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鳳梨冰茶,讓台灣鳳梨逆轉勝!八卦山小工廠進軍全球的秘密

最近舉國上下熱情挺鳳梨,但你知道吃一顆鳳梨酥就相當於吃掉1/4顆鳳梨嗎?而一杯鳳梨冰茶,也用了1/10顆的鳳梨!就在談笑間喝茶配點心,不知不覺、隨時隨地都能幫忙台灣鳳梨,這比一時拚命吃生鮮鳳梨更能持久!(這篇新聞可以用聽的,請點選這裡)

這些鳳梨加工品不僅對於鮮果的用量龐大,而且變成食品之後更適合外銷。鳳梨冰茶就隨著連鎖飲料店跨足全球,鳳梨酥也成為國際級的精緻甜點,既不用像農產品受限於嚴格的檢疫規範,也不用擔心政治因素作祟,更能穩定農民收入。

專做鳳梨原料的南投市鳳梨生產合作社,在這波風暴中不僅安然無恙,業績還蒸蒸日上,負責人林稷治十年磨一劍,侃侃分享鳳梨加工趨吉避凶的心法。

台灣目前一年生產2.8億顆鳳梨,除了直接吃,一顆鳳梨還可以做什麼呢?

上下游有podcast電台囉,來聽我們的專訪!


讓鳳梨化身甜點和飲料的魔法工廠

一陣陣熬煮鳳梨的香氣從廠房中飄出,整座山坡的風都甜絲絲的。這裡是南投八卦山的「六月旺來」工廠,全台土鳳梨酥的純鳳梨內餡,有一半以上來自這裡。手搖飲鳳梨冰茶裡使用的鳳梨果粒醬,更是近年火紅的主力商品。

進入蒸氣瀰漫的廠房,好幾個大鍋一字排開,「鳳梨餡要煮三個小時,果粒醬要煮一個小時,」林稷治詳細解說製作流程,「12公斤的鳳梨,只能熬成1公斤的果餡。」原本是滿鍋的新鮮鳳梨,煮完之後水分從92%降到25%。

果粒醬的大鍋咕嘟咕嘟冒泡,漂浮著滿滿的鳳梨果丁。起鍋後立刻進入包裝管線,密封成一袋一袋,銷往連鎖飲料店。因為經高溫滅菌,而且鳳梨果酸pH值低、細菌不易繁殖,包材也特別講究阻絕性,林稷治說,這果粒醬能夠常溫保存一年之久,打開後就像吃到新鮮鳳梨,不過開封後五天內就要用掉。

熬煮中的鳳梨果粒醬,透過手搖飲掀起風潮(攝影/蔡佳珊)

不用香料、色素、防腐劑等化學添加物,才能展現台灣優質水果的天然香氣和風味,這是林稷治的堅持。之所以選擇這條難走的路,是因他確信台灣水果必須站穩精品級的市場定位。

畢業於台大農推所、唸的是左派的德國批判理論,也曾在農委會、省農會工作,林稷治全無食品加工背景,卻一頭栽進農產加工的領域。論文以農民意識為主題的他,食品添加物從不在他的腦袋當中,卻更掛心台灣農業該怎麼前進。

林稷治把家鄉土鳳梨經由加工發揚光大(攝影/蔡佳珊)

只需一根波霸吸管,台灣鳳梨茶飲風靡全球

「我們的鳳梨果粒醬,跟著連鎖飲料體系在全球快速展店,銷到超過15個以上的國家。」說起台灣鳳梨在世界舞台上發光,一向謙遜低調的林稷治也不禁語帶豪氣,手搖飲旋風席捲歐、美、日、中,而鳳梨飲品在東南亞國家更是暢銷。

「跟我們合作的新加坡廠商,一家店的業績可以抵台灣的十家。還有越南,一杯鳳梨冰茶賣90塊台幣,當地人還是買單。」但,這些東南亞國家自己不就是鳳梨生產國嗎?林稷治說,這就是台灣鳳梨厲害之處,「我們的鳳梨,香氣就是不一樣,」讓對鳳梨見怪不怪的外國人也趨之若鶩。

林稷治最早萌生製作果粒醬的念頭,是想到英國水果茶裡面的果乾。十幾年前,手搖飲店的珍珠奶茶竄紅,他靈機一動,何不把新鮮鳳梨切成跟珍珠同樣大小的果丁,用波霸吸管就能吸上來?

