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 鄭同僚

編按:鄭老師是澎湖人,趁著暑假期間回到家鄉來,因為很想為澎湖多做些記錄,去到澎湖最西邊的小島”花嶼”居住一個月,每天都為花嶼的環境、生活、人文做記錄,在他的同意下,我將轉載他所寫有關島嶼農業的文章,邀請上下游的朋友們一起來關心小島。_藹文

───────────────────────────────────────────────────────

花嶼絕大部分的土地都廢耕了,問過的人都說,現在的年輕人,沒人願意吃烈日下種作的苦頭了。除了心理上辛苦的感受,另一個田地放荒的原因,是經濟性的。

現在魚價很好,新鮮的魚,少則一公斤三百,多則一公斤六百。在這裡捕魚的人,每個人每年至少收入四、五十萬,自由自在,還都完全免稅。每週三次的免費交通船,讓島上的人很輕易可以到船程五十分鐘外的馬公市場買回廉價蔬菜,用兩公斤的鮮魚,可以換一個禮拜的青菜;這樣輕鬆的市場交換條件,當然也讓人們不想去種作。

今天早上,我依然四點半起床,踏著月光出門,尋了一條自己還沒走過的漁人小徑,到海邊等太陽。變幻莫測的雲彩,每天給太陽不同的臉色看,今天雲層較厚,太陽多花了五分鐘,才說服雲朵用亮麗的顏色相伴。

島東的水流,由北南奔,從深處流到淺處,水流空間乍然變少,大量海水因被擠壓,原本平靜的水流,剎時變得波瀾起伏。潮流自然的道理似乎清楚告訴我們,需要前進的力量若受擠壓,必然產生喧囂與對抗。

日頭強到無法逼視後,我轉頭走回小徑。在荒草遍野的土地上,我遇到一對七十幾歲的姊妹花。她們都生在花嶼,長在花嶼,也嫁給花嶼郎,一生都在島上過日子。

姊姊開心的向我解釋,這些菜豆,不需要澆水,不需要施肥,也不需要照顧。她們的工作,就是在草叢中挖一個洞,春雨過後,把豆種埋進去,然後等著夏天收成;從現在開始,若沒有颱風傷害,可以一直收成到農曆八月底,那時後,菜豆的藤葉,就會將野草完全蓋住。


姊妹兩人沿著小路,在邊緣的草地裡種植,每年有吃不完的豆子。姊姊說,多的菜豆,她們會曬成菜豆乾,用一斤三百塊,賣到馬公,或者南方澳。南方澳,是最多花嶼人遷徙的新故鄉,菜豆乾,是花嶼移民的鄉愁解藥。

 


妹妹還很得意地告訴我,這些從來不用澆水的菜豆,只吃露水,超級的甜。漫漫曠野,姊妹各有屬地,兩人分別在晨光照耀的草叢中一邊尋找自己種的成果,還一邊有一句,沒一句開心地聊著天。

朝陽絢爛,清風柔軟,遠方靜靜躺在海中的貓嶼,似乎也感受得到兩姊妹的歡喜滿足。

(本文轉載自鄭同僚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ungliao.cheng)

標籤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2 則回應

  1. 老天真奇妙,缺水的地方就可以長出不用澆水的菜豆!

  2. 菜豆,這太有梗了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