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隔幾天都會傳出xx農藥超標、驗出禁藥等等,讓家庭主夫主婦心慌慌,坊間也出現不少專家教你怎麼清洗蔬果,不過你可知道,有些「系統性農藥」早被吸收進植物體,怎麼清洗都沒用?

農藥自20世紀被廣泛使用以來,造就了「綠色奇蹟」,但層出不窮的環境、食安問題,讓民眾聞農藥色變,不過一味恐懼或指責農民,並無助改善問題,先認識這個「最熟悉的陌生人」,才能找出解決之道。

一、農藥市場有多大

p-1

按照用途分類,農藥可分為殺蟲劑、殺菌劑、除草劑,以及殺鼠劑、殺線蟲劑及植物生長調節劑等等,前三者佔台灣九成以上市場。

去年(2014)農藥總銷售金額以出廠價計算是77億,若計算末端價則超過百億,總銷售量為4萬噸,雖然和十年前比起來差不多,但因單價提升,因此總銷售金額增加35%。農藥銷售總金額第一名是殺蟲劑,接著是殺菌劑、除草劑。

二、農藥分類:系統性農藥vs接觸性農藥

p-2

農藥可分為「系統性農藥」和「接觸性農藥」:

(1)系統性農藥—

特性:水溶性比較好,因此噴灑後可以經由植物氣孔、水孔、根系等吸收,隨著水分吸收均勻散佈到植物其他部位。

防治對象:主要是對付吸食汁液的害蟲,如農民最討厭的銀葉粉蝨、蚜蟲,以及在植物體內的病害,大多數的病害都是使用系統性農藥防治,例如被歐盟質疑對蜜蜂有害的殺蟲劑「益達胺」,就會被用來防治花椰菜害蟲銀葉粉蝨、草莓葉部害蟲薊馬。

(2)接觸性農藥—

p-3

特性:病蟲害直接接觸到農藥死亡。由於接觸性農藥無法轉移到植物其他部位,因此需要均勻噴灑在病蟲害出現的植物表面。

防治對象:適合防治吃葉子的蟲,如果害蟲出現在葉片下表面,防治藥劑就要均勻噴灑在上下表面。例如陶斯松被用在玉米螟蟲、水稻二化螟蟲。

一般可以用清水或太陽光分解的都是屬於接觸性農藥,先前曾有媒體報導,系統性農藥比較能溶於水,因此用水多洗就能洗掉,不過實際上正好相反,系統性農藥溶於水的特質,是幫助農藥可以在植物體內移轉,也就說整株植物都有農藥了,用水洗只是白做工。

前藥毒所殘毒管制組組長翁愫慎說, 非系統性農藥容易附著在植物表面,殘留量一開始會比較高,但消退速度快,用水洗可洗掉;系統性農藥剛好相反,殘留量相對較少,均勻分佈在植物體內,藥效殘留較久,不建議在栽培後期使用。

不過系統性農藥毒不一定比較毒,因為毒理牽涉到劑量、農藥特性等等,殘留時間只是其中一個因素。

三、農藥命名怎麼看

農藥的藥劑名稱包括三部分,以「18.2% 益達胺 水懸劑」為例,18.2%是指這款成品農藥,原料有效成分的含量;益達胺是原料名稱;第三部份是成品的劑型,如水懸劑,用於區分外觀狀態。

台灣是以「品名」區分農藥作用機制,例如「松」字輩是有機磷劑,例如令人聞之色變的巴拉松、芬滅松等等,很多是劇毒,有些防檢局已禁用,目標是全部研擬逐步禁用。「寧」字輩則是屬於除蟲劑中的合成除蟲菊精類,例如百滅寧、賽滅寧,毒性較低, 有些被登記為環境用藥,成為我們居家常用的殺蟲劑。

p-5

不過對一般農民來說,拗口的化學名稱太難記了,許多老一輩農民都是看商品名,例如含有「嘉磷塞」成分的除草劑,坊間常見名稱是「年年春」、「日日春」,取商品名時,俗擱有力是不二法門。

