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了,高雄市旗山區大林里的「爐碴掩埋農地」爭議,延燒至今尚未解決!從2014年開始,每年夏天只要遇上連續降雨或瞬間驟雨,爐碴回填區的土壤水分過度飽和,就會溢出乳黃色污水流到隔壁農田。

今(2019)年8月,污水再度出現,漫溢到周邊的香蕉園、木瓜園和椰子園,9月初,污水退去,厚厚一層沉澱物留在田區和圳溝,農民心痛不已。這其中的最大受害者是76歲的老農林正男,他向記者大吐苦水,「明明前年宣判的時候,高等行政法院說那些埋在土裡的是廢棄物,要市政府依法限令業者清運,可是直到現在,業者還在蓋圍牆、補圍牆,擺明要一直拖下去!」

連日大雨後,爐碴田東側香蕉園受乳黃色污水漫溢,污水退去後,留下一層厚厚的不明沉澱物。(大林里反爐碴自救會於108年8月15日拍攝)

農田從廢園變大峽谷 最後成為爐碴掩埋場

位於高雄旗山大林里的「蕭公聖君」,只是一間位於三叉路口的小廟,但因為七十年前曾鎮壓當地瘟疫疫情,附近兩個村落都以祂為信仰中心。

距離聖君廟東北邊75公尺處,有一片7公頃農地,曾在1996年被人盜採砂石,挖了一處總面積約5.2公頃、深度超過20公尺的深坑。這種深坑積水成潭,常見於高屏地區的偏僻農地,長期被在地人戲稱為「大峽谷」,而在大林里的深坑,後來成為居民釣魚和農民灌溉的重要水源。

2013年5月,正值台灣南部稻穗一片金黃之際,居民發現一輛一輛大卡車,日以繼夜、輪番上陣往深坑倒入不明掩埋物。大林里反廢爐碴自救會會長鄭妙珍表示,這些深坑的確在2013年5月到2014年6月間,被地主也是建發營造負責人黃胤鴒,和萬大材料科技負責人的戴文慶,回填了100萬噸向中聯資源購買、出自中國鋼鐵公司煉鋼過程中產生的爐石。

爐渣回填面積高達5.2公頃

離農離牧身世悲涼,大林農村不平靜

其實早在1999年,高雄市政府已經核准中鋼把煉鋼的殘碴爐石,在工廠登記證中登記為「產品」,因此高雄市環保局在2013年接獲民眾檢舉時,無法將掩埋在大林農地裡的爐碴以「廢棄物清理法」來處理。當時的高雄市政府翻遍法條,最後以地政局依照「區域計畫法」向業者開罰六萬元。

可是區區的六萬元,無法阻止爐碴繼續前進農地,在傾倒了1年1個月後,原本的深坑被填平。

回顧這片爐碴回填農地的前世,一開始是稻田、香蕉園和養豬場。後來,歷經70年代農業沒落、90年代政府推動高屏溪離牧政策,最後成為盜採砂石坑和鋼鐵業的掩埋場。從此,大林里成為旗山最不平靜的農村。

102年9月8日,業者回填爐碴於砂石坑內已近半年,潭水由碧綠變成淺藍。(相片提供:大林里反爐碴自救會)

中鋼子公司:爐碴可以鋪路蓋房子

中聯資源是中鋼集團的子公司,初期負責中鋼製程副產物爐石用途創新及加值化工作,後來營運範圍拓展到資源再生及污染整治等領域,像是爐石粉加工買賣、廢棄物污染場址清理、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等。也因此中鋼的爐石,才會透過中聯資源賣給建發營造和萬大材料來處理。

中聯資源技術室主任徐登科解釋,爐碴在業界稱為「爐石」,是中鋼一貫化生產鋼鐵過程中產生的副產品,只要透過安定化的處理,一般可以應用在道路、人工魚礁和消波塊。「像高雄市南星路有鋪設一段1.7公里的密級配瀝青混凝土,因為加入爐石,特別堅固耐用,還曾獲得第十六屆公共工程金質獎的肯定。」

除此之外,徐登科進一步說明:「我們也成功研發透水瀝青,國道六號、國道一號都有部分路段已經鋪設,在下雨時可以避免積水,並降低高速行駛造成的水霧。」

監察院糾正高雄市府,爐渣不得回填農地

可是爐碴做為產品的意義和價值,絲毫無法減輕居民的疑慮。2014年5月,大林里反廢爐碴自救會、尊懷文教基金會和台南市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一行人到監察院陳情。隔年2月,監察院對高雄市政府提出糾正案:「高雄市政府明知農業用地依法不得回填轉爐石等煉鋼爐碴、、、任憑回填面積持續擴大達5.2公頃,數量超過99萬公噸(約25,950車次),嚴重損害政府公信,確有違失,爰依法提案糾正。」

然而,糾正歸糾正,爭議還是無法解決。關鍵在於,高雄市政府、中鋼、中聯資源和業者,一致認為爐石是「產品」,中聯資源更在其網頁上稱爐石是回填盜採砂石坑的「大地工程」,而且「回填區覆土後草木扶疏、綠意盎然,種植波斯菊區域花朵盛開,野生之香蕉也結實纍纍,大地已恢復生機。」

