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上下游記者李慧宜、鄭傑憶

自從衛福部在5月20日公布新增固殺草在紅豆的殘留容許量為2.0 ppm以來,已經五個月。政府網路溝通平台「眾開講」上民意一面倒,九成留言反對徒增食安風險,而眾多正推動國產紅豆品牌之農民或農會,也不希望固殺草進入紅豆產業。

儘管消費者與生產者均反對以固殺草採收紅豆,但農委會仍持續下鄉、廣發問卷做調查。一方面針對友善環境的乾燥方式廣發補助,同時又向農民強力宣傳固殺草安全有效。除此之外,防檢局、藥毒所也避開歐盟提出之生殖毒性疑慮,絲毫沒有顧及固殺草一旦開放,對未來紅豆盤商收購價造成的巨大衝擊。

《上下游》日前多次揭露,歐盟已禁用固殺草,但防檢局卻稱:固殺草在歐盟只是「未核准」(Not Approved),而非禁用(Ban)。《上下游》記者再度向歐盟執委會求證,新聞官明確表示,「未核准(Not Approved)就等同於禁用(Ban)」,且固殺草的生殖毒性被列為1B等級,即使再申請也不會通過審核。

防檢局下鄉辦座談發問卷,強調審查完備,續推固殺草

農委會自10月16日起,分別在屏東縣萬丹鄉、崁頂鄉、南州鄉、新園鄉、東港鎮、屏東市,還有高雄市美濃區、大寮區等地,舉辦「109/110年期紅豆植株乾燥補助方案說明暨固殺草風險溝通座談會」。

農委會在屏東萬丹舉辦座談會。(攝影/李慧宜)

目前農委會已經在美濃、萬丹共完成4場座談會,會議上,防檢局一再強調,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的政策,皆經過完整審查程序。

防檢局植物防疫組農藥管理科科長洪裕堂表示,2019年,藥毒所完成初審,2020年年初,農藥技術諮議會陸續完成應用技術、化學環境與毒理審查,衛福部食安與營養諮議會也審查通過。到了5月20日,衛福部公告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為2.0ppm;7月6日,防檢局召開學者專家會議以昭公信。

防檢局也在會議中廣發問卷請農民選填,針對「過去使用的植株乾燥方式」、「是否同意開放固殺草」、「落葉方式之優先順序」、「是否知道政府之農藥殘留檢驗」、「是否願意配合安全用藥」等題目,全面蒐集農民意見。

眾開講418則民意,農委會已讀不回,民主程序只做半套

一般問卷調查多在重大政策拍板定案前進行,防檢局卻反其道而行,既強調審查過程完備又同時下鄉蒐集民意,此舉讓農民哭笑不得。農友顏專城對防檢局科長洪裕堂說,「剛剛大哥你不是有一張簡報,上面寫什麼都通過了嗎?既然你政府很多事情都做好了,也只是來開座談會來公布,幹嘛還來問我們意見?」

防檢局洪裕堂科長(左)與紅豆農民顏專城(右)會後繼續交換意見。對農民來說,座談會來得太慢,如果能在審查期間或衛福部公告前舉辦,才能使農意落實在政策中。(攝影/李慧宜)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行政主任張玉鈴認為,農委會早在7月6日到8月4日,已經透過網路平台「眾開講」徵詢各界意見。30天內,平台已累積418則留言,其中9成不贊成開放固殺草用於紅豆採收。她說:「我們從8月初等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過去,農委會還沒有在『眾開講』提出分析與綜整回應,結果又要重新再做問卷?」

「眾開講」是國家發展委員會建置的溝通平台,農委會卻已讀不回,只做半套民主程序,讓公民團體很失望。張玉鈴表示,公民想在「眾開講」留言,需要先填寫基本資料,留言者必須對其發言負責。可是這次農委會下鄉發問卷,卻跟農民強調無須具名,「那到最後到底是有具名的算數?還是不具名的算數呢?」

