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著金黃色果皮的「黃金蕉」,讓人驚艷的不止外表,還有香氣、甜度、Q度都「高人一等」的好口感,栽種上不易裂果、又有抗寒特性,讓台蕉在日本大放異彩,為多年香蕉銷日困境帶來燦爛曙光。

從2017年首次銷日200噸,去年立刻翻倍增為600噸,因市場反應好、吸引日本貿易商加碼訂購,今年更簽下1000噸訂單,一袋袋來自「雲林縣莿桐果菜生產合作社」(以下簡稱「莿桐合作社」)的黃金蕉在東京270多家連鎖超市架上販售,三根一包要價日幣398元(約台幣112元),價格不斐、走精品路線,標示板上大大印著農友照片,強調來自台灣生產的優質農品。

過去雲林並非知名的香蕉產區,如今靠著黃金蕉一舉成名,成了當地的「蕉傲」。有50年種植香蕉經驗的莿桐合作社理事主席蘇明利,帶領一群專業農民,做好紮實的田間管理、分級採後處理,將日本通路商的信心找回來,以長期穩健的產銷合作取代短線的價格操作,要讓台蕉擺脫「蕉金蕉土」宿命。

果皮呈金黃色,一口咬下香氣十足、口感Q彈是黃金蕉的最大特色。(攝影/林珮君)

「飽滿度不能超過八分,不是一級貨就不該出口」

三月中旬連日陣雨過後,田間雜草慢慢探出頭來,蕉園裡有些泥濘,但穿著雨鞋的工人還是熟練的穿梭其中,忙著採收一串串熟度在七分半到八分間的香蕉串。用白布包裹起的一整串香蕉,堆疊在發財車上,「滿載而歸」的小貨車轟隆隆的開出園、隨後又換了一台空車接力補上。

當天是莿桐合作社每週一天的「外銷日」,理事主席蘇明利在廠房內監工,不斷強調:「飽滿度絕不能超過八分,該打掉的就要打掉,不是一級貨就不該出口!」

從貨車卸下的一整串香蕉經過分把,再通過分級選別,唯有外觀漂亮沒有擦傷、肥瘦飽和適當的上上品,才能進入下一步驟:放進洗蕉池內做spa、除去髒污,並且包裝以及送進預冷室準備出口。現場也來了許多合作社社員,一會兒忙著清洗香蕉,一下子又去幫忙秤重裝箱,蕉農們說,「自己種的香蕉,自己來處理!」

意外發現的烏龍種黃金蕉,搬到雲林莿桐發揚光大

莿桐合作社主力生產「黃金蕉」,催熟後果皮呈現金黃色是它的最大特色,且香氣十足、甜度高、口感Q彈,有別於市售大宗品種北蕉。蘇明利說起烏龍蕉的由來:八年前在旗山偶遇一名綽號叫「烏龍」的蕉農,發現他田區種植這種「與眾不同」的蕉種,就將其取名為「黃金蕉」,並帶到雲林莿桐開始培育,從一公頃開始試驗,發現產量、品質都不錯,而且不易裂果、也有耐寒特性,便邀集附近農民一同投入生產。

出生於屏東,從十八歲起種植香蕉,迄今超過五十年,後來決定在雲林莿桐用新品種「白手起家」,「那時候莿桐根本沒人種香蕉,大家提香蕉都先想到旗山,」蘇明利102年成立合作社後,主打「黃金蕉」的特殊性、試圖做出市場區隔,又將目標放眼國際,希望前進日本市場,「日本人吃了覺得好吃,問我這是什麼品種,我就說是『烏龍在種』的,蕉研所後來也稱它為『烏龍種』。」

新聞小辭典:香蕉研究所所長趙治平解釋,其實烏龍蕉不是新品種,而是台蕉一號的一個品系,過去沒有正式命名。蕉研所在民國81年推出台蕉一號,是對黃葉病有中度抗性的品種,但是比起最大宗的北蕉,產量少一成、生長期多一個月,過去未能大幅推廣。對此,蘇明利回應,目前栽種的黃金蕉之產量和生長期皆與北蕉差不多,並沒有產能較差的問題。

蘇明利希望透過黃金蕉能再把日本市場找回來(攝影/林珮君)

管理原則:建立專業生產專區

目前合作社共三十多名成員,田區分佈在莿桐、斗六和虎尾,約40公頃,加上蘇家管理的20公頃園區,總計60公頃的蕉園全種黃金蕉,是國內最大的黃金蕉生產專區。1/3產量供應日本市場,1/3交給國內「好市多」通路,其餘則銷往批發和零售商。

「我要求要種就要面積大一點,走生產專區的感覺,跟我合作的要有當內行人的覺悟,只是想當副業、賺零用錢的,就不適合,」蘇明利一心想培養當地專業蕉農,認為唯有把香蕉當主業,才能日日投下細心照顧,「不能因為偷懶、太忙就忘記採收,香蕉熟度差個4-5天就差很多了,」當前合作社社員以青農為主,較能應付田間採收、搬運等粗重工作。

用高價格保障農民辛苦付出  克服蕉金蕉土的市場波動

國內農產品價格波動大、蕉金蕉土,香蕉能賺進大把鈔票、也可能不幸量產價跌,面對市場價格的大起伏,合作社該如何與農民穩定合作,又該如何協調通路、消化產量?

