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7傍晚最新消息:交通部觀光局局長周永輝接獲消息後,已宣布日月潭案施工暫停,並通知日管處到局專案報告。

───────────我是分隔線───────────

傳說中,邵族的祖先為了追逐一隻白色水鹿,而來到日月潭,從此邵族的祖先在日月潭畔拉魯島定居,而拉魯島也就成為祖靈安息的聖地。然而,拉魯島這塊邵族聖地的自然景觀卻可能要被破壞了,引起專家學者、在地居民、觀光管理處多方熱烈討論。

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近日徵得地方邵族部落同意,計劃斥資1200萬元整修消波草排,以維護島體邊坡,並提供魚類產卵;又以舊有浮筒重新排列出羅馬拼音「LALU」及日、月形象,讓遊客一眼就能認出拉魯島,工程預計在今年底完工。

此舉引發外界議論,為了維護拉魯島的自然景觀,網路上發起「給處長的一封信:停建拉魯島!」連署活動,從今(27)日早上九點半開始到明天早上九點,在24小時之內蒐集外界相關專家、學者意見,要求日管處修正工程設計,拒絕粗糙庸俗工程破壞台灣自然美景。

%e6%8b%89%e9%ad%af%e5%b3%b6%e5%8e%9f%e8%b2%8c%ef%bc%88%e6%97%a5%e6%9c%88%e6%bd%ad%e9%a2%a8%e6%99%af%e7%ae%a1%e7%90%86%e8%99%95%e6%8f%90%e4%be%9b%ef%bc%89
現有的拉魯島原貌(日月潭風景管理處提供)
%e6%8b%89%e9%ad%af%e5%b3%b6%e5%b7%a5%e7%a8%8b%e5%be%8c%e7%a4%ba%e6%84%8f%e5%9c%96%ef%bc%88%e6%97%a5%e6%9c%88%e6%bd%ad%e9%a2%a8%e6%99%af%e7%ae%a1%e7%90%86%e8%99%95%e6%8f%90%e4%be%9b%ef%bc%89
拉魯島工程後示意圖,將刻上明顯「LALU」字樣(日月潭風景管理處提供)

學者批過度人工 難道要在「玉山」上刻玉山兩個字?

「你能想像美國在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放上大大的『優勝美地』字樣嗎?」活動發起人陳敬儒表示,其實只要好好維護日月潭自然生態,日月潭的美就能夠很自然地呈現。「總不會玉山就要放上『玉山』字樣吧!」日月潭的自然美景應該要用自然的方式經營,而不能被拙劣的人工造景工程破壞。

陳敬儒更解釋,其實認同日管處工程整修消波排草,維護島體不被波浪侵蝕、衝擊,但不能接受日管處粗糙地把「LALU」等字樣放在拉魯島上,「若未來日月潭要走向國際觀光,勢必要思考如何以自然方式經營美景。」

北科大建築系助理教授林靜娟表示,原本日月潭浮島的景觀就已經很協調了,現在卻要加諸文字化、圖像化的人工造景,不僅沒特色,還很突兀,「這樣的工程太人工!」

林靜娟更指出,這其實是台灣的老問題,「台灣常常都只是從土木工程角度思考,而沒有從想到環境景觀。」很多建築工程確實需要考慮到專業的水體力學等土木知識,但不能完全從土木工程角度出發,而忽略了工程對於當地自然景觀的傷害,「我們常常為了解決一個問題,卻又製造了一個新問題。」

「原住民尊重自然,我們也當學會師法自然。」現任雄獅旅遊建築社群總監的林芳怡也表示,理解經濟發展的需求,但應以最小侵擾的作為來進行必要的修補。

目前這個工程牽涉到消波護島,但其實護島還有其他方式能做到。林芳怡指出,過多觀光客船造成經常性水波,加劇侵蝕拉魯島岸,而這部份涉及日月潭與週邊觀光強度與總量管制,需要配套檢討。

日管處:與卲族達成共識 卲族:也許刻上「LALU」也是推廣文化的方式

日月潭風景管理處工務課課長杜芳政解釋,其實當初最主要是要做消波草排、維護島體,而之所以會衍生出「LALU」等人工造景構想,是因為撤除舊有草排會產生廢棄浮筒,內部討論該怎麼再利用舊有浮筒,才會產生這個造景設計想法。

杜芳政還表示,當初規劃設計時有與邵族部落報告過,邵族部落也未提出反對意見,「但如果外界真的有其他想法,日管處願意再討論。」杜芳政表示,或許可以考慮利用這些浮筒作為附近水域停船的輔助設施,但一切都還要經過內部討論。

邵族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高榮輝也表示,很感謝外界關心,但其實日管處有積極與部落溝通,相關的工程構想、示意圖也都有與族人討論,能感受到日管處的善意,基本上經過多次討論後,族人已經跟日管處達成共識,有協議某些特定區塊不能動,會維持聖地神聖性。

高榮輝還表示,外界確實對於「LALU」造景有其他想法,但在族人看來,有LALU這樣的文字,或許能夠讓觀光客更認識邵族文化,這也不失為一種推廣邵族文化的方式。

每次都要靠替代役男通報?美學價值觀如何建立共識

除了這次拉魯島造景工程之外,南投之前還曾設計過突兀的瑞龍瀑布景觀平台,都是由畢業於交通大學建築所、現任替代役的陳敬儒發起「說服政府修正設計」連署活動,阻止地方興建荒謬造景。

上回瑞龍瀑布觀景平台在陳敬儒發起連署阻止之下,短短20小時吸引1500多人關注、7800多則分享、487份建言,成功讓南投縣府改變計畫、重新變更工程設計。每每南投出現怪誕造景工程,就有陳敬儒跳出來發起活動,但陳敬儒退伍之後呢?南投自然景觀由誰保護?

「台灣美學價值觀要再重新建立共識。」建築美學家張基義表示,現在地方風景管理處流於興建能打卡、能拍照的具象人工造景,該如何才能建立「減法美學」,值得思考。

張基義建議,或許可以考慮由某些有相關涵養的政務委員推動公共工程美學,之前葉匡時擔任交通部長時有要求相關部門人員要修習美學課程,建立美學素養;又或許能在相關工程單位建立「美學總監」,在工程設計時能進行把關,避免再次出現突兀的造景。

地方居民與專家看法不同 張基義:回歸全民美學教育 

面對地方居民與專家學者意見不同調,張基義表示,這確實常發生,像之前高跟鞋教堂就是其中一個例子,當地居民也很認同,「但公共工程不能完全訴諸民意。」

張基義解釋,這當地居民確實需要參與溝通討論,這是絕對沒問題的,但工程不能完全由當地居民投票決定,還是必須由專家學者以專業的角度詮釋,「畢竟這些公共景觀不單是當地人所有,是全民共有。」

至於當地居民該如何與學者達成共識?張基義表示,「大概還是只能回歸教育了吧!」畢竟每個人所認同的美感都不同,「地方居民大概也會覺得專家學者都不懂我們要什麼吧。」因此必須回歸全民美學教育,才有可能讓彼此有溝通的可能。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1 則回應

  1. 台灣人尤其是公共公程的主事者普遍缺乏美學素養。連自然景觀也只以土木工程的角度去看,得到的就是醜陋雜亂的環境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