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震撼彈!中國今宣布暫停台灣釋迦蓮霧進口,鳳梨釋迦受重擊,量產在即難消化

中秋節農業界卻接到震撼彈,中國今(19)日宣布明日起暫停進口台灣釋迦和蓮霧!國內釋迦即將量產,其中鳳梨釋迦有一半都是銷往中國,台東產地一片譁然、措手不及。蓮霧的產期則還沒到,外銷中國的量也較少,影響主要是子彈蓮霧品種;在今年春天鳳梨銷中禁運事件後,產地高屏農民早有警覺,開拓其他國家分散風險,不敢再把雞蛋放同一個籃子裡。

今天中國海關總署動植物檢疫司突然發布「暫停台灣番荔枝(釋迦)和蓮霧輸入的通知」,這份標明為「動植函(2021)52號」的文件指出,「今年以來,大陸海關多次從台灣地區輸大陸番荔枝和蓮霧中檢出檢疫性有害生物——大洋臀紋粉蚧Planococcus minor」。為防堵植物疫情風險,決定自2021年9月20日起暫停台灣地區番荔枝和蓮霧輸入。此舉將影響我國每年銷中釋迦1萬3千多公噸、蓮霧約4,800公噸。

鳳梨釋迦面臨中國卡關的大挑戰(圖片來源/flickr,攝影/Hanayakakajin)

台東釋迦農民聞訊措手不及,採收在即,難找替代市場

番荔枝就是釋迦,我國外銷釋迦以鳳梨釋迦為大宗,產量幾乎有一半都輸往中國。釋迦暫停銷中消息一出,整個台東縣果農一片譁然。種植鳳梨釋迦十餘甲的農民劉俊宏直言:「中國只是拿粉介殼蟲當藉口,這是非常不好的一天。」他的果園約十月底開始採收,產量至少十萬斤起跳,且全數外銷中國,鳳梨釋迦的狀況不比鳳梨,鳳梨釋迦要轉到其他國家或是國內市場分攤,都無法全部消化,「往年外銷最差也有三百萬以上的收入,今年真的不知道怎麼過。」

「所有農民都是措手不及。」第二屆百大青農、台東縣番荔枝產銷班班長謝謹鴻表示,產銷班有在經營外銷,鳳梨釋迦的產季最早10月開始收,盛產時間為12月,不論是10月還是12月採收的鳳梨釋迦,都很難一次找到可以消化外銷量的客戶。

2020年國內釋迦種植面積約5607.09公頃,分別為大目釋迦(2750.63公頃)及鳳梨釋迦(2856.46公頃),且九成面積集中在台東縣。而外銷釋迦主要為鳳梨釋迦,據農委會統計,2020年全國鳳梨釋迦產量約28,614公噸,其中14,284公噸出口,13,588公噸銷往中國。

內外銷農民皆憂心,擔憂外銷回流衝擊國內市場

不只外銷農民,內銷農民也非常憂心。台東斑鳩釋迦產銷班班長吳文耀表示,產銷班是有機栽培釋迦,並無外銷,但此消息一出,外銷鳳梨釋迦勢必回流到國內,原有的內銷市場會遭到排擠,且價格也會被拉低。

吳文耀憂心的說,以前還沒外銷中國時,過年時釋迦就會銷售不順,送貨去果菜市場要排隊,還常常有人排不到要整車載回來,且當時釋迦的種植面積遠低於現在,現在台東人種植釋迦幾乎快成全民運動,面積因外銷中國而大幅成長卻在此時被切斷生路,「今年釋迦的產銷問題會非常嚴重。」

鳳梨釋迦產季即將開始,中國此舉對台灣果農衝擊甚大(圖片來源/台東縣政府網站)

外銷大戶直言:轉單來不及、內銷難消化、釋迦難加工

鳳梨釋迦外銷大戶之一的十股果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江鴻牧表示,去年合作社外銷約1300公噸,每櫃鳳梨釋迦13公噸,相當於100個40呎貨櫃量。今年鳳梨輸中受阻消息一出,產地已在擔憂,中秋前果然來了震撼彈,「全部外銷業者都傻眼又茫然」,毫無對策。

江鴻牧直言,去年Covid-19疫情已影響釋迦外銷,當時調節方式是把所有外銷釋迦轉20%到內銷,但即便只有20%,國內已經明顯吃不消。此外,日本未允許台灣釋迦准入,放眼釋迦的出口國,除了中國之外,便是新加波、香港、加拿大等國,但這些國家的消化量只有零星的百噸,因此釋迦難以比照今年鳳梨銷往他國的做法。

