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能光電入侵農地引發爭議,其中光電政策將發電壓力灌注於「地面型光電」,而用電大戶、公家屋頂卻無須設置綠電,飽受外界批評。日前由立委洪申翰舉辦公聽會,針對用電大戶條款、屋頂裝置及公民電廠議題,要求交通部、內政部、教育部、農委會、經濟部等報告各自盤點管轄範圍之發電潛力。

然而除農委會完整盤點畜禽舍屋頂獲得與會民間代表肯定外,其餘部會仍停滯不前,公聽會甚至淪為各部會「訴苦大會」,環團痛批「沉痛失望」,認為各部會推動光電態度消極,無疑將拖累2025年之能源轉型目標。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連農委會的盤點屋頂都比經濟部還要完整,讓他十分慚愧。(攝影/林吉洋)

教育部:各校自主,校舍老舊條件不一,對廠商誘因不足

行政院院長蘇貞昌日前宣布,教育部預計2022年前與縣市政府合作,將全國三千多所學校裝設冷氣,並增設屋頂光電設施,協助學校自產綠能、減少電費。然而,教育部專委邱仁杰在公聽會當場表示政策執行有困難,「各校自主性很高,學校建物狀況不一,老舊或耐震補強,經濟誘因不足。」

邱表示,除了建物屋頂,目前三千四百多所學校中,還有四百多所學校沒有室內運動空間,希望結合民間力量民間來投資風雨球場增設光電板,但是廠商意願並不高。

交通部:國道服務區設置案流標八次、國道邊坡設置光電板還在評估

交通部指出目前配合綠能規劃,主要案場在國道服務區、鐵路場站及國道邊坡。按照先前行政院規畫屋頂型目標7.09MW,現在已達成第一階段目標。正規畫國道服務區14處停車場設置光電板,預估容量22MW,但經過八次公開招標仍流標。

台鐵、高鐵場站11.4MW其中完工7.33MW。然而外界關注於台灣能否仿效外國案例,於高速公路邊坡設置光電板,交通部目前仍在評估安全性,考量國道車禍事故造成的損害風險,此案仍在研擬階段。

交通部次長林彥伯現場承諾將回去重新研擬。(攝影/林吉洋)

內政部:法規已放寬違章屋頂設置光電,但仍以公共安全為第一優先

代表內政部簡報之營建署建管組組長高文婷指出,據106年10月賴清德任行政院長時期規劃「光電設置不排除既有違建之屋頂,設置光電不等於違建合法化」兩原則。高簡報提及,「再生能源政策如何與違建處理政策並行不悖」,對於民間普遍屋頂違建、或私自改裝,法規面已經放寬認定範圍。

高文婷強調,已經修正「設置再生能源設施免請領雜項執照標準」,並放寬營建法規對屋頂施工限制,然而營建署的立場仍是「公共安全、建物安全」為第一優先。

農委會:一家一家打電話,盤點全國畜牧場屋頂設置進度

農委會簡任技正黃新達報告指出,農業部門農業設施屋頂原定目標450MW,2019年底已「超前部署」完成1182MW,替代地面型光電之不足。

目前農委會大型畜牧場已設置1366場,尚可擴充464MW,大型畜牧場尚未設置者3844場,預計可設置1113MW,中型畜牧場推估亦可設置523MW。待台電饋線延伸,總計可增加設置2.1GW。漁業部分,水產設施與水產加工中心,集貨場、批發市場較無生態、環境、農業疑慮,將優先推動屋頂型光電發展。

圖片來源/農委會

台灣再生能源行動聯盟:「招標契約不友善,再流標70次我都不懷疑」

面對內政部、交通部及教育部會對推動屋頂光電遲滯不前,台灣再生能源行動聯盟理事長高茹萍痛批,「公有屋頂不斷流標,原因在於招標契約其實非常不友善,再流標七十次我都不會懷疑。」

她舉例,「明明在桃園市,你就要比照台南日照量,招標單位不會想到能源轉型,甚至要求業者幫忙把漏水做好做滿。」高建議能源局制定對廠商友善的參考範本,並怒斥學校「形同刻意設計讓屋頂流標」的標案,教育部對於這些現象存在也心知肚明,顯然是消極應對。

太陽光電發電系統公會理事長蔡宗融則批評教育部仍不願面對問題:「風雨操場有三千四百間學校,但是完成率多少%?為何政策推行卻一直沒有達標?現在業者建風雨操場設置太陽能板,能源局就只給6%獎勵,但是學校還要求籃球架、球場畫線一大堆附加工程,做下去業者只剩社會責任。」他認為各級學校仍處於本位主義,藉機佔廠商便宜,並未認真思考公共屋頂裝置綠電的責任。

再生能源行動聯盟理事長高茹萍痛批,各部會不改變作法,繼續發包公有屋頂仍然會持續流標,屋頂光電仍停滯務不前。(攝影/林吉洋)

地球公民基金會:連公有屋頂都不裝太陽光電板,能源轉型如何推動?

