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文)蓮霧不用農藥催花可以嗎?目前農改場提倡的「把樹打薄」修剪法,已有合作農民試驗成功,另外也有農民和研究者嘗試無毒的替代資材,改用礦物油或鉀肥,成效也都不錯。

只是囿於農民噴藥催花成習慣,無人推廣。政府若能重視此事,予以宣傳推廣,並以更科學的方式來做試驗,找出最佳替代方案,農民才可能揚棄殺蟲劑催花的做法。而許多消費者如今也不只重視食安,更重視生產過程中是否友善環境,不用藥催花的農友,應該得到更多肯定。

蓮霧花綻放如煙火(攝影_蔡佳珊)

戴防毒面具還是不舒服,改用礦物油和高磷鉀效果佳

屏東內埔農民楊惇幃也已經三年不用殺蟲劑催花,理由是稀釋倍數過濃,太太江宥緹在旁補充,「我都買了防毒面具給他戴,但是他噴完還是會不舒服!」

楊惇幃夫妻原本都在科技業工作,返鄉種植挑上了技術門檻最高的蓮霧,覺得這樣才有挑戰性。先生主攻田裡,太太則去上了農藥管理人員訓練課程,才知有機磷劑毒性非同小可。但是老一輩農民,就算中毒也不會講。

「農藥行怕你沒來花,就建議你要噴,其實只要掀開網子自然就會來花,只要前面步驟有做好,但是大家還是會噴,為了保險。」楊惇幃道出一般農民心態。

楊惇幃介紹此區蓮霧因雨淹水很久,沒噴藥也來了很多花(攝影_蔡佳珊)

為了不噴藥催花,他嘗試用礦物油或高磷高鉀來取代,也都能達到刺激果樹的目的,效果都很不錯。另有一個園區因為低窪長期淹水,什麼都沒噴,花況也是大爆發。「不噴催花藥並不會困難,只要前置作業做好,葉片飽和度夠,一剪枝就會來花。」他說,光是環刻和蓋黑網這兩招,就很好用了。

楊惇幃也落實賴榮茂的「把樹打薄」修剪法,他的果樹都留有向上生長的枝條,讓能量正常釋放。他很自豪自己的果樹因為自然成長,果實也保留原始果酸和蒂頭淺綠的模樣,不像外邊的蓮霧整顆紅得發紫又極甜,許多客人都讚賞他的蓮霧保有難得的「古早味」。

楊惇幃的蓮霧有著淺綠色的蒂頭,被客人讚譽有古早味(攝影_蔡佳珊)

蓮霧協會理事長:真的不用噴這麼重

不只友善耕作的農民做到了,一般做慣行的有識農民也已經有人逐步改進。

「我現在認為,不一定要用陶斯松催花,」台灣蓮霧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黃進良解說,十幾年前他也是跟著大家用陶斯松稀釋200倍催花,後來逐年把濃度調稀,現在增加倍數到800倍,他認為這已經接近一般殺蟲的倍數。

黃進良依近年經驗,認為關鍵還是在於催花前的栽培管理和自然氣候條件,他觀察,有些樹在催花時被忽略沒噴到藥,最後也是會開花。「如果有花,就算沒用陶斯松催,也有花;如果沒花,就算你陶斯松用300倍,可能也沒多少。」

「陶斯松真的不用噴這麼重,還比較省錢,一罐500元咧!」黃進良務實說道,「過去都習慣這樣,沒辦法一下子改到沒有,但可以慢慢嘗試改噴少一點,對人也比較安全。」

「這是清朝的觀念拿來民國用!」另一位林邊的鄭姓果農說,噴藥催花是四十年前的老觀念,農民就是噴心安的。其實光是蓋黑網這個動作,就能強迫樹體儲存養分,網子一掀就會來花。他嘗試過完全不用有機磷劑去催花,結果花開得也很不錯,也試過用一般殺蟲劑濃度1000-2000倍,一樣有花,就當作是順便殺蟲。

蓋黑網是蓮霧產期調節的利器(攝影_蔡佳珊)

園藝博士:不噴農藥改噴肥料,催花效果相同

中興大學園藝系畢業的博士范俊傑,家中也有蓮霧園,深知殺蟲劑高濃度催花對人體的傷害,他的論文研究的就是尋找撲滅松的替代物。

「催花的原理就是給樹一個傷害,後面給它打一槍,」范俊傑說,噴完殺蟲劑就會有落葉現象,原理和誘發乙烯的生合成有關,他發現,國外的橄欖產業會用磷酸二氫鉀來做脫落劑,因此就拿來做蓮霧的落葉以及催花研究。

結果發現,用磷酸二氫鉀和撲滅松處理,最後的開花率並無顯著差異,顯示可以作為替代藥劑。而且磷酸二氫鉀無毒性,本是農民常用的鉀肥,不用擔心殘留問題,價格也跟農藥差不多。唯一的差異是,果樹的花苞發育會早幾天。

「但是很難推,很難改變農民,」范俊傑語帶無奈。一份學術報告的說服力,畢竟比不過流傳數十年的產業操作習慣。即使他自家蓮霧園已經多年不噴殺蟲劑催花,依然收穫穩定,卻難以再擴散出去。

顧經濟也要顧生態環境,以綠色消費鬆動長年慣習

范俊傑的指導教授謝慶昌說明:「松」字輩的有機磷劑,跟磷酸二氫鉀,解離之後都有磷酸,會誘導果樹產生乙烯,因此有類似催花效果。而且磷酸二氫鉀本身就是肥料,灑落地上也不浪費,可謂一兼二顧。

既然研發十幾年,為何難以推廣?謝慶昌解釋,當初也有廠商來技轉,但是評估後覺得農民一年只催花一次,市場不大,因此未做量產,也沒有繼續推廣。而在產地端的試用,則是覺得開的花沒有用撲滅松多,不過謝慶昌說,假如用撲滅松開一千朵,磷酸二氫鉀開七、八百朵,最後都要疏花疏到只留一百朵,有差嗎?

農民難以捨棄有機磷劑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高濃度殺蟲劑可以順便「把田裡有的沒的蟲都殺光」。不過謝慶昌認為,除了維護農民健康,還要站在環境生態角度來看,比起十幾年前,「現在來談這個,可能比較有農民會接受了。」

綠色消費風潮也帶動農民的環保意識提升,如今減藥和友善耕種已是許多農民的目標,蓮霧用有機磷劑催花這個長年慣習,也有了各種鬆動的可能。不但政府須正視此事,若有更多消費者願意支持不用藥催花的農友,便能帶動正向的新循環。(系列完)

紅潤的蓮霧冬果,應來自更安全的催花技術(攝影_蔡佳珊)

系列閱讀:

蓮霧辣手催花 01》歐盟禁用的有機磷殺蟲劑,台灣用來催花?十倍濃度毒霧亂飄,環境污染難以估量

蓮霧辣手催花02》殺蟲劑違規使用40年,政府知情不作為!農改場提解方:把樹打薄,催花免噴藥

蓮霧辣手催花03》園藝博士、農友實戰經驗,不噴農藥改噴肥料一樣能催花,嘆無人推廣

殺蟲劑陶斯松導致胎兒腦部缺陷,歐盟明年禁用,台灣學童尿液有機磷代謝物濃度高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