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電業者企圖整合海岸線上山坡地零碎農地開發光電。照片提供漂浪島嶼

東海岸近百公頃稻浪梯田面臨光電開發,廠商在靜浦部落發500元出席費惹議

幾年前,電影《太陽的孩子》刻畫花蓮太平洋海岸的稻浪梯田面對開發危機,如今電影般的情節真實上演。光電廠商聯合地方開辦說明會,要整合豐濱鄉靜浦村周邊畸零地開發種電,對東海岸景觀將造成重大衝擊。

開發方認為,部落人口老化而土地零碎多位於山坡、欠缺農路耕作不便,多處於休耕狀態,認為整合這些畸零地開發光電,將有助於改善部落生活。然而反對方則認為自然景觀是地方的觀光財,如果貿然鋪設光電將會衝擊到觀光旅遊發展,應另尋他處開發。

光電業者企圖整合海岸線畸零農地開發光電。照片提供漂浪島嶼

開發單位發放500元出席費,被視為有「收買」之嫌

該計畫由光電業者佳能綠能國際有限公司出資,委由花蓮縣綠能經濟產業協會整合豐濱鄉畸零土地開發光電,預計自2021年7月起以兩年時間,從北回歸線地標往南至大豐村,三富段農地近百公頃農地都在範圍內,取得承租權後申請農地變更,架設太陽能板。

花蓮縣豐濱鄉靜浦部落上周六(8/28)召開一場光電開發說明會,由於會議主辦方大手筆發放500元出席費回收居民問卷,並邀請歌手表演、殺豬招待,出席人數超過300人。

出席的靜浦族人Canglah Pelo痛斥,主辦單位大手筆殺四頭豬請客,還發放500元車馬費給出席族人,而且竟然是填寫完意見調查之後領取,由工作人員引導老人家簽名,鄉親幾乎是在無知情況下填寫,有「收買人心、欺騙之嫌」。

透過發放出席費吸引部落族人出席說明會,引發正反兩方批評。葛鴻璦提供

居民:光電應以屋頂優先,開發光電將破壞東海岸自然景觀

當天出席者林淑照認為,「光電應該優先以屋頂為主,蓋在農地上恐怕會影響耕作及鄰田的日照。」她更質疑,說明會的內容多是介紹光電開發的好處跟土地出租利益,關鍵問題卻沒有提,「農地出租後,老人家可能會喪失農保身分」。她擔憂,「合約20年那麼長,老人家根本不懂,簽下去以後怎麼辦?」

林淑照也質疑說明會性質不明確,「報到處給老人填寫『意見調查表』,教老人家勾選同意,但是老人家可能聽不懂,簽名加上填寫問卷就可以代表部落贊同開發?」

在靜浦開設文創店的巴恩則擔憂,光電板鋪設將會影響到海岸線原有的景觀價值,對地方而言不是件好事。「遊客來到這裡就是希望看到好山好水,看到人文跟自然景觀,如果鋪上光電板,可能會影響到景觀。不是說不行發展光電,但應該找到更好的地方開發,靜浦不適合。」

靜浦部落深邃美麗的海景吸引不少外地遊客造訪。巴恩娜娜提供

會議主辦方:先讓部落認識太陽光電,未來朝向土地整合申請開發

舉辦本次會議的花蓮縣綠能經濟產業發展協會籌備處秘書長葛鴻嬡表示,靜浦部落農地破碎不利耕作逐漸荒廢,成立協會是希望整合土地,將不利耕作農地進行規劃開發,目的是改善族人經濟、生活且讓部落人才能夠留在地方服務。

她也提到,「有一部分族人對太陽光電不夠了解,未能聽完全程就離席,才會產生疑慮。」實際上本案尚未有具體開發內容,協會基於誠懇溝通,在整合土地提出規劃前,先舉辦說明會邀集部落族人認識太陽光電、釐清疑慮,並非如外界擔憂「馬上就要開發或是徵收土地。」

至於招來批評「出席費」,她解釋是補貼居民油資。她強調,整合土地過程絕對尊重地主意願,一旦議定契約將會交由法院公證保障雙方權益,確保合約公平公正。而未來開發所涉及的部落諮商同意權、環評程序及相關法令規範,協會與投資廠商將遵守法令辦理。

社區及部落主席:僅出借場地,開發商如要整合開發土地應徵得部落同意

有民眾質疑本次案件並未經部落行使「諮商同意權」,認為本次會議不具效力。但由於靜浦部落會議主席何俊雄,當天不僅出席而且身兼活動主持人身分,部落幹部的態度格外引人關注。

何俊雄解釋,當天只是出借會場,他應邀請擔任活動主持人,對於會議性質他並不清楚,應由活動主辦方說明。他強調,「如果要使用部落土地,應該由部落行使諮商同意權,但是這個活動主要是讓村民認識太陽光電,目前案子還未進到部落會議階段。」

