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5/20)一股民意怒潮在鳳林鎮大爆發,起因於卜蜂公司預計在花蓮縣的壽豐、鳳林、光復興建6、7座養雞場,其中最大場、規模達二十萬的養雞場坐落於壽豐,而最密集的養雞場則坐落於享有國際「慢城」認證美譽的鳳林小鎮,居民得知消息後,由震驚轉為憤怒,各鄉鎮、部落陸續籌組自救會,在5月20日發動大遊行,藉由縣長徐榛蔚安排在鳳林的親民時間,要當面向縣長陳情。

縣府於事前得知反對陣營將遊行示威,臨時取消親民時間,且為弭平民意反彈,於遊行前一日下午發佈聲明:「若廠商遲未向民眾溝通取得同意,將『考慮』撤銷執照。」反對陣營視此舉為緩兵之計、意圖削弱遊行號召力,決議遊行照常舉辦,當日有超過千人走上街頭,堪稱近年來花蓮最大一場環保抗爭。(閱讀下文請點選這裡)

520反卜蜂遊行終點向鳳林鎮公所表達民意,鎮長蕭文龍在自救會代表包圍下,強調核可權在縣府,公所僅辦理畜牧登記,公所與居民站在同一立場,並承諾向縣長轉達民意。(拍攝/林吉洋)

鳳林自救會:在地各行各業齊聚咖啡館,為奪回花蓮人的未來

花蓮以往被網民戲稱為花蓮國,上有「國王、王后」輪流統治,帶有「花蓮公民力量薄弱,任由政治勢力決定命運」的貶意,然而這場遊行就連花蓮人自己都嚇了一跳,為守護生活環境,居然形成強大動員力,特別有不少花東縱谷居民跨鄉鎮趕來聲援,甚至遠從台東及台北都有民眾踴躍相挺。

這場堪稱近年花蓮最大的環境運動,從一群返鄉青年與移居花東新移民的串聯開始,結合東部的社區網絡,乃至於大學知識思辨的結合,勢如星火燎原,燒出花蓮人長久以來累積的憤怒與不滿。

獨立書店咖啡老闆理新(左)與鳳義里里長蕭文立(右)擔任自救會幹部,反映出這一場環保抗爭串聯起不同群體的共同訴求。(拍攝/林吉洋)

豐田五村:長期遭到受環境公害霸凌,養雞場是壓垮的最後一根稻草

壽豐鄉的豐田,以日本殖民時代移民村與後來的客家移民,形成獨特的聚落氛圍,狹義的豐田,範圍包括豐山、豐裡、豐坪三村,廣義的豐田地區得加上樹湖、溪口兩村,這裡也是卜蜂最早動工的豐坪養雞場,以及規模最大的樹湖養雞場所在地。

牛犁社區交流協會工作人員楊富民認為,豐坪是相當悲情的村落,從最早垃圾掩埋場、水泥廠,到卜蜂養雞場又找上門,村民過去不是沒有反抗,只是接二連三開發案找上門,在反抗無效後,村民被迫接受廠商回饋金,類似案件不斷重演。

自卜蜂事件在四月爆發以來,豐坪村因為已接受廠商回饋,村庄的反彈力道不似其他村落。然而一群移居豐坪的新移民卻成為新興的主要反對力量,這一群新移民過去是獨善其身享受移居鄉間生活,現在面臨環境被破壞的威脅,也不得不迅速串聯起來守護村庄爭取權益。

牛犁社區交流協會的第二代成員楊富民,用村民能夠理解的語言與在地的經驗,讓民眾理解為何大型企業投資進駐跟一般小農生產的不同。(攝影/林吉洋)

大型養雞場將壓縮地方小型產業空間

楊富民指出,「近年年輕人回來,發展友善環境的農業,投入耕耘村落文化的工作,也以分散式的發展,打造多元產業文化,卜蜂在縱谷投資興建7、8座大型養雞場,將與現有分散式發展相互干擾,大企業獨斷市場,將堵住小型產業的機會。」

然而,養雞場進駐,對當地老人家來說,只會想到臭味,該如何將產業發展的民主概念,放入社區的討論中?楊富民以過去繁榮一時的豐田玉及無籽西瓜為例,向老一輩村民解釋:「玉的產值高但是僅有少數企業得利,然而無籽西瓜的門檻低,有土地的農民幾乎都有賺到錢。」以淺顯易懂的語言,讓傳統長輩深入思考大型養雞場對地方產生的衝擊。

這場環保抗爭主訴求雖然是反卜蜂,但也有人主張花蓮應以友善小農的政策為優先,而不該迎來大型工業化的生產者。(拍攝/林吉洋)

民宿業者:如果花蓮的味道走調了,還有人要來嗎?