有趣的是,台灣最大的農藥商興農公司,曾投資組成興農牛棒球隊,許多洋將的中文名就是農藥或肥料,例如「世介勇」是一款殺菌劑,「勇壯」是複合肥料。

四、農藥殘留抽驗統計,豆菜不合格率最高

p-6

食藥署去年共抽查2402件農產品,總合格率為89.3%,其中蔬菜類合格率87.0%、水果合格率92.0%、其他類合格率95.8%。

蔬菜類中不合格率最高的是豆菜類35.2%,包括豌豆、敏豆、菜豆等,但不含豆芽,已連續五年奪冠,其中豌豆不合格率高達4成。農藥殘留第二名為果菜類20.6%,第三為小葉菜類10.8%

豆菜類皆屬連續採收作物,成熟期不一致,農民比較難評估用藥時機,較有可能未過安全採收期即採收。

水果類中不合格率最高者為核果類11.1%(例如龍眼、荔枝、芒果),其次為柑桔類10.7%。

p-7

五、蔬果選購清洗:

一般非系統性的農藥依附在葉菜表面,烹飪前建議用流動的清水沖洗,但使用系統性農藥的作物,無法用清水洗淨,所以還是只能選擇信任的店家或農民。每種作物生長過程都會面臨蟲害和病害威脅,使用何種農藥需視情況和農民選擇,是否殘留則和噴灑時間、劑量有關,即使是系統性農藥,遵守安全採收期和施用劑量,殘留大多仍能符合標準。

翁愫慎說,因此最重要的是從源頭把關,不要濫用農藥,只要合理使用就不會有食安問題。

防檢局已經通過修法,今年12月26日起,購買農藥時,販售業者必須開證明,載明藥劑名稱、使用範圍、數量、購買者姓名等等,不過台灣許多農藥行都是鄉間小店,能否徹底實行有待觀察。

延伸閱讀:農藥是怎麼登記的?為什麼常常聽到禁藥?可參考以下文章。

讓少量作物用藥更安全 藥毒所推動「農藥延伸使用評估制度」把關

農藥芬普尼明年起禁用 紅豆農急尋替代藥劑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2 則回應

  1. 核果類指芒果、荔枝、龍眼等皮不食用之水果,並不是桃、李及櫻桃。

    • 感謝副局長指正,後來仔細詳查發現抽驗還有分梨果和核果,桃李櫻桃是梨果,您舉的才是核果,已經修正了,這樣的小知識也很值得介紹,之後我們再去跟您請教,希望您不吝指正,感謝!

  2. 請問如何區分那些農作物用系統性農藥,那些不是?

    • 您好,因為多數農作物再使用農藥時都是混合使用,因此的確很難劃分,以下是常用的一些農藥與所屬的類別:

      以2013年食藥署最常驗出殘留不合格的農藥為例,第一名是殺蟲劑芬普尼,中度系統性農藥,是農民對付害蟲薊馬的主要幫手,廠商直接取名「薊馬淨」、「戰將」。

      第二名是待克利,系統性農藥,屬於殺菌劑,用來對付紋枯病、炭疽病,商品名又叫「免萬炭」、「炭剋」。

      第三名為陶斯松和達滅芬,陶斯松是殺蟲劑,屬於接觸性農藥,被稱為「蟲煞」、「免煩」,防治螟蟲;達滅芬是殺菌劑,防治晚疫病,商品名是禾力發、翔勇

  3. 何必特別寫一篇文章來強調系統性藥劑無法洗掉?
    殊不知您的文章也是讓家庭主婦心慌慌
    只要食用的是符合殘留標準的蔬果,又何必擔心殘留。
    真正要認識除草劑還是需要知道普通名
    諸如常見的嘉磷塞異丙胺鹽、巴拉刈、固殺草、施得圃等
    許多非除草劑的農藥或營養劑也是以春結尾
    若僅憑春一字就要認識除草劑,未免相距太遠。

  4. 我就是台灣使用農藥近90%的台灣小農~~~

    我種植的是芒果,很不幸的90%的農藥我都必須要使用~~~
    如果沒有殺菌劑,芒果無法保存到消費者手上!!
    如果沒有殺蟲藥,芒果根本就沒辦法長大!!
    如果沒有除草藥,野草將會阻擋我們工作!!

