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徐思婷   攝影/ 大王菜鋪子農法學堂

週五是農法學堂大家每週一次的聚會時間。

農法學堂的學員們平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或是上課安排,到田裡、光合作用農場、平和工作室的時間都不一樣。星期五,是每週大家都能到的時間。

早上到平和工作室時,剛好也在志學五百戶有機專區種植有機蔬菜的陳文復老師夫婦,也過來看看菜鋪子未來基地的進度,並給予各方面空間規劃的建議,說著中間這房間讓菜舖子整個空間變小了,這樣菜放不多。大王笑著用台語說:「哎呀~菜不用進那麼多啦!事業不用做太大,小小的就好。」大王得意的指著中間已經鋪好木地板的房間,說:「這個房間的地板大概釘了上萬根釘子了啦!!依雯沒事就在那邊東踩踩、西踩踩,哪邊有聲音,就在那邊補上幾釘。」中間那個房間,是未來要給來換工的背包客打尖兒的地方。

依雯是第一位來換工住宿的人,也是目前平和工作室的管家。在東華大學民藝所的課程已經修完,剩下教育學程的一些學分。在平和基地的時間,下雨天沒事,便拿起大王放在一旁的木工工具,四處修補,或是製工作室需要的木掛勾。木頭是修剪園子時裁下的廢木料,說是廢木料,但也都是有來頭的,像是洋肉桂或木麻黃。

生活環境裡,隨處可見的東西,發揮一下巧思動手整理一下,就搖身一變成有手感的多功能掛勾,讓多年長成的樹木一點都不浪費,並增添居家環境自然的木質氣味。大王說,塩見先生今天要搭飛機上台北,特別從台東搭車來平和工作室,要親手送給大家一台割草機,剛好可以回送他昨天依雯和阿田磨了一下午的木掛勾,他一定會很喜歡。 ㄧ台一萬一千元的割草機=手工木掛鉤。

    

   

這時,隔壁的阿嬤緩緩的走過來,問說:「昨天有個女孩子答應幫我修理房間壞掉很久的窗戶,冬天要來了,窗戶關不起來雨和風都會灌進房間。」大王有點摸不著頭緒,問了一下是哪裡的窗戶?稍微看了一下狀況後,有些為難的說:「阿~我只會做一些簡單的修補,那個窗戶的框和軌道都歪了,需要專業的木工,我是自己做著好玩的啦!只能讓窗戶固定,但可能不會動內!我明天可以試試看。」

阿嬤找到了依雯,重述了昨天的對話,並說:「那,明天能修好嗎?」菜鋪子當家花旦小白和小小搖頭晃腦的跑到隔壁去跟阿嬤養的小白狗玩。

今年的立冬後,罕見的接連下了一個禮拜的大雨,田裡的土,因豐沛的雨水而濕黏,此時,人若是再踩進田裡,壓在土裡的重量加成,裡頭的微生物會被壓死很多,要恢復生機,恐怕又要好長一段時間了。下過大雨,人的體重下去都已經是這樣的影響了,更不用說任何的機械下到田裡重壓或是去打田,對土表一公分的微生物和各種昆蟲,尤其是扮演轉化土壤養分重要角色的蚯蚓的嚴重傷害了。

然而,雖然知道下雨也不能做任何農事,但大家還是很關心田裡狀況,有空就會經過田區去巡一巡。「前天才剛種下的玉米發芽了嗎?一直下雨,不曉得種子會不會被水流走,或是泡爛?阿~隔壁農友仲芬的田淹水了,幫她把水排出去…」即使是下大雨,順應自然法則的農人似乎是不能做農事了,但,心裡依舊是掛念著田裡的變化,人和土地緊緊的繫在一起。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