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雞蛋驗出戴奧辛引發社會關切,污染源從何而來,成為關注焦點。負責檢測戴奧辛雞蛋的成功大學環境微量毒物研究中心主任李俊璋指出,受檢樣本驗出「四氯呋喃」,初步研判汙染源可能是「灰渣」,亦即燃燒廢棄物飛灰、底渣的混合物。

環保署研判污染源可能來自飼料、空氣或水,不論是哪個項目,影響層面都不小。

中興大學名譽教授、台灣飼料工業同業公會顧問兼飼料研究小組召集人許振忠指出,如果戴奧辛來自飼料,應是原料出問題。若飼料業者買到不純的工業級原料,混合了內含戴奧辛的灰渣,就有可能造成雞蛋污染。

如果是空氣或水,問題就出在養雞場周邊的環境污染。這三家養雞場所在的王功村,與同在芳苑鄉的芳苑工業區直線距離大約只有五公里。有當地業者認為,地下水污染的可能性最高。當地環保團體則認為,空污飄散嫌疑大,從六輕到附近的非法燃燒都有可能。

18010664_1650627238284100_9186586207414506060_n

飼料若有戴奧辛,可能來自不純礦物質或用油

灰渣有可能混入飼料當中嗎?許振忠指出,若戴奧辛來自飼料,可疑成分有二:一是飼料中的礦物質粉末,二是飼料中添加的油。

許振忠解說,蛋雞飼料當中主要成份是玉米和大豆,這部份比較不會有問題。另外會再添加礦物質增加營養,如碳酸鈣、磷酸氫鈣、硫酸鎂、硫酸銅等,其中含鈣的礦物質有助蛋殼形成。這些礦物質多呈粉末狀,與灰渣型態相似,許多由中國或東南亞進口,有分為工業級、飼料級和食品級,純度以食品級最高,工業級最低。

如果飼料業者買到不純的工業級原料,混合了內含戴奧辛的灰渣,就有可能造成雞蛋污染。許振忠進一步舉例,譬如磷酸氫鈣,過去中油有做,現在都是從中國進口。若不法混入有毒灰渣,在原料端就出問題。

另一個可疑成分是飼料中的油。1999年比利時曾發生戴奧辛蛋和雞肉事件,原因就是飼料被工業用油污染。許振忠說明,雞飼料的油多為豬油或牛油,而戴奧辛正是油溶性物質。雖然蛋雞飼料中的油含量不會很高,但仍須考慮其風險。

飼料抽驗少,國內尚未制定戴奧辛標準

對於飼料和飼料原料,農委會如何監測?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表示,過去這九年來針對戴奧辛所做的飼料檢驗有69件,全部是配合飼料,並無原料。又因是依照動物暴露風險訂出抽驗比例,而蛋雞的環境比較密閉,所以只占4件,結果都符合歐盟標準。

由於國內並未針對飼料訂定戴奧辛標準,故而目前參考的是歐盟標準。王忠恕解說,由於環境介質很複雜,要訂台灣標準,必須要先做出台灣的背景值。農委會近日內將召集專家學者、業者及產業代表就訂定飼料及飼料添加物之戴奧辛標準進行檢討研訂。

王忠恕也確認,目前疑似生產出戴奧辛蛋的三家養雞場,飼料分別來自三家不同的飼料廠。飼料為密閉管線生產,不會受環境污染,若出問題一定是原料。等到檢驗結果一出來,若確認是飼料污染,馬上就會啟動第二波的飼料與原料來源的追查。

農委會也已公告事業廢棄物、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產品或清除處理機構資源化產品,不得使用於飼料或飼料添加物,灰渣來源如屬以上產品,或來自垃圾焚化廠焚化底渣、電弧爐煉鋼爐碴(石)、感應電爐爐碴(石)或化鐵爐爐碴(石)等,其再利用用途皆不包括飼料。如本案證實為飼料含灰渣,如為農民自行調製添加,可依飼料管理法處新臺幣3萬元以上3百萬元以下罰鍰。如為飼料工廠添加,可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併科新臺幣2千萬元以下罰金。

空污與地下水也有嫌疑

飼料之外,戴奧辛可能的來源就是水和空氣。這三家養雞場所在的王功村,與同在芳苑鄉的芳苑工業區直線距離大約只有五公里。有彰化當地業者認為,不太可能有飼料業者蓄意添加戴奧辛,而蛋雞的生長空間又密閉,空污可能較低,認為地下水受到污染的可能性最高,因為蛋雞大部分喝的都是地下水。

當地環保團體則認為空污也有嫌疑。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施月英曾觀察過芳苑地區有幾處非法露天燃燒,此外,空污來源也可能來自六輕燃煤電廠和彰濱工業區。六輕的排放量大、濃度又高,南風時有可能影響到王功地區。吹東北風時,空污則來自彰濱工業區和台中火力發電廠。

不過環保署毒物級化學物質局組長許仁澤表示,戴奧辛很難溶於水,所以飲水的汙染可能不會是主要來源。空污部份,則已經調查過附近3公里之內皆無戴奧辛燃燒源工廠,接下來還會與彰化縣環保局繼續擴大調查。養雞場的空氣和水也都已採樣,等待檢驗結果出來才能判定。

17991496_10208696561791782_605069406176083799_o
蛋雞的生長空間密閉(圖片提供/食藥署)

延伸閱讀:

雞蛋驗出戴奧辛 四氯呋喃濃度比過去高10倍 污染源疑為廢棄物燃燒「灰渣」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