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來吃午魚!養殖午魚量多價跌,外銷受阻拚內銷,全魚上桌最吉利

農曆春節近在眼前,為求「年年有餘」的好兆頭,台灣人圍爐餐桌上一定會有全魚。去年此時因為疫情嚴峻,所有外銷農產品都深受打擊,唯獨養殖午仔魚「一枝獨秀」,價格開出亮眼紅盤。今年不只盛況難再,屏東午仔魚價跌,過往 8 兩重午仔魚的池邊價約每台斤 120 元,如今僅剩 95 元。

屏東午魚為何價跌?有傳言中國養殖午仔魚的技術與產量都已追上台灣,也有專家質疑午仔魚種源弱化、競爭力不足。通路商與產地漁會表示,去年的榮景讓大量漁民「見風轉舵」,導致量大難去化。漁業署表示會鼓勵國人多食用午仔魚,若有必要也會投入種源研究。

屏東午仔魚供應增加三成,導致價格低迷。(攝影/林吉洋)

屏東午仔魚放養增加近三成,銷中運輸慢受影響

佳冬石斑、午仔魚進出口大盤商鄭春忠指出,今年午仔魚價格低迷主因是量太大。「去年午仔價格好,養殖戶一窩蜂集中放養太多,都擠在這時候出貨。」林邊漁會總幹事陳忠敏也提到,去年石斑價格低迷,加上台南、高雄虱目魚價錢也不好,許多養殖戶紛紛轉往午仔魚。估計今年午仔魚供給量增加至少三成,價格自然走低。

佳冬午仔魚養殖戶楊傳章表示,現在標準尺寸(8 兩)的池邊價是 95 元,去年同期價格還有 100 元。而且去年在 100 元只停留兩周,後勢隨即上揚,中國大陸疫情嚴重,午仔魚出口量隨著成長,甚至曾經上衝到 120、130 元。午仔魚九成以上的出口貨櫃銷往中國,但是現在去中國的貨櫃都要經過消毒程序,拉長運輸時間,因而導致消化量變少。

關於貨櫃運輸的困難,中華民國水產種苗協會理事長于乃衡進一步說明。因為中國在冷凍、冰鮮水產品包裝中驗出新冠病毒,所以嚴格要求進口產品都要檢疫。台灣的午仔魚出口原本都用保麗龍冰鮮,現在必須取出檢疫、消毒完再集中裝箱,因而拖延到流程,導致運輸出貨慢,價格受影響。

兩岸大盤商:風水輪流傳,今年換石斑魚價格走揚

大盤商鄭春忠表示,「其實海關檢疫問題影響並不大,貨櫃阻塞也只有前兩、三天比較緊張,現在銷路還是很暢通,問題實在是午仔魚一下量太多。」倒是今年石斑放養量少,反而價格反轉上揚,比去年高出三成。鄭春忠說,「今年珍珠龍膽(龍虎石斑)150 元,石斑魚(青斑)也有 130 元,算是還可以的價格。」

林邊漁會推廣股股長陳玉玲建議,過年期間如果不想吃太多油膩的肉食,可以多吃國產魚、午仔魚就是值得大家認識的好魚。所謂「一午、二鯧,三鮸、四嘉鱲」或是「一午、二紅衫、三鯧、四馬加」,無論怎麼排名,午仔魚都是好吃魚的狀元。

台南午仔魚產銷履歷加持,價格平穩

相較屏東午仔魚價跌三成,另一午魚產區──台南,價格則未受波及。台南區養殖漁業發展協會理事長王昌澔說明,去年漁民普遍放養較多的午仔魚,但因為台南多採粗放養殖,魚長得比較快、體型也比較大,搶在去年 10 月即已上市,池邊價甚至高達每台斤 150 元,即使到了 12 月底也仍以每台斤 120 元完售。

除了上市時間比屏東早,王昌澔表示,台南漁協也輔導許多漁民做產銷履歷,提升品質,雖然產量較少,但仍能維持一定價格。不過王強調,屏東午仔魚雖價跌但不至於崩盤,過了春天應該就會回穩。

于乃衡:中國追上台灣還要兩、三年

台灣九成午魚銷中,傳言中國大陸的午魚養殖興起,是否已威脅台灣午魚銷中?于乃衡認為中國的技術、產量還非常有限,「要追上台灣的話,至少還需要兩、三年。」至於台灣的午仔魚是否有品種弱化問題,于乃衡搖搖頭,「我不認為是品種弱化,大陸的品種一定也是台灣品種過去。」

于乃衡以石斑魚類比,中國的石斑魚產量逼近 20 萬噸,台灣石斑魚照樣可以賣過去,所以即使中國產量增加,台灣石斑不一定就賣不掉,至少台灣石斑魚仍然保有台灣的品質優勢。

佳冬石斑、午仔魚進出口大盤商鄭春忠也認為,「大陸那邊養不了多少,他們的條件還養不起來。」他接著表示:「午仔魚 10 月份還能養到 10 兩重(標準尺寸是 8 兩),目前這個品種很正常,沒有問題。」

不過種苗協會確實有更新台灣午魚種源的想法,也跟水試所討論過這個事情,本土品種竹午才要開始做,目前還沒有政府奧援。因為台灣野生竹午一離水就容易死亡,沒有機會拿來做品種研究。

唯有解決種源問題 高品質魚鮮才能穩佔市場

湧升海洋創辦人徐承堉表示,中國午仔魚養殖業緊追在後是事實,預測台灣在幾年內會被追上並沒有意義。如果只求賣到中國,不在乎利潤,當然都會有市場。事實上中國石斑魚年產 20 萬尾時,除了東南沿海與台灣有地利之便的都會地區外,其他北方或內陸地區都會先消費他們自己的石斑,台灣漁民只能賠售搶商機。午仔魚難道要重蹈覆轍嗎?

徐承堉也以科學證據闡述台灣午仔魚種源弱化的現象。在大自然中,午仔魚這種先雄後雌的個體通常在第一年的雄性階段重量約 1 公斤,第二年轉為雌魚後會增加為 2 公斤。但是台灣實務上的經驗是 300 公克的午仔魚幾乎都是抱了蛋的雌魚,這表示小型化、早熟的現象十分嚴重,這正是種源弱化的原因。

徐承堉認為,午仔魚難以取種是事實,但台灣的研究單位有沒有努力過呢?「事實上,除了吳郭魚之外,台灣還做過哪些選種、育種的工作?」他強調:「台灣要把養殖的路走得長遠,一定要解決種源問題,唯有高品質的魚鮮才有不可取代性。」

漁業署:請民眾多食用國產魚

針對午仔魚的價格低迷,漁業署副署長林國平表示,午仔魚過去主要的市場在中國,國內消費量不高,漁業署能夠做的,就是儘量鼓勵民眾多吃國產午仔魚。

至於種源問題,林國平表示,「我不知道是否有弱化狀況,午仔魚的生殖時間提早、體型變小,這些問題需要再進一步研究,」林國平認為,「選種、育種是繁殖廠的問題,」他僅承諾,如果經費允許,而且真的是台灣必須面對的問題,政府自然會出手。

延伸閱讀:

冬天必吃六種魚》烏魚、白帶魚、紅魽、午仔魚、鱸魚、鱸鰻,鮮美又讓你變聰明!

台灣如何成為全球午魚產業龍頭?從野生午魚成長潛力,看養殖午魚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