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社會論壇(World Social Forum, WSF)是全世界反全球化運動陣營的年度盛會,原本兩年召開一次,2015年突尼西亞世界社會論壇在爭議中落幕,為了要不要移師到北方工業國加拿大舉辦,國際理事會經過五個小時的馬拉松討論,最終決定由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婁主辦2016年大會。

 

以往拉美、亞非為世界社會論壇為主要舉辦國, 而這一次改為在北方工業國舉辦,據轉述,關鍵在於一群來自蒙特婁充滿企圖心知識分子與社會運動者以突襲、或稱“奪權”的方式扭轉了會議結論。

 

為了八月加拿大蒙特婁世界社會論壇宣傳、籌備與尋求合作,2016世界社會論壇的籌備協調人:渥太華大學國際發展學院教授哈法艾爾‧卡內 (Raphaël Canet)與蒙特婁大學人文科學博士生兼社會運動者、歌唱家的卡爾敏妲.馬克洛琳(Carminda Mac Corin),先後在亞洲印度、台灣、日本等地進行旋風式的拜訪,關於他們的背景可以參考這裡

 

_MG_3718_1

 

兩位先後於3/20在台北、3/22在台南成大舉辦演講,後文乃第二場3/22日於台南成功大學的座談會紀錄,本場次由成大台文系主任鍾秀梅主持,國際智庫亞洲區召集人林深靖擔任翻譯。

 

卡爾敏妲:現階段的民主機制是不夠的!!

 

當前世界最大的挑戰在於新自由主義、全球化以及各種不平等組成的世界。世界社會論壇討論目前機械化的自由貿易以及TPP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帶 來的可能威脅。

 

世界社會論壇主要定位在尋找替代放案,另類全球化以及團結。目前的民主機制是不夠的,如何讓公民參與更多的公共事務。讓人們知道如何去組織、如何去動員,如何創造改變?

 

哈法艾爾:世界生產越來越多,但是人們生活越來越困難!

 

我們生活在一個富裕的世界,整個世界的GDP生產如果以1980年為基準,到現在GDP已經是1980年的五倍,這個取決目前經濟的模式,就是在各個國家之間的交互的金融投資。

 

這一套新自由主義非常有效率的在世界各地進行五鬼搬運法流轉金錢,這一套自由化體系特質之一,就是透過金融集團對財富的掌控與財富的集中。

 

透過金融化的全球經濟達到的規模是700兆(美元?),是我們實際生產量的五倍,經過估算,目前佔1%的銀行體系,得以控制世界80%的財富。

 

_MG_3711_1

(哈法艾爾:雖然世界非常富有,但是這個財富卻集中在非常少數人手上,造成世界發展嚴重不平等的現象。拍攝/林吉洋)

 

目前大概有500家跨國企業控制50%的全球生產財富。在1991年十億(美元)以上的富豪只有25個,但是現在(2015)十億美元以上的富豪已經有1825位。

 

如果用全球財富排行榜來看,前62位大富翁就掌握全球一半的財富,但是後段班卻有十億的人生活在兩塊美金不到的生活。

 

目前這樣一個全球化趨勢,產生非常不平等的現象。到底是什麼樣的制度導致目前巨大不平等存在?我們發現這個機制就是自由貿易。

 

自由貿易市場並不會自己產生,而是一些國家在製造。目前大概有全世界有3000個自由貿易的條款讓金錢自由的在世界各地流動,這些自由貿易協定有的是國家與國家,有的是地區,有的則是全球性的協定。

 

1994年WTO被創造出來的時候,想像全球化可以達成一個貿易體系,但是透過整個社會運動的動員,群眾被動員起來阻擋;尤其是2003年在墨西哥坎昆、2005年在香港部長級會議,反全球化的社會運動把自由貿易的進程阻擋下來。

 

正因為這種社會運動巨大的動員能量,使得一些參與WTO國家,對於參與簽訂條約更加謹慎,最後使得美國被迫放棄WTO 放棄這樣一個體系,而另外採取一個新的體系,因此我們要去了解TPP這樣的體系是如何形成的?

 

這個協議(TPP)才剛簽訂沒多久,2016年2/4第一批簽署的國家,即將形成全球最大的一個貿易協定,包括了泛太平洋12個國家,就已經佔了全球產出的百分之40,全球貿易總額的33%。

 

這個自由貿易體系或許可以為民眾創造巨大的財富,但是老百姓仍然不免懷疑,這個協議是在祕密的、黑箱的過程達成協議。

 

即使我作為一個加拿大人,我也懷疑加拿大政府偷偷去談這個協議,而不讓老百姓知道,也許有幾個因素,政府不想讓我們知道,這些秘密只有在貿易協定中存在。

 

首先這樣的貿易協定可能會帶來地緣政治上的緊張關係,例如利用這樣的協議來圍堵中國,造成一種新的美式的帝國主義。

 

我們看到是美國聯合她的夥伴,把中國包圍起來,透過這樣的協議,把快速發展的中國封堵回去,造成美國在跨太平洋得到更大的發展。

 