高雄高等法院:爐渣為廢棄物,需清走

台南市社區大學環境行動小組召集人黃煥彰回應:「我們知道農地回填就是回填乾淨的土壤,爐碴是土壤嗎?爐碴不是土壤,爐碴是廢棄物。就像冰箱放在家裡是資產、是產品,冰箱被丟到農地上的時候,它就是廢棄物」。自救會和居民也一致認為,既然掩埋在農地就是「廢棄物」,就不能以「產品」視之,最後決定狀告法院。

2017年5月31日,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做出判決,將爐碴認定為「廢棄物」。時任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庭長的邱政強,還特地公開回答媒體,「爐碴在這件案子裡面,它要被定義為『廢棄物』,那既然是廢棄物的話,就(以)廢棄物清理法來適用。換句話說,主管機關就有命行為人移除的義務。」

判決無用? 百萬噸爐碴至今霸佔農地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做出判決後第八天,高雄市環保局火速「函命黃胤鴒、戴文慶、建發公司、萬大公司及中聯資源公司限期清理及限期提送清理計畫。」然而,業者卻不服提起訴願,兩年過去,爐渣仍霸佔農地。

代理局長吳家安表示:「我們依照廢清法相關規定,要求黃姓業者、戴姓業者以及相關的公司,必須要在一年六個月之內完成清理,同時要在前六個月先完成一份清理計劃書讓我們審核。但是廠商、業者不同意、不認同,也進一步依法提起訴願、訴訟,所以目前還在司法的判決當中。我們必須依照司法判決告一段落之後,才能依照相關法令規定,要求他們來做後續的清理工作。」

污水流入香蕉園與木瓜園,農民抗議,業者請工人將污水舀回爐碴田。(大林里反爐碴自救會於108年8月8日拍攝)

老農:業者拖延戰術,污染越來越大

法律是道德的底線,但判決卻不能回應土地倫理,業者可以不服提訴願、提訴訟,但誰來為民眾、為農地說話?旗山人稱「王老師」的王中義認為,環保局不能等訴訟完畢才進行代位求償,「那這樣不就沒完沒了?」

王老師強調,「代位求償是法院一判決之後就應該進行,只要法院判決出來,就要開始啟動清運工作,環保局有責任要往這個方向來處理,而不是等判決。等來等去,污染越來越大,政府有考慮到人民的生活權益嗎?」

眼看著自己種的木瓜樹一棵棵萎縮、香蕉樹一排一排枯萎營養不良,老農林正男很生氣。他對王老師抱怨,「中聯告市政府、業者告市政府,這是他們的拖延戰術啦!」

老農林正男的後方即是爐碴回填區的圍牆。現在的林正男很苦惱,放棄香蕉園又捨不得,繼續種又害怕香蕉長不大。(攝影:李慧宜)

「要堅持站出來發聲,神明才幫得到我們」

自救會會長鄭妙珍說:「判決出來的時候,我們真的很高興,好像家園有救了,可是拖到現在兩年多,完全沒有進展。每年夏天下大雨,污水流到田裡,農民傷心,我們村民用的地下水也都澀澀的,打開水龍頭洗菜洗鍋子,洗完還要再用買來的水再洗一次,這樣的生活讓人很痛心!」

每天出門、回家都會經過路口的「蕭公聖君」,鄭妙珍總不忘停下來合十祈禱。問她拜神有用嗎?鄭妙珍回答:「早期有人偷挖砂石的時候,大家都會怕,只能經過的時候祈禱請神明幫忙,結果也是沒有用。後來爐碴回填事件發生,我才發覺只求神明幫忙是沒有用的,我們人要堅持站出來發聲,神明才幫得到我們。」(文未完,請繼續閱讀

延伸閱讀:

公共電視13台「我們的島」-「爐碴噩夢何時了」 首播:2019/10/14(一)晚間10點 重播:2019/10/19(六)早上11點

調查爐爐碴被打成重傷,自救會長鄭妙珍「反惡勢力總司令」越挫越勇

旗山農地遭填廢爐渣 農地pH值高達9.2 農民蒐證被毆打 監院認政府怠忽職守

廢爐碴是污染不是產品!旗山大林爐碴案判決,高雄市府敗訴,須責令業者限期清除

監察院調查網頁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3 則回應

  1. 炼钢废渣确实可以资源化利用,但需要再次经过加工后才会成为合格产品;高炉矿渣,经制成矿粉后可作为建材应用于建筑业。或冶金渣硅肥(含有丰富的硅、钙、镁等植物生长所需的微量元素),具调理土壤酸碱度和钝化土壤中重金属活性的功效。

  2. 老農別抱怨了,農地損失,告中鋼、中聯資源和業者,要求賠償阿!!!

  3. 寫文專業一點好嗎,中聯資花錢請兩大業者處理,兩大業者是誰都含糊其辭,業者拿錢不辦事又污染土地,之後輿論在倒向中聯資?

    就像你社區管理會把化糞池外包給廠商處理,廠商收錢後又亂倒到公園,之後人家來找你不應該亂倒,應該好好處理,黑人問號-.-

    外國認為而且也有實績,屎適當處理後是可以使用的,然而台灣完全不考量爐石去化方式,一堆民粹在那邊危言聳聽,一堆不良業者拿錢不辦事,不然全世界鋼廠的爐石跑去哪?外國可以填海造陸可以鋪路做基礎結構,民粹們就不可以?

    煉鐵爐石跟煉鋼爐石我看筆者也搞不清楚吧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