「要用價錢照顧農民!跟他們說,好好種、顧好園區,我們的收購價就一定比別人高,外面(一公斤)收17(元)、我們就收19(元),合作社最少也會高出1元,」而品質好、符合外銷等級的香蕉,收購底價更從每公斤20元起跳,並按照市價固定上加3元收售,「如果今天市價低於20元,我們給農民的價格還是會維持每公斤20元,但市價如果漲到25元、那我們就往上收到28元。」

蘇明利指出,香蕉的產地成本至少每公斤12元,收購價不能低於這個標準,強調不讓農民吃到虧,農民才會有向心力、能夠長期合作,「大家都有賺錢,這樣才好,不是說我有貨賣,結果都是農民在虧錢,這樣以後就不用做生意了。」而面對「跳槽」蕉農,未來也會直接列為拒絕往來戶,不能再加入合作社。

工人協力採收香蕉,以布袋保護香蕉。(攝影/林珮君)

品質嚴格控管,分級價格差很多

不過為了做出好品質,莿桐合作社的分級標準也格外嚴格,符合外銷等級的商品才能出口,上、中、下品的篩選過程一點都馬虎不得,絕不讓「濫蕉」充數。但品質的差異理當也反映在農民的收入上,

舉例來說,一級的外銷香蕉收購價每公斤20元起跳,要求果皮要漂亮、不能有擦傷,顏色呈青綠、也不能太飽滿;次等、有小瑕疵的砍半成11元,三級的只剩6元,每級數價格相差近一倍。合作社經理蘇竣奕表示,農民只要專心做好「生產」這件事,努力提升自己的品質、產量,就能保證收入穩定、且優於市場行情,而合作社會則會負責把關和銷售,「就是把農民的香蕉好好收、好好賣。」

合作社社員劉士秉目前栽種八分地的黃金蕉,計畫未來還要繼續擴大。他表示,農民交貨應該重視信用,「如果每次都為了一塊錢跑掉,跳來跳去的,盤商、合作社也不會想收,」而遇到價格不好、許多盤商紛紛閉門不見時,合作社也就成了蕉農的支柱,不用怕整年栽種的辛苦遭棄收命運。

「七分半到八分熟」是莿桐合作社採收外銷品的主要原則。(攝影/林珮君)

協助農民「顧好生產就好」,提供技術指導

一早在廠房忙著選別香蕉,蘇明利近中午又匆匆趕到田間開著中耕機翻土,園內全是上週才剛種下的黃金蕉小苗,擔心傷及幼苗而不敢用除草劑,只能透過機械翻土、一一除去周遭雜草。

透過蕉農送來的香蕉品質,蘇明利一眼就能看出栽種管理有無問題,直接到田間進行示範教學,也會定期與農民開會討論,「要跟農民在田裡做教育,一項項問題指給他看,強調幾次後他們才會越來越好。」

他指出,由合作社提供推薦用藥名單,農民才不會下錯藥、影響輸出檢疫,而肥料控制也很關鍵,一分地一週使用一包肥料就好,下太多對香蕉生長沒有幫助。合作社也會提醒農民摘花完就要幫香蕉套袋,並建議使用「布袋」取代傳統的紙袋、塑膠袋,「因為雲林10月有北風,風大、打過來時袋子容易破掉,香蕉就會擦傷,用布去包的效果較好。」

而夏季颱風期時更要提前做準備,將香蕉苗與鐵管緊緊綁牢,加強支撐力道,「這邊種香蕉最怕颱風和北風,香蕉被吹倒等於整年心血泡湯。」從監督園區有無做好排水措施、防止黃葉病問題,到採收時機是否精準符合「七分半到八分熟」之規定,蘇明利自豪表示,他們的黃金蕉良率超過八成的關鍵全來自平日裡的細心照拂。

莿桐合作社建議農民用鐵管取代竹竿,以強化支撐力道,防範香蕉遭颱風吹倒。(攝影/林珮君)

田間指導,吸引青農投入

三十多歲的農民張弼淵管理四甲香蕉園,是合作社中最年輕的蕉農之一,過去曾種過北蕉,現在全數改種黃金蕉。他坦言,黃金蕉較嬌嫩、需要更費心的照顧,如果田間管理做得不好,產量、甜度就會降低,果形也會不好看,以施肥為例,香蕉分三期下肥料,每一期都有不同肥料,所有施用標準皆按照合作社指南:第一期以有機肥攝取為主,第二期添入大量鉀肥,到了第三期再讓鉀肥比例加倍提升,才能讓香蕉長得好又提高甜度。

張弼淵與莿桐合作社合作邁入第四年,直言蕉農都把「蘇董」(指蘇明利)當朋友,有問題一起溝通討論,「因為他自己也有種香蕉,可以直接給我們田間指導,也會幫我們爭取該有的價格,不像有些盤商只負責來收售、不懂生產。」(文章未完,請繼續閱讀)

三十多歲的農民張弼淵管理四甲香蕉園,是合作社中最年輕的蕉農之一。(攝影/林珮君)

繼續閱讀:

外銷香蕉靠實力!莿桐黃金蕉先天抗寒、管理嚴謹,突破銷日罩門

延伸閱讀:

這張香蕉銷日大訂單,幾乎是五年銷日總量!農委會如何說服日方買單?

2019農業政治貿易戰 02》香蕉柳丁滯銷找中國?淪為政策採購犧牲品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