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妙珍,55歲,香蕉農,大林里反廢爐碴自救會會長。2014年9月底因獨自前往爐碴回填區巡查與駐場人員發生衝突被打成重傷,至今仍堅守崗位。

一頭花白的清湯掛麵,臉龐上的黝黑膚色,透著些許像是曬傷的紅腫。剛在香蕉園忙完,鄭妙珍一回到家難掩疲憊,坐在矮凳子上脫雨鞋。

鞋子還沒脫好,她接起電話,「喂、喂,欸!好,你說。」

停了7、8秒後,鄭妙珍起身,打著赤腳站家門前。她眼光望向前方的椰子樹林,又對著電話那頭說:「好的,是的,了解,再麻煩你繼續觀察。等記者離開之後,我再馬上趕過去跟你會合。」

問她,「對方是誰?臨時有事嗎?」「哈哈,那是我先生啦!他看到爐碴田那邊有人出入就跟我說一下。」鄭妙珍露出一嘴白牙和一個大大的笑容。

「那妳講話怎麼像個總司令啊?」鄭妙珍有點不好意思,「六年來都是這樣啊!我們這邊的農民,包含我先生和小孩,只要發現爐碴回填區那邊有異狀,一定都第一時間回報消息給我。」

大林里反廢爐碴自救會會長鄭妙珍,下田的時候拿鋤頭,到爐碴回填區巡查時拿的是相機。(攝影:李慧宜)

鄭妙珍:農村太美我家太好,爐碴亂入怎能不發聲

每天早上五點半,鄭妙珍騎上一台老舊腳踏車,兩個輪胎轉呀轉地嘎啦作響,伴隨著她哼哼唱唱的歌聲來到了香蕉園。

似乎忘了爐碴那些煩人的事,鄭妙珍的眼神不再銳利憤怒,一停妥車就說:「高雄旗山是個好地方,住在大林更是幸福,我們東邊有玉山山脈的餘脈,西邊是阿里山山脈的餘脈,下雨的時候,兩側山巒都有雲海很美麗,明信片上那些國外的美景不算什麼,我們這裡就有,而且隨時隨地都看得到。」

鄭妙珍是高雄阿蓮人,父母共同經營一家小雜貨店。出身生意人家庭的她,從來沒有做過農事,28年前結婚後,跟著先生回老家大林里定居,才慢慢接觸農業。但是因為鄭妙珍過去長期從事幼教工作,所以務農也只是幫農居多,她完全想不到,後來自己竟然變成帶領大林居民反爐碴的自救會會長。

爐碴事件爆發,辭工作奮戰至今六年

穿著一身香蕉汁氧化黑點的香蕉衣,鄭妙珍露出疑惑的眼神,「大林里的人幾乎都務農,用的水不是地下水就是旁邊旗山溪的水,這些都是大自然的禮物,憑什麼被破壞?政府官員、學者專家難道都不會擔心,那些埋在地下二、三十公尺的爐碴,會影響到地下水嗎?」

「2013年回填爐碴事件一爆發,大家都很害怕。我記得那時候檢舉、陳情、抗議或是監督拍照,每天都有好多事要緊急處理,我只好辭掉幼稚園老師跟先生一起務農,這樣才能同時兼顧監督與全家肚子。」說著說著,鄭妙珍又越講越激動了!

「這麼美的農村,填了這種東西,危害到我們的生活、生命,不抗議、不跟政府講,真的不行!」

大林里反廢爐碴自救會會長鄭妙珍,當年因調查爐碴被人毆打。(上下游資料照)

這年頭農民不好當 田事 家事之外 還要多管閒事

「蕉埔巷」是大林里的一條小徑,鄭妙珍就住在這充滿香蕉味的小路上。從她家出發往東走是香蕉園,往西走140公尺便是爐碴回填的農地。鄭妙珍若要出庄得往西走,一定會經過爐碴田,如果爐碴田有污水溢出,要瞞過她也很難。

在田裡工作到早上九點多,一般農民大多會回家沖涼喝茶或打個盹,不過鄭妙珍精神反而更好。她把頭上的斗笠換成遮陽帽,將身上的鐮刀、鋤頭換成沾滿泥土的相機,逕自往爐碴回填區的圍牆走去。

