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隻,下面這隻啦,哈哈哈哈!!

田裡的最後一段路,順著下坡滑行,柏油路成了無法會車的產業道路,再進入地圖上不會出現的鄉間小路,原本開闊的天空逐漸被芒果樹、龍眼樹佔據,還有一棵好大的菠蘿蜜,我始終覺得那是世界上最『搞剛』的水果,沒有之一,是唯一。最後,整片天空塞滿參天刺竹,春天時,竹葉落一地,枯黃了整條小徑,輪胎輾過蓬鬆地面時,發出一種慵懶的聲響。那刺竹是河道的守護神,老人家沒錢,便種來水土保持。一道鐵柵欄擋住去處,路已盡,一旁有條小溪流,只有騎錯路的人還有我,會到此一遊。

總是,習慣在這最後五十公尺熄掉歐兜拜,不願驚動萬物,讓耳裡的聲音單純到只剩下自然,並奢望還能見到牠們匆匆離去的背影。於是,竹雞媽媽帶著小孩驚恐的衝進草叢;發呆晃神壓過不知名大蛇;斑鳩最喜歡在機車前助跑個幾步再騰空,有幾次,近到我以為可以將牠拍下;保育類的翠翼鳩披著青綠雙翼用紅色小喙啄食著地上果實;拳頭大小的魚狗穿著藍橘混搭外衣,立在溪旁的枯枝虎視眈眈;鷺鷥那一抹白在一片綠當中怎樣也藏不住自己。最後,就是我那群小王八蛋,總是能預料到我的來臨,爭先恐後擠在圍籬前期待餵食。

小雞跟我都忙碌著。牠們忙著長大,在新環境中尋找樂趣,野外求生,有時發現蟻窩便士氣高漲一同消滅大敵,搞得我龍心大悅,除了補充高蛋白外,某種程度上也是消滅了鳳梨最可怕的敵人『介殼蟲』,這玩意總是隨著嗜甜的螞蟻而來;或是,小隻的麗紋石龍子也常成為玩物被追著跑。而我當然也沒閒著,除了鳳梨的前置作業,也進行著興建豪華雞舍大計,要提供一個足夠的空間讓牠們可以追趕跑跳碰,鍛鍊強壯雞腿,以滿足未來我的口腹之慾。

 

某日,嬸婆抓了隻後院養的雞來孝敬阿駡,嬸婆叫了二十幾年但我始終搞不清楚是打哪來的親戚,自小叫著也就習慣了不會去在意。她們閒話家常著誰又病倒誰又離去,不帶任何哀傷的情緒,仿佛就只是彼此交換著訊息,生死似乎只是她們茶餘飯後的平常話題,如此淡定。我上前向嬸婆炫耀養雞一事,她極為歡喜,直呼『金賀,金賀,現在的雞齁,夭壽喔,不知道用什麼鬼東西,兩個月就可以殺了,我們小時候都得養上半年。』

 

哎呀,這句話激起了我心中的小柯南,立馬撥電話給雞人朋友一探究竟。原來,在這個講求什麼都快速的時代,連養雞都可以加速,運用高科技的基改技術以及基改飼料,可大幅提高肉率及縮短成長期,哎喲喂呀我的媽,科技不是應該帶領我們走向光明幸福的未來嗎?不過從這點看來,我們卻進入了一個食物地獄。不禁想起,學生時期熱愛的廉價烤雞,整隻烤好兩百有找還可買兩杯飲料,一人一半感情不會散。那樣的雞肉軟爛毫無彈性口感可言,雞腿方面感受不到運動,雞胸方面也感覺不到抬頭,貪便宜的兩人大肆拆解,把這疑似雞肉的東西批哩啪拉送進嘴裡。

若當時有意識到這問題,肯定賴在地上打滾並大聲哭鬧『這不是真正的雞!!這不是真正的雞!!』,無妨,人人都有一段悲慘的過去,俗話說得好『人不吃狂枉少年』,想當年,我在吃到飽界也是小有名氣,有一回食物滿到食道不得不嗚著嘴到廁所嘔吐,清空腸胃後有如神助再吃一輪,同桌戰友皆不支倒地時,我卻戰力回升重返巔峰,贏得他們尊敬的眼光。就是我們放蕩過,才懂得珍惜現在的小小美好,沒想到,一支廉價烤雞不只在多年前慰藉了窮學生想大口吃肉的空虛心靈,更在多年後,讓我對於食物有更進一步的認知。果然,這世間萬物都有其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這下子,我可是愈來愈期待親手養殖的野放土雞會是啥滋味。那腿,肯定帶著奔跑的美味;那胸,滿是驕傲富有彈性;那翅,說不定嘗起來還有藍天;那爪,更有泥土的甜美;那屁股,不用說了,何止七里,傳香千里;那頭,嗯,我不敢吃雞頭。

