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作者在澳洲的Denmark鎮,展開了農場換宿生活,接待她的Dave在二十幾年前買下了一座靠海的森林,如今集結成一個嘻皮村落,過著環保而有創意的生活,作者在那裡過了一段舒服的生活後,再次動身上路……

告別Dave和Claire夫妻的森林,Claire在早上七點半將我送到Basil的住處,兩分鐘車程的距離,讓我從一個宛如荒野的森林社區裡頭,來到了文明世界。Dave住的社區也是由一群關心環保,喜愛園藝的人組成。在塩見直紀提出半農半X之前,這群人早已經過著一邊種植蔬果,一邊發揮自己天賦、從事熱愛工作的生活。

而在這裡的幾個禮拜,也沒有遇到半個壞人,拿Basil家門不上鎖這件事來說好了,因為來自鐵窗文化盛行的台灣,我擔心的問他,不怕有人進來偷東西嗎?他仍舊以一貫緩慢而富有磁性的低沉聲音回答:如果真的有人要偷竊,那對方打破玻璃也能夠進來,那麼我鎖跟不鎖其實差別不大啊!--想了想,才有那麼一點了解了,那其實就是對人的信任吧?古人說的夜不閉戶,竟然是在澳洲體驗到。

來這裡的第一天便充滿驚喜,原來這麼早抵達是因為,Basil要將要開校車,將一群學生家長載到四五小時車程遠的藝術營現場,今天恰好是閉幕演出,而我也有幸成為了全台灣唯一一個參加了這場藝術營的人,太感恩了!

丹麥鎮的藝術營隊

這場藝術營隊,集結了丹麥週邊的國中小學生,藝術家們先是在各所學校帶領藝術創作,接著從中選取部份的學生,參與這個位於畜牧區的藝術營隊共同創作。一下車,只見到幾個頭上罩著黑網子,著黑衣的學生迎接我們,原以為這是藝術營隊的特殊規定,一問之下才知道,其實是因為營地四周曾經為畜牧區,飄散著動物糞便味道,因此吸引了比蚊子還要煩人的蒼蠅聚集,這下又開了眼見,除了防止蜜蜂的網子,也有用來阻隔蒼蠅的傢伙啊!黑色的蒼蠅已經多到張嘴即能吃入的程度。

基地是一間鐵皮搭成的倉庫,裡頭佈置著營隊期間的創作,有舞蹈影片、有平面。所有人都抵達後,主持人讓我們席地而坐,閉上眼睛,由聲音藝術家領著學生一起用人聲以及拍打,表演了一首不規則但和諧的曲子,令人起雞皮疙瘩又感動。

之後我們在基地四周隨地看著,整個大地都是展覽場地,我們在樹上看到了每天的日出紀錄相片,在地上發現錯落的聲音裝置藏在石頭裡頭,我們走過一個男孩的身旁,他身上穿著將校服拆解後又拼接在一起的猩紅色長袍,身上綁著樹枝,臉曬得黑黑的單手拿著枯枝像雕像一樣站著,凝望遠方。

突然,有一道長長的隊伍走過我們,宛如舞龍舞獅般的紅色隊伍,他們一起穿著一件衣服,那是由猩紅色制服改成的斗篷,保留領口,衣服一件接著一件連結在一塊兒,長到拖地。我們彷彿是受到吹笛人的魔法影響一般,順從的跟隨隊伍走,沿途經過裝置藝術,還有其他的音樂表演。

原住民與白人的藝術合作

這個藝術營也跟西澳Noongar藝術家合作,西澳原住民稱為Noongar,他們原先遍居在西澳以及西南澳,但在白人進入澳洲之後因為政府不當的作為,拆散了許多原住民家庭,許多小孩與父母就此分離,文化也無以傳承,此次找來Noongar一起參與,頗有族群融合的意味。

戶外舞台由半圓形台階圍成,四周是一望無際的黃土,一會兒,有個Noongar小女孩在遠方的椅子上坐下,接著緩慢而沉著的鼓聲響起,拉開閉幕演出之序幕,然後是一段悠遠的小提琴旋律,使人情緒低沉而不自禁跟著音樂一起低迴。卡車載來了另外一群身著黑衣的女孩,在小女孩面前跳起舞來,攸遠的小提琴聲伴隨著靜定的鼓聲持續,而我的眼淚也受到整場的氣氛感染,無法停止下來……。

如果,台灣也有個讓原住民以及漢人等族群共同參與的藝術營隊,那會是什麼樣子?

長長的隊伍引領我們前往會場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