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驚傳雞蛋檢出戴奧辛數值異常偏高,負責檢測戴奧辛雞蛋的成功大學環境微量毒物研究中心主任李俊璋指出,受檢樣本以「四氯呋喃」的比例最高,初步研判汙染源可能是「灰渣」,也亦即燃燒廢棄物飛灰、底渣的混合物。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也證實,並表示,現已採集蛋、飼料、水、空氣樣本,逐一比對,「看哪個污染源的數值跟樣本最為接近。」

18077124_10208696559271719_3515638885359775831_o

驗出四氯呋喃濃度高出10倍

「本次檢出比例最高的『四氯呋喃』屬於有毒性的戴奧辛物質。」環保署毒物及化學物質局組長許仁澤解釋。戴奧辛屬於雙環狀化合物,可能由不同戴奧辛、呋喃、多氯聯苯交叉組合而成,「其中17項『四氯以上戴奧辛物質』才具有毒性,而『四氯呋喃』就是其中一項。」

李俊璋進一步說明,此次檢驗樣本所檢出四氯呋喃原始濃度高達85%,「過去民國93年至105的樣品,四氯呋喃原始濃度大多都落在7%、8%以下,這次卻足足高出了10倍。」將原始濃度乘上毒性當量,換算出此次四氯呋喃毒性當量濃度為3.9皮克/克脂肪。

灰渣:燃燒廢棄物飛灰底渣混和

而「四氯呋喃」有何判讀意義?李俊璋表示,經比對數據發現,這樣高比例的四氯呋喃呈現出的圖譜類似「灰渣」,也就是燃燒廢棄物飛灰、底渣的混合物,「一般而言,焚化爐、煉鋼廠可能將燃燒室中燃燒完全而下沈地底渣,與經完全燃燒、被蓋濾式集塵器搜集起來的飛灰微粒混合,統一送去進行廢棄物處理。」

灰渣進入養雞場的途徑?

但「灰渣」究竟是透過什麼途徑影響蛋雞場?許仁澤表示,實際查看飼養場,其周遭5公里內並無灰渣來源,「沒有灰渣處置場,也沒有戴奧辛排放源。」

「除了灰渣處置場之外,灰渣確實還能透過幾個途徑進入蛋雞場。」李俊璋指出,一是污染源從遠方吹來;二是,蛋雞場誤以灰渣填地,風吹來時,灰渣揚起、污染飼料槽中的飼料;三是,飼料廠誤將灰渣當成紅土、砂而將之添入飼料中,以幫助雞隻磨碎、消化食物。

「這些都有可能,還要進一步比對水、空氣、落塵、飼料等樣本才能進一步判斷。」現也從蛋雞場中的飼料倉取得飼料樣本,以消去法排除可疑污染源。

18076594_10208696561911785_8969278576387327511_o

兩次戴奧辛污染都在彰化,是否相關?

但民國94年,彰化縣線西鄉、伸港鄉所生產的鴨蛋也曾爆出戴奧辛污染,元兇指向台灣鋼聯集塵灰;時隔十二年,彰化再爆蛋品遭到戴奧辛污染,究竟純屬巧合?還是真有地緣關係?李俊璋表示,「兩者應該沒關係。」

本次受檢樣品呈現「四氯呋喃」濃度偏高;但民國94年的案子卻主要驗出2、3、4、7、8五氯呋喃,「況且,一個在北彰化、一個在南彰化,其實距離蠻遠的。」應該沒關係。

農委會:若確定環境遭受污染,將強制停養補償

此次苗栗合成批發行販售的蛋品被抽驗出戴奧辛超標,其進貨上游為彰化王功蛋行,由位在同一地區的九家蛋雞場供貨;衛福部現已鎖定其中近三個月供應給苗栗合成批發行的三家蛋雞場進行雞蛋封存與移動管制,明將至另外六家蛋雞場進行採樣與記錄進出貨流向。

食藥署也於昨日啟動預防性下架措施,要求要求駿億、鴻彰及財源3家蛋雞場生產的雞蛋及其下游4家盤商所有的涉疑雞蛋於今日下午3點前完成預防性下架,截至今日下午5點止,累積下架雞蛋約6,785公斤。

農委會也說明,後續如果確定這幾場蛋雞場是環境遭受汚染,則已不適合飼養,該會將會同地方政府就這幾場強制停養;若確定是飼料遭到汚染,會立即啟動飼料查驗機制,就來源飼料廠全面清查。受害養雞場被污染蛋品與雞隻銷毀的損失,會透過中央畜產會給予補償。

延伸閱讀:灰渣戴奧辛如何污染雞蛋?專家研判:飼料內含不純原料或雞場環境污染

1492873593291
圖表提供/食藥署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