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商業周刊》報導,銘傳大學生物科技系教授陳良宇11月12日分析市售九項乳品,發現均含有抗生素代謝物Pyrimido[a]Azepine(嘧啶氮雜)、微量塑化劑DBP,部分產品含有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Tetrachloro-o-Benzoquinone(四氯鄰苯醌)、 Hydroxy-Norgestrel-Methyloxime(氫氧–甲基炔諾酮–甲基肟)、抗憂鬱及止痛劑的藥物代謝物Clomipramine (氯米帕明)、Dehydroxyl-Vincadine (去氫氧長春蔓汀)。

農委會雖在近日立即抽樣被點名產品,昨天公佈的結果也未驗出止痛劑和磺胺劑類及奎諾酮類抗生素,塑化劑含量則在國家標準內,但陳良宇檢驗出的是代謝物,無法直接推論源頭是何種物質,農委會和衛服部急著向他查證標準品和檢驗方法,陳良宇卻噤聲,留下一堆謎團。

消基會食品委員會召集人、研究乳品20多年的台大動物科學技術系教授陳明汝認為,陳良宇的研究太過粗糙,僅用代謝物很難回推源頭,消基會經常發佈檢測數據,正常的檢驗程序,必須在國家合格實驗室,若有懷疑,一定會再重複確認、二次複檢,希望陳良宇能儘速出面說清楚。以下是上下游對陳明汝的專訪。

一、代謝物不能回推使用何種物質

Q、什麼是代謝物?

此次《商周》公佈的殘留多是代謝物,但包含歐盟和美國,國際上幾乎沒有人測代謝物殘留。代謝物只是某個物質的片段,動物吃進某種物質,經體內酵素、微生物切成一段一段小分子,以陳良宇檢測出的代謝物Pyrimido為例,這個代謝物的前面和後面,都還有許多不同的序列,在網路上隨便一查,許多物質都含有Pyrimido片段,因此無法直接用Pyrimido回推是何種物質。

事實上,我從大學開始研究乳品,卻從來沒聽過Pyrimido,問了其他獸醫也都表示沒有檢測過,大家都非常納悶,還特地去查藥典。

一般檢測藥物殘留,都會直接就特定藥物下去分析,銘傳的研究團隊,應該也不確定Pyrimido從哪裡來,往抗生素方向找,發現抗生素的代謝物有Pyrimido,但也有老師說Pyrimido可能來自某種木頭防腐劑。

但就算知道Pyrimido是抗生素代謝物,經過分解,它和抗生素已經是不一樣的東西,《商周》報導寫,Pyrimido可能引發過敏反應、增加肝腎負擔,其實都是很大範圍的概念,抗生素和許多藥物本來就會有這些反應,問題是無法證實Pyrimido來自何方,直接寫Pyrimido引發過敏反應、增加肝腎負擔不太恰當。

Q、消基會經常發佈檢驗,一般檢驗程序應該如何?

通常我們檢驗一項物質,必須在國家認證的合格實驗室,檢驗方法必須是國家公告或國際上公認可用,要有標準品比對,除了定性還要定量,若有疑慮,必須二次確認,例如從標準品再次分析確效,二次檢驗。

舉例來說,銘傳測到Pyrimido,懷疑是抗生素代謝物,應該要找出懷疑的抗生素是哪一種,再用這個抗生素的標準品去實驗分解,看是否得出同一種代謝物,確認之後,再檢測牛奶中是否有這種抗生素、有無超過國家標準。

就我所知,銘傳團隊並非在國家認可實驗室研究,也沒有標準品、沒有定量,他們說根據歐盟方法,但歐盟的方法是檢測抗生素的方法,並非代謝物。

Q、銘傳說他們用的檢驗儀器是GC/MS,準確度比台灣常用的ELISA高,農委會則說是用LC/ MS MS,這些儀器有何不同?