 

十一月初,兩名不怕死的少女自告奮勇要到鳳梨田勞改,但一旁的小雞們似乎比鳳梨更吸晴,鳳梨種沒幾株後便由男性長工代為效勞,而看到小雞卻是抓起來又親又抱,看得我在旁替鳳梨吃醋,不禁幻想起自己若是那隻母雞該有多幸福,鳳梨宛如燙手山芋被急著脫手送到土裡,而小雞卻是炙手可熱被搶著抱入懷裡。不知為何,背景音樂突然想起阿吉仔的『命運ㄟ吉他聲 ~』

由於,少女中有名人妻,為了促進台灣生育率,本人著眼台灣的未來向他允諾,這些雞不只滿足私慾,還將成為她坐月子進補的好幫手,希望能夠激勵她成功繁衍下一代,並且迅速恢復體質,再來一代。人妻滿是歡喜一舉將小雞雞納入旗下,並昭告天下『我要吃光光!!!』,這下子,我的小雞們扛起以天下為己任的重責大任,開創歷史新定位,在雞界的地位媲美孫中山大人。

 

一個尋常的午後,我又順著下坡任由輪子轉動,內心盼望著不知能見到什麼動物,果不其然,一隻大鷹在不遠處打著空氣走了,碩大的身影不管看了幾回仍感震撼,儘管只有一瞬間,仍讓人回味無窮。但卻有些不對勁,往往那些會在門口迎接我的小雞卻不見蹤影,心想,可能在別處發現啥好康了吧,這些有奶便是娘的現實鬼。

 

走近一瞧,不得了了,橫屍遍野,羽毛整地,我那群英俊挺拔的小傢伙們全攤平在草地上,這是一宗滅門血案,凶手之兇殘令人髮指,有些雞活活被嚇死,有些被開腸破肚,有些被斬首示眾不見雞頭,現場一片凌亂,敏感的蒼蠅聞腥而來,我連牠們最後一絲氣息都無法參與到,一時之間讓我無法反應,大自然的殘酷如此活生生血淋淋在我面前上演。糾結著表情一一巡視,散落的內臟我不敢正視,內心持續發出『喔幹…』的自語,希望有些兄弟們能躲進雞舍逃過一劫,但我多心了。最後清點,全軍覆沒,無雞存活,還有兩隻被擄走。

 

顯然,凶手就是上一秒讓我驚喜的大冠鷲,幾乎可以想像猛禽在低空盤旋後,站在電線桿或是竹子上,用那銳利的鷹眼觀察毫無反擊能力的小生物,然後看準目標一個俯衝,速度之快令人無法反應,尖銳的鷹爪深深嵌入小雞正要茁壯的骨架,不費吹灰之力撕裂青春肉體,快狠準,或許罹難者都忘了感受到生命的逝去,然後,帶勾的鷹嘴挑起最喜愛的部位,補足飛行一早所需的能量,再外帶幾份回巢給嗷嗷待哺的小鷹。甚至,以遊戲的心態,捉弄死了部分小雞。

 

但我是另一個隱性凶手,不夠瞭解大自然生態,不曉得老鷹會有如此攻擊,此時回想起,將小雞野放後,大冠鷲的確有愈飛愈近的趨勢,會選擇中午下手,想必也是觀察後的結果,千萬不可低估牠們的智慧。野放的草地沒有任何遮蔽阻擋視線,混亂之下小雞們或許也來不及躲進雞舍。尚未替國家未來作出貢獻,就先被迫犧牲給鷹族的下一代,我只能將剩下的遺體,親手掩埋,轉化牠們小小的生命,嗚呼哀哉。而不知是否我的激勵奏效,人妻在兩三個月後懷了小孩,只可惜小雞一去不復返。

 

 

曾經,我有一群小雞雞;如今,我只剩下ㄧ隻小雞雞……

 

小雞的故事,完結篇,下台一鞠躬。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連養雞都可以加速,運用高科技的基改技術以及基改飼料”
    現在市面上沒有雞是用基改技術加速飼養吧的吧,全都是用傳統育種就和你種的鳳梨一樣.
    至於基改飼料也不是重點你用全有機非基改的飼料只要營養夠充足也可以長的那麼快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