卜蜂這次投資規模最大的養雞場,落在豐田地區樹湖村,這裡是中央山脈餘脈荖山山腳下,也是豐田地勢較高的水源頭,每逢豪雨必然發生土石崩塌,村長彭榮華每年颱風都要提心吊膽的沿山腳小路巡邏,卻因作業疏漏,至今仍未劃入土石流潛勢區域。他擔憂,一但卜蜂進駐,必然要大興土木,萬一引發更大的災害,後果不堪設想。

自卜蜂開發案爆發以來,彭榮華相當氣憤,堅拒卜蜂公司的遊說。彭表示,整個豐田有一百多家民宿業者,藉由優美環境形成的觀光氛圍,吸引許多遊客造訪,也令居民自豪,如今卻可能因為卜蜂,而讓優美環境的口碑毀於一旦。

「卜蜂大舉投資花蓮,對於移居花蓮尋找新生活的人而言,不能夠放在同一個平台上比較。在這個地方設置20萬隻規模的養雞場,會改變個村子,把其他人的選擇給毀掉,這不公平。」民宿業者唐梅原說。

民宿業者唐梅原說這棟民宿是他一生的心血結晶,如果卜蜂進駐,將毀了這一切經營的成果。(拍攝/林吉洋)

擁有20多年旅行業經驗的唐梅原是花蓮林田山的林務局子弟,年輕就到台北發展,15年前決定回到花蓮定居。他打定主意要找一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偏僻地方,終於找到山腳下樹湖村,斥資千萬元打造理想家園,經營民宿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現代人過著太緊張繁忙的生活,來到花蓮就是希望尋找一個能夠徹底放鬆的氛圍,安安靜靜的看山看雲霧的變化。」唐先生以他旅行業的眼光,認為卜蜂投資六、七個場,將影響整個花蓮的方向,將獨特的環境、生活步調毀掉。

光復鄉太巴塱、馬佛部落:花蓮是最後一塊淨土,怎麼忍心把它毀掉?

卜蜂在光復鄉西富村設立養雞場位置,緊鄰馬佛部落,當地社區對設置養雞場造成的衝擊也相當緊張,投入社區營造十年的綠野鄉坡農村發展協會總幹事張秀真認為,社區推動生態觀光、友善耕作,更以當地土質發展陶藝工坊,營造小有成果。現在卜蜂進場,恐怕十年營造將落空。

張秀真認為,花東縱谷歡迎友善環境的小農,發展生態與文化旅遊,但如果大型企業進駐,改變現有的生活步調,「把東部變得跟西部越來越像,還有人願意來東部旅行嗎?」她更困惑,「花蓮是最後一塊淨土,怎麼忍心把她毀掉?」張透露部落現在的心情,「企業再怎麼標榜高技術,然而它過去不良紀錄太多,還是讓居民非常擔憂,」特別是部落裡老人家難掩憂慮,讓她心裡很捨不得。

光復鄉綠野鄉坡農村營造協會理事長總幹事張秀真。(拍攝/林吉洋)

自救會:花東縱谷生活是世外桃源,不願被破壞

參與籌組光復鄉自救會,本身也是太巴塱社區營造協會理事長蕭明山認為,花東縱谷生活已經成為一個世外桃源,如今卜蜂大舉進駐,原本的生活恐怕會受到影響。

蕭明山承租十甲水稻田以有機耕作,與養雞場預定地一溪之隔,他非常自豪於有機耕作的稻米品質,毫不遜色於富里、池上。然而大型養雞場對未來水源、交通的衝擊,讓他憂慮未來能否繼續保有現在的生活。

「產業要進來,應該要跟在地協調,而不是改變原有的生活。先人保有的生活文化與好山好水,不能在我們這一代手中斷送。」他認為必須留下這片環境與文化的根,才能對後世子孫有所交代。

太巴塱社區營造協會理事長蕭明山,耕作有機田十公頃,他指著卜蜂預定地,僅一溪之隔且共用水源,表示相當擔憂未來稻米的品質。(拍攝/林吉洋)

最新發展:卜蜂急要求私下拜會,自救會要求透明公開說明會

雖然縣府於遊行活動前預先釋出「考慮撤照」訊息,意圖撲滅民意怒火,然而模稜兩可的答案反倒火上加油,導致遊行民意空前高漲,當天聯署人數衝破一萬,遊行隊伍超過一千兩百人,媒體估計將近一千五百人,自救會依照報到名冊統計,超過七成是鳳林在地人,動員力道相當驚人。

遊行展現民意後,也讓縣府備感壓力,這股壓力直撲卜蜂公司而來,卜蜂一方面正積極疏通,在5月18、19日陸續發出拜訪函給各自救會、地方團體、村里長,強勢要求拜訪溝通,相較於日前僅在台北開記者會,且拒絕讓居民進入會場,讓地方感覺卜蜂的姿態轉變相當大。

然而,自救會認為不受尊重,回函拒絕卜蜂公司,表明不接受私下、臨時的造訪說明,並要求舉辦透明公開、居民能夠參與,並且能夠充分表達意見的說明會。

各地聲援民眾手持各式自製標語,向卜蜂表達憤怒。(拍攝/林吉洋)

有消息人士指出,遊行展現的民意可能讓縣府跟企業備感壓力,聽聞縣府自己也在評估,即便發給卜蜂執照,當若未來強硬動工也會遭遇相當困難,畢竟道路拓寬、水源取得,都將面臨沿線民眾抗爭阻擋,如果將戰線拖長,將成為花蓮執政者的夢魘。

雖然卜蜂案遭遇阻礙,對執政者可能是一場大麻煩,然而這一場「花蓮國」的養雞場之爭,不少花蓮人卻認為,這可能是一場事關花蓮願景的重要抉擇。(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系列閱讀:

卜蜂爭議01》搶救最後一塊淨土,花東子民千人怒吼:卜蜂滾出花蓮,縣長出來面對!

卜蜂爭議02》花蓮的未來,不是卜蜂與花蓮王說了算!反卜蜂匯聚公民力量,思考花蓮命運

花蓮觀光大縣,將成卜蜂六座養雞場重鎮,單場規模高達20萬隻,居民強烈質疑北上抗議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