮮標章 01

林愛龍/要推永續海鮮標章,漁業署該怎麼做?│創造台灣永續海鮮標章系列02

林愛龍/漁道ProFisher 永續海鮮標章如何設計評分制度?│創造台灣永續海鮮標章 03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推動方向很好,國內生產及進出口要同時立法,成功與否在市場零售價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