防檢局對此解釋,在「眾開講」留言的人,大多數有使用網路的習慣,農民有些沒有上網,所以才會利用下鄉座談的機會蒐集更多農民意見。

歐盟明確表示「禁用」(Ban)固殺草,防檢局扭曲歐盟禁令

固殺草是除草劑,本用於防治雜草,若直接噴灑在作物上,對作物、環境、消費者、農民造成的風險自是不能以除草劑等同視之。

《上下游》日前多次揭露,固殺草生殖毒性過高,容易影響胎兒發育,歐盟已經禁用固殺草,在農藥資料庫清楚寫著「未核准」(Not Approved)。德國官員也明白告訴記者:「固殺草在歐盟已經禁止使用(The use is forbidden)。」

但防檢局先前在記者會上強調,固殺草在歐盟只是「未核准」,而非禁用(Ban),因為若是遭到禁用,會移除最高殘留容許量(MRL)。防檢局科長洪裕堂到美濃、萬丹與農友溝通時,亦針對此問題提出說明,「固殺草在歐盟雖然不能使用,但還是有其他兩百多項農產品訂有農藥殘留標準,可見歐盟還是可以接受固殺草。」

然而,台灣農委會對歐盟禁令的詮釋,卻遭到歐盟官員否認。《上下游》記者直接向歐盟執委會(EC,相當於行政院)求證,新聞官明確表示,「未核准(Not Approved)就等同於禁用(Ban),也就是不能在歐盟市場上販售或使用。」

此外,和瑞典化學管理局(Swedish Chemicals Agency)的解釋一樣,歐盟執委會新聞官表示,由於固殺草的生殖毒性被列為1B等級,超出歐盟標準,即使再提出申請也不可能通過審核。

歐盟明確表示禁用固殺草

既然歐盟已經禁用固殺草,為何農藥資料庫上仍訂有殘留標準?新聞官解釋,在禁令開始後,有18個月的緩衝期,讓農民消化庫存,緩衝期截止後,將會開始取消在歐盟使用的最高殘留值標準。固殺草的緩衝期在今年一月底到期,歐盟執委會已經著手取消殘留值標準,但因為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影響,目前程序尚未完成。

開放固殺草,友善採收恐破功,萬丹、美濃兩農會皆建議不用

萬丹雜糧產銷班第四班副班長陳國華,是第一個在座談會上發言的農民。他表示,農委會推廣採收紅豆的四大補助方案都沒有用,「因為只要固殺草開放,放心,壬酸、氯酸鈉不會有人要用了,像我們是做產銷履歷跟自然落葉的,那個市場(區隔)就跑出來了。」

陳國華說:「政府要推固殺草就要全面推,我建議政府乾脆取消壬酸、氯酸鈉的補助好了。」

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表示,壬酸效果不錯,農民可以嘗試看看,農會契作的農民,全部都是使用氯酸鈉或自然落葉,這些方法也很好。他特別提醒農民,「現在固殺草還沒有開放,你們如果拿固殺草跟壬酸混合使用,你的補助款是完全領不到喔!」

張枝烈向農民喊話,「我們農民種的東西是要給消費者吃,所以這個疑慮在還沒有完全解除之前,坦白講,就算有人覺得用固殺草採收很好,但是如果消費者不買單呢?盤商不敢買呢?怎麼辦?請大家好好考慮清楚,豆子是種來給消費者吃的,消費者不吃、盤商收購價一跌下來,農民一樣賺不到錢!」

屏東縣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上下游資料照,攝影/李慧宜)

在上一場座談會,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也呼籲農民,優先施灑氯酸鈉或自然落葉,他以客語說:「我拜託大家,盡量莫用!」

針對食安風險的疑慮,榮總毒物科主任楊振昌表示,沒有任何東西是零風險的,固殺草在紅豆上訂定2.0ppm的容殘值,是依據現有資料去評估,消費者食用是安全的,不過農民的安全更需要擔心,因為農民稀釋用藥是否按照規定、用藥時有無保護措施都是問題。

他強調,「核准是用不是鼓勵農民去用,但對農民或消費者來說,最好還是不要用!」

這一片田區的紅豆是陳國華在9月11日種下,是萬丹地區早種的一批紅豆,現在已經開花。(攝影/李慧宜)

延伸閱讀:《除草劑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系列報導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