ELISA是酵素連結免疫吸附反應,乳廠到各家酪農收牛奶時,會先用ELISA快篩,一次可以顯示出好幾種抗生素、藥物,大約一到兩小時結果就出爐,不過政府和實驗室都是用更準確的GC/MS MS或LC/MS MS。

GC是氣相層析法,LC是液相層析法,MS是mass spectrometry縮寫,代表質譜儀。

GC跟LC是層析儀器
,目的是將樣品中的分析物進行分離,以獲得層析圖譜;經過分離後的分析物,會送進質譜儀(MS)進行偵測,此時會得到分析物的一次質譜圖,接著可以針對一次質譜圖中有興趣的訊號,進行監測,施加特定能量,將其打碎,得到分析物的碎片訊號(二次質譜圖),可以跟現有的物質資料庫進行比對。 如圖所示:

 

陳明汝教授說明(攝影/林慧貞)
陳明汝教授說明(攝影/林慧貞)

以上圖為例,樣品進入GC分析後,可能會得出四個peak(訊號),每個peak都要經過MS分析,一個化學式有許多鏈結,透過MS打入電子,有些化學鍵比較容易斷,會呈現一次質譜(MS),我們再用這個質譜,比對資料庫中的物質。

有時一次質譜(MS)還無法確認,例如C6H12O6是葡萄糖、半乳糖、單糖的分子式,但他們的結構並不相同,因此需經過二次質譜(MS MS)打碎後再確認,所以MS MS 會比MS來得精確,且可信度較高。

用GC時,物質必須汽化,且要非常乾淨,乳品的前處理非常麻煩,過程中可能會有別的東西滲入,且乳品中的干擾較多,獲得的訊號較為複雜,因此銘傳應該要說清楚,有沒有再去做二次質譜(MS MS),就我所知,歐盟的方法大部份都採用二次質譜(MS MS)分析並進行定量。

Q:飼養乳牛,一般會用到何種藥物?

抗生素主要是治療乳牛的乳房炎,有時候乳牛的乳頭沒清乾淨,或是沾染到牧場裡的糞便,都有可能發發炎,乳牛生病了就會不吃飯,抵抗力下降,加上台灣天氣熱,使用抗生素很常見,也是合法的動物用藥。一般酪農都會遵守安全停藥期,打完抗生素也會抽牛乳樣品送驗,確定合格才會將牛乳交給廠商,否則汙染整車牛乳,可能要賠幾十萬。

一般農民應該不會打雌激素,乳牛本就會有賀爾蒙,不能排除雌激素跑進牛乳中,至於避孕藥,我們從來沒聽說牛要打避孕藥,農民希望他們懷孕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會打避孕藥;抗憂鬱藥也從沒聽說過。

鮮奶是民生必需品,而且屬於生鮮產品,不像一般豬肉牛肉還要煮熟,因此相較其他食品,把關非常嚴格,一定會測微生物、生菌數等等,出問題的機率比較小。

二、牛奶應適量飲用,選購前看標籤

Q:有些人說牛奶會造成骨質疏鬆,甚至癌症?

骨質疏鬆是因體內的鈣不足,骨頭必須釋出鈣,牛奶中的鈣依附在蛋白質,相對好吸收,不過人體也只能吸收30%~40%,其餘會存在骨頭裡,不可能造成骨質疏鬆(編按:關於牛乳是否造成骨質疏鬆,醫界則有不同說法,可參考相關報導)。

目前也沒有看到致癌的直接證據,反而是牛奶中的飽和脂肪含量高,應該要適當飲用。

Q:市面上牛奶琳琅滿目,該如何選購?

市面上的牛奶可以分成鮮奶、保久乳、牛乳,未來還可能會新增乳飲品分類,鮮奶是乳牛擠奶後,經過高溫或低溫殺菌,必須冷藏,農委會會發牛頭標,核對牧場乳牛數和鮮奶數量,只有鮮奶可以申請 CAS。

保久乳也是鮮奶殺菌,不過它殺掉99.9%的菌,因此可以在常溫下放比較久。

牛乳則是市面上看到的調味乳,用奶粉或部份鮮奶、保久乳,加入營養添加物;未來衛福部和農委會可能會新增乳飲品,規定牛乳必須用鮮奶、保久乳,乳飲品則可用奶粉,但含量要在50%以上。

現在的食品很難不加工,鮮乳也可合法添加寡糖,廠商應該要充分揭露,消費者選購時,仔細看標籤,例如有無添加寡糖,高脂、低脂、脫脂等,選擇適合自己的牛奶,一天不要喝太多杯,大概500~700c.c左右。

1461502_741657892528458_1537000860_n
台大動物科學技術系教授陳明汝(攝影/林慧貞)

1480563_741807959180118_1918451735_n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6 則回應