那麼把鮮果轉加工有機會嗎?江鴻牧反問:「你吃過鳳梨酥,有聽過釋迦酥嗎?」釋迦加工品有釋迦餅、釋迦冰,但品項不多,因為果肉加熱會變苦,且全台灣加工場都無法容納這麼多的鳳梨釋迦。他認為,「農政單位必須盡快跟中國洽談才有機會轉圜。」

江分析,國內有外銷釋迦的包裝場絕大多數並非合格的包裝場,過去中國看待台灣的釋迦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此次暫停輸入等於是在警告台灣,但此機會或許是整頓國內釋迦產業的好時機,因為台灣釋迦種植技術世界一流,唯獨採後處理還需精進。

裝櫃外銷的釋迦(圖片提供/江鴻牧)

害蟲「龜神」常見於果樹

中國所謂大洋臀紋粉蚧(Planococcus minor),在台灣稱為「太平洋臀紋粉介殼蟲」,俗稱「龜神」,是釋迦最主要的常見害蟲,會分泌蜜露引發煤煙病,影響果實外觀。

釋迦果樹上常見的白色蟲體即為大洋臀紋粉蚧殼蟲之雌成蟲,因粉介殼蟲外殼覆有臘粉可抵擋部分藥劑的作用,且繁殖力驚人,又經常隱匿於樹皮縫隙中,對農民來說是非常難纏的敵人。外銷果農在採收釋迦後,會在包裝場以高壓噴槍做清潔。

高雄區農業改良場研究員陳思如指出,介殼蟲是很常見於果樹的害蟲,容易躲在果梗或果窪處,只要清潔乾淨就不會有影響。

太平洋臀紋粉介殼蟲(圖片來源/農委會)

蓮霧非產期,子彈蓮霧多銷中

本次中鏢的水果還有蓮霧。蓮霧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黃進良表示,看到新聞才知道蓮霧暫時不能出口去中國,他指出泰國品種的子彈蓮霧、飛彈蓮霧影響最大,雖然又大又漂亮,但因為國人不愛它的口感和味道,所以多半外銷,以嘉義中埔及高雄六龜種植最多。

嘉義中埔蓮霧果農張垣益表示,自己種的子彈蓮霧主要都銷往中國,中國如果禁止進口,自己只好「等死」。由於國人不喜歡吃子彈蓮霧,他的收成無法靠國內市場來消化,政府如果沒有作為,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佳冬區農會總幹事林淑玲表示納悶,「現在不是蓮霧的產期,農民正在催花,連果實都還沒個影子,這時候禁止實在很奇怪。」如果說是因為檢出有害生物,應該在六月之前輸出中國時就有消息才對,那時候怎麼都沒有說?「上半年的事情(指檢疫)現在才說,實在不合邏輯。」林淑玲也表示,出口中國以子彈蓮霧為大宗,佳冬的黑珍珠、黑金剛、黑糖芭比蓮霧已經十多年沒有出口中國,這次被禁,至少對佳冬蓮霧沒有直接影響。

高雄市六龜區農會總幹事林芷蕾表示,子彈蓮霧確實是六龜的主要作物之一,但鳳梨事件之後,農會和貿易商都在積極開拓中國以外的其他通路。「下一個產季是明年初,而且國內市場價格也不錯。」林芷蕾認為中國禁令影響蓮霧有限。

紅潤碩大的蓮霧冬果(攝影/蔡佳珊)

蓮霧農:認清中國市場不可靠,早已分散風險銷往多國

曾經創造「黑翡翠」蓮霧品牌的六龜果農林益生表示,早在六、七年前就改變策略。「中國『以商逼政』的機率很高,什麼禁令都是政治因素。」他認為台灣水果的品管可以順利出口到日本,難道中國的標準會高過日本嗎?

認清中國「遊戲規則不清楚」的事實後,他不再種植子彈蓮霧,而是專攻高單價的黑糖芭比,以內銷跟汶萊、澳洲、加拿大等市場外銷為主。「因為高品質,空運都划算。」不過林益生強調,還是有許多只鎖定中國的貿易商,這些人肯定要重重摔跤。

南州果樹第一班班長蔡順得表示,產銷班的蓮霧多銷往新加坡、加拿大及馬來西亞,中國只是外銷國家之一,「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因為蓮霧的產季還有好幾個月,他們來得及作調節。

延伸閱讀:

釋迦蓮霧銷中遭無預警禁運 農委會控:不符國際常規,將砸10億促銷助農 業者:賣壓大難度高

【特稿】一個釋迦,各自解讀:救釋迦不能再只靠愛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