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機車、液晶電視、韓式烤盤、電風扇、電暖器、休閒躺椅……琳琅滿目的贈品廣告,去年起開始出現在大大小小農村中,不少農民趨之若騖,要如何獲得?答案竟是:買除草劑!

「重磅促銷,史無前例!」廣告詞中這支「送很大」的除草劑,就是固殺草,2016年全台農藥銷售的總冠軍,銷售量三千六百公噸,總金額超過十億。2017年可望再創新高,銷售額在短短幾年內已經大幅領先另外兩支同為非選擇性除草劑的嘉磷塞和巴拉刈。


專利過期,固殺草進入戰國時代

「以前這個藥很貴,現在大家都在拚價格,已經變成紅海。」一位農藥公司業務經理表示,固殺草三年前曾經大缺貨,又貴又難買,後來專利過期,學名藥紛紛出來;加上近年中國大陸禁用巴拉刈之後,很多工廠改為生產固殺草,價格逐年往下降。

台灣農藥廠商大都由中國購買原體,在國內製成學名藥成品,目前已核發82張農藥許可證,固殺草進入戰國時代。一桶1.5公升的固殺草,以前市價要七、八百元,現在四、五百元就買得到。

國內也即將在2019年2月禁用巴拉刈,固殺草被視為替代用藥之一;加上嘉磷塞的抗藥性問題越來越嚴重,許多頑強雜草殺不死,固殺草於是出線。

為贈品狂買,農民囤貨家中恐增使用量

買固殺草狂送贈品的銷售手法,則是從一家中國大陸廠商永農開始。永農是中國生產固殺草最大的農藥廠商,2013年在台設立分公司,是中國農藥公司首次在台設立分公司並取得登記證。

「買五箱送電動機車」的大放送在國內前所未見,對農民吸引力極強,使得其他廠商不得不跟進,也開始贈送形形色色的家電日用品,花招百出。中秋節就送烤盤,天氣冷就送電暖器,有的農村中不時可見農藥行送的電動機車來去,形成另類的「綠色奇蹟」。

圖片來源/永農公司促銷海報
買農藥贈送的電動機車數量龐大(圖片翻攝自網路)

防檢局:無法規可限制這類促銷

農藥廠商達通公司經理蔡尚諺觀察,固殺草原是拜耳產品,三年前市場秩序穩定,但學名藥紛紛出籠以後,各種促銷方式亂象叢生,「甚至有些農民不要降價,寧可要贈品,整個都歪掉了,」原本不想送贈品的廠商也只好開始送贈品。薄利多銷,固殺草用量於是節節上升。

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不太贊成這種促銷手法,「這類型在國內非慣用的行銷手段被這樣引入,對我們來講確實是個衝擊。」如此也有可能增加農民的使用量,購買大量農藥而囤積在家裡的農民會有心理壓力,因為有效期的問題,在一定時間內要用完,否則藥效會變差。不過他也表示,目前並沒有法規能限制這類促銷活動,可以研究看看。

固殺草贈品琳瑯滿目,除了電動機車之外,有農友一次買5箱固殺草即獲贈30支電風扇,也有送電視機、大同復古電扇等。

2017年12月,農友買固殺草獲贈30支電扇(圖片提供/農友)
買就送電視機(圖片提供/張靜玉)
促銷固殺草送大同復古電扇

經濟作物多用固殺草替代嘉磷塞,專家提醒注意抗藥性

嘉磷塞、巴拉刈和固殺草是國內三大非選擇性的除草劑,其中固殺草的毒性居中,藥效也居中。屬於接觸性藥劑,但在葉片略有移行性,不過不致於輸送到根部。

台大農藝系副教授黃文達解分析,過去農民噴除草劑,想要速效就選巴拉刈,要連根除去就選嘉磷塞,固殺草介於中間,不上不下,價格又貴,並不好賣。但後來農民發現,在種植高經濟作物的果園或檳榔園,噴嘉磷塞容易傷到樹的根,果樹雖不會死掉但會受傷,而固殺草標榜「不傷根」,雖然比較貴,「對這些種植高經濟作物的果園來說,他用得起。」於是幾年前固殺草銷售額才慢慢超越嘉磷塞。

固殺草

  • 主要用途: 接觸性,在葉部略有移行性。雜草防治外也用於作物採收前乾燥劑。
  • 半衰期: DT50在實驗室土壤中為3-10天,田間土壤中為7-20天,水中則為2-30天。
  • 毒性: LD50 1500-2000,中等毒性。具神經毒性,受測動物病徵包括眼球突出、痙攣、不規律呼吸、下痢等,對早期胚胎發育有毒,對眼睛與皮膚具刺激性。
  • 優點: 藥效居中,分解快,對淺根作物較無藥害。
  • 缺點: 較貴。水溶性佳,於土壤中易流失,對水中生物具毒性,會造成土中有益微生物如木黴菌族群衰退。

巴拉刈

  • 主要用途: 接觸性,只傷害噴灑到的地上部位,根部仍在。雜草防治外,也作為多種作物採收前落葉劑和乾燥劑。
  • 半衰期: 在土壤吸附狀態,DT50為7-20年,降解很慢,而一旦脫離吸附狀態則可很快被微生物分解,DT50通常小於7天。
  • 毒性: LD50 58-113,高毒性。對施藥者具危險性,在美國為限制商業用途藥劑,取得專業證照才可使用。長期暴露可造成胸腔纖維化,致使呼吸困難。
  • 優點: 便宜,速效,分解快。
  • 缺點: 毒性強,對人體危險,不慎服用致死率高。