  1. 有沒有讀過喝母奶中毒的嬰兒事件,重點不是母奶營不營養,而是母親喂母奶時心情好不好(因為母親生氣,所以導致母奶有毒)。我想牛奶也是一樣,現在的乳牛是怎樣的生長環境?現在的生蛋雞是怎樣的生長環境?現代的養殖場多半擁擠不堪、臭氣熏天,在這樣的環境生長的牛與雞會有好心情?如此所生產出的牛乳與雞蛋人吃多了會健康?
    現在規定能檢驗出的化學物質只是其中一部份,還有很多因素沒有檢驗到,不需要太執著專家怎們說,懷著感恩的心,感謝上天賜給我們食物吃,感恩的心是最好的解毒劑。

  2. 既然陳專家心情日記已經說了,只有定性……沒標準品……沒有定量
    那傷業週刊 報導的第一段 就是 錯誤的報導 ”發現含大量有害人體的動物用藥”
    沒有定量,那來的“含大量”
    GC/MS 資料庫比對,也公佈一下 相似度多少?還有 設定比對的條件參數一並公佈吧!
    資料庫比對的定性,只是粗步的判別
    也許驗出的代謝物 比對相似度 只有80%,甚至更低……能夠拿它來當 含大量有害人體的動物用藥 之推論?
    懂這領域的不會只有 他一個人

  3. 關魚

    網摘推薦到好生活報了: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31123/5368

    語重心長的編按:

    想要搞清楚商周鮮奶報導引發爭議的科學問題,請不吝仔細閱讀本篇專訪,因為只要稍具科學常識,就會知道銘傳陳良宇老師在本次鮮奶的檢驗粗糙到一個根本不符合科學精神的地步,而引用他的研究去渲染報導的商周,更是罔顧新聞倫理和社會責任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如果有很多人因為不信任政府,就把這種粗糙聳動誇張不符合科學精神的報導照單全收,那台灣的調查報導品質永遠不會進步。

    套句中山大學顏聖閎老師在臉書說的話:「如果可以使用代謝物來指控鮮奶製程,那我放屁有二氧化硫是否表示我吃了硫磺?」

    • 商業媒體都像你們這樣有自省能力就好了,硬凹只會凸顯自己理虧,玷污了新聞自由四個字

    • 還有學術倫理的問題,自己發表的內容自己要負責,就算是學生做的,身為指導教授至少對學生的成果有把關的責任,何況是自己出來發言?不能夠自己搞了那麼大的新聞,然後出了事說「學生做的」好像撇清跟自己沒關係,這樣子對於自己的研究和發言也太不負責任了。學術研究是要有credit的,畢竟不是像政客那樣選舉亂喊選後不負責,事實上即使是政治人物,自己提出的政見也要儘量落實,何況是學術研究人員若不可靠誰會相信。

      你把人家名字寫錯了喔~他叫「顏聖紘」。

  4. 我是知道有台大教授看不起私校的教授,所以不管人家成果為何,就只會否定。希望這位教授不是如此。當然也可能是記者有些斷章取義。今天商周說,數字是來自於國家認證的實驗室了。不要以為商周和銘傳教授作事粗糙,為了讓數字有公信力,他們是有下功夫的。

  5. 政府現在應該去找那些代謝物到底是天然還是人為產生的,而不是去檢討驗證方法,因為這樣並沒有解答人們的疑問,不要急著否認各種可能性,也許固有的方法存在著盲點

    • “應該去找那些代謝物到底是天然還是人為產生的”,我想檢驗過是否含有有害成分(與規範值相比)之後就可以說明了吧。我認為問題在於他們所使用的方法能不能夠驗證/反駁他們所做的推論,況且爆料並不全然都是真的,如果爆料沒有根據的話,我們為何要相信這個爆料?
      再來提到盲點,想要說服別人卻使用”也許盲點存在”的這種話當作自己的論述未免太顯薄弱,真要說服人的話應該要有根據,就算真的有盲點好了,盲點在哪裡,應該如何改善?在不知道盲點到底存不存在的時候其實應該是要相信盲點不存在的,而不是堅持自己原有的信念-食品有問題,因為有人(亂)爆料。

      • 你怎知道他的方法不能驗證?有人拿健康的牛重做一次嗎?如果重做一次卻沒有那些代謝物呢?樣本數量呢?要講科學可以阿,拿健康的牛,未投藥的牛做一次。到底驗出的代謝物從何而來,搞清楚說明白,才是科學。難道,全部的奶製品都是一樣的嗎?都會有這些代謝物嗎?多少量是安全的?多少有危險?確定嗎?

