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台大有機農夫市集

去年5月開辦的台大有機農夫市集,卻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倉促收攤,此舉不但引發農民不滿,也令消費者錯愕,近日甚至發生農民與校方對峙的場面,讓有機農民市集經營管理的問題浮上檯面。

據了解,此事凸顯農委會推動計畫過程粗糙,而主辦者(如台大)若只是應付了事,而農民也只以參與者身分參加,類似的問題將層出不窮。

台大農場:暫時停辦,希望檢討後重新出發

位於台大農場一角的市集,原本每週六都會聚集約40位農民,擺設21個攤位供專程或路過的民眾新鮮無毒的農產品,去年底卻決定停辦,校方要求農民撤出。

台大農場總務股長沈志誠表示,開辦期間,不斷有師生反應該處髒亂、停車不便、噪音等環境問題,甚至草皮受損、垃圾,車輛的進出影響校園原本寧靜的氣氛。去年底開兩次會,決定以內部設備、設施不足為由停辦,開完會也立即通知農民,並為了顧及農民權益,延辦到今年1月底。台大農場雖提替代方案,但農民不接受,因溝通不良才會發生近日一連串憾事,他也為此事致歉。

沈志誠表示,農學院認為學校原為公共資源,基於公平原則,不應讓少數農民長期無償使用,有機農民好幾百位,不應獨厚這幾位,而應鼓勵有機農民都能來設攤,「院長即表示,是不是每3個月輪流換不同農民來設攤」。他說,目前市集的農民組織既不願承認開辦期間對於台大校園環境的影響,也不願讓其他農民輪流設攤。

校總部更因此事未處理得宜,總管理處決定停辦相關的市集活動,連農藝系推動的彎腰生活節也遭池魚之殃。

而遭農民質疑,校方開放慣行農法市集入場、年初在校園內舉辦的農產展,沈志誠解釋,這些是桃園縣政府租借場地辦的活動,與台大農場無關。台大農場將繼續秉持鼓勵有機耕作的精神,重新檢討後出發。

對於校方說市集所在地點原生樹種遭破壞、弄髒廁所,農民表示遭栽贓。來自屏東的農民林敏祥即表示,有機耕作的農民都很愛惜環境,怎麼可能去破壞環境?

根據熟悉內幕的人士表示,有機農夫市集是台大前任農學院長,也是現任農委會主委陳保基任內積極推動的計畫,成立之初,百般拜託,才招募了現在這些農民願意每周不辭辛勞來設攤。

農糧署:建立管理機制很重要

農糧署為了推動有機農業,積極鼓勵各地成立有機農民市集,也提供經費給大學辦理有機農業市集。農委會農糧署資材組組長翁震炘說明,去年補助66萬給台大農夫市集添購所需器材與設備,今年台大並沒有繼續申請補助。對於台大近日的風波,他認為開辦初期與農民的磨合難免有些爭執,但幾個成功的案例都指向「發展良好的管理機制」。

「中興大學相對的做得非常好,已經上軌道,一開始也是吵吵鬧鬧,現在已有很好的機制,每攤農民都從所得提撥5%公基金運作,聘請專業管理人、行政人員以及工讀生。」翁震炘說,未來將加強有機農夫市集管理,提供多元管道行銷有機農產品。

市集經營者:論斤秤兩的商業行為難持久

但根據記者訪談另一位具有多年經營市集經驗的管理者吳先生(化名),則直接點出「台大這樣的結果是可預見的,本質上就是商業行為,若不改變,遲早出問題」。而農委會在推動計畫時,也不宜躁進,最好能步步為營,避免急就章式的籌辦。

吳先生進一步表示,台大是金色招牌,光靠這塊招牌,不需要宣傳就能吸引足夠的客群以及利益。「但農民理解到需付出的代價嗎?」他質疑「到底台大辦有機農民市集是辦真的還是玩假的?主辦者有心嗎?或是視為苦差事應付了事?」現在農民來了,消費者也來了,事情卻演變成這樣,到底誰得利?

市集經營之道:釐清目標、凝聚共識

吳先生以本身的經驗出發,指出市集的開辦宜釐清出發點是什麼,應與農友以及校方溝通,取得共識,讓每個人都認同再辦,而不是迫於「別的學校都辦了,或為了維繫與農委會的關係」,只好來辦;而且經驗需靠累積、長久耕耘,不要急功近利,想要很快的看到成果。

他也建議市集經營不要太依賴外部的經費,要能「斷奶」,才能長大茁壯。他以目前經營的市集為例,半年後即由農友自己繳公基金購買需要的器材設備,而且全部都歸公,非歸私人所有。

而能到達農民願意為這個市集付出,是需要時間累積,以及一開始的規劃架構、花時間與農民溝通,而且每次市集帳棚都是農民自己搭自己拆,農民就是當老闆,而非某處有市集,農友抱著只是來參加的心情,結果你是你,我是我,只是參加,沒有參與也沒有連結。

「這需要花時間形成共識,但台灣似乎都是先辦了再說。」他說,之前也有某校農學院找上門要合作,但到了總務處就被打回票,因此他婉拒這件事,他認為等到校長找上門,應該就代表已取得全校的支持,也就是時機成熟了。

設門檻,募集相同理念的農友

不過,對於台大農場表示應該每3個月換不同農民輪流辦的想法,他也感到驚訝,「每3個月換一批農民,到底要怎麼管理?怎麼溝通?」認為這是象牙塔式、完全不知民間疾苦的做法。

他認為可以設門檻募集理念相同的農友,這門檻可以是具創意的,例如每個月繳交20小時的時間,就有人力處理庶務,或者以每個小時100元換算,以一個月2000元等值的蔬果聘僱工讀生,以物易物換取勞務,而且由農友支出的方式,將更符合公民社會的規則,而非僅是商業行為。吳先生解釋,以蔬果換勞務,這就是「社區代幣」。

此外,為了鼓勵支持社區型農耕並縮短食物里程,也應限制由區域範圍內的小農參與。當農民成為自己的主人,有機農民市集也不僅只是以商業行為為主,參與和連結感才會出來。

相關文章

台大有機農市事件最後發展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我在泰國看到運作18年的農夫市集,便是由NGO開始組織農民、以及有一名專職人員協助處理所有行政事宜。因為花很多時間經營,所以即使搬過很多地方,許多老客戶仍然緊緊追隨。

  2. 彎腰生活節不算是農藝系推動的吧

  3. 也許只是選舉操作的一部分,選舉結束就收攤。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