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最近興起一股農地重劃風潮,繼員山內城、尚德地區農地重劃案後,頭城福成、二城也被納入農地重劃範圍,雖因同意地主人數未達法定過半,縣府暫緩推動頭城農地重劃,但兩年內宜蘭推農地重劃三案合計面積高達965公頃(註),為內政部最近一次統計的五年總數253公頃的四倍之多。

曾發起守護宜蘭工作坊,倡議農地農用的果農李寶蓮表示,「未重劃農地過去可能是劣勢,但在這個時代可能是優勢,」李寶蓮建議農政單位應與時俱進,看到農村景觀作為無形文化財的多重價值,尊重人與土地的歷史,重新檢討農地重劃的必要性。

農地重劃前(上圖)後(下圖)對照

頭城未經重劃的福成地區農地順山勢緩緩而下,取材自土裡的石頭堆砌成駁坎,反對重劃者認為,自然的梯田地景是先民拓墾的智慧與血汗的歷史記憶(攝影/林吉洋)
十六結經重劃農地,具聯外道路與獨立灌排,有農地已經插上公開標售的招牌(攝影/林吉洋)

農地重劃集中於平原區域,重劃上山不合常理

按地政法規說明,農地重劃指:「畸零細碎之土地予以合併分配,使耕地方整,便利機械耕作管理。二、佈設田間農路與灌、排水設施,使每坵塊直接臨路、 直接灌溉與排水,有效改善農業生產環境,提高耕作效率。」

農地重劃在1960~1980年達到高峰,優先辦理於大面積平原區,因此農地重劃多集中於雲嘉南平原,自1990年代以後社會變遷,大面積農地幾乎已重劃完成,今次宜蘭農地重劃案多在山腳崎零緩坡,必要性引人質疑。

城鄉規劃博士、前宜蘭縣農業處長楊文全指出近期內城、頭城的農地重劃案「近山臨水,地勢高差大,以現行農地重劃模式都是不易進行重劃地區。」令人不禁要問既然坡度大、近水源土地的崎零地不適合農地重劃,為何仍執意推動辦理?

宜蘭惜溪聯盟召集人康芳銘指出,農地一旦重劃後容易跨過農舍門檻,農地價格立即翻倍。農地重劃區域多屬於城鎮周邊與高山之緩衝地帶,具有景觀視野,近年礁溪十六結農地重劃區地價高漲,讓其他鄉鎮有樣學樣紛紛跟進。

老農:不少投資客台北人來看土地,景觀越好價格越高

記者前往礁溪十六結農地重劃區,探究這一波農地重劃熱潮成因。內政部資料顯示,2015年完工的礁溪十六結段(77公頃),以及2014年完工的員山大湖段(92公頃)是最近兩次宜蘭農地重劃案。

「林聰賢(前宜蘭縣長)把農舍限制住!讓我們農地價格上不去!賣不掉!實在是可惡啊!」、「照理說農舍只要不妨礙到別人就應該讓我們自由決定去興建。」記者向天農宮前泡茶聊天老農們探詢,你一言我一句的咒罵農舍限制資格的管制措施,讓農地交易量活絡不起來。

走訪發現十六結重劃區位在礁溪市區旁僻靜緩坡,可俯視礁溪市區,環境良好視野頗佳,視覺上其說是農地重劃區、更像是一處郊區新市鎮。而且淺山區域不時可見大冠鷲自山坡森林翱翔盤旋天空。

重劃區內有幾處農地公告出售,也有幾棟零星農舍興建。如同反對者所言,重劃後得到筆直的道路與方正的土地,但由於坡度大,轉角道路與農地的高低差超過兩米,一旦夜間照明不足,也非常危險。

礁溪十六結的老農表示,農地買賣有行無市,農地交易非常隱密,惜售的人三萬五萬也不嫌高。(攝影/林吉洋)

當地老農表示:「確有不少台北人投資客來這裡看土地,地勢較高具景觀的農地已漲到2萬起跳,地勢平緩農地,一坪也要一萬五。」如果已興建農地門檻兩分半折算約750坪,市價高達千萬元之譜。

雖然有此行情參考,老農強調:「農地是有行無市,兩萬還未必買得到咧!如果地主不缺錢,三萬五萬也是可能!」。老農表示大部分地主還是惜售,除非有誠意出高價才能談到真正的賣家,言談之間對農地買賣相當神秘。

十六結農地重劃區內有數間已完工及正在興建中的農舍,大部分還是維持農地現狀,然而農地價格已然飆漲。老農也聽聞,為了取得農保及農業收入資格,不少購地者會委託農民耕作以取得農業收入證明,成為農地買賣的潛規則。

礁溪十六結重劃區位於視野良好的淺丘之上,老農說有視野的農地價格在兩萬元一坪以上。(攝影/林吉洋)

