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研究除草劑嘉磷塞對人體影響的麻省理工學院博士Dr. Stephanie Seneff今(24)日在台達電發表演說,指出美國近年來逐年攀升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發病率,與嘉磷塞(glyphosate,台灣產品名「年年春」)使用量之間有著顯著關係;她同時質疑,嘉磷塞可能破壞土壤微生物,降低土壤的固氮能力,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因素之一。

嘉磷塞為我國使用最多除草劑 世衛組織列為「可能致癌物質」

嘉磷塞具有環境荷爾蒙效果,被世衛組織列為2A等級的「可能有致癌風險」項目目前在台灣的使用作物範圍非常廣泛,柑橘果園、毛豆園、水田都在使用許可範圍內。根據防檢局統計數據顯示,去年嘉磷塞用量是所有除草劑之首,「用量大約是1300噸。」

雖然美國化肥及農產品製造商孟山都公司表示,嘉磷塞對人體無害,「但這不是真的!」Dr. Stephanie Seneff指出,嘉磷塞是一種有專利權的殺維生物劑,甚至在2015年時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可能致癌物質」。義大利也在今年8月發佈命令,禁止在人多及身體較嬴弱者常聚集的地點使用嘉磷塞。

Dr. Stephanie Seneff更進一步提出嘉磷賽影響生物體的案例:根據法國學者研究,在白老鼠身上施以嘉磷塞,經過四個月,雌鼠長出乳腺腫瘤,而雄鼠則生出肝腫瘤,甚至發現,無論雌雄都出現雌激素混亂徵狀。

「此外,在斯里蘭卡也有發現,居住在嘉磷塞施藥區的居民常會早年死於腎衰竭;沒使用的地區居民則較少出現這類情形。」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也因此,斯里蘭卡總統甚至直接宣布禁用嘉磷塞。

%e9%95%b7%e6%9c%9f%e7%a0%94%e7%a9%b6%e9%99%a4%e8%8d%89%e5%8a%91%e7%9a%84dr-stephanie-seneff%e4%be%86%e5%8f%b0%e7%99%bc%e8%a1%a8%e6%bc%94%e8%aa%aa%ef%bc%8c%e6%8f%90%e5%87%ba%e5%98%89%e7%a3%b7%e5%a1%9e
長期研究除草劑的Dr. Stephanie Seneff來台發表演說,提出嘉磷塞有影響生物體、環境的證據(攝影/賴郁薇)

Dr. Stephanie Seneff:嘉磷塞與免疫性疾病攀升有顯著關係

究竟嘉磷塞是如何影響人體?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因為嘉磷塞分子結構類似甘氨酸,甘氨酸是人體中的一種胺基酸,若嘉磷塞進入人體,嘉磷塞在人體蛋白質合成過程中,極有可能會被蛋白質誤以為是甘氨酸,進而擾亂、破壞蛋白質,使得蛋白質不能去結合其他成分。

「美國近幾年來逐漸攀升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發病率,與嘉磷塞使用量之間有著顯著關係。」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因為嘉磷塞被蛋白質誤結合,限制了人體細胞吸收錳、鐵、鋅等礦物質;而人體也會因這些被污染的蛋白質而產生過度反應、分子模仿等作用反應,導致免疫細胞之間彼此互相胡亂攻擊。

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嘉磷塞也會影響腸道菌的平衡,甚至引起發炎性腸道疾病,造成人體難消化、分解麩質,使得美國越來越多人出現花生過敏、麩質過敏等症狀,「也因為腸道無法消化、吸收,進而造成人體營養不足。」

「人體中某些物質也會與嘉磷塞結合,進而產生有毒物質。」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肺纖維化、動脈粥狀硬化、鐵質吸收不良、慢性貧血等病症,恐怕都與嘉磷塞有關,「短期內你可能感覺不到什麼,但毒性會累積,長期人體組織恐會受到影響。」

dr-stephanie%e7%a0%94%e7%a9%b6%e6%8c%87%e5%87%ba%ef%bc%8c%e5%98%89%e7%a3%b7%e5%a1%9e%e4%b8%8d%e5%83%85%e5%8f%af%e8%83%bd%e5%bd%b1%e9%9f%bf%e4%ba%ba%e9%ab%94%ef%bc%8c%e7%94%9a%e8%87%b3%e5%8f%af
Dr.-Stephanie研究指出,嘉磷塞不僅可能影響人體,甚至可能影響土壤固氮(台達電提供)

嘉磷塞可能破壞土壤微生物,降低土壤的固氮能力

嘉磷塞除了有傷害人體之虞,Dr. Stephanie Seneff更進一步指出,嘉磷塞也有可能破壞土壤微生物,降低土壤的固氮能力,使得空氣中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濃度增加,「雖然目前還沒有實質證據證明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但從種種數據顯示,兩者之間有高度正相關。」

Dr. Stephanie Seneff解釋,嘉磷塞是一個抗微生物的化學物質,土壤中的微生物、蚯蚓有可能會因為嘉磷塞擾動蛋白質,而影響其作用能力,使得土壤不易與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結合,「雖然現在還很難提出具體證據,但從現有數據顯示,嘉磷塞確實影響氮循環。」

此外,Dr. Stephanie Seneff更指出,也因為嘉磷塞破壞土壤微生物作用,使得土壤肥沃度不斷降低,「土地的貧瘠化,使得農夫要一直使用磷酸鹽肥料。」

防檢局:台灣使用劑量不高 很快分解

雖然Dr. Stephanie Seneff指出嘉磷塞恐有影響人體、環境之虞,但農委會防檢局局長黃㯖昌表示,嘉磷塞議題確實在歐盟有正、反兩方的討論,但其實嘉磷塞在農藥分類來說,也是輕毒類,「且農藥安全還是取決於劑量!」

黃㯖昌進一步解釋,因為台灣作物都是非基改作物,一般都是在種植之前才會施用嘉磷塞,噴灑於雜草上,而不會將嘉磷塞灌到土壤裡,基本上土壤中的劑量都不會很高;再加上台灣也不像國外利用空中噴灑器施用嘉磷塞,通常嘉磷塞用量相對來說不會太大。

「農藥安全跟劑量有絕對關係!」黃㯖昌再三強調,更表示,因為台灣施用嘉磷塞的量不像國外那麼大量,通常很快就被分解了,更以當時在高雄農改場經驗說明,「那時候我們施用嘉磷塞,施用後大概三天,大豆幾乎就都能發芽了,發芽率幾乎百分百。」

多吃花椰菜、甘藍菜降低體內殘留

對此,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it’s not true(這不太可能!)」更指出,嘉磷塞極有可能會從環境中的雨水、草進入肉牛、雞等動物體內,再順著食物鏈進入人體。

既然如此,怎麼保護自己及身邊的家人?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多食用含錳、硫成分的食物,像是花椰菜、甘藍菜等,也能夠多喝酸菜汁(國外常見的甘藍發酵汁),這些方法都能有效降低嘉磷塞在體內的殘留量。

延伸閱讀:

義大利加嚴管制嘉磷塞 採收前、人多聚集處不得使用

IARC 認除草劑嘉磷塞「很可能致癌」 學者籲進行評估 加強進口基改作物檢驗

除草劑嘉磷塞是否致癌?歐盟看法不同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