TPP:自由貿易的利益可以凌駕國家司法

 

在整個協議的內容精神裡面,有很多關於司法審判、允許私有企業對政府提出控告,這樣的規定,特別有利於美國的跨國貿易集團。

 

我舉一些例子可以增加大家的了解,有一個協議例如事”投資保障協定”,如果我是一個美國的企業集團,我想到日本去投資,在日本本身的法律體系內是保護國內的某些產業,而日本本身法律的限定可能會阻礙國際貿易集團在日本國內的投資,根據這個自由貿易協定的精神,日本的法律體系就造成一種貿易的不平等,那麼按照自由貿易協定的精神,日本必須要賠償國際貿易企業的損失。

 

這一種協定內容,在1994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早已提出類似規定,我們加拿大就發生這樣的案例,在加拿大生產的美國公司直接將汞排放到河流裡面去,造成環境的重大汙染、河流生物的大量死亡,這家企業所在於安大略省,安大略省有這樣的法律禁止汞被排放到水體當中,

 

根據這樣的法律,外國公司在安大略省投資就必須要有嚴格的汙染排放控制設備,非常昂貴,但是非常多跨國企業不願承擔這樣昂貴的污染排放控制設備成本,因此這一家美國企業就向仲裁機制提出控告,最後這家企業勝訴,加拿大政府必須要向美國企業賠償數百萬美元的損失。

 

像我這樣的一個加拿大納稅公民,就要付出我們的稅金去賠償這樣一家在我們加拿大的排放污染的跨國公司。

 

根據這一條協議,對於勞工權利、醫療與食物安全、環境生態的國內法律保護,會因為這樣的協定而被迫自我壓縮,一個國家透過立法保護自己的國民的權利,在這樣的協定當中被消磨掉。

 

同時間不只是TPP,美國也在跟歐盟談一個泛大西洋協定,所以可以看到美國正在製造一個泛大西洋貿易協定,在世界製造一個新的貿易體系,向非洲、以及亞洲的中國排除掉,再將世界南北的問題繼續拉開來。

 

如果是這樣的一個世界,我們希望能夠有另外一個世界,這一條路希望被打開來。

 

另立全球化:讓我們能夠更平等的生活在一起

 

如果能對另外一個世界有所想像,那我們需要建立另外一種全球化論述,當然我們需要很細膩的思考,需要什麼樣的因素,讓我們能夠生活在一起,透過這些原則讓我們去思考另外一種世界觀。

 

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價值,它的價值在於滿足個人的欲望、另外一種則是相互競爭的價值。在這些金融遊戲與自由貿易的規則下,這些大富豪就可以用錢去滾錢,而不需要任何的愧疚感,他們自認為當然有理由去享有這些財富。

 

但是這一種體系,會對世界帶來無法預料的影響。

 

世界社會論壇鼓吹的是團結互助、有共同利益的思維想像,需要有這種新的世界觀想像、這種新的價值去建立另外一種世界。我們所談的並非是反對全球化、反對商業,而是如何透過新的想像、去創造一種新的價值觀。

 

這種價值觀必須先滿足社會的需求、而非只滿足某少數人的需求,最上端的是社會經濟、下段兩側是對於生態環境的自覺、以及分享式的民主,讓更多公民可以參與的民主。

 

 

_MG_3712_1

(圖說:世界社會論壇鼓吹的世界觀與價值原則,另立全球化過程必須要透過一些原則來鞏固:包括重視福利、重視社會正義、讓財富有一種更加公平的分配機制。必須要讓政府讓整個立法、它的權力對民眾有更大的保護。)

 

這樣的想像並非虛幻,二戰以後一些國家就已經以這樣的原則進行運行。

 

卡爾敏妲:阿拉伯之春的經驗告訴我們,絕望的年輕人導致整個社會非常脆弱。

 

2011 年以後我們看到阿拉伯之春,那麼多年輕人走上街頭,就是起因於年輕人大量處於失業狀態,導致整個社會非常脆弱,突尼西亞的年輕人最先走上街頭開始反叛,從阿拉伯之春擴散到歐洲西班牙,越來越多憤怒的年輕人走上街頭。

 

在西班牙有百分之五十年輕人是找不到工作的,在歐洲很多國家都存在這樣的困境,這樣子一個運動在全球擴散開來,一直擴散到北美,就演變成為佔領華爾街的運動。

 

在阿拉伯之春的反叛之中,是反對一個國家的獨裁政權,而雖然西班牙是民主國家,但是經濟上是獨裁的狀態,少數銀行、企業掌握了整個國家的經濟。佔領華爾街運動就更加具體,運動指向銀行與不良的跨國金融集團。

 

整個全球擴散開的運動,年輕人在尋求一個更大的空間,照理講就是尋求一個公共空間,但是卻被一些私有的集團所壟斷。

 

 

_MG_3750_1

(卡爾敏妲除了在人文科學攻讀博士,也是社會運動者與歌手,她專門負責在示威遊行的抗議中,組織音樂與藝術工作表演,藉由藝術的力量進行社會動員。拍攝/林吉洋)

 

加拿大的楓葉之春」,持續好幾個月的紅磚運動!!