    農藥也是要用錢買來的,也需要用人工去弄的.沒人願意使用農藥過量(因為噴多要多花錢).請不要再污名農民使用農藥過當~~~
    因為農民也是靠農藥行的講解使用農藥的多或少!!我至今都沒看過政府或是農政單位出面幫助或是教導農民如何正確使用農藥~~~

    其實農藥使用最需要去關注的是農藥行,而非農民!!
    一般農民哪裡會知道這支農藥是系統藥還是接觸性農藥!!如果沒有農藥行告知根本就不知道哪一種農藥可以有怎樣的功效~~~

    農藥問題一直都存在著,但大家只會說農藥過量,殘留農藥等等的話題.
    卻不知道農藥的最基本問題是消費者~~~

    以我家為例!!
    我曾經不噴農藥,結果那年根本就沒有芒果長出來(因為都被薊馬吸乾了).
    既使有也很快爛掉(因為芒果有炭疽病,需要噴殺菌劑)~~
    更何況,還要包袋子以防東方果實蠅叮咬(下蛋在芒果裡面)
    試問農民要不要噴藥,不噴藥意味著今年沒收成沒收入~~~~~~
    我們家算是噴藥噴最少的(芒果季節噴不到5次).
    但就是保存不久(殺菌劑噴不夠多)!!
    消費者就是不買單,因為外觀不好看(沒有紅通通只有黃橘色)~~~

    討論是一件好事,但消費習慣不改變.農藥問題還是會一直發生!!!

  5. 照顧生命的農夫

    站在照顧生命的角度,不管是人或是植物都應被細心照顧,生產農產經濟作物使用農藥,就如人類生病大量的使用西藥化學的材料來抗病,我們不應有差別心,人類自私的可以使用大量的西藥,卻怕農藥為害他們的身體,這是面對生命的大小眼。

    大家可曾去看過農夫在噴農藥,我頂著高溫穿著雨衣在烈日下噴藥,我很怕中暑,不是怕中毒,我們是站在第一線的農夫,當作業一小時後,農藥的藥液會經由三個管道,進入身體,皮膚的毛細孔,再來是呼吸道,再來是最難克服的眼晴的淚線,作植物保護動作,已近二十年了,我們努力的照顧好這果樹爺爺,就像人類把自已的小孩照顧無微不至一樣,這樣的感情是拿生命換得的,當東北季再起時,強勁的風會把農藥吹的滿天飛,也大量吹進我的眼晴裏,因為無法噴到作物,也吹走了很貴的農藥錢。

    作農沒有暴利,安排好家庭支出後,剩餘的錢就去買有機肥,沒賺錢也只好吃化肥了,當然也買了很貴的農藥,來保護作物免於受病蟲害的侵犯,我們在照顧生命,農作物跟照顧者,是生生相息的,生長在台灣的國民有健保制度,但生長在台灣的農作物卻沒有,一罐農藥可以貴到二仟元以上,但一粒人類使用的藥丸卻只是幾毛錢而已,作一次噴藥的動作下來,材料就要上萬元,如在噴完藥後忽然下雨呢?那就作白工了。

    106年後政府要禁掉,二硫代胺基鉀酸塩類的納乃得,這種被政府標了紅色標的農藥,可以殺死很多蟲害,很毒也很便宜,有農友中毒後,再使用依然會中毒,也只好使用較貴的農藥了,不管是二硫代胺基酸塩或是有機磷或是昆生生長調節或是合成除蟲菊等等,農藥只是我們照顧生命的手段之一不是嗎?

