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口就會致死的巴拉刈退場不到四個月後,台灣政府擬開放另一款除草劑—固殺草當作紅豆採收前的乾燥劑。然而2ppm的農藥殘留容許量公告後,不只消費者擔心食安風險,在《上下游》報導固殺草具有神經毒性、高生殖毒性,並在2018年遭歐盟禁用後,連在第一線噴灑的農人也擔心起自身與家人的健康。

為了安撫食用者與使用者的疑慮,農委會一再強調,所有標準都是經過嚴謹的科學研究與專家評估。然而,《上下游》記者翻查歐盟資料,並一一訪問德國、法國、瑞典等專家後,發現了台灣官員與農藥廠不願大眾知道的固殺草真相。

德國:「固殺草已在歐盟禁用」,打臉台灣藥廠與官員

由於台灣對歐盟的情況掌握有限,農委會在6月23日的記者會上請來一位貴賓,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CropLife Taiwan)理事長秦葆驊為大家釋疑:「固殺草是因為商業考量,而未提出許可證的申請更新,不表示歐盟禁用。」更值得注意的是,秦葆驊也是固殺草大廠巴斯夫(BASF)的協理。

在冠冕堂皇的「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名稱下,是國際上影響力最大的農藥與生化科技遊說團體,在世界各地推廣農藥、基改技術、掌控種子,除了巴斯夫,孟山都、拜耳、先正達(Syngenta)以及合併前的陶氏、杜邦等大廠都是其中要角。光是孟山都,2015年就挹注53萬美金(約1600萬台幣)給國際作物永續發展協會(CropLife International)。一些參與政府審核程序的專家也是這些國際大廠顧問,沒有利益迴避,在歐、美引起許多人質疑評估報告的公正性。

前防檢局局長馮海東與台灣的巴斯夫同一聲調,在農委會於7月6日舉辦的專家會議上說:「固殺草是因為業者沒有提出申請才放棄,不是禁用,是從核准狀態回到未核准狀態,不要想得這麼強烈,主要是有些性質有疑慮,不要危言聳聽。」

作物永續發展協會台灣分會理事長秦葆驊在防檢局記者會上為官方說明(攝影/蔡佳珊)

「德國聯邦消費者保護與食品安全局」證實,固殺草在歐盟已經「禁止使用」

在這個邏輯下,德國官員是「危言聳聽」了。負責研擬固殺草在歐盟更新案初審的德國聯邦消費者保護與食品安全局(BVL)向《上下游》記者解釋,固殺草在歐盟已經「禁止使用」(The use is forbidden),因為許可證在2018年7月31日到期,經過六個月的銷售緩衝期,以及為期一年的時間消化庫存,現在不准任何含有固殺草的產品流通。

固殺草2007年在歐盟上市前,負責研擬審核初稿的瑞典化學管理局(Swedish Chemicals Agency)也說:「只有在主要成分取得歐盟許可後,業者才能向歐盟成員國政府申請許可。一旦許可證在歐盟過期,不再允許任何含有該成分的產品流通。」

馮海東聲稱,歐盟建立了一份農藥將被替代的清單,技術性干擾了廠商申請意願,「由於產品將來是要被替換的,廠商根本就不願做出任何努力,因此期限到了,沒人提出申請。」

不過,德國聯邦消費者保護與食品安全局解釋,儘管一款農藥列入被替代清單,仍舊可以提出申請,通過審核最長可以拿到七年許可,在符合一定條件下,七年到期後仍可申請更新。換句話說,列入被替代清單的農藥並非從此無利可圖。

台灣農藥商、官員誤導,拜耳有提出固殺草更新申請

台灣農藥商與官員口口聲聲說的「業者沒向歐盟申請更新」,也明顯與事實不符。

《上下游》記者查閱歐盟官方紀錄發現,歐盟執委會(相當於行政院)在2015年時已經收到固殺草更新聲請,但表示審核曠日廢時,為了避免在程序未完成前,許可證就已經過期,允許將原本的到期日從2017年9月30日推遲到2018年的7月31日。

固殺草原本是拜耳旗下的產品,但在併購孟山都、買到全球狂銷的除草劑主要成分嘉磷塞後,拜耳應歐盟反壟斷委員會的要求,在2017年同意把業績蒸蒸日上的固殺草割愛給巴斯夫,並在2018年8月完成交易,固殺草從拜耳轉到巴斯夫手中。