        • 衛福部就公布檢測結果啦
          所以就是有人只信雜誌口中不知道名字的的國家級實驗室
          不信真正公布的國家級實驗室

          • 衛福部有驗代謝物嗎?有找出這些代謝物從何而來嗎?這個國家從上到下都這樣,難怪黑心食品吃了這麼多年才抓出來,不過有人只會用酸的也難怪造就這樣的政府,只能說不意外

    • 怎麼會有人認為不用管檢驗方法及數據的真實性及可信度,只一味要政府去追究?社會真的沒是非了!難怪政客可以為所欲為-人民都是不長腦!

  6. 官員要不要快點出來背書一下,
    陳明汝也順便背書,
    這些酪農絕對沒有加禁藥。
    也保証這些鮮奶也是可以給小孩喝的。

  7. 現在的重點不是誰背書,而是到底證據的效力可以推論到多少的程度?也許陳良宇教授發現了一些特別的現象,但是否足以「斬釘截鐵」的推斷酪農用了禁藥?目前看來這個檢驗方式與證據力是薄弱的,請參考這篇文章: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31123000324-260102

    消基會食品委員召集人、台大動物科技系教授陳明汝表示,此次《商周》公布的殘留多是代謝物,但她上網查遍歐盟、美日等國,根本沒有人在驗代謝物殘留。她認為,陳良宇的研究過程太粗糙,僅用代謝物很難回推源頭,而且也不是在國家合格實驗室檢測,可信度實在不高。

    陳明汝指出,一般檢驗的正常程序,第一步必須找符合國家認證的合格實驗室,檢驗方法也必須是國家或國際上公認可行的。其次就是要有標準品比對,「定性是第一步,接著一定要做定量」。若有疑慮,必須2次確認。

    她指出,通常國家級實驗室使用的檢測儀器是質譜儀。雖然銘傳使用的檢驗儀器也是質譜儀,不過並沒有做二次質譜,且銘傳採用的是氣相層析法,並非國家實驗室常用的液相層析法。使用氣相層析法,物質必須汽化,乳品的前置處理作業非常麻煩,過程可能會有別的東西摻入,所以乳品檢測並不適合使用。

    陳明汝說,代謝物不代表就是有害的。陳良宇專長在國內運動員禁藥篩檢,運動員因為代謝快,僅能以體內代謝物去懷疑有無用藥,無須跟藥物標準品比對。但此實驗方法不能同時適用在檢測食品安全上,實驗方法不正確,檢測結果的確會有瑕疵。

    台大毒理學研究所教授康照洲說,歐美、台灣均監測乳品動物用藥殘留物,但檢出代謝物,可能是動物曾用過相關藥物或環境汙染導致,儀器和檢驗方法一定要確認,但仍應趕緊清查源頭。

    美和科技大學副校長陳景川表示,此次《商周》的乳品檢驗樣品不夠多,加上沒有標準品,檢驗不夠嚴謹。這樣的報告可刊登在學術期刊上進行討論,進一步抽驗國內外奶粉,釐清是否為背景值或真使用禁藥,但不該刊登在雜誌上造成民眾恐慌。

  8. 即得利益者比較恐慌吧
    記得上一次的油品問題也是三年前就發現了…
    一直到最近才聲稱因為某縣議員死亡,
    大統長基再也紙包不住火,
    整件事才被報導出來…
    台灣人真可憐啊~~

  9. 看見什麼 (Beyond Milk – look at the sky through a tube )

