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日)早上十點,農委會防檢局在屏東縣萬丹鄉公所舉辦「使用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座談會」,現場不只有一百二十多位紅豆農民全程參與,還有屏東縣萬丹鄉、新園鄉、崁頂鄉、屏東市,以及高雄市大寮區農會等五個農會總幹事都親自出席。

固殺草作為落葉劑政策面臨最大考驗,農委會下鄉座談,五大產區農會均不支持

登記發言人數共16人,只有2人支持防檢局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乾燥劑,包含五大產區農會總幹事在內的其餘14人,皆言明反對。有人擔心會對產業發展造成衝擊,有人認為會打擊消費者對國產紅豆的信心。對此,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一再表示,政府舉辦座談會是要向農民報告開放固殺草之必要性,也希望能多傾聽產地的意見。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攝影/李慧宜)

萬丹鄉農會首先發難,各農會陸續表態 固殺草作為落葉劑政策面臨最大考驗

為了表示對產地的尊重,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全程以台語向農民說明。她表示,之前高雄農改場曾了解農友田間需要,並在106年10月和107年2月持續進行相關試驗,試驗結果也經過藥毒所評估後,才將殘留標準送給衛福部公告。最近這段時間,政府的確聽到不同的意見,所以特地到產地傾聽農民意見。

在防檢局向農民進行簡報後,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首先發難。他說:「2016年年底政府要禁用除草劑巴拉刈時,政府有尊重過我們的意見嗎?現在要開放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卻說這是農民的需求!」

張枝烈強調,農產品是要賣給消費者的,如果有食安疑慮,甚至紅豆收購價因此崩盤,「政府有思考到這個嚴重性嗎?」崁頂鄉農會總幹事郭紘瑋也認為,「農民查資料時看到固殺草有生殖毒性的問題,希望政府了解,照顧農民的身體是第一優先,同時也要保障消費者權益。」

屏東縣萬丹鄉農會總幹事張枝烈。(攝影/李慧宜)

新園鄉農會、屏東市農會總幹事均不表贊成

新園鄉農會總幹事林翠絨表示,全面禁用巴拉刈後的替代方案,真的很難跟巴拉刈有相同效果,防檢局說要開放固殺草,提供農民多一個採收紅豆的選項,這是好事。「可是,好是好,但是農民會照防檢局的意思來稀釋嗎?農民前輩都在現場,大家想想,如果有紅豆比較青的,會不會濃度調高一點呢?這個我有疑慮。」

針對末端管理的問題,屏東市農會總幹事吳泰逸也深感憂心。他說:「萬一政府執意要公告使用,我希望末端風險管理一定要做好,要在農藥上面寫清楚,對嬰幼兒、孕婦有風險。」

屏東市農會總幹事吳泰逸。(攝影/李慧宜)

農委會大陣仗出場遊說 農民:多一個選擇也是多一個風險 

為了強化與農民之間的溝通,農委會出動防檢局副局長與植物防疫組、藥毒所應用毒理組、高雄農改場、農糧署南區分署等主要政策推動單位出席。藥毒所應用毒理組組長蔡韙任表示,所有動物實驗都是很高的劑量才會看到問題,就像民眾每天吃的鹽巴,如果每天吃很多,當然就會吃出問題。

蔡韙任強調,「針對所有農藥,政府都會做安全把關,更希望消費者了解,我們訂的量是在除以一百倍以後才算出來的,也就是說,民眾平常接觸到的量是很低很低的。」

高雄市美濃區農會雜糧(紅豆)產銷班第三班班長蕭成龍認為,消費者對萬丹、美濃紅豆都已經有信任感,禁用巴拉刈後,好不容易建立起一定的品牌形象,「現在如果真的開放固殺草,消費者一聽到,嚇都嚇死了!」

推動非除草劑採收紅豆已經六年的美濃區農會,認為採收紅豆不一定非得要使用固殺草。農事指導員鍾文富表示,不管是巴拉刈還是固殺草,美濃農會已經完全禁用除草劑來收成紅豆,防檢局說開放固殺草是多一個選擇,「不過,多一個選擇也是多一個風險。」

他也轉達該會雜糧(紅豆)產銷班第四班班長朱正富的書面意見,「在化學農藥十年減半政策下,巴拉刈已經禁用,現在如果擴大使用固殺草在紅豆落葉劑上,是徒增消費者疑慮。」

萬丹農民簡先齊正在調解一起因固殺草引發之紛爭。主要是某農民施用固殺草後下雨導致鄰田苦瓜藤蔓因而死亡乾燥。他以此爭議來凸顯固殺草的水溶性具有一定風險。(攝影/李慧宜)

萬丹農民:堅守生產者核心價值,要讓消費者願意接受

高雄市大寮區農會農事指導員簡志翁質問防檢局,「你們開放固殺草來乾燥紅豆,稀釋倍數是200倍,可是這是針對13.5%的固殺草,你們知道現在的固殺草大多都是18.2%,那這要稀釋幾倍?採收天數要幾天?」現場防檢局並無人回應這個問題。

萬丹農民李焜發強調,農民的核心價值是消費者願意接受農產品。「如果防檢局讓農民多一個採收紅豆的選擇,卻讓核心價值毀於一旦,那我們就轉型去養魚、養蝦好了!」

萬丹農民李焜發在會場上力陳務農的核心價值為消費者對生產者的信任。(攝影/李慧宜)

唯二支持開放固殺草的聲音 一是勉強接受固殺草 二是考量納管與成本控制

這場座談會唯二沒有反對開放固殺草的發言者,第一位是崁頂鄉農民羅榮豐。他表示,固殺草引發的爭議,是當初政府禁用巴拉刈的延伸,早期巴拉刈還沒有合法當紅豆落葉劑的時候,盤商都會利用巴拉刈殘留的問題來壓低紅豆收購價。

「我是贊成開放固殺草納入合法用藥裡面,不希望再發生以前巴拉刈合法使用前的情形。」羅榮豐進一步表示,「如果可以,政府恢復開放巴拉刈是最好的,因為巴拉刈是上上之策,固殺草是不得已才會使用的選項。」

屏東縣植物保護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郭永俊表示,無論開不開放對業者來說都沒有差別,不過,政府要給農民一個合法、正確、能夠解決問題的方向。據他所知,現在有非常多的農民使用固殺草,只是這些農民沒有站出來發聲。「政府訂一個安全的殘留標準值,對消費者、生產端都有幫助。」

崁頂農民羅榮豐(左)、崁頂鄉農會總幹事郭紘瑋(中)、美濃農會雜糧(紅豆)產銷班第三班班長蕭成龍(右)。(攝影/李慧宜)

除此之外,生產成本也是一個重要考量。郭永俊說,現在壬酸、氯酸鈉都有政府補助,紅豆一公斤的生產成本才能壓到40元,可是政府補助絕不可能長長久久,像壬酸現在一罐在政府補助後只要30元,可是實際上成本價是300元以上,如果回歸到正常機制,農民的採收成本會增加十倍。總之,「制訂安全的殘留容許量,就表示消費者可以相信這是安全的。」

防檢局副局長鄒慧娟強調,政府努力推動化學農藥十年減半政策,農藥能少用就是少用,防檢局了解到農民有使用需求,就一定要向農民說明開放固殺草作為紅豆植株落葉劑的安全性,未來防檢局會持續蒐集意見。

(閱讀固殺草用於紅豆落葉劑使用爭議系列報導,請點選這裡)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