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前文)近年訴求天然植物製成的人類保健食品越來越夯,在畜牧業同樣也刮起「植生劑」(phytogenics 取自天然植物的化學成分)風潮。眾多國際研究顯示在飼料中添加植物精油、植物萃取物和植物粉末,對動物好處多多,能幫助動物抗菌、增加免疫力與抗氧化能力,促進腸道健康並提升營養利用率。

根據全球市場調查公司MarketsandMarkets在 2016年6月的調查報告指出,植物性飼料添加物的市場從2016年到2021年將以7.1%的年複合成長率發展,到2021年預估可達7億6950萬美元。另外奧地利飼料添加物公司Biomin在2018年發布的大規模調查結果也顯示,有60%以上的畜牧業者表示在未來一年內會增加植生劑的使用量。

植生劑前景可期,東方中草藥加乳酸菌,助小豬安神防下痢

西方常用的香料植物如奧勒岡葉、迷迭香,都被用作植生劑的原料,而東方有豐富的中草藥醫學基礎,在此領域更大有可為。余碧就曾與中國醫藥大學合作,在飼料中添加中藥材加乳酸菌,改善了畜牧業棘手的小豬下痢問題。她採用治療人類下痢、具有抑菌效果的中藥材,輔以她篩選出來的益生菌,可轉化植物成分,使抑菌效果更強,達到加乘效果。

用在人身上的中草藥的複方,也可用於動物。余碧說,像小豬離乳後要併欄,因為改吃飼料、更換新環境,容易緊張、亂竄,常發生營養性的下痢,此即養豬很容易造成損失的一個時間點。她採用有安神效果的中藥複方加上乳酸菌,幫助小豬緩和情緒、緩解下痢,「治療不只是身體的部分,還有心理。」

小豬離乳併欄時容易緊張、下痢,以中草藥和乳酸菌加入飼料可以緩解(圖片/上下游資料照)

菇蒂頭、蒜頭梗,農業廢棄物變身動物保健良方

目前國內的植生劑飼料添加物產品,大多仍是進口,價格昂貴。余碧舉例,「像紫錐菊在德國用很多,台灣也種過,用在動物真的有效果,問題就是很貴,一公斤一千多塊。」即使是隨處可見的大花咸豐草,經過萃取後,價格仍然不斐。

為了降低植生劑成本,李滋泰的研究方向之一就是從農業副產物或廢棄物當中尋找資源。菇類採收後太空包中殘存的菇蒂頭、蒜頭剪下以後剩下的蒜頭梗、蠶寶寶吃不完的桑葉,在他眼中都成了飼料添加的寶物。

「菇蒂頭含有多醣體、三萜類、酚類化合物,在肉雞實驗,對抗氧化和免疫力都有幫助,」今年他將繼續實驗蛋雞和蛋鴨。

飼料添加蒜頭梗使蛋雞更健康,產蛋品質也提升(圖片提供/李滋泰實驗室)

全球首創發現,桑葉含珍貴植化素,幫助動物抗氧化

而經常苦惱農民的蒜頭梗,則使李滋泰靈機一動。農民在採收蒜頭後,會焚燒殘餘的蒜頭梗,產生惡臭與濃煙,造成很多困擾。「我一聽就覺得太好了,那臭味就是硫化物,有殺菌的功能。蒜頭就有殺菌和抗氧化功效,蒜頭梗也會有。」他搜集蒜頭梗加以烘乾粉碎,混入飼料,確實發現可提升蛋雞的腸道功能、腸道壞菌減少了,蛋的品質也變好;用在肉鵝,則發現血液中的抗氧化酵素含量提高。

綠油油的桑葉也是寶。李滋泰發現養蠶的苗栗區農業改良場,每年都會幫桑樹修枝,修下的枝葉就當作廢棄物丟掉。他心想,「蠶寶寶只吃這個葉子就能吐絲,沒吃第二種食物,顯然這個葉子應該很營養。」而且桑葉要餵蠶寶寶絕對不能噴農藥,非常安全。

他把桑葉拿來做營養成分分析,發現粗蛋白質在20%以上,比一般植物10%高出一倍,而且含有豐富的葉黃素、酚類化合物、黃酮類、兒茶素,這些珍貴的植化素都可以提升動物的抗氧化能力。用在蛋雞,飼料轉換率明顯提升,整顆蛋的蛋黃、蛋殼都變重了,葉黃素還能讓蛋黃顏色更飽和。這些研究成果都已發表在國際期刊,是全世界首創發現。

天然物抗氧化力強又可打品牌,營養先於治療

「抗氧化就可以幫助動物抗緊迫,緊迫會讓身體產生很多自由基,自由基會攻打細胞,動物必須浪費更多能量去修補,壓力就更大。以肉的品質來講,會有更多水漾肉,蛋的部分就是產蛋效率更差。」李滋泰解說,許多植生劑都含有抗氧化物,可以清除自由基,減低動物的生產壓力,就像人吃維他命C或喝青草茶會覺得身心舒緩一樣。

強調非藥物的飼料添加物,也有助於農民創造自己的品牌特色。譬如大名鼎鼎具抗癌效果的牛樟芝,李滋泰取其一點點菌絲加入便宜的麩皮飼料中發酵,動物吃了以後,免疫指標皆有所提升,而且跟一般飼料相比,成本幾乎沒增加。「牛樟芝雞」、「牛樟芝雞蛋」,未來就可能作為響亮品牌,為選擇綠色養殖的農民增加收益。

余碧強調,她是用營養的角度去管理動物,而不是一有問題就吃藥打針。二十年前她曾經擔任中興大學牧場場長管理牛隻,當時母牛分娩後經常會站不起來,看似生病,其實是營養出了問題,原因是酮症或血鈣太低,只要補充足夠的碳水化合物和鈣質,注射葡萄糖,難題就迎刃而解。