    揭露一項黑心商品需要準備這麼多資料跟研究,還設定了這麼多標準甚至是需要大批的專業精密儀器跟學者專家,更別提那龐大的研究經費及研究信效度確認出來的時間成本,真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令人大開眼界。
    這次事件的是非對錯日後自有定論,當認知到事件背後大家總愛談程序正義,而不去談道德勇氣的同時,對比陳教授收到的稿費加上週刊銷售額與企業的營利去衡量,記續看下去的劇情,孰勝孰敗早已見得。
    當一位學者冒著研究經費被鎖…以及得罪各大食品加工廠的風險,拋磚引玉丟出這議題讓社會大眾去審視,要讓大家不要漠視食安問題的同時,我相信他的內心是掙扎的、無助的,才剛點燃引信的同時大火逆風吹回,瞬間搞得自己焦頭爛額、回不了嘴。
    即使消基會提出的論點是中庸的,只講明研究該如何進行,實際上卻並未替各大食品廠及政府背書。最令人佩服的是廠商出來講的都是漂亮話,他們都是受害者與消費者站在同一陣線,鋪天蓋地的發聲明買廣告甚至按鈴申告,但這陣子買氣低迷造成的業績下滑該怎麼辦呢?於是…促銷活動推出了,民眾也樂的撿便宜,量衝到了業績達到了,拍拍屁股~安全下庄。
    但…是什麼被遺忘了?一葉蔽目,不見泰山。聽一個人說話,不要聽他說了什麼,而是…要聽他沒說什麼。這事件沒有人是得利者,大家都一起落難受害的狀況下,沒有人告訴你什麼是真相,什麼是標準,有的只是一群角色錯亂的人一起耍了場猴戲,歌照唱舞照跳馬照跑。
    腦海裡隱隱約約迴響起【看見台灣】裡吳念真的旁白,「大多數人看不見,少數人假裝沒看見。」也許,不只是少數人假裝沒看見,很多時候人們「刻意」選擇看不見,因為這樣就不用承擔責任,就可以在發生問題的時候安慰自己:不是我的錯,是政府與老天與命運的錯。

    結論「這就是台灣,如果你沒有看過,或許就因為你站的不夠高。」

    • 問題很簡單今天陳副教授的學生驗出來的那堆代謝物,跟我們每天的大便是差不多的東西,你怎麼能知道它到底是用了禁藥還是吃了含有這種物質的植物?= =
      今天他們驗的跟大家來找碴一樣,
      喔!發現牛奶裡有這些物質=>查資料庫(PS:陳副教授是驗運動員禁藥的)
      喔喔!這些都是禁藥耶!!
      多少量?有就不行了幹嘛去測多少量!(乳牛完全被當成運動員了……..= =)
      你要人家怎麼相信這種殘缺的報告啊= =

      黑心商品那麼好爆喔= = 連具公信力的實驗都不需要喔= =
      之前爆黑心商品都是民眾去請有公信力的實驗室檢驗才爆出來的= =
      怎麼到商周就變這麼簡單了= =
      一個碩士生做的實驗就讓那麼多人都相信了= =
      反而認為跳出來平反的專家教授在配合政府說謊? 媒體真是可怕= =

    • 我說你家裡的水含有甲基酸鳥嘌吲哚!喝多了會造成憂鬱與妄想。你不信?趕快拿水去驗吧!

      什麼現在驗不出這種東西,我跟你說,百千年後會一定能證明我說的話是對的,現在的人啊!實在站得都不夠高。

      (謎之聲:我為什麼自己不馬上動手去做研究呢?要把這個前無古人,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理論證實出來,說不定我還可以拿個諾貝爾化學獎哩!)

    • 現在就是驗出了,何時才要出來面對這些代謝物從何而來?不用等千百年,現在正在發生,快點動手做研究吧。

  10. 稍微懂科學的哪會雜誌隨便說隨便信
    我們都遇過不少這種人,遇到數學就說這又沒有用。
    更遑論化學與醫學(看看聯考各科均標..)
    那些人能懂食品檢驗? 懂質譜儀?
    是不是以為跟賭神一樣,東西放進去,電腦分析百分之30是4 百分之60是A?

    • 驗出代謝物是事實,是科學,至於代謝物從何而來?追求科學的你說話吧,拿出科學證據來說這些代謝物是天然產生的,拿不出來?那又如何否定事實?

      • 驗出來的代謝物是不是因為實驗室污染,還是實驗方式有問題還不知道咧,….別這麼快就認定驗出的代謝物是從藥物代謝出來的….

        • 大便有裡驗到氮,就代表你吃過牛奶嗎?要找出代謝物是很困難的,代謝物經過體內的化學反應後,中間的過程相複雜,用講得比較快,那蔬菜不用驗農藥殘留了,直接驗植物體內的物質不就好了,拜託講點有水準的。

  11. Pingback: 媒體假科學 行數據恐嚇之實! | 媒品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