鳳梨冰茶以鳳梨顆粒取代珍珠,保存台灣鳳梨的原味和果香(攝影/蔡佳珊)

於是鳳梨果粒醬成為他最早賣出的產品,不過一開始推展並不順利,直到2011年爆發塑化劑事件重創飲料界,而他的天然果粒醬則安全過關,從此扶搖直上。而後再搭著手搖飲的國際順風車,借力使力,「每年成長都有30%以上,今年跟去年比更成長了100%。」

幫六月旺來原料做經銷的誠豐食品副總黃義展,見證這了這波鳳梨飲品的興起。風味濃郁的鳳梨果粒醬對業者使用相當方便,「整個餐飲業市場包括餐廳、路邊餐車和連鎖飲料系統,對於這產品的接受度,五年來每年都是倍數成長。」

黃義展解釋,鳳梨茶飲風潮有其文化淵源,台灣人從前喝的鳳梨湯,就是鳳梨去皮切丁熬煮而成,現在只是重新喚回記憶。而東南亞對鳳梨的偏好也是歷史久遠,台灣手搖飲旋風則讓鳳梨變得更時髦。「在台灣還有淡旺季,冬天消費者偏好熱奶茶之類,水果飲品就會下降,但是東南亞四季如夏,一年到頭都熱賣。」

研發純鳳梨餡,把家鄉土鳳梨熬出頭

「六月旺來」的純鳳梨餡,在烘焙業界更是口碑行銷的範例。林稷治笑著說,「我們公司沒有業務員,因為用過我們東西的顧客就不會再換。」客戶靠口耳相傳自動上門,讓鳳梨餡的銷售年年穩定成長5%,連國外知名食品集團都長年穩定跟他們叫貨。

純鳳梨餡的需求增加也約莫是在十年前,當時由台中的烘焙業者率先喊出「絕不冬瓜」的口號,消費者才發現原來過去吃的鳳梨酥其實是「冬瓜酥」,內餡是冬瓜泥加上鳳梨人工香料製成。純正鳳梨餡的成本是冬瓜餡的六倍,卻趁著這波食安覺醒攻佔市場,而「土鳳梨」三個字,以復古而精緻的糕點之姿光榮回歸。

八卦山是鳳梨的故鄉(攝影/蔡佳珊)

林稷治的老家就在八卦山,在鳳梨罐頭的黃金年代,這裡的紅土山坡是土鳳梨的大本營。但自從罐頭產業沒落,土鳳梨面積大減,農民改種鮮食最受歡迎的金鑽品種。直到土鳳梨酥崛起,合作社的鳳梨餡銷路逐漸拓展開來,加上鄰近鳳梨酥知名品牌微熱山丘也以土鳳梨為主打,八卦山許多果園紛紛又種回最熟悉的土鳳梨品種。

纖維較粗、滋味較酸的土鳳梨,在鮮食市場敗給金鑽,但在加工領域卻特別看重它的強烈風味。林稷治表示,土鳳梨和金鑽鳳梨可以視產品特性或客戶需求做比例上的調配,鳳梨餡最主要仍以土鳳梨為主,但飲料用的鳳梨果粒醬,比例就可以一半一半。

做農友的靠山,來登記就保價收購

這波鳳梨銷中受阻,跟林稷治合作的農民全都老神在在,因為只要在種植時先來登記,他就以保證價格一公斤17元收購。長年下來雙方建立互信,目前合作農戶已有400到500戶,種植土鳳梨和金鑽鳳梨的比例是7:3,一年收購量可達4000公噸。

