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讓銷日鳳梨熱潮不退燒?針對日方市場設計產品、維持品質是不二法門

(續前文)台灣鳳梨在日本正夯,今年銷日鳳梨已突破1萬5千公噸,幾乎是過去銷中鳳梨數量的三分之一。如何趁此機會,在日本市場站穩站好,仍有許多挑戰。

前台農發董事長陳郁然認為,台灣鳳梨從生產到銷售都必須整合、提升品質,特別是日本消費者多選購已去皮、切好的鳳梨,應針對日本消費市場作出調整。農試所嘉義分所副研究員官青杉表示,農方可依照客戶需求來做對應栽培管理,台灣鳳梨去往日本二三線城市是喜訊,但相對的轉陸運時間增加、銷售時間縮短,貿易商也須加快銷售,才能確保消費者買到的鳳梨果品無虞。

提升品質規格是穩住日本市場的不二法門,但也需要花更多功夫,若未來中國恢復進口,農友是否仍願意供貨給嚴格的日本市場?或重演歷史轉銷中國?今年供貨給日本Farmind的打貓果菜生產合作社理事主席陳映延表示,對生產者來說,通路多多益善,但不會放棄今年開拓的日本客戶,日本市場穩定、提前下單,可讓農民做計劃生產,也能讓台灣鳳梨的產銷更穩定。

上下游整理製圖

陳郁然:供貨給日商必須品質、價格穩定,日人多偏好截切鳳梨

台灣鳳梨在日本熱銷,但若想讓日本市場取代中國市場,台灣鳳梨還需要哪些準備?紐西蘭奇異果行銷公司Zespri前行銷暨業務總裁、台農發前董事長陳郁然表示,相對於中國,日本貿易商態度較嚴謹、變動性低,台灣鳳梨年出口量約5萬公噸,日本每年進口約15萬公噸鳳梨,想攻佔日本市場,台灣鳳梨從生產銷售必須徹底整合。

陳郁然說明,日商需要品質、價格都穩定的鳳梨,而台灣雖有許多包裝集貨場,但都不「標準」,以全球最大蔬果供應商Dole為例,Dole在菲律賓、哥斯大黎加都有農場及自動化包裝集貨場,鳳梨採收後會依照重量、周徑明確分級,出貨時箱子堆疊方式亦有規範,進入集貨場所有清潔、包裝過程都維持恆溫,甚至擁有自己的海運船隻,可不受國際物流狀況影響。

陳郁然認為,台灣小農林立、生產土地破碎,應像紐西蘭奇異果小農組成Zespri公司一樣,台灣鳳梨主要生產者組成一間公司、另聘經理人來專打外銷,便可將外銷門檻、果品規格都拉高,且組成公司後便可分攤成本、外銷出貨價格更穩定,對於國內供果單位、國外貿易客戶都更有保障。

除了產銷整合,陳郁然也指出,台灣習慣金鑽鳳梨整顆銷售,但八成以上日本消費者習慣購買截切鳳梨,從1/4顆、1/2顆、塊狀、片狀、去皮的完整鳳梨都有,想打入市場就要有明確的目標,若要走截切市場,栽培管理勢必得調整;若要走鮮食市場則要考慮消費者便利性,例如:提供削皮機器在通路幫忙切。

日本偏好截切後的鳳梨(圖片/上下游資料照)

鳳梨專家:品質主要取決於生產,採後處理、運輸做好才不會前功盡棄

若想改善台灣鳳梨從產到銷的不穩定性問題,應如何著手?研究鳳梨二十餘年的農試所嘉義分所副研究員官青杉表示,外銷鳳梨的品質八成取決於生產、後續採後處理及貯運販售僅佔兩成,生產者若已有明確銷售對象,則可依照目標市場的標準來做栽培管理,例如:日本的藥殘標準、果實大小及熟度需求,「採後處理及運輸雖僅佔兩成,但若沒做好,會前功盡棄。」

「後續採後處理及運輸是盡可能維持果實品質。」官青杉說明,剛採下的鳳梨必須遮陰,以免太陽照射造成溫度上升,而鳳梨從產地到消費地的全程冷鏈,是從進入集貨包裝場開始,一路到上架通路前,先讓鳳梨果實溫度盡快下降、並全程維持11至15°C,包裝過程要對果實大小做分級、清潔以及剔除品質不佳的果實,且鳳梨底部的切口也必須妥善處理。