鄭妙珍環顧四周,低頭看看又望向遠方,突然回過頭指著地上說:「最近下雨應該到處都是非洲大蝸牛,可是你們看看,現在圳溝、田裡,一隻活的蝸牛都沒有,全都死光了!」

死成一片的非洲大蝸牛。(攝影:李慧宜)

專業農民被迫成了調查達人

走在鄭妙珍後面的瘦高男人,是自救會副會長李忠信,也是專業農民,最喜歡種番茄、檸檬和小黃瓜。不過,只要輪到他巡查爐碴田,他立刻自動變身成為環保達人。

李忠信是個深信輪迴的中年農民,他一邊巡一邊喃喃自語:「世間个代誌,善惡到頭終有報,政府毋管、廠商冇良心……」一看到積水,話還沒說完,李忠信馬上拿出石蕊試紙放入水中測試,試紙瞬間變成黑紫色。他說:「你們看看、你們看看,從爐碴田流出來的水,鹼性幾乎都高達12以上。」

走在爐碴田的圍牆旁常遇到農民,自救會和農民之間的寒喧不是互道「呷飽沒」,而是快速交換爐碴田的最新消息。這天老農林正男說:「前幾天他們的人在我這邊圳溝舀水,看起來是把髒水舀回他們那邊去。」而81歲高齡的木瓜農魏來吉感嘆,「會長,我是有話無處說,要向誰訴苦啊?都判決兩年了,廠商還不清掉,政府也不管!」

鄭妙珍護土護水護家園 背後有強大力量支撐

九月底這幾天,鄭妙珍特別忙,除了日常到爐碴田巡查之外,她還要趕快把園子整理好,除草、清枯葉、斷殘枝、砍除吸芽,工作很繁瑣,但她從不嫌累,「自然農法是一件很棒的事情,雖然收入不是很多,可是我們吃得安心、別人也吃得安心,這是很重要的事。」

鼓勵鄭妙珍改以自然農法耕種的人,是旗山尊懷文教基金會的會長王中義,他也是一路陪伴鄭妙珍推動自救會的主要力量。王中義特地在基金會準備一台鄭妙珍專用的電腦,裡頭全是這六年來大林居民反抗爐碴掩埋的所有紀錄。

提到鄭妙珍,王中義擔心也不捨。「她,個性很直,一直往前衝,不顧後果那一種的,意志力很強,可是我常煩惱她會因此拖累家庭或是得罪村民。」

左一、左二是鄭妙珍與王中義,右一、右二是高雄市環保局人員。雙方在爐碴回填區後門相遇,並討論地下水監測的現況。(攝影:李慧宜)

污水流進田裡、流進地下水「市長敢喝嗎?」

忙完農事、巡畢爐碴田區,時近傍晚,鄭妙珍開心地騎上腳踏車回家煮晚餐。可是一打開水龍頭,她臉色馬上一沉,「每次都這樣,只要下雨後,乳黃色污水流到田裡,我們這裡的地下水也會摸起來澀澀的。以前的陳市長敢喝嗎?現在的韓市長敢喝嗎?」

說完氣話,鄭妙珍還是乖乖用地下水洗滌,不過她隨時準備另外一大桶買來的水,把洗好的菜、餐具和鍋具再沖一次。她嘆了口氣,「身為一個媽媽,我心裡很難過,常常忍不住會想,我的家人要用這樣的水嗎?我們要在這樣的地方生活嗎?」

廚房很熱鬧,嘩啦啦的水聲、嗶嗶啵啵爆香的油聲,抽油煙機也轟隆隆地。炒鍋裡的芹菜雞肉傳出陣陣香氣,鄭妙珍在水氣煙霧中回答自己,「只能暫時這樣了,我們一直在等爐碴移除的那一天,因為我們沒地方可以去,這裡是我們的家。」

延伸閱讀:

公共電視13台「我們的島」-「爐碴噩夢何時了」 首播:2019/10/14(一)晚間10點 重播:2019/10/19(六)早上11點

旗山百萬噸爐碴污染農地,奮戰六年無解,污水年年溢出重傷環境

旗山農地遭填廢爐渣 農地pH值高達9.2 農民蒐證被毆打 監院認政府怠忽職守

廢爐碴是污染不是產品!旗山大林爐碴案判決,高雄市府敗訴,須責令業者限期清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