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嘉義農友郭明賢的臉書發了一則「作蟲不能太過分」的警世文,抱怨蟲蟲大軍肆虐,專挑嫩芽進食,「建議你留點口德 待玉米長大再分你一些 否則將依法送辦 不再寛容」。

郭明賢租來的 15 公頃農田中,有一半的玉米苗毀於斜紋夜蛾和秋行軍蟲,不及 30 公分高的幼苗,不是被連根咬斷,就是苗心遭啃囓殘破,只能全數耕鋤,重新再種。害蟲讓他損失了幾十萬元,但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我無法再供貨給里仁和主婦聯盟,而且不知道會斷貨多久?」他自己生產的玉米加工品也停擺,失信於客戶讓他十分愧疚。

「我不會偷呷步,要幹掉牠們很簡單,但那違反我的初衷。」郭明賢說。他不用化學農藥,天災蟲害本是意料之內的風險,這次會發文抱怨,實是因為他沒了對抗蟲蟲大軍的生物武器──性費洛蒙。

看著田中玉米盡遭蟲蟲大軍蠶食,郭明賢有苦難言。(攝影/楊語芸)

有機慣行皆可用,性費洛蒙搭配蘇力菌效果最好

性費洛蒙是一種誘引劑,利用雌蟲散發的氣味誘引雄蟲撲殺,田間雄蟲變少,雌蟲無法交尾,自然能達到防蟲的目的。而且這種方法不限於有機耕種者,慣行農也可搭配使用,以減少化學農藥的使用劑量。

彰化福興的農友林玫芳利用慣行農法種植冬瓜,在使用瓜實蠅誘引劑之前,大約 3 天就必須噴一次農藥,使用後,僅需在開花期噴灑兩次農藥即可,「效果非常驚人。」她說。

同時,性費洛蒙也可以用來觀察田間昆蟲密度。郭明賢在田間每隔 30 公尺處放置費洛蒙誘蟲器,成蟲數量變多之後約 6、7 天,牠們會產卵、孵化,屆時再施用蘇力菌,效果最好。

每隔 30 公尺放置一個誘蟲器,內有吸引雄蟲的性費洛蒙誘引劑。(攝影/楊語芸)

郭明賢說,他的田間面積大,然而蘇力菌一旦照射日光便易分解,效力會大打折扣,因此必須準確施用,否則形同浪費。性費洛蒙和蘇力菌相輔相成,就像他的陷阱和彈藥,沒有陷阱時彈藥只能胡亂掃射,效果自然不彰。

然而幾年下來,斜紋夜蛾的費洛蒙價格翻了幾倍。過去裝在塑膠細管中,一劑只要 10 元,郭明賢大量購買,價格還可低至 6 元,不過現在改成 2 公克的軟管裝,只能裝在 20 個誘蟲器中,要價卻高達 400 元,等於成本增加了三倍多。

林玫芳同樣對價格有感,她說坊間出售的塑膠管瓜實蠅誘引劑只要 5 元,但軟管的一條卻要 280 元,而且只有 10 條塑膠管的份量而已,價格翻了五倍有餘。

秋行軍蟲及甘薯蟻象費洛蒙缺貨

費洛蒙若只是漲價,農友還可以承受,但秋行軍蟲的費洛蒙完全買不到。「聽說政府在控管,也不知道管到哪裡去了?」郭明賢說去年他有一小塊玉米田發現秋行軍蟲,當時防檢局大陣仗到田間,放置了一個費洛蒙誘蟲器,說是要監測防治效果,「一年過去了,連個人影都不曾回來查看過!」他既無奈又生氣。

同樣缺貨的還有甘薯蟻象費洛蒙。在新竹香山種植甘薯的蔡有財說,生物防治無法達到百分之百的效果,但費洛蒙解決了九成的問題,而且不會遺禍田間。但是大約一年前,供給他甘薯蟻象費洛蒙的朝陽科技大學因為田間研究結束,無法再繼續免費供應,又不能出售。「我不知道是卡在什麼法規,明明是好東西,政府不是應該突破困難、協助農友和學校嗎?」蔡有財的口氣充滿不解。

正在啃玉米葉的現行犯:秋行軍蟲(攝影/楊語芸)

學術界有製造能力,但法規限制商品化

蔡有財的質疑,的確是學術界目前面臨的瓶頸。朝陽科技大學費洛蒙中心主任曾瑞昌表示,根據《農藥管理法》,性費洛蒙屬於生物農藥,姑不論教育單位不能從事營業行為,就算要出售性費洛蒙,大學需要辦理農藥工廠登記證,還需取得販賣許可,種種行政規定囿限了學術機構協助農民的管道。

國內學術單位從事生物防治研究已有很長的歷史,以朝陽科大為例,早在 12 年前學校就成立費洛蒙中心,目前共開發 20 多種性費洛蒙劑型,分別針對田間常見的鱗翅目(如各種菜蛾)或鞘翅目害蟲(如甘薯蟻象)進行誘捕及滅殺,同時也可以確認田間昆蟲密度,準確施用有機農藥。

