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波高病原性禽流感疫情爆發至今已屆滿一周,不管是H5N8或是新舊型H5N2,最關鍵的病毒內部8段基因資訊分析,官方到現在仍未公布,僅根據分析HA與NA的基因序列結果,判斷H5N8與新型H5N2跟韓國先前爆發的H5N8近似,推測是候鳥帶入病毒的可能性較高。

事實上,光公布台灣病毒株與哪一國相似是不夠的,最關鍵的病毒內部8段基因分析應該公布,才能推測病毒真正來源與是否有感染人的潛在危機。

禽流感是家禽流行性感冒的簡稱,為一種RNA病毒,含有8段基因,依病毒表面的H抗原及N抗原分為許多亞型,目前有16種H抗原,9種N抗原,二種抗原組合而形成各種不同亞型,最多可以形成144種亞型 (9×16)。例如H5N1與H5N2就是不同亞型。

禽流感病毒容易重組變異,若要判斷這株禽流感病毒株的來源,就要分析病毒內部的8段基因,上GenBank(基因庫)與過去在全球各地監測野禽或家禽所發現的禽流感病毒株比對,來判斷這株新發現的禽流感病毒可能是來自哪些不同地方的病毒株組成。若病毒株的基因來源曾經有過傳染人的紀錄,就必須要特別小心。

注意8段基因是否帶有H9N2

以過去中國大陸曾經傳出感染人的病毒株包括H7N9、H10N8、H5N6、H5N1等亞型,分析8段基因的結果,其中有6段內部基因都是源自H9N2。因此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應該盡速比對最近發現的H5N8或新舊型 H5N2禽流感病毒株內部的6段基因是否也有源自H9N2的情形,來判斷這些病毒株真正來源,是否有感染人的風險。

但針對最近這幾波雞、鴨、鵝禽流感疫情,畜衛所分析病毒只是去基因庫,比對和哪個國家發生的禽流感病毒相近,卻未說明病毒的8段基因組成源於哪些亞型的禽流感。以新型H5N2為例,說明這株病毒株的H5 與2014年韓國放在基因庫中的核酸序列DNA最接近,N2 與2011年吉林省分離到野鳥病毒最相似,說是由這兩株病毒組合而來,並認為是候鳥傳播。這樣的科學推論證據稍嫌薄弱,應等8段基因完成比對後進一步對外說明。

此外,畜衛所說明台灣病鴨病鵝所分離的H5N8病毒,與2014年在韓國爆發的高病原禽流感疫情屬於同一亞型,推測傳染途徑是候鳥造成,強調病毒傳染人的機率很低。事實上,韓國研究單位從染病的家禽場與野鳥監測,分離出許多不同的H5N8病毒株,雖然都屬於高病原性禽流感,但透過8段基因的分析,發現某些內部基因來源可能來自中國山東或上海一帶流行的禽流感病毒。

在中國上海,相關學研單位也分別從上海的家禽市場與野鳥監測中,發現不同的H5N8病毒株,基因相似度同樣與2014年在韓國爆發的H5N8接近,都帶有6個鹼基屬於高致病性。但做小鼠試驗,發現家禽市場所分離出來的H5N8病毒株可感染小鼠的肺部,致死能力不高,但從野鳥分離的H5N8病毒株,對小鼠已可感染腦部,具有致死能力。

禽流感不只是家禽產業問題,更是公共衛生議題

因此雖然台灣新發現的 H5N8病毒株與2014年韓國爆發疫情的H5N8在基因相似度上高達99%,但究竟較接近哪一株病毒株?8段基因當中的6段內部基因來自哪一種亞型的病毒株?來源是否與曾經發生禽傳人的H5N1、H7N9或H10N8一樣都帶有H9N2?這些都會牽涉未來跨部會防疫策略的訂定,並非僅是農政部門擔心的產業受創問題,更是關乎人命的公共衛生議題。

因此,無論是H5N8或是新舊型的H5N2病毒株,防檢局與畜衛所都應該落實資訊公開,盡速對外公布8段基因的分析結果。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