 

在魁北克我們曾經經歷巨大的社會動員,在2012年曾經有一場運動持續好幾個月,我們稱之為「楓葉之春」,因為楓葉是加拿大的象徵。

 

2012年的這場運動是從學生運動開始起來,學生起來反抗教育部所要提高的學費政策,這個學費政策的調整計畫,在五年當中要把學費調高百分之七十,這也意味著年輕人要進入大學會有更大的困難。

 

魁北克省原有良好的社會福利體系,但是卻持續向後退步,這場運動原先從學生開始,卻擴散到各個地方、除了學生社會各個階層都走上了街頭。

 

2012學生的訴求跟環境生態的訴求巧妙的連結在一起,當時右翼自由派政府用粗暴的手段對付學生,引發的衝突使得這一場抗爭持續蔓延。

 

而這些鎮壓學生的命令甚至由教育部直接下命令,這讓社會各個階層相對和平的運動開始激進化。在早先已經預料的狀態下,持續擴大到社會各個階層。

 

惡化的經濟危機,率先壓迫到的是學生生活條件日益惡化,而且學生畢業之後更難找工作獲得溫飽。學生也對生態環境的惡化更加敏感,最重要的是,年輕的學生在憤怒的情緒中如何轉化為正面的訴求、以及發展出一種抗爭策略。

 

年輕人一個特質也是相對具有活力與創造力,青年群體當中也開始產生不同的團體,並開始連結起來,這使得有機會創造一些新的想像,也跟世界社會運動潮流的取向開始連結在一起。

 

這是目前世界最大的一種社會連結,在現有的危機之下如何去找到出路。

 

世界社會論壇的宗旨:另外一種世界是可能的

 

柴契爾曾經說要解決世界的經濟問題除了自由貿易之外,其他的方法是不可能的,我們要告訴柴契爾:除了鼓吹自由貿易,“另外一個世界是可能的”。

 

這也讓各個地方也許是小小抗爭,可以連結起來擴充成為更大的能量,創造新的出路。世界社會論壇是2001年巴西愉港開始,然從在拉丁美洲、非洲、亞洲舉辦。

 

世界社會論壇刻意與世界經濟論壇同時召開,以便對這些世界經濟論壇互別苗頭,2016是首次在加拿大這樣的北方工業國舉辦。所以我們來到這裡,兩位都是今年世界社會論壇的組織者,也誠摯的來跟在場各位邀請。

 

世界社會論壇從南方國家轉移到北方國家有一個理由是,大部分的跨國集團都是來自北方國家,例如百分之八十的大型礦業集團都是來自加拿大,到後進國家採礦同時也是強迫搬遷當地居民的過程。

 

這些北美跨國集團到處投資並且迫遷當地人,而加拿大人居然相信媒體告訴它們的謊言,我們有義務來喚醒這些被媒體所欺騙的沉睡人民,促使北美的政府改變,促使世界有一個好轉的現象。

 

這些串聯起來的運動包括:工會、婦女、社會經濟、原住民、市民組織等等,2016年的社會論壇就在蒙特婁舉行,我們的目標是希望今年能夠有八萬人參與、能夠有有1500場活動,然後會有一些宣言,能夠在會場中被提出並且為世界各國運動者所採納。

 

在這幾天的活動中會有工作坊、音樂會、圓桌論壇,這個場合需要很多人來參與的,邀請各位今年八月來蒙特婁參與世界社會論壇。

 

現在已經有了一個網站,如果各位沒有預算或時間到蒙特婁,也可以透過網路的即時轉播來參與這樣的活動。

 

Q&A提問時間 

 

Q:藝術如何參與到運動、幫助社會的連結?

A:藝術具有突破被理性制約的思維框架,幫助人用另外一個受壓迫者的位置去思考,藝術本身就是激進的一種形式。

 

Q:台灣是個高度倚賴自由貿易的國家,談論反對全球化被視為保護主義,成為一種保守的言論?

A: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必續持續創造不同人群連結的條件。

 

Q:在特殊的國際情勢下,台灣也是一個高度親美的國家,我很好奇加拿大同樣在貿易上高度依賴美國,如何討論以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不靠美國難道靠阿拉斯加的愛斯基摩人嗎?)

 

A:在加拿大確實是高度依賴美國,甚至生活方式與美國都大同小異。這個問題在加拿大有一些文化因素,加拿大魁北克省(法語區)有濃厚的法國文化背景,這些法語區的文化產品受到國內法的保護與扶助,但是未來在新的自由貿易條款底下,這些保護將被迫取消,那我們獨立的特殊文化背景將會被打垮,這個與我們追求的「保護少數的本土文化」價值違背。

 

另一個例子在於,加拿大地廣人稀的木材業遠比美國的木材成本更便宜,但是在自由貿易架構底下,美國仍極力阻擋加拿大木材業進入美國。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仍然有其國家與政治利益的考量,所以並非完全的「自由」。

 

_MG_3751_1

(會議結束的大合照)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