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520新政府正式上任,農業與食品業對於新政有所期待,讓台灣成為更宜農更安心的國家。【新政府,我有話要說】系列,訪問農食相關業者,他們分享如何讓台灣更好的想法,以下為受訪者口述,上下游記者整理採訪。

讓小型加工蓬勃 通路扛起責任

【受訪者】謝昇佑,友善通路「好食機」創辦人

2012年我和余馥君創辦「好食機」協助農友改善生產管理,拉消費者直接和小農溝通,後來小農生產的加工食品不斷向我們敲門,但因衛生管理不足、法規限制,我們不敢賣。政府長年因人力跟資源限制,無法直接管理小加工者,導致這些食品處於灰色地帶,自我提升衛生管理也受限,我認為這部分只要政府願意開放權限,通路商有責任承擔起來,扮演管理小加工者的角色。

2016_0520_12530200
謝昇佑(攝影/郭琇真)

友善通路不說漂亮話 務實加強生產和消費間的溝通

「好食機」是個農食整合平台,因為農產、食品一旦經傳統通路商品化後,生產者的面孔、生產資訊、人與人的互動會變得很模糊,而我們想做的就是縫合農民和消費者間的疏離關係,把信任建立回來。

我們是友善通路,所謂的友善通路不只是「說故事」,打著協助農民的旗號而已,更重要的是「自主管理」,那包含協助農友提升生產品質、促進生產者和消費者溝通,所以隔年我們創立「社區菜市長」,組織一社區有意參與共同購買的「菜咖」,相揪買菜,定期和農友面對面互動。

要促進農友和消費者理解,偶爾一次的產地旅遊是不夠的,必須有個平台不間斷、長期的對話,所以我們在臉書成立一個個地區性的菜市長社團,讓生產者練習說話,消費者學習問問題。

像前陣子有菜咖問:「為何收到的香蕉放不熟?」,本來以為是電土(一種催熟的物質)放不夠,農民因為以前都交貨給盤商不知這情況,最後社團裡的農產專家解答:「香蕉夏天容易失水,可以透過採收來改善。」雙方都上了一課,這些溝通很日常、漫長,卻很必要。

菜市長運作成熟後,我們開始推動「參與式驗證」,徵詢有意公開生產資訊的農友(不只是在小社群解釋而已),大膽揭露農藥、生物資材的減用狀況,把栽培上的困難說出來,並提出一些出貨標準的保證,讓消費者能更進一步理解、提出疑問,而不是看到農藥只剩恐慌。

小加工者多如牛毛 通路若扛起 政府只要監督通路就好

我們目前合作的農友約有60個,很多從事友善種植的農友會做簡易加工,像果醬、果乾,拿來拜託我們賣,但因為衛生安全上的疑慮,我們一直質疑自己該不該賣,所以不斷拒絕,但拒絕下去不是辦法,長年來小型加工者沒有受到政府管理的問題還是存在。

這些小型加工者很尷尬,他們的規模無法大到進行工廠登記,所以依法不能上通路販賣,頂多像烘焙店一樣,店內做好直接賣;他們有心做加工,創新的能力很高,但缺乏衛生管理上的訓練,例如口罩用了很多次才換、機具清洗不夠乾淨,甚至還有製作環境養狗,缺乏區位劃分概念的小生產者,很多狀況都是網路怎麼教、他們就怎麼做。

我知道政府的資源和人力有限,面對多如牛毛的小型加工者,很難直接管理,但也無法單用一句非法地下工廠,嚴加取締來解決,畢竟這些罰款直接衝擊小加工者的生計,所以我認為「通路商有責任扛起來」。

就像友善通路商有責任協助農友提升農產品質、促進生產者和消費者互信一樣,所以我認為政府應該提供更多選擇權,讓有意協助小加工者的通路,在食品安全的架構下,自主擬定一套科學管理、製程監控方法,供主管機關審核,通過審核的通路可以販賣這些小加工者的食品,並承擔輔導、管理的責任。

政府做基礎 土壤好 業者自然就進場

我覺得台灣正處在「後進現代化國家」的困境當中,我們向歐美先進國家取經,引進法規套在我們的農食管理上,由上而下的執行,難免水土不服,好比說第三方驗證,「我們連參與式驗證都不夠成熟,就急著委託第三方機構進行農產驗證,做出來的檢驗只是防弊,不見得能建立信任。」

我一直認為,政府要做的是基礎建設,也就是營造好的土壤環境。像政府不用跳下來做食農教育,但可以提供正確資訊和扎實研究,市場自然會有人想跳進來做,小加工者的衛生管理問題也是,政府若無足夠的人力和資源,不妨可創造空間給通路,讓通路承擔起自主管理的責任,協助政府解決問題。

延伸閱讀:

光檢驗不是辦法 美國小型加工這樣降低風險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