農友黃裕益就是其中一位,他原本種植七分地的土鳳梨,因為交貨給六月旺來之後有了穩定的通路,便安心擴大到兩甲多。他鄰近的農友則種植金鑽,「貿易商只是口頭跟他們講,也沒付訂金,結果現在大陸不收了,你自己要想辦法。」

黃裕益也不諱言,農民都有賭性,「金鑽如果起價,比較有『拚頭』,一分地就可以收兩分地的錢。」不過價格若跌、或是像這次遇到中國封殺,風險就高。所以他仍選擇跟六月旺來合作種土鳳梨,白紙黑字的登記制讓他覺得有保障。

台灣農業拚外銷,絕對要靠加工!

林稷治指出,台灣的農產加工在70年代後就幾乎停滯,農政單位以照顧農民為己任,卻因為怕被說「圖利廠商」而對加工業者保持距離。而以次級品做加工的常態,也讓農民覺得種給加工用是低人一等。不過土鳳梨酥的熱賣,顛覆了這些陳舊的觀念。

林稷治認為,加工對農業極其重要,「生鮮再怎麼衝,量也是有限,變成加工品就可以全年出貨,拉長保存期限,提升產品價值,又能賣到全世界。」他強調,台灣農業要拚外銷,絕對要在加工品上著墨。

當農產品變成「食品」,只需通過ISO等國際認證便可在全球流通,也不受政治因素干擾。雖然中國禁運台灣鳳梨,但是我們的鳳梨酥照樣賣過去,對岸飲料店的台灣鳳梨冰茶仍然熱銷。

還有那些未允許台灣鳳梨進口的歐美國家,「他們只要買一杯鳳梨冰茶,就可以喝到真正台灣鳳梨的味道。」林稷治「熬」了這麼久,苦心研發的加工品終於能飄洋過海,把台灣水果的鮮美送上外國人的舌尖。

工作人員將剛煮好的鳳梨果餡立刻送入包裝管線密封(攝影/蔡佳珊)

中國禁運是好事?免費幫台灣鳳梨做全球廣告

不過東南亞國家也有鳳梨餡或鳳梨果乾等加工品,成本遠比我國低廉,我們的產品能有國際競爭力嗎?

林稷治肯定道:當然有!他認為台灣鳳梨這麼好吃,無需再添加任何多餘的東西,天然健康高品質是唯一訴求,跟東南亞用尋常MD2鳳梨加一堆糖做出來的產品可做出明確的市場區隔,即使售價高,也絕對會有消費群。

「這次中國反而是幫我們在全世界做宣傳,」林稷治從行銷角度來看,原本國外打市場最難的就是讓外國民眾知道台灣鳳梨、願意嘗試,這次事件則讓台灣鳳梨成了全球關鍵字,人人都好奇台灣鳳梨是什麼味道?這些日子以來,國外連鎖手搖飲店業績提升,他的訂單也絡繹不絕。

鳳梨百搭無國界,水果加工品外銷火車頭就靠它

林稷治說,「鳳梨是百搭的水果,就像調酒裡面的基酒,」不只在飲品能跟其他原料互相幫襯,鳳梨餡也能和各種水果合奏,他開發出荔枝鳳梨、芒果鳳梨、桂圓鳳梨、百香果鳳梨等等口味的餡料,連日本愛媛縣的名產柚子都找上門,與台灣鳳梨融合做出柚子鳳梨餡。

名叫「旺來」,鳳梨這水果可說是先天命帶吉星,但仍需後天修為,若能把加工這條路走得穩健踏實,南投八卦山的小山路也能通往全世界。

延伸閱讀:

鳳梨銷中受阻衝擊台灣農業系列報導

終結鳳梨危機02》外銷不能靠報恩,從生鮮走向加工,躍上世界舞台

終結鳳梨危機01》吹開愛國煙火,面對鳳梨產銷失衡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