    大部份的農藥製作是由石油來的,研發一支農藥大約要十年之久,由實驗室到田間,費用要2億~3億,這要先進的國家才有能力的,如我們知道的德國的獅馬,美國的道理,拜耳,或先正達等等大廠,當農藥噴在作物上後,藥效就開始發揮,但經過幾天後受到高溫,雨淋,農藥會發生碳化,裂解,氣化,到最後剩於的能力就很弱了,再透過清洗,大家吃入肚的農藥已是0.00多的ppm的劑量了。

    有很多人不了解ppm代表什麼?我這解釋給一些不了解的人聽,1ppm等於1000000/1,也就是準備1000公斤的水,一般家中頂樓的水塔大約1000公斤~15000公斤左右,再把1cc的藥放入1000公斤的水中攪伴後,再把1000公斤的水,喝到體內,這叫我們的身體吸收了1ppm的藥,有人就講了,我們不可能一天可以喝下這麼多水呀?那分二個月後喝完吧,那我們就不能講你吸收1ppm的藥了,因為我們的身體會有代謝的能力,所以大家是否被新聞媒體講到很害怕呢?

    已故的長庚毒物科主任林杰樑之妻譚敦慈曾提到疏果清洗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大量的清水清洗,大家不妨查查看?我們今天生產的農產品遇到了農藥的問題,也遇到孟山都的基改種子問題?但大家何不把問題放到食品上呢?食物跟食品之間,未經加工的東西叫食物,經加工過的叫食品,食物容易壞,食品不容易,大家應吃容易壞的農產品,才是保健之道呀,務農為何老人較多呢?原因就是食品工業的技術成熟,造成食物可以存放更久,更不容易壞,食物的需求就更低了,但大家應知阿充哥(魏應充)之事或之前的種種食安,是不是都反應在食品上呢?

    鼓勵大家多吃食物,這樣農民才更有利潤,這樣我們才可以買更貴的農藥,因為更貴的農藥對環境對消費者或生產者有更安全的設計

    所有的農夫都是不想使用農藥的,沒有一個人不怕死的,希望大家可以多購買有機的農產品時,可以付出比慣用農法更高的價錢,且成為大家採購的方式,不怕貴,不怕醜,不怕拜拜放在供桌上失禮,不怕不好吃,且全民來響應,且每天購有機食材,不管它多貴,吃跨家庭經濟也不足惜,這樣農藥就會消失了,可能嗎?大家想想

  6. 我們人類使用農藥的時間很短, 大約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 所以我們對農藥的毒性 和對生態和人體健康的影響知道的太少了. 通常是因為在環境?產生了非常嚴重的後果, 我們才了解到農葯的真正毒害時. 50 年前的DDT和鳥消失 就是一個例子. 現在是尼古丁煙煘類農葯和蜜蜂消失. 如果我們還沒有學到教訓, 那下一個被農藥殘害的會是那一種動物呢?

    大部分農民對農藥的依賴性 是可以同情和了解的. 消費者對食品的價格和外觀是造成過去和現在農葯大量使用的前因. 但是當消費者對食品安全和環境保護的態度改變的時候, 很遺憾的是 大部分的農民不但沒有跟著改變, 反但是把使用農藥的話題 塑造成一個非常情緒化的辯論.

    在國內和國外 有愈來愈多成功的例子証明 農業生產不是一定要靠農葯才能保證有收穫。 有機農業的確耗工耗時, 但是當別人的柳丁在市場一斤賣20元, 而你的有機柳丁一斤賣60元 (我剛剛才買了一箱25斤), 不但農民的收入增加了, 消費者也放心了, 也不用擔心蜜蜂死亡的問題了. 這樣的情景, 不是很完美嗎?

    我個人認為有機農業絕對不是一個夢, 而是人類在這地球上 永續生存的唯一途徑。

  7. 昨天發現一個有趣但頭皮發麻的現象
    我對雜草噴嘉磷塞,問題是咸豐草是不會馬上死,嘉磷塞是系統性農藥,直逹根部
    隔天,蜜餞持續的嗡!嗡!嗡!
    我就腦袋上空一個烏鴉飛過,會不會我們吃的蜂蜜,也帶有除草劑………….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