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信功合作的契約牧場,也必須重視動物福利的要求。(照片/信功提供)

信功實業是台灣極少數同時經營毛豬屠宰、豬肉分切與肉品加工的業者。迥異於一般食品工廠的肉品原料來自拍賣市場或從國外進口,信功的肉品全部由長期合作的契約牧場供應。

加上人稱「楊醫師」的信功副董事長楊博元吹毛求疵,將醫院管理的思維導入肉品生產與加工,不但讓嚴格要求品質的日本人自嘆弗如,也讓信功成為台灣爆發口蹄疫重創外銷後,第一家恢復輸日的肉品加工廠。

一般人講到養豬屠宰,腦海中總是會浮出豬隻哀號與屎尿血水橫流的畫面。但走進信功廠區,聞不到令人作嘔的血腥味與刺鼻的消毒藥水味,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廠區大樓的一樓大廳,佈置神聖莊嚴的佛堂,重覆播放著南無觀世音菩薩的誦經聲。

楊博元常自嘲本身學醫,應從事救人,卻承接了家族的殺豬事業,總覺得罪孽深重。也因為如此,楊博元期許要扭轉養豬屠宰行業在一般人心目中的落伍刻板印象,提升職業水平與專業,要求「每位到信功應徵的員工,第一件事必須答應不能對豬隻有踢打等污辱行為,否則一律開除。」


↑信功靠著基因篩選與育種,不用瘦肉精一樣可以養出瘦肉率高的豬隻。

豬是十分容易緊張的動物。一般肉品拍賣市場的運作,是豬隻下午運抵後,在工作人員的催趕與踢打下快速通過拍賣,當晚就進到屠宰場屠宰,再由獸醫檢查內臟與屠體是否有異。由於豬隻經過長途運輸,身心處於高度緊迫,再加上工作人員的威嚇、電擊與催促,不是嚇得屎尿齊流,就是軟腳。

豬快樂,人吃了才會健康

為了改善這種不人道的拍賣與屠宰過程,楊博元特別重視動物健康與人道屠宰,除禁止員工對豬隻有任何踢、打、踹等行為,豬隻從契約牧場運抵信功,會先送到廠房的繫留區觀察18小時。繫留的目的,主要是讓經過長途運輸的豬隻,能夠有充份的時間休息與緩和情緒,並由獸醫預先觀察豬隻,將病豬挑出隔離,避免不健康的豬隻流入屠宰場。

「想看看,一頭豬活了6、7個月就要結束生命,對豬要有同理心,」楊博元解釋,豬很容易緊張,經過長途運輸,新陳代謝增加,體內葡萄糖大量消耗,使肌肉累積很多肌酸。如果讓豬得到充分休息、放鬆,可以緩解豬肉的酸化,吃起來也比較甜美,因為「豬快樂,人吃了才會健康」。


↑為避免使用消毒藥水污染豬隻造成藥物殘留,信功使用米醋對進廠的豬隻消毒,進行防疫。

20多年來,信功肉品未曾發生食物中毒或非法藥物殘留,在肉品加工與豬肉分切領域,也一支獨秀地長居CAS(台灣優良農產品認證制度)最頂端的「優級」(以下還有良級、普級與加嚴級)。其他的競爭同業,除少數符合「良級」,絕大部份都落在「普級」。

外界曾以「肉品界的台積電」形容信功,不過楊博元說,雖然信功員工與台積電一樣要穿無塵衣工作,但更要與時間賽跑,克服晶圓廠不會遇到的病毒與細菌增生問題。

九十九分的品管等於零分

走進信功廠區,可以看到牆上貼著「九十九分的品管等於零分」的標語。醫師出身的楊博元嚴格要求每位訪客進入廠區前要量體溫、戴口罩。任何人員進入加工作業區,要先檢查指甲,去除戒指、手錶等配件,換穿無塵衣與無塵網帽,戴兩層口罩,換穿長筒雨靴,還要用黏性滾筒黏去任何掉落的頭髮、皮屑。

除此之外,每個人要經過消毒藥水區,用洗手液、碘酒、酒精刷洗手部,以及入口的空氣浴與薄霧酒精噴灑,才允許進入肉品加工區。若要再參觀肉品分切廠,必須脫下丟棄舊的無塵衣,再換另一套新的,並重新進行複雜的消毒程序,以避免加工廠與分切廠發生病菌交互感染。


↑為避免污染,信功員工在廠房都必須身著防塵衣工作。

然而,這只是廠區內看得到的部份,看不到的契約牧場管理,更是楊博元執行肉品產銷履歷的起點,也是信功與一般肉品加工廠不同之處。一般肉品加工廠的豬肉來源,是從拍賣市場或進口豬肉而來,品質不易把關。

但信功對於契約牧場,要求非常嚴格。畜牧場附近不能有工業區或鐵皮工廠,水源也不能含有毒重金屬。牧場飼料、藥品、疫苗的來源與存放方式,也必須符合信功的要求與檢驗,避免飼料受到污染或藥品濫用。契約牧場也必須詳盡填寫多達五十頁的表格,包括七百多項農藥、抗生素、荷爾蒙、動物藥品的檢驗,以及調配飼料的各項營養成份。

契約牧場每頭豬隻也有身份證,詳細記載吃什麼配方飼料、何時接種疫苗、品種與基因來源。此外,身分證可以往前追溯每頭豬的祖父母,往後追查銷售去處。

為了建立這一系列的豬隻產銷履歷、檢驗把關與人道屠宰過程,信功與合作牧場的毛豬契約價格每百公斤比一般行情貴了400至600元,反映在終端售價,每公斤豬肉也比行情價貴了10至15元。

孤獨的良心事業

↑信功從毛豬飼養開始,就對契約牧場進行產銷履歷管理。

不過楊博元感嘆,即使投入這麼多用心經營,市場似乎不那麼捧場,無論餐廳、大賣場或通路業者,看不到肉品生產背後所投注的心力與成本,嫌價格太貴而興趣缺缺。反倒是主婦聯盟或重視食品安全的消費者,瞭解信功肉品背後的生產流程後,願意支持與消費。

楊博元說,過去在日本學醫,返回台灣從事肉品屠宰與加工,指導教授都覺得不可思議,認為他不務正業,但當有機會來到台灣參觀信功的工廠後,教授一改對養豬產業的負面印象,鼓勵他堅持下去。

「這是良心事業,信功只要還在市場上經營,必定會堅持為食品安全及消費者的健康盡最大的努力,」即使面對經濟不景氣,即使面對喜歡割喉殺價的消費環境,楊博元依舊堅持初衷,穩健前行。


↑即使建置產銷履歷系統所費不貲,信功仍然堅持肉品事業的良心管理。

推薦閱讀

信功實業官方網站
上下游報導─別讓CAS淪為食品流氓的護身符
到底要吃什麼?吃肉與「食物自主權」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