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器物語】系列書寫,拜訪製作器皿的工作室與創作者、以及對於器皿有深度執著的餐飲店主人,期待大家在專注食材、鑽研廚藝、品嘗美食料理的同時,也一同關注器皿、發現器皿、一起探索食器的世界與故事。

第一次見到八二制造的陶瓷作品,也是八二的第一次出展,是2017年在當代美術館旁的罐子茶館。夏天的午後,罐子茶館裡的陶瓷市集擠滿了參展的作家與參觀的人潮,場子內滿是熱鬧的氣氛。八二制造的作品在進門的入口處,一片歡騰中顯得格外安靜,但與許多器皿相遇的經驗告訴我,這些作品裡藏著內斂而待放的光芒。

再見八二制造,已隔了一年多。季學與小渭依舊謙虛又靦腆,但作品的魅力與光芒已經藏不住,成熟又恰到的韻味表露無遺。

看過許多陶瓷的器皿創作,就會知道美的形式有太多,有些美的樣貌是精雕的美、費盡心思的美,當然另一面也就有樸拙的美、素樸的美。而能像是八二制造這樣,在收放之間、在刻意與留白之間,分寸拿捏地如此恰到的,少見得令人驚喜。

放手追尋生命的自由之貌

「因為接觸攝影、認識了森山大道,才因緣際會與藝術接觸」名校理工科研究所畢業、曾在大企業擔任四年工程師、自己說與藝術無緣的季學說,是看到了森山大道攝影作品裡的自由、奔放狀態深受吸引,而開始了與藝術的相遇。

然而,藝術世界的自由,對照之下是身為大企業巨輪中小螺絲釘的不自由。這樣的體悟,讓原本平穩的生活罩上了越來越濃厚的陰鬱,還萌生了不想再妥協的叛逃之心。

生命裡有時候會出現怎麼也過不去的檻,這時候只能索性把一切握在手中的擁有都放掉,放掉原本優渥的工作、放掉原本平穩的生活狀態、放下很多高大的自尊,停下來沉思、歸零、重新開始。只是這樣的跨越需要很多的勇氣,也需要強大且堅定的支持。而季學就是一個這樣勇敢的人,小渭更是一位體貼與堅強的伴侶與夥伴。

但為什麼走上的陶瓷之路呢?「是看到日本漫畫《REAL》的一句話,我才開始做陶」。向大公司遞出辭呈之後,季學花了很長的時間思考、尋找下一個人生的方向。他看書、接觸料理、做各種嘗試,想要摸索自己究竟適合什麼、能做什麼。後來因為漫畫《REAL》的一段話,讓他戲劇化的開始了陶瓷創作的旅程。

「捏陶,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
你該好好整理的不是形狀,而是試著去傾聽,自己的心聲。
屏除一切的雜念,直到聽見自己的心聲為止。」


看了《REAL》之後季學手捏的第一個陶藝作品,底部是小渭(淳渭)幫忙以書法雕刻留下註解

從零開始的陶瓷獨學之路

決心走上陶瓷「製作」之路的季學,沒有去陶藝教室、也沒有拜任何人為師。回想過去順遂的人生,他懷疑著那些曾經的「成功」是不是只是一連串的僥倖,彰顯著被家庭、被學校師長所昇抬的幸運而已。所以打從開始接觸陶瓷之後,他看似叛逆的想要試著不倚靠他人,而是以自己的力量與能力自學。

問他如何在自學一年半後參加第一次展覽、就拿出高完成度的作品,這期間的學習之道是什麼,他說他看大量的書、看大量的網路資料,不管是陶藝家製作時的影片、各種作品的照片、甚至是工作室一隅的照片。

只是看書、看影片?「不僅是大量大量的看,更要仔仔細細的看。」曾經接觸過魔術的經驗告訴他,技巧的練習就從重複、一而再再而三的「觀看」而來,看似平順的流程裡會有著各種不言而喻的細節,看似理所當然的畫面裡藏著很多魔鬼的秘密。

或許許多陶藝創作者都是因為「深愛陶瓷」這項媒材而作,但問季學「喜歡陶瓷嗎」,他說,陶瓷只是剛好接觸到的材料,他不設定以陶瓷作為終極的目標,而是想要透過作陶,來追求、實現一個完全自由的狀態。

目前的八二制造

經歷了三年多的閉門沉潛,現在的八二制造找到了一個暫且的平衡,季學在家裡製作陶器,熱愛書法的小渭則是平日進行書法雕刻的接案工作,閒暇時候進行些許青花[註1]為主的陶瓷創作。雖然八二制造的作品常以季學的器物為主,但小渭仍是品牌的靈魂人物,一如出於小渭之手、展覽上總會見到與器物相互輝映的書法作品,少了小渭、少了小渭的書法,就不是八二制造了、八二制造也無法成為八二制造。

目前的步調雖然還緩慢,一年兩三場的展覽邀約、微幅成長的寄售空間[註2],但季學和小渭也不心急,兩人一邊走一邊調整,然後也期待著,未來有機會也想離開目前在大厦裡的工作室,到一個更親近自然的空間,實踐身心靈都更加自由的創作。

八二制造的工作室目前位於大厦住家內,在季學的堅持下維持著驚人的整潔程度,一改陶藝工作室總是塵土飛揚的印象

一些後話

或許藝術、陶藝創作者的人生故事常常都充滿戲劇性,對於被禁錮的生活之反抗、對於自由與美的嚮往,說到底這樣的故事也不稀少,因為創作者們常常都帶著一點叛逆與任性的浪漫。

只不過這些故事裡的浪漫常常被放得很大、背後的辛苦與艱辛常常被輕描,所以總是變成很像是要鼓吹大家大作藝術之夢的推坑小品。然而這並非這篇採訪的本意,採訪與記錄的初衷是期待大家在欣賞器物之美時,可以透過報導讀到更多創作者的故事,然後發現器物不僅僅只是物品,而可能承載了許多要更仔細走近才會看到的無垠。像是在季學坦誠面對自己的真誠、費盡了許多力氣衝撞人生許多關卡才製作出的作品裡,能看到的是一種令人意外的坦然與自若。

在書房、同時也是上釉室的茶壺們(季學之作)
工作室內隨處可見小渭的書法作品

註釋

[註1] 青花:含有鈷礦的藍色釉下彩之陶瓷裝飾技法。青花瓷,即白底藍色圖樣的瓷器,是中國明代的瓷器主流,清代發展至巔峰。

[註2] 有關八二制造展覽與寄售地點相關資訊,請參考 八二制造 eightwomade

放在窯上等待入窯的坯體

【食器物語】系列

食器物語01│自作自用,100%在地飲食生活│楓樹陶坊

食器物語02│好好生活,才能好好創作│沈喬楓

食器物語03│為了盛情的款待,製作有個性的器皿│兔兔邱于珊

食器物語04│在台南的老房子裡自在捏陶│青青土氣

食器物語05│在自然裡誠實面對自己│陶藝作家王美雲

食器物語06│非陶瓷產地的陶瓷魅力│陶藝家 飯高幸作與他的小店kousha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