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環保組織抽驗市售大量流通的燕麥產品,共抽驗61件樣本,有79%檢出除草劑「嘉磷塞」,且多數產品皆超過兒童每日安全攝取量的二、三倍,連知名大廠桂格和家樂氏都中標。其中慣行農法部分,45件樣本中有43件檢出「嘉磷塞」,有機燕麥產品則是16件樣本中有5件驗出嘉磷塞殘留,不過殘留量遠低於慣行燕麥。

食藥署表示遭點名的燕麥產品自106年1月起至今皆無進口到台灣,且我國目前已將「嘉磷塞」列入燕麥、穀物類產品的例行性藥檢項目中,其殘量標準為「不得檢出」。

EWG檢測,慣行燕麥產品95%殘留嘉磷塞,桂格、家樂氏等超過兒童安全攝取量

美國環保組織EWG(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成立宗旨為研究對環境和人們健康有害的化學物質,進行市售產品檢驗、公開相關資訊。而在EWG最新公布的大眾美國市售燕麥產品報告中,分別針對慣行與有機燕麥產品抽驗,其中慣行燕麥45件樣本中有43件檢出除草劑「嘉磷塞」(glyphosate)成分,檢出率高達95%,包含知名品牌桂格(Quaker)和家樂氏(Kellogg’s)商品。有機燕麥則是16件樣品中有5件驗出殘留。

嘉磷塞為美國農業公司「孟山都」(Monsanto)暢銷商品「年年春」中的主要成分,也是我國銷售額第二高(2016)的農藥。EWG指出,嘉磷塞被廣泛用於美國各地,在含有燕麥、豆類、小麥和大麥成分的加工食品中幾乎都可以發現它,人們每天吃這些燕麥穀物,其化學物質也會長期累積在體內。

圖片來源/EWG網站

兒童比成人更易受到影響,桂格Quaker Old Fashioned Oats超過八倍

「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已將嘉磷塞列入可能致癌物質的名單中,EWG表示,兒童受到的影響比成人更大,需要更嚴格的規範,因此在EWG提出的兒童每日攝取基準中,嘉磷塞不可超過0.16ppm,但多數樣本皆超過容許含量的二、三倍。其中桂格旗下一款產品(Quaker Old Fashioned Oats)更被驗出嘉磷塞濃度超過1.3ppm,高於攝取安全基準的八倍。

Quaker Old Fashioned Oats(圖片來源/EWG網站)

有機農田燕麥3成驗出低量殘留,農民不滿鄰田污染

EWG的毒理專家Alexis Temkin表示,美國政府小看了嘉磷塞對人體和環境的傷害,根據他們內部收到的消息指出,美國FDA兩年來皆有抽驗市售產品中的嘉磷塞含量,且結果皆為「有檢出」,但官方並未公布,她指控政府刻意隱瞞。

此外,此次抽驗的燕麥產品中約有三成產自有機農田,同樣也被驗出含有嘉磷塞,只是含量遠低於慣行燕麥,推測是受周圍慣行農田噴灑農藥之波及。對此當地有機農田農民感到十分不滿,已開始關注鄰田污染的問題。EWG也呼籲大廠不該再使用除草劑,以確保燕麥產品安全無虞。

圖片來源/EWG網站

食藥署:EWG點名產品未進口台灣,我國嘉磷塞規範為「不得檢出」

衛福部食藥署食品組副組長魏任廷表示,衛福部比對29項EWG點名的燕麥產品名稱,自106年1月1日迄今皆無輸入紀錄。

食藥署2016年曾抽驗市售36件燕麥產品,有28%驗出嘉磷賽殘留不合格。魏任廷指出,我國市售的燕麥產品主要仰賴進口,每一批產品進口時都要報驗,須通過國內例行性373項農藥檢驗;而在105年起更將燕麥、穀物類產品加驗「嘉磷塞項目」,強調嘉磷塞已列入燕麥類的例行性藥檢中,我國對進口燕麥的「嘉磷塞」含量規範是「不得檢出」。

他進一步解釋,台灣對嘉磷塞殘留容許標準是依作物性質不同而定,柑桔類、甘蔗類和米類的嘉磷塞容許量為0.1ppm,小麥(含黑小麥)為5ppm,大豆(黃豆、黑豆)則是10ppm。但因國內燕麥種植面積不多、主要靠進口,因此國內燕麥較沒有種植用藥的需求,因此食藥署尚未制定燕麥類的除草劑容許量,目前對嘉磷塞之標準仍是「不得檢出」。

我國制定農藥殘留容許量的標準為何?是否仿效EWG針對兒童等敏感對象設置不同的安全攝取量?魏表示,我國設置各種農藥在不同作物上的殘留標準時,已考量不同年齡層之條件,「雖然沒有像國外特別分級,但訂出的容許量都是符合各年齡的安全攝取量的。」

台灣桂格:台灣販售產品原料從澳洲進口

台灣桂格公司則在官網發文表示,台灣市售的桂格燕麥系列產品由佳格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製造,「所使用的燕麥原料自澳洲進口,在台灣生產製造,通過426項農藥檢驗合格。」但在記者截稿前沒有聯繫上台灣桂格公司。

EWG:非基改作物使用嘉磷塞做落葉劑,需留意殘留風險

另位,Alexis Temkin也指出,通常被當成除草劑使用的「年年春」,其實也大量做為落葉劑用途,即使非基改的小麥、大麥和大豆等作物在採收前夕都常使用到,以致於殘留於燕麥產品中。她強調落葉劑中的農藥殘留風險也不可輕忽。

對此,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表示,嘉磷塞在台灣主要作為除草劑,只能用在雜草防治上,禁止用於落葉處理工作。

她也解釋國內自106年公告禁用巴拉刈後,多以氯酸鈉取代,主要用在紅豆採收前的植株乾燥處理上,屬於生長調節劑,經防檢局評估認為無危害風險後開放農民登記使用。她指出目前防檢局、農糧署都嚴格監測農民是否使用不當的落葉處理劑,強調「國內一律不能用巴拉刈、嘉磷塞來處理植株乾燥。」

延伸閱讀:

台灣農藥用量創17年新高!美國法院判嘉磷塞賠償天價、保護嬰兒禁用陶斯松,台灣是否跟進?

孟山都蓄意隱瞞嘉磷塞致癌風險40年,法院判賠強生案90億台幣,4千名美國人等著對簿公堂

燕麥片抽驗 28%嘉磷塞農藥殘留不合格(2016)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