嘉磷塞

  • 主要用途: 系統性,葉片吸收後可快速由上往下移行直達根部,使全株死亡,多年生深根性雜草藥效佳。雜草防治及作物等採收前應用。
  • 半衰期: 於田間土壤中DT50為1-130天,水中DT50為數日到91天不等。於帶有沉澱物的實驗室水體系統中,好氣條件下為27-146天,嫌氣條件下為14-22天。
  • 毒性: LD50 >5000,低毒性。IARC在 2015年將嘉磷塞歸為很可能致癌的 2A等級致癌物。在植物體內、水中、土壤中代謝物主要為AMPA,亦具毒性。
  • 優點: 便宜,長效。
  • 缺點: 連草根都死亡,不利水土保持。抗性雜草多。殘留時間較長,對生態環境與人體健康的負面爭議多。

 

彰化大村的農藥行老闆賴柏樺就表示,他們附近大多是種葡萄的農民,早已不用嘉磷塞,因為會傷到葡萄,且對某些草相已失效。農民比較使用固殺草和嘉磷塞的果園,果樹表現的差別感受明顯,因而即使固殺草價格較高,仍紛紛改用。連收益沒那麼高的水稻田,也有從嘉磷塞改用固殺草的情況。

但狂打促銷的現象,連雜草專家、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公害防治組組長蔣永正聽聞後也大呼離譜,她提醒,雜草對嘉磷塞會產生抗藥性,難道對固殺草就不會嗎?「很難說!固殺草的作用機制是一個酵素,要產生抗藥性不是那麼困難,國外也已經有抗固殺草的雜草出來。」她建議農民切莫過量使用。

原料上漲,固殺草價格回升中

不過農藥廠商也表示,固殺草的價格已經逐漸回升,今年起可能不會再有這麼多降價促銷活動。因為中國政府有鑑於環境污染嚴重,開始取締非法偷排廢水、廢氣的工廠,很多農藥工廠被勒令停業,於是固殺草的生產又不夠了。

某農藥公司業務經理也指出,生產固殺草的廠牌很多,但原體的純度會有差異,有的雜質較多,會影響藥效。此外,有效成分以外的佐劑,各家農藥公司有自己的配方,是商業機密,配方好壞也會影響藥效,不好的配方甚至可能引起作物的藥害。農民需謹慎比較,勿貪便宜。

噴固殺草要注意殘效,勿立即灌水

巴拉刈退場,固殺草和嘉磷塞並駕齊驅是大勢所趨,那麼農民使用固殺草時,要特別注意什麼事項?

蔣永正在實驗中發現,固殺草噴完後不能立即灌水,否則可能傷及作物。「因為它的水溶性很強,有時你明明噴在畦溝、沒噴到作物,但是作物的根往下走可能會吸收到,長出來葉子會黃黃的。」所以噴完固殺草不能馬上淹水,噴之前也要看一下天氣,如果即將下雨就要避免使用。

此外,固殺草的殘效也比巴拉刈要長,蔣永正建議,噴完之後最好經過一個多月再種作物,避免殘效影響作物生長。亦即農民要提早防除雜草,時間不能太壓縮。

她也說明,對於有走莖、地下球莖的多年生雜草,使用固殺草的效果有限。對嘉磷塞已有抗藥性的牛筋草,使用固殺草也必須盡量在草還小的時候噴,才比較有抑制效果。

不過蔣永正還是再次強調,「雜草不要除得一乾二淨,」不管任何除草劑,使用太頻繁都會影響土壤活性和地力,有害土壤中的生物和微生物。

避免依賴除草劑,國際已積極開發替代作法

巴拉刈被禁,嘉磷塞也爭議不斷,前陣子歐盟正為了禁用嘉磷塞與否而劍拔弩張,固殺草似乎是相對安全的選擇。不過專家警告,任何一個除草劑獨大都不是好事。

黃文達表示,多種除草劑交互使用,比較不會有抗藥性產生,而且「如果只有單獨一種,對生物多樣性也一定不好。」有些除草劑剛開始大家都覺得沒問題,但隨著科學進展,逐漸發現對人體有健康疑慮或不利環境,所以最好避免依賴除草劑,也要避免單一藥劑獨佔市場。

台大農藝系名譽教授郭華仁則指出,法國去年十月撤銷了拜耳公司除草劑BASTA F1的許可證,歐盟也制定法規限制固殺草的使用。他認為,農民不應該一直依賴除草劑,歐洲現在正在研究其他省力人工除草、生物性防治等方式,或發展生態農法,來取代除草劑的使用,台灣也應該積極研發。

黃文達指出,我國不能只顧著把農藥禁掉,又不發展其他的方法讓農民有替代作法。他舉例,譬如國外發展出「不整地栽培」的模式,先種植覆蓋作物、抑制雜草生長,再以農機碾壓,不僅可以不用除草劑,又可以增進地力、為土壤儲存更多的碳,更符合永續農業的前提。

延伸閱讀:

台灣除草劑銷售量創歷史新高!年銷26億元,單位面積用量全球名列前茅

找回草生力! 除草劑濫用傷土系列報導

孟山都文件曝光!台灣也是拉攏對象│收買專家掛名,粉飾嘉磷塞致癌風險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