鳳梨包裝後,便以海運或空運送達產地,官青杉表示,在疫情擾亂航運之前,台灣至日本的海運到出關約需7天,後續櫥架壽命約3至5天,但港口與消費城市的距離會影響櫥架壽命,過去台灣鳳梨銷日多在一線城市,港口轉陸運時間短,輸往二三線城市運輸時間會增加約1天至2天,相對櫥架壽命會縮短,則末端銷售速度也要加快,才能確保消費者購買果品。

官青杉對農友開放電話熱線,隨時協助生產端解決問題(攝影/林怡均)

截切鳳梨需要鼓聲果,生產過程水分管理是關鍵

日本鳳梨消費市場中截切佔八成、鮮果佔二成。協助Farmind在台採購鳳梨的工作人員許先生(化名)說明:「台灣認為日本想要規格是中小果,其實這只是鮮果市場的需求。」1.3公斤以下的中小果確實主打鮮果市場,但截切需要的規格是1.5斤以上的大果,且透過市場分流,Farmind可採購的鳳梨規格更多,農民也不必擔心中小果會使收入減少。

許先生表示,以前台灣鳳梨銷日被困在鮮食市場的思維,但截切用鳳梨和鮮食差別在於熟度,「最關鍵的是果實品質。」好的果實品質能做的商品就多,因此Farmind採購時最重視的是鳳梨的藥殘以及冷鏈物流系統。此外,從去年疫情的銷售狀況來看,疫情越是嚴峻,截切鳳梨的銷售量是逆勢成長的。

「截切和鮮果的生產並無差異,對農民來說,能賣的品項更多。」打貓果菜生產合作社理事主席陳映延表示,若規格要求越多,例如:特定大小及熟度,符合條件的果實則越少,過去外銷時曾聽客戶回饋,相較於整顆鳳梨,消費者對已經切好的鳳梨購買意願更高,而截切和鮮果都能增加農民收入,農民配合意願也會提高。

官青杉則表示,截切和鮮食果實可透過栽培模式差異作分流,「截切後不出水是最理想的。」因此截切鳳梨要採水分含量低的鼓聲果,生產過程中的水分管理相當重要,可選在淺山坡地、石礫地,或是透過把田畦做高,便可加強排水,而鮮食果實若需要中小果,則可在同樣面積的鳳梨田內增加植株數量,透過增加栽培密度,便可增加中小果。

Farmind除採購,可協助台灣包裝場升級

今年銷日佳績除了歸功於台日友好氛圍,另一大原因是運費補助及外銷獎勵,但明年若沒了補助,日本市場還能保有佳績嗎?家族從事水果出口多年的貿易業者黃文弘表示,補助讓同業積極在日本開拓市場,拿掉補助後,外銷市場便會去蕪存菁,留下有競爭力的外銷業者,「日本的進口鳳梨市場有15萬公噸,完全吃得下台灣出口鳳梨,人人都有機會,問題是想不想做好。」

協助Farmind在台採購鳳梨的工作人員許先生(化名)則表示,運費補助不會影響Farmind的採購,「日本對鳳梨的藥殘、品規確實是比較嚴謹,但這也是台灣鳳梨外銷的大好機會。」他認為即便是中國恢復進口台灣鳳梨,對銷日鳳梨的影響也不大。

許先生表示,目前Farmind在全台採購的是符合外銷規範、具有產銷履歷的鳳梨,也相當樂意協助採購的包裝集貨場做冷鏈設備的升級,「如果能趁此改善,台灣鳳梨產業便能就此提升,能夠賣得更久遠。」

打貓果菜合作社的金鑽鳳梨銷往Farmind(攝影/蔡佳珊)

陳映延:即使恢復中國市場,仍會耕耘日本市場

若中國恢復進口台灣鳳梨,農夫還願意繼續出貨給日本嗎?陳映延表示,以生產者角度來說,通路永遠不嫌多,但即便中國客戶回頭找自己,也不會放棄日本市場,因為日本市場穩定,且會提前下訂、密集溝通,「只要客戶下訂,我們都會供貨,合作社可作計畫性生產,農民不用煩惱鳳梨要賣給誰,能更全心投注在提升鳳梨品質上。」

打貓果菜合作社鳳梨銷日,未來即使中國市場恢復也不會放棄日本市場(攝影/蔡佳珊)

延伸閱讀:

鳳梨銷日創史上新高,台日友好加上業界努力,可望替代半數銷中數量

鳳梨銷中受阻衝擊台灣農業系列報導

外銷到日本的鳳梨還好嗎?銷日常勝軍:顧好生產到上架每個環節,不向殺價低頭

終結鳳梨危機02》外銷不能靠報恩,從生鮮走向加工,躍上世界舞台

終結鳳梨危機01》吹開愛國煙火,面對鳳梨產銷失衡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