同一天出席者,還有身兼豐濱鄉代表會主席與靜浦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曾金水,他強調社區當天是協辦出借廣場提供開會,他的立場是,「開發單位應該先跟地主協商好之後,再來開部落會議討論要做在哪裡?是否屬於傳統領域?有沒有影響景觀?大家要來討論。」

不過他也抱怨,發放500元出席費造成誤解,「老人家填寫問卷,為了那500塊就說好好好,但是有聽沒有懂。發這個500塊實在觀感不好,特別是我們民意代表出席,看到就覺得是收買嘛!」

花蓮縣府:花蓮縣農地以保留景觀風貌優先

花蓮縣政府農業處處長吳昆儒表示,「本案屬於業者自行開發行為,與縣府政策或整體作業無關。」他解釋從去年農地種電引發爭議以來,縣府態度是,「2公頃以下的農地或農牧用地不鼓勵(種電),畸零地有探討空間,原則上還是堅持農地農用優先,但是鼓勵畜舍及設施型光電。」

他解釋,業者開說明會或招攬土地承租都是合法行為,要變更土地開發光電縣府將依法審核,縣府立場目前以保留土地原貌為主。他也留下但書,「除非,業者整合土地達2公頃以上,變更與否將直接交由中央審查。」

農委會:2公頃以下農地種電已關門,2公頃以上將從嚴審查

依目前法令,農地變更在2公頃以下屬地方權責,2公頃以上屬於中央權責。然而農委會在去年(2020)7月7日修改《農業主管機關同意農業用地變更使用審查作業要點》7-1項,規定「農業用地變更作太陽光電設施使用,其變更使用面積未達2公頃,不同意變更使用。」

農委會企劃處副處長王玉真表示,目前未收到相關案件資訊,但是農委會原則上已關閉兩公頃以下開發農地種電,如果開發商整合土地達2公頃以上,申請變更也須得到中央主管機關同意。

她補充,本案若開發海岸農地可能會碰到生態敏感地問題,且依照《海岸管理法》內政部也有管轄權。如果是部落傳統領域,則必須依照《原基法》行使部落諮商同意權。她強調,如果開發商有意開發原住民保留地,一定要找到適當的利害關係人進行充分溝通。

港口部落以海稻米打出品牌,重振部落認同

在靜浦隔壁的石梯坪(港口部落),同樣面臨人口老化,逐漸無力耕作海梯田困境,但近年透過「海稻米」品牌由農民直接出貨給消費者,增加利潤促使海梯田逐漸復耕,也讓村莊恢復活力。

協助「海稻米」接單行銷的部落媳婦王力之表示,目前整合海梯田面積約有7公頃,由40多位地主提供土地,長期由吳明和農友耕作。「老人家對土地普遍都很有感情,看到自己的土地被好好對待沒有荒廢,每年可以拿一袋自己的稻米,其實老人家心裡是很高興的。」

然而,港口部落的海梯田也有自己的困難。「梯田面積太小,每塊都是長長一小片,不容易機械化,老農體力退化耕作面積已經縮減,目前也在找年輕農夫接棒。」

在海岸山坡上生產的海稻米,是東海岸獨有的農業文化。巴恩娜娜提供

海梯田反應部落現實問題

舒米如妮是港口部落最早推動海梯田復耕的推手,她也是《太陽的孩子》電影中故事人物的原型,海梯田恢復耕作的溫暖風景,曾經感動無數人。

她認為海梯田荒廢反映部落的現實問題,「老人家身體越來越弱,年輕人認為種田辛苦利潤卻不高,所以荒廢農地越來越多。」為尋找出路,舒米今年暫時擱置種植,改投入釀酒。

她認為,營利當然很重要,但是復耕海梯田更重要還是為了部落的認同感,「做品牌可以提高利潤,但是要堅持十幾年,必須互相鼓勵,雖然不是賺很多,但至少能夠把海梯田種回來,要種給自己(部落)看。」

《太陽的孩子》導演:不樂見海梯田變光電,海岸公路景觀屬於公共財,盼望政府出手協助

《太陽的孩子》導演勒嘎.舒米坦言不樂見故鄉農地被開發光電。然而他也了解,「台11線海岸梯田零碎,倚靠人力耕作非常辛苦,棄耕荒廢對老人家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他認為能源往綠能發展是對的,但是從部落傳統領域或生態環境來說,「用這麼多土地面積去換實在不值得。希望能源議題可以被持續討論,光電板還是應該要往屋頂上走。」海岸公路的景觀如果是觀光公共財,他期待應該由政府出面協助部落復耕。

延伸閱讀:

港口部落復育豐濱水梯田溼地的故事

擁有一片屬於你的梯田!日本「Owner制度」推動水梯田文化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