位在德國的巴斯夫國際總部向記者確認,拜耳到了2017年12月才撤回更新案申請,由於固殺草的許可證只到2018年的7月底,巴斯夫在同一年度8月接手時已經過期。巴斯夫總部強調,「固殺草上市三十多年來,適用在上百種的作物,尤其是輪作時的理想產品,行銷超過五十個國家,只要按照包裝上的標示使用,安全無虞。」

既然如此好用又安全,為何巴斯夫不重新爭取在歐盟銷售?「基於商業因素,我們不會尋求重新登記。」巴斯夫總部含蓄表示。

拜耳斷尾求生,放棄歐盟更新以保住全球市場

農藥廠難以啟齒的「商業因素」,歐洲農藥行動網(PAN-Europe)的化學專家穆勒曼(Hans Muilerman)看得透徹:「這是為了在全球各地確保最大的市場,讓固殺草可以繼續在其他地方使用,為了不要留下壞紀錄,趕緊在歐盟動手前,自行撤回更新案。」

早在2005年,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在固殺草上市前的科學審核報告便指出,該除草劑會引發陰道出血、流產與死胎,「可能傷害未出生的孩童」、「可能造成難以修復的受孕風險。」因為生殖毒性過高,固殺草早該在歐盟禁用,卻一再延宕,等到拜耳確認歐盟執委會真的要動手了,馬上撤回更新申請。

近年來,歐、美反嘉磷塞的聲勢高漲,也讓拜耳擔心固殺草會遭到池魚之殃。拜耳在2016年拍板併購孟山都後,隨即在美國面臨成千上萬的嘉磷塞致癌訴訟,2017年在歐盟的許可證更新陷入苦戰,孟山都過去隱瞞風險報告、收買官員、學者,恫嚇科學家的內部文件一一被揭露,最後勉強得到五年的更新。在當時的氣氛下,若拜耳堅持固殺草的許可證更新,勢必會在審核過程面對最嚴苛的檢視。

根據2017年1月27日「歐盟植物、動物、食品與飼料委員會」官方會議紀錄,固殺草風險高且具生殖毒性,不符合歐盟規範

固殺草田間風險過高,法國率先禁用

更何況,固殺草的高生殖毒性已經不符合歐盟的核可標準。瑞典化學管理局向《上下游》記者仔細解釋,在十五年前負責初審時,就把固殺草的生殖毒性列為第二等級,也就是在動物實驗已經明確證實會對受孕功能、胚胎發育有副作用;初審報告送到歐盟後,各成員國派出的專家也再度確認瑞典的判斷。歐盟在2008修訂分類法時,固殺草所屬的第二等級自動轉換為1B,仍屬於高生殖毒性。

到了2009年,歐盟明文規定,若某一成分的生殖毒性為1B或是1A等級(註),不得發予核可證。換句話說,固殺草早應退場,但歐盟執委會讓它拖延到許可證到期。「可能業者最終明白,固殺草已經不符合歐盟標準,因此自行中止了更新程序,」瑞典化學局表示。

然而,為何拜耳仍在2015年送件更新,等到2017年底才自行撤回?關鍵很可能是法國政府2017年8月發布的科學報告,根據《上下游》記者取得的資料,這份報告明確指出固殺草對於田間施用者、工人、鄰近居民、幼童的風險過高,並在同年10月24日撤銷固殺草在法國的許可證。

法國的鐵腕讓拜耳下定決心必須「斷尾求生」,放棄在歐盟更新執照以保住全球市場。順延這個策略,巴斯夫接手固殺草後繼續在台灣全力衝刺,仰賴落葉劑的紅豆田也成了搶攻目標。(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註)
根據歐盟法規,若一項成分對成年人的性功能、受孕功能,以及對胚胎、胎兒發育有副作用,就是具有生殖毒。固殺草所屬的1B等級,是指動物研究的數據已明確證實具有生殖毒,因此對人類性功能、生殖功能、發育也極可能有副作用。此外,在歐盟規範中,若已經有大量研究證明一項成分對人類具有生殖毒,則列為1A等級。

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表達對「固殺草」用於紅豆落葉看法

(閱讀固殺草用於紅豆落葉劑使用爭議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對紅豆是否有受毒汚染?有很大疑慮?不敢食用?政府有關機關,應說明白讓消費者免於食品安全恐懼?

  2. 只是因為社會個人型態就禁止某種商品在市面上販售..試問政府官員們 ..現今社會自殘的方式何其多種..
    是不是該禁止刀類 .繩子類.火車類.安眠藥類.在市面上出現?殺一儆百的台灣官員處理方式..永遠落後其他國家不是沒原因的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