不動產估價師:農地重劃獲利空間有限

不動產估價師陳碧源認為,稱農地重劃為「農地炒作」實屬勉強。自2017年農舍興建門檻緊縮,農地價格、交易量都下降,農地重劃對刺激土地交易的效果有限,頂多價格哄抬翻倍,然而實際交易數量有待觀察。

陳碧源認為農地重劃程序在縣政府,只需送內政部核定但不需縣府編列預算,經費主要由農委會補助且不涉及變更使用分區,只要地主願意接受重劃後土地減少15%-20%(工程、設施抵費地),基本上行政程序不難。陳碧源提醒,農地經重劃後將從一般農牧用地變成特定農業區,依法列管也不再有其他開發機會,真以土地套利而言,獲益空間有限。

農委會:農地重劃仍有其必要性

農委會負責農地重劃業務農田水利處工程科林國華科長解釋,現在農地重劃主辦權在地方,提報內政部核定後係內政部土地重劃工程處規劃施工,農委會負責補助經費75%,地主自行負擔部分。林國華強調,未經重劃農地被鄰田包圍、灌溉只能吃鄰田尾水。農地重劃使地主耕種彈性變大、效率提升是土地價格提高的主因。

至於「民間質疑重劃後有利於農舍興建,土地價格提高引發炒作疑慮」,林國華認為重劃初衷是改善耕作環境,農舍另依法令規定限制。

縣府:「農地重劃之農舍依法管理」,違規農舍列管互踢皮球

關於「農地重劃後是否有利於通過農舍興建?或重劃後有無限制?」宜蘭縣政府地政處重劃科曾子青科長認為,依法規定,農舍並未因重劃或非重劃土地做額外限制。他表示十六結農舍興建量有限,部分屬既有建物改建,並指出過去十六結因缺乏鄰路條件導致農地荒廢嚴重,重劃後明顯恢復耕作。

專責農舍建設核發的農務科吳東原科長認為,改善生產環境跟土地價格上漲是兩回事,改良農業生產環境是時代潮流。如果發現不符規定使用之農舍,則由建設處使用管理科負責拆除。

針對宜蘭數千棟違規農舍的處理現狀,建設處使用管理科長林俊榮表示,農舍違規乃由農業處列管,農業處則表示,裁罰責任在地政處,記者追問縣府各單位均無法取得明確答案。

農地農用倡議者:自然協調的農村地景是無形文化財

康芳銘批評「農地重劃是國王的新衣」,「改良土地、提高產量、增加收入」是檯面上說法,只要農地重劃出現投機者就有話題可炒作,買賣土地的人自然有機會出手。

「淺山區域是城鎮與高山的生態緩衝區,提供生態廊道、湧泉文化、顯露人類適應自然的梯田景觀,這一波農地重劃荒謬在於踐踏里山精神。」他進一步透露,除員山、頭城,連珍貴的稻田地景五十二甲溼地周邊也在醞釀重劃。

「農地重劃是一種簡單粗暴的工程力量,不管氣候地形水文風土,把農田當成均質化的平面去計算切割。梯田地景乃時間的累積,依著緩坡慢慢形成不規則狀的魚鱗形分布在淺山原野上,是無形景觀資產,重劃工程卻要抹平這一切。」康芳銘慷慨陳詞。

52甲溼地的破布田景觀成為農村發展的無形觀光財,然而美麗的農地景觀卻成為阻礙農地價格上漲的絆腳石。(宜蘭縣府地政局重劃科/內城農地重劃案簡報資料)

曾發起守護宜蘭工作坊,倡議農地農用的果農李寶蓮認為,「農地重劃」是冷戰時期儲備糧食思維,在這個稻米生產過剩的時代,提高產量的目標應做調整。相反的,不規則的梯田是更珍貴的農田地景,是幾代人付出血汗形成,包括人跟水牛去踩踏成田埂,俗稱「牛踏層」的景觀。

「未重劃農地過去可能是劣勢,但在這個時代可能是優勢!因保存不同的景觀反而有更豐富資源去發展休閒農業!那些石頭堆砌的田埂有幾代人的歷史,記錄著人們開墾這塊土地的過程,不是能夠簡單用水泥的田埂、筆直道路去抹滅。」李寶蓮說。

李寶蓮建議農政單位應當與時俱進,看到農村景觀作為無形文化財的多重價值,尊重「人與土地的歷史」,重新檢討「農地重劃的必要性」,農村的未來才有希望。

頭城福成地區未經重劃農地沿著地勢緩緩開展,蘊含人類適應土地自然的農耕文化__王思堯攝影、林正芳提供

延伸閱讀:

從叛逆政治少女到釘子戶阿姨,康保瑜堅守宜蘭價值,捍衛家鄉土地正義

註:冬山鄉大進地區121公頃、員山鄉內城尚德668公頃、頭城鎮福成二城176公頃,合計面積近千公頃是過去五年全國總數四倍之多。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