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簡稱IARC)日前提高除草劑「嘉磷塞」的致癌風險分類,對此,農委會防檢局表態將進一步評估農業操作人員的暴露風險,學者則呼籲,食藥署應提高進口農產品含嘉磷塞的查驗頻率和等級,為消費者把關。

IARC將對人類致癌風險因子由高到低分成「致癌」、「很可能致癌」、「可能致癌」以及「尚無法認定其致癌」四種,其中嘉磷塞原為「可能致癌」一類,這代表目前國際上確有研究顯示嘉磷塞會導致動物致癌,IARC此次將其提昇至「很可能致癌」一類,表示已有部分研究指出嘉磷塞對人體的致癌影響,但研究數據仍不足以斷定就是會致癌。

防檢局:重新評估從業人員暴露風險

11130243_984679518210491_5586849790789659467_n

嘉磷塞又稱年年春,是非選擇性除草劑的一種,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解釋,因為非選擇性,噴灑到農作物上會產生藥害,所以國內大多用在休耕田或田間雜草,再加上它的價格便宜,每公升約100元上下,近5年來一直是全台銷售量最多的除草劑,每年約有1500噸。

馮海東表示,國內因為沒有種植基改,不會有嘉磷塞殘留量的疑慮,不過在農業相關從業人員的農藥使用上,防檢局將會進一步評估暴露風險,再訂定特別指引或警告作法,引導大量使用的農業人員,修改使用方法;由於IARC尚未確定嘉磷塞是致癌等級的農藥,農委會目前便無禁用的打算。

國際研究上,嘉磷塞確定會導致大鼠罹患腎、胰腺和皮膚癌。雖然人體致癌的證據有限,不過美國、加拿大和瑞典的病例研究發現,長期因職業關係接觸嘉磷塞的相關人員,罹患非霍奇金氏淋巴瘤的風險增加,更有研究顯示有基因突變、基因傷害的可能。

對此,台大公衛系與職衛所教授吳焜裕認為,嘉磷塞在噴灑的過程仍有機會透過風的傳播,對附近住家造成影響,這樣潛在的健康風險評估過去鮮少關注,政府單位有責藉此去研究、調查。

食藥署再討論 學者籲提高抽驗頻率

至於進口食品的嘉磷塞殘留量是否要做出修正?食藥署食品組組長潘志寬表示,仍須參照歐美日等國的規範,再和農委會進一步討論,不過他坦言,農委會若沒有做出禁用的判定,基本上食藥署去做農藥殘留的風險評估就不會有太大的變動。

不過台大農藝系教授郭華仁以及文化大學保健營養學系兼任講師陳俊成都指出,食藥署應提高進口農產品含嘉磷塞的查驗頻率和等級。陳俊成說,目前一般農藥殘留檢測僅200多種,仍有30、40種的農藥成為漏網之魚,嘉磷塞便是其中之一,既然WHO做出提高致癌等級的判定,政府單位有責多花時間去做精密檢驗,否則消費者根本防不勝防。

郭華仁則強調,消費者可避免吃基改黃豆,因為基改黃豆不怕除草劑,農民為了方便採收大量噴灑,嘉磷塞就會跑到種子裡面去。

台大農化系教授顏瑞泓也說,國外有些基改作物會噴灑嘉磷塞,因此殘留風險自然比國內農產品高,消費者可透過農產品產地的挑選以及食用前的確實清洗來降低攝食的風險。不過他指出,嘉磷塞的水溶解度很大,人即使攝取了,學理上會很快的經由排泄的過程排出體外,真要發生毒害,可能要長期攝食大量有嚴重殘留的蔬果才可能發生。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官員說『國內因為沒有種植基改,不會有嘉磷塞殘留量的疑慮』,
    這句話就不對了,年年春用量居全國第一,怎可能我們的農產品沒有殘留的餘慮。德國沒在種基改作物,自來水、雨水都有測出有嘉磷賽了。

  2. 有沒有殘留之外還是要看有沒有過量。
    另外雖然年年春用量很高,但是中間有很多途徑會流失或降解,這樣應該也很難推出臺灣農產品會有殘留的結論吧,我覺得要看田間管理是怎麼進行才會是影響有無殘留的重點。

  3. 年年春含嘉磷塞,是國內常用的除草劑,因為國內沒有種植抗嘉磷塞的大豆,當然不會把嘉磷塞施用在對嘉磷塞不具抗性的國產大豆。
    但國內農民會將年年春用於雜草防治,由於植物對於逆境的篩選壓力,而可能會產生抗性的個體。
    例如有農民反映年年春已無法有效防治牛筋草,即可能是年年春施用的篩選壓力,造成牛筋草對年年春的抗性,
    並不代表國內有基改牛筋草。
    國內年年春之類的農藥殘留問題,不宜與基改作物的議題混為一談。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