地球公民基金會主任蔡卉荀坦言對部會簡報「非常失望」,「總體潛力多少?盤點到底在哪裡?連經濟部都沒做到,其他各部會更慘,交通部高速公路局、台鐵、高鐵、風景區加一加,還不足農委會盤點畜牧場屋頂的十分之一?內政部只看到違建規範?教育部都是學校裝設數量比例,不是裝設面積,一整座學校只裝一棟樓也算,明顯有灌水嫌疑。 」

蔡卉荀並質問,「台灣九成以上屋頂都空空的,就連公有屋頂都沒有裝上太陽光電板,能源轉型如何推動?」她難掩憤怒的表示,除了農委會盡力盤點畜舍屋頂裝置量,各部會幾乎交白卷,政府單位這種消極態度,必須為光電政策推動遲緩負起最大責任。

光電業者與環團:用電大戶不可能逃避責任

針對用電大戶條款緩衝五年,同樣引起環團、民間組織及光電業者不滿。蔡宗融怒批:「不懂這五年的思考邏輯從哪邊來,既然2025要做到20GW目標,為什麼經濟部會同意用電大戶有五年緩衝期?」

蔡亦建議《工輔法》通過取得特定工廠登記證之廠房,應比照用電大戶設置一定太陽光電,這有一千四百多公頃的違章工廠屋頂,輔導合法化以後,跟光電結合也是盡社會責任。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吳澄澄表示,「用電大戶條款」應盡早上路,「按照現在的綠能趨勢,用電大戶未來是不可能逃掉這責任,應該現在就要求把他們準備好。」

能源業者、太陽光電產業協會理事陳坤宏提議,「農地一公頃來到均價三千萬,全世界第一高價,想從事農業的青農難以取得土地,業者盼能結合這個強固型溫室補貼,提供青農一個適合場域,用電大戶不只要買綠電,企業團膳更應該保證收購光電農作的產品。」

太陽光電產業協會理事陳坤宏建議可由光電業者開發強固式溫室,讓青農取得土地。(拍攝/林吉洋)

環團:經濟部應公布抵制綠電廠商,讓民意發揮影響力

綠色和平能源專案特聘主任蔡篤慰指出推動太陽能發電,不能只有市場營利考量,一般住家屋頂產權分散整合困難,業者進入市場整合的意願低落,因此僅顧及經濟誘因將難以推動光電屋頂的普及化。蔡建議,能源局應該另闢非規模化的屋頂光電推動策略。

石虎保育協會專員陳祺忠認為,「用電大戶和工廠屋頂更應該設置光電板,台積電才跟風電公司簽下巨額售電合約,顯示願意承擔責任。」經濟部工業局應將抵制的廠商公布,讓民意發揮影響力,增加抵制社會廠商壓力。

洪申翰指出民間推動屋頂光電的複雜性,「台灣屋頂光電有牽扯到習慣性違建問題,另外二十年租約原本是保障,有些人想做但不能保證房屋擁有二十年,如果有繼承或糾紛,影響屋主出租意願,未來應研擬開放可移動案場。」

公民電廠推動者:設置申請應簡化程序,設置單一窗口

綠色能源轉型,除了商業型態之外,另有「公民電廠」模式,亦即社區組織、NGO團體或民間自組成的合作社,在社區或聚落裡面推動屋頂設置光電,相較於商業公司,面臨更艱辛處境。

高茹萍認為,公民電廠的推動有很多問題是申設流程繁雜,建議設置公民電廠的單一窗口,要有參考版本,讓整個流程簡化。

嘉義大林公民電廠合作社監事主席江志弘認為,「農村型態社區,屋頂很多都沒有使用執照,農村如果家家戶戶都能裝設,可節能減碳降低室內溫度。」江指出,高雄開放針對鐵皮屋設置光電板,但嘉義則未開放。依規定頂樓加蓋裝置光電需要將增建屋頂四周拆除,但是一般家庭頂樓都是拜公嬤,要拆掉屋頂四邊不可能。他認為,各縣市應簡化審核程序。

淡水公民電廠推動者許慧明表示,現公民電廠正在起步,讓各地社區、社團籌組合作社來參與,有正面積極意義。民間有五座合作社,如主婦聯盟、蘆荻社大都在起步階段,反而政府停滯保守管制頗多,應鬆綁讓民間發揮。

公聽會結論:各部會重新盤點,兩個月內重新提出書面報告

用電大戶條款延遲上路,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坦承,綠電市場短期內供應仍無法實現,「現實交易市場有沒有這麼多的量,躉購發電因為有補貼在,無法算進綠電交易,實際供給無法完全滿足需求。」換句話說,目前若要求大戶改用綠電,實際上還沒有足夠的電力可以提供。

立委洪申翰會後指出,屋頂型3GW一開始是馬政府時期提出的目標,而後2019年隨著屋頂型提前達標,調高至6GW,然而各部會心態保守,仍停留在舊的3GW階段性目標。洪強調,能源轉型並非只有2025年達到20GW就好,隨著世界減碳潮流與綠能採購趨勢,需要進一步督促各部會升屋頂型光電目標。

工聽會後作成結論,各部會應重新盤點設置太陽光電之裝置容量目標與潛力,並於兩個月內再度提出書面報告。

能源局技術組長陳崇憲簡報,認同屋頂型光電與地面型光電有重新調整比例。拍攝林吉洋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