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於貧窮,是我的願望,但心裡仍常會遇到掙扎的時候。

最近接受康寧專校的邀請,在其校內創立了「真實生活社」(簡稱實生社)這個學生社團,創社的第一個活動是搭建小型兩層式耐火磚窯,和學校老師討論好後,我便到鶯歌採買所需的耐火磚與耐火泥,並事先在家裡灌注好所需的耐火棚板;到了活動當天,開車將材料、工具載到學校,用了半天時間指導學生如何砌磚、拌耐火泥,並實際搭建好這個PIZZA窯。

工作結束後,回家的路上轉往烘焙材料店採買烤麵包、PIZZA所需的一些工具與食料,緊接著隔天上午就與同學一起開窯,烤了第一次的柴燒PIZZA與麵包;因為隔週剛好是康寧專校校慶,實生社的同學們前一天先在學校將麵包烤好(結果晚上直接睡在了學校),隔天接著在校慶現場賣窯烤PIZZA

過了一個半月後,趁學校期末考剛結束,請社長通知並邀請社員,我們將利用連續三天的寒假,以協力造屋的方式在學校後山紅土區蓋一座涼亭。

自己簡單的先在家畫了涼亭的草圖,接著聯絡木材廠訂購木材、購買五金零件、準備木工工具,然後在約定好的時間,即使天公不太作美,自己依然在不時飄落的陣陣小雨中,帶著實生社同學在三天時間內把涼亭搭建完成,且同時製作好一張長寬2.4*0.84米的木桌。

其中,在造屋工作第二天,因為要使用「紅磚」做為涼亭的地板鋪面,同學們部分用推車,部分是徒手的搬運了1500個磚頭、2包水泥及15袋的沙包(沙包因為前幾天下雨的關係,重量增加了許多)。

雖然自己並沒有點名,但這次實生社的協力造屋活動約略有將近二十位同學犧牲假期來參與,過程中有人被磚頭壓傷了手,有人閃到了腰,還有幾位同學因為上屋頂塗刷柏油的關係而報廢了自己美美的鞋子與褲子。對於實生社同學的熱情參與,及願意無償付出勞力的那份心,心裡其實有許多的感動。


…………然而,透過實生社的創立,我想說明一下自己在這當中所發生的「經濟活動」

在整個蓋窯與建涼亭的過程中,我從家裡開車往返鶯歌一趟、往返學校六趟,共行駛超過500多公里,以自己十年前上班時開自用車執行公務的標準計算,那時依公司規定每公里可以得到7元的補助,則我在開車的消耗上花費了3500元。工時部分,單獨計算在校內帶領學生搭窯、蓋涼亭的時間(備料、採買時間不算),工時則至少在32小時以上。

不幸的是,在蓋完涼亭準備收工回家前,一件讓我頗感意外的情況發生了。就是自己終於開口問了學校老師我的社團指導費用怎麼計算,答案是每學期社團可申請十次講師指導費,費用以「次」計算,每次500元,每學期最多十次。雖然實生社是在過了學期期中才創立,總共社團活動才辦了兩次、共去學校5天(次),但負責學生社團事務的老師仍以最高十次的費用計算,所以在蓋窯與搭建涼亭上,我可以請領到5000元的講師費。若扣掉開車的耗損,(5000-3500/32,那我每小時的工資是46元,若車資不算,5000直接除以32,則每小時工資是156元。

然而,至今我還沒領到這5000元的講師費,就連蓋窯、建涼亭的全部材料費還是自己先墊了近3萬塊。在此自己犯了一個技術錯誤,就是當學校邀請我時,應該先問明講師費的計算方式,再決定是否接受這個工作;但另一方面,校方從頭到尾直到我開口詢問前,也沒人告訴過我。

我想,我是願意從事志願服務的,但實際上自己並沒有做志工的本錢。若康寧實生社的指導至此結束那也OK,我可以連5000元都不領也沒關係。然而自己卻是依舊一心一意的希望把原先的計畫執行下去——在康寧校內與學生完成一個能夠「有生產力的迷你農莊」。

至此,接下來又該怎麼繼續下去呢?

回想自己從事農藝推廣工作四年多來,從1間國中開始到現在的4所國中、2個社區大學與1個幼稚園,我每年的收入從最初的幾萬元到現在約是20幾萬(註:到國中帶高關懷班一節課的鐘點是400元,社團課則為360元;社區大學的鐘點費較高,是800元。另外我也帶了一個幼稚園,跟園長談的鐘點費是400)。

在從事農藝推廣工作前,我所有的積蓄僅是戶頭裡不到幾萬元的存款,而自己只是一個農家子弟,並沒有一個有錢老爸。但即使如此,在從事農藝推廣工作之初,我告訴自己,這是自己答應自己的一份志業,不要等自己有錢了、生活穩定了才要去做,當下想到,且自己還年輕的時候就要立即行動,所以在開始的同時,我要求自己「要從所做的事當中去獲取足夠生活下去的金錢,而不依靠團體,也不募款」。

就這樣一路走來至今。

想想,自己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因為這件事很實際,也很重要。我不希望自己只是一個特例,甚而希望未來能有人選擇和我走一樣的路,所以我必須證明(或至少說明清楚)做這件事的同時我可以獲得多少財務上的實際回饋。

因為自己目前生活的全部幾乎已全部投入在農藝推廣工作上,每週的工作時間約是4-5天(學校寒暑假放假,我也跟著放假,只是學校老師有薪,而我無薪。)這樣子一整年下來,收入約在20-30萬元之間(這當中加計了自己有時出門去演講、辦工作假期的收費、寫稿子、烘咖啡賣咖啡等等)。

也許你會覺得這樣的收入不高,但我卻想要告訴你:這樣子的我,過得很快樂,雖然有些地方必須學會計較(例如務必和康寧的老師討論一下之後是否能提高我的社團指導費)。同時我過得相當滿足且感恩,即使也許我將無法有足夠的經濟基礎如一般人一樣的結婚、生子、買房置產。

這樣子好嗎?我覺得很好。

只希望自己透過農藝這件事,能夠帶給所有與我有所接觸的孩子、少年、青年、壯年與老年人們,使他們在生活、品行與心靈的提升上有所助益。如此,我的人生便足矣。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謝謝你在物慾橫流的紅塵裡 不惜犧牲自己 化身一股清流 縱身而下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