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行軍蟲入侵台灣來勢洶洶,全民合力找蟲抓蟲。自本月8日發現首例至今(22)日止,全台秋行軍蟲幼蟲確認案例累計151件,皆在玉米田中,已處理131件(危害面積達34公頃,其中銷毀75件、噴藥防治56件),其餘20件正在等待處理中。國內僅剩南投縣、嘉義市尚未發現秋行軍蟲。

日前農委會宣布進入「防治第二階段」,呼籲農民只要發現秋行軍蟲卵、蛹、幼蟲、成蟲都要通報,由地方政府啟動噴藥作業。不少農民詢問,秋行軍蟲是今年才入侵台灣嗎?是否可用性費洛蒙抓蟲?該蟲有本土天敵嗎?有機農民人心惶惶,擔心通報後田間可能會被強制噴灑化學藥劑,除了噴藥之外,還有哪些防治方式?

為完整掌握防治資訊,《上下游》採訪國內昆蟲專家、台灣大學昆蟲系教授許如君,以及本次協助農委會進行形態鑑定的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以及防檢局和農業試驗所專家,說明當前防疫具體作法、噴藥之外的防疫選項、民間的性費洛蒙使用爭議、以及長期如何因應。(完整共兩文,閱讀下文請點選這裡

Q:有機田區都要噴化學藥劑?有機田怎麼辦?

有機農民擔心,通報後田間會被強制噴灑化學藥劑,讓辛苦經營起的有機田毀於一夕;也覺得當前中央、地方給予的指示不同步,「農委會在記者會上說有機(田)可以用蘇力菌(註:屬於微生物農藥,為防治資材的一種,並非化學農藥),但地方政府又跟我們說一定要噴化學藥劑,這讓很多人不敢通報啊!」希望中央將當前防治政策說清楚、講明白。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表示,自本月18日起調整進入「第二階段」後,作法上的最大差異就是發生蟲害地區不再以「焚燒」或「掩埋」處理,而是「噴藥」殺蟲。但藥劑也不可隨意使用,玉米田在防治秋行軍蟲上僅限11種緊急開放用藥,其中的「48.1%蘇力菌WG」和「54%鮎澤蘇力菌」兩種藥劑為有機可用的防治資材,可無虞用在管制區內的有機田,不用擔心有機田因此會遭化學藥劑污染。

此外,有機農也擔心配合防疫後而被貼標籤、污名化,「有消費者知道我的田出現秋行軍蟲,就說我們的作物一定都噴化學藥劑了、不能吃了。」對於發現「疫區田地」紛紛噤聲不敢通報,就怕影響品牌信譽、衝擊銷量,大嘆防疫當前、有機生產也遇上重大危機。

鄒說明,如果有機農田發現秋行軍蟲,而農民通報後決定要施用化學藥劑,可向驗證機構申請、進行暫時性管制,雖然在管制期間所生產的產品不得掛「有機標章」販售,但最終不會影響到農民的驗證資格,「有機驗證不會因此被取消!」

秋行軍蟲生活史(提供/農委會)

防檢局:發現蟲體一定得噴藥(化學或有機資材皆可)不能只焚燒掩埋

另一方面,秋行軍蟲入侵台東,且當地發現多隻羽化的飛蛾,雖然鑑定還在進行中,但為避免疫情擴散和希望提前解決田間蟲害問題,台東縣政府日前施行放火燃燒稻田,對象是一期稻收割後的田區,防範秋行軍蟲進駐稻田、影響二期稻插秧。

對此,鄒慧娟表示,當地的處理方式為「個案」、會再跟台東縣農業處溝通,她強調:「如果真的發現秋行軍蟲,就一定要噴藥,不能用焚燒或掩埋處理就好。」

預防秋行軍蟲及蟲害 縣府依空汙法將暫時同意農民燃燒稻草。(圖片來源/台東縣政府)

Q:哪些是秋行軍蟲可能入侵的「高風險地區」?怎麼觀察我的田有無秋行軍蟲出沒?

顏聖紘表示,一種昆蟲的入侵與傳播管道、當地氣候、產業發展、管理方式都有關係,就算是同一區栽種同一種作物,「只要田沒有管理、噴錯藥、或是沒整理好,就可能有蟲。」他澄清網傳「秋行軍蟲專攻有機田」的謠言,解釋秋行軍蟲的出現和一個地方是以慣行或有機農法栽種並無直接關係,而是基於該田地有沒有被妥善管理。

他也指出,國內許多轄區間的交界處土地,因界線模糊,導致權責不明、無人管理,另外市區內的住宅庭院、學校花園和菜圃,也時常缺乏照顧或自主管理不足,使得防治資訊難以進入,成為防疫的潛在漏洞。

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攝影/林珮君)

農業試驗所助理研究員江明耀則指出可以從「糞便和咬痕」來揪蟲。他解釋,秋行軍蟲為夜行性昆蟲,白天比較不活動,加上喜歡吃較嫩的植株,因此時常躲在陰暗處或是藏在玉米芯內,民眾可以仔細觀察作物,心葉周圍有無出現咬痕,或是堆積一坨坨深色、濕濕的糞便殘留。

許如君更進一步說明不同齡期的秋行軍蟲在作物上可能出現的位置:幼齡期(1-2齡期)通常會集體行動,習慣在新嫩葉生長點附近取食;3齡蟲以上的幼蟲開始分散移動,朝著作物上方爬,此時可以特別注意心葉和穗上有無秋行軍蟲出沒的痕跡。

葉上殘留大量糞便(提供/農委會)