從便便中篩選好菌,「玻璃豬」體外模擬消化道

給動物吃的益生菌從何而來?如何測試效能?余碧揭開謎底:從健康動物的糞便中篩選而來。「我的理念是,要給動物吃的,就從動物去篩。便便裡面有的,就是可以在腸道中活下來的。」

余碧說,益生菌大多是厭氣性的,做厭氣培養,就可以把耗氣的壞菌大都篩掉。篩選標準包括耐酸、抑菌、提升免疫力。目前可作為飼料添加物的都是單一菌株,但其實也可培養出一團益菌族群。

余碧實驗室中有座自行研發設計的「動物動態消化系統」,可模擬各種動物的腸胃消化道環境,不僅會分泌消化液、還會收縮蠕動,暱稱「玻璃豬」。「不過很久沒用,因為『胃』被借走了!」她笑道。另外還有「體外氣體生成系統」,是模擬大腸發酵,可監測氣體生成。

余碧說,吃抗生素和吃益生菌的動物,腸道裡面的菌相完全不同。「吃乳酸菌的動物,腸道內的菌大多是厚壁菌門,」厚壁菌門多是益生菌,而壞菌通常屬於變形菌門。實驗發現,動物吃了乳酸菌後不只是腸道內乳酸菌增加,連帶整個同一菌門的其他好菌也都會增加,共同把壞菌排擠掉。

余碧實驗室自行設計研發的「玻璃豬」,可模擬動物消化道(攝影/蔡佳珊)

不用抗生素成本會增加?要看整體飼養效益

要推「無抗飼養」,成本一定會增加嗎?余碧認為,健康安全的產品,背後的生產成本一定會比較高,就看消費者願不願意花更多費用去購買這樣的產品。消費意識若不夠強,農民自然就會掙扎,因為不用抗生素還是得面對動物罹病死亡的風險。

李滋泰則認為,成本高低不能單看飼料添加物價格,而是要看整體的飼養效益。益生菌和酵素還能促進營養吸收、提升飼料轉換率,達到減少飼料、換肉率更高的效果。所以要在最後養成售出時計算利潤才合理,不能只看飼料成本。

余碧就認識一些使用乳酸菌的無抗養豬場,有專門養小豬出售給肉豬場的場主表示,不用抗生素,雖然小豬死亡率會高一點,但是存活下來的小豬都很健康,客戶搶著要。「就像小孩子把腸道顧好,後來就長得很好,如果小時候就用抗生素把益菌都殺死了,後面就不好養。」

提倡環保飼料,體內外都環保

余碧更提倡「環保飼料」,給予優質而不過量的蛋白質,加上益菌、酵素幫助充分吸收,動物的排泄與下痢情況就少,進而減少臭味,「體內環保,體外也環保。」

目前這類非藥物的添加物大都是進口,價格雖比抗生素昂貴,但是基本上都在農民可接受的範圍。酵素或益生菌,每公斤價格約兩、三百元,有品牌的可能五百到八百元,每噸飼料大概添加一公斤。不過李滋泰提醒,飼料廠因彼此競爭,許多產品都聲稱有添加益生菌或酵素,但是有沒有效果就見仁見智,農民仍須慎選。

把飼養環境顧好,才可能邁向無抗養殖

兩位老師都強調,不論是抗生素還是益生菌,都是外加,畜牧業者最根本的事情,還是要把飼養環境顧好,做好生物安全管理。環境乾淨舒適,病原就少,也就無須投以藥物。譬如許多白肉雞場都已經採用密閉負壓水簾雞舍,且短短35天就養成,幾乎都不必使用抗生素。余碧說,把飼養環境顧好,再來使用益生菌、植生劑,飼養效果更容易顯現,又兼顧環境生物安全。

依老師所觀察的國內養殖現況,白肉雞是最能做到無抗飼養的,蛋雞則是明文規定從開始產蛋後都不允許使用抗生素。而飼養期間較長的烏骨雞、土雞,要達到無抗還需努力。豬則是在早期階段會投以抗生素,後期大多不需要。

李滋泰強調,在目前集約飼養的狀況下,動物生病時時還是得投藥,但是一定要是目前法規允許的抗生素,而且要遵守停藥期,才不會殘留在肉品或蛋品中。例如蛋雞若是用藥,所生下的雞蛋就必須報廢,等到停藥期過後才可以繼續供應。而在非治療用途,就可多用益生菌、植生劑來取代抗生素,一樣可以達到緩解動物緊迫、提升免疫力的功效。

抗藥性反噬人類,支持無抗畜產品

雖然法規已經刪除人畜共通的抗生素品項,但是李滋泰仍擔心,有些動物用抗生素和人用抗生素的藥物結構差異並不大,專一性不高,這些藥若在養殖過程把微生物訓練得更強壯,具有傳播給人類的能力,仍可能導致人用抗生素失效。

無抗養殖也許難以一步到位,但是禁用動物抗生素是全球大勢所趨,否則抗藥性反噬還是人類自己。在飼料營養水平已經相當高的今日,沒生病的動物何以需要再用珍貴的抗生素來「促進生長」?消費者更應當思考,是否有必要為了一斤便宜幾塊錢的肉,去冒著將來被病菌感染躺在醫院病床上卻無藥可醫的風險?支持無抗的畜產品,價格雖高一些,卻也是為自己買保險,更是為了整個大環境的安全永續。

延伸閱讀:

無抗飼養01》動物吃抗生素飼料,人類增抗藥性風險,改吃益生菌酵素更健康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