需記錄秋行軍蟲的擴張地區、以什麼植物取食

在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資料上,秋行軍蟲主要寄主植物範圍多達76科、共353種,雖然國內目前只有在玉米田內發現秋行軍蟲,但並不表示其他作物就不會受到危害。

「牠跟斜紋夜蛾很像,吃完一個作物會去吃其他作物。」顏聖紘解釋,「雌蟲選擇在哪裡產卵」以及「幼蟲的取食性」都會影響秋行軍蟲的擴散。舉例來說,雌蟲在玉米葉上產卵,孵化出來的幼蟲會開始啃食玉米葉,但是當食物都被吃完後,牠就會去尋找週遭其他植物食用。「所以我們需要去記錄牠現在的擴張地區、以什麼植物取食。」他強調本土秋行軍蟲的資料庫有迫切建立的必要。

Q:發現秋行軍蟲後,除了噴藥外還有哪些防治工作可以做?

在發現田間出現秋行軍蟲後,慣行田可使用11支玉米秋行軍蟲緊急用藥,而有機田也可施用2支蘇力菌資材防治,或是噴灑苦楝油驅蟲,許如君則建議搭配物理防治更有效。

「雌雄一次可產50-100顆卵(一生平均可產1,500-2,000顆卵),如果都把卵除掉,就可以降低幼蟲孵化的數量。」同時,農民也應積極巡田,觀察各齡期幼蟲可能出沒在植株上的位置—-找到蟲、移除蟲,而「土表10公分深以內」也是不可忽略的一點,可動手翻動表層,檢查有無掉地面的蛹。

鄒慧娟也強調物理防治方式輔佐的重要性。她表示,當前發現秋行軍蟲的田區在完成施用藥劑程序後,後續還是應該定期巡田、搭配撿拾卵塊和幼蟲,等到該區作物收成完,可運用翻埋、淹水等方式減少蟲源密度。

秋行軍蟲的幼蟲與成蟲。該文宣為國內尚未發現秋行軍蟲時所印製,當前秋行軍蟲已大舉入侵台灣各地。(提供/農委會)
嘉義六腳發現的秋行軍蟲蛾蛹(提供/農委會)

學者:農民可以防治「玉米螟」的經驗來延伸

此外,許如君再指出,農民在對付玉米主要害蟲「玉米螟」(取食玉米穗、鬚)上十分有經驗,而秋行軍蟲的老熟幼蟲也會啃食玉米穗,因此可學習相關防治經驗,例如在玉米穗上施用矽藻土(屬於免登記資材),達到驅蟲效果。在對付成蟲上,秋行軍蟲喜歡有紫外光的燈光,田間也可掛燈誘集,不過如果要用此方,她強調:「這要融入整體IPM策略(註:IPM,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病蟲害整合管理),採行多方面的防治。」

眼前國內還在觀察秋行軍蟲入侵後的取食偏好為何、何時會擴及玉米以外的作物,許如君認為,當前先暫時不要栽種玉米,在這一至二季耕作期先轉作其他作物,或是也是方法之一。「照現有資料,看起來牠最喜歡吃玉米,牠才剛飛來台灣,可能還無法適應台灣環境,因此在這個時間點上,先錯開玉米種植。」

Q:農民可自行用藥嗎?如何避免抗藥性問題?

農委會副主委陳駿季表示,雖然現在是「強制噴藥」階段,「但不是要農民自己買藥回來一直噴,是通報後讓地方政府提供藥劑和雇工『幫你噴』。」呼籲農友不要因為恐慌而擅自用藥,以免產生抗藥性問題和影響食物安全。

他指出,當前開放在玉米上防治秋行軍蟲的11種藥劑都有使用的方法和範圍,例如每公頃每次施藥量、稀釋倍數、施藥時期、採收前9-21天應停止施藥,強調不會影響作物的採收和銷售,而有機田也有適合防治資材(蘇力菌)可使用。

在用藥和抗藥性管理上,許如君指出,秋行軍蟲比其他夜蛾更容易產生抗藥性,同一種藥劑不宜連續使用三次、要輪替施用,且不是只有更換不同名稱的藥劑使用而已,而是依據不同「作用機制」的藥品去輪流使用。舉例來說,公告的「護賽寧」和「依芬寧」皆屬於合成除蟲菊;「氟大滅」和「剋安勃」一樣屬於二醯胺類;目前公告的11種藥劑中共有六種不同作用機制的防治藥物,「如果用了五支都是合成除蟲菊的農藥,那也不算輪替用。」

她重申,應該「看到蟲再用藥」,用藥後也要搭配物理防治,才能有效降低害蟲的族群密度。(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附錄:農委會「秋行軍蟲緊急防治作業手冊」規範「防治第二階段」作業流程如下:

田間發現秋行軍蟲後通報防疫單位,地方政府會派員劃設「用藥管制區」,所有藥劑由政府統一採購、提供,首次施藥由地方雇工執行;第二次開始,由土地所有人或作物管理人執行噴藥作業(政府不支付工資,但會提供藥劑),選用的藥劑將依照各區農業改良場指導,輪流使用不同作用機制的藥劑,每次施藥後會做成記錄存檔。施藥次數依寄主植物生長期而有不同,至作物採收為止,最多施藥四次,採收後要附上完整的施藥記錄,地方政府收到後就會將該田區解除管制。

延伸閱讀:

秋行軍蟲防治QA 02 》農民自購性費洛蒙抓蟲合適嗎?牠有沒有本土天敵?

撲殺秋行軍蟲教戰手冊!外貌糞便咬痕揪蟲,專家:秋行軍蟲易有抗藥性「看到蟲才用藥」

(閱讀更多秋行軍蟲新聞,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