曾瑞昌說,費洛蒙針對會飛的成蟲,微生物製劑針對在田間爬行的幼蟲,「就像空軍和陸軍雙面夾攻一樣,」但這場陸空大戰只會讓昆蟲數量受到控制,不會趕盡殺絕,因此可以維持生態平衡,不會造成環境的負擔,是一種十分友善的害蟲管理技法。

然而根據曾瑞昌的觀察,近幾年政府將費洛蒙技術商品化的步調似乎變慢了,相形之下反倒是微生物防治成為主力,這或許也可從政府補助蘇力菌等資材的政策看出端倪。朝陽科大雖然開發出 20 種費洛蒙劑型,但因為法規的限制,這些劑型多半存在「研究報告」中,唯有經過技轉和漫長的農藥登記程序,未來才能勉強成為商品。

朝陽科大費洛蒙中心主任曾瑞昌(攝影/楊語芸)

微膠囊膏劑新劑型具長效,並未較貴,但原體進口確有困難

其實,台灣製造費洛蒙的技術非常成熟,過去,費洛蒙用針筒注入塑膠管後,將兩端封起來,農民使用時只需剪開封口,放在誘蟲器中,費洛蒙釋出後即可誘蟲。但因為管材容易造成污染,朝陽科大團隊透過「微膠囊」的化學技術,將費洛蒙包覆在膠囊內,透過調控膠囊的厚度,控制費洛蒙釋放的效率與時間,即所謂「緩釋」的效果。

2014 年,朝陽科大已將斜紋夜蛾費洛蒙微膠囊膏劑技轉給中西化工,2018 年才通過農藥販售登記。過去的塑膠管效期只能維持一個月,但緩釋型微膠囊膏劑的效期長達兩個月。

中西化工專員華國勛表示,斜紋夜蛾費洛蒙 2 公克軟管膏劑雖只能點 20 個誘蟲器,但可以維持兩個月,相當於 40 條塑膠管,成本也是每個月每陷阱 10 元,若是 4 公克膏劑 600 元去算,單月單陷阱更是只要 7.5 元,並不會比較貴,而且還可以減少塑膠管廢棄物的產生。

傳統塑膠管費洛蒙 (攝影/楊語芸)
微膠囊膏劑(攝影/楊語芸)

此外,華國勛表示,目前他們只有斜紋夜蛾費洛蒙一項產品,許多台灣常見昆蟲的費洛蒙原體根本就買不到,如果可以解決原體問題,就可以開發更多產品,嘉惠農民。

藥毒所前研究員洪巧珍也證實這種說法,買 10 公克的原體,就足夠台灣用上一整年。對國外廠商而言,10 公克是微不足道的生意,但是卻得配合台灣政府的法規,提供許多文件,廠商嫌麻煩,寧可放棄買賣。

學界空有製造技術卻無法應用,進口原體「捨近求遠」

曾瑞昌以他自己研究的甘薯蟻象為例,剛開始跟日本購買原體,1 公克要 2 萬元台幣,換算下來,一劑費洛蒙的成本要 100 元。後來他透過化學合成的方式製造原體,並且寫成學術論文發表後,「我再去日本詢價,原體的價格掉到 1 公克 5,000 元。」

這樣說來,只要自己生產原體就好,何必跟國外購買呢?曾瑞昌說,問題還是回到《農藥管理法》以及環保署的相關規定,現行法規將費洛蒙原體比照化學農藥原體,農藥工廠若要增加原體合成製程,均須再次經過完整文件審核及環評程序。然而,原體的用量非常少,相對來說,化學農藥的利潤比較高,廠商自然不願意投入生產費洛蒙原體的各種成本。

進口原體不只價格昂貴,而且愈來愈難買。從學者的角度來看,曾瑞昌認為這根本是「捨近求遠」的舉措。朝陽科大一次就可以做出好幾年的原體用量,之前與農民合作,是為了取得田間實驗數據,因為是研究,申請政府部門或學校的經費不是問題,但學校不可能一直投入費用,又不可能興建農藥工廠,好的農藥技術無法運用在土地上,真的非常可惜。

應媒合產學,提升自主合成的能量

其實,費洛蒙會消滅昆蟲,視為農藥來管理是合理的,但是管控農藥原體的方法很多,不是只有「禁止」一途。而且,對比於化學農藥原體動不動就是幾噸幾噸的生產量值,費洛蒙原體用量微乎其微。曾瑞昌建議,生物農藥業者若想生產費洛蒙劑型,可以跟有能力生產原體的大專院校或實驗室提出計畫,學校依計畫生產、供應,並與防檢局核備原體產量,政府就能管控、溯源。

進一步來看,曾瑞昌也建議政府盤點台灣費洛蒙原體自主合成的能量,媒合有意願參與費洛蒙原體生產的學術機構和公司廠商,藉此掌握費洛蒙原體生產機構的產量及他們供應的下游廠商,同時追蹤費洛蒙產品版圖與市場銷量,才是推廣生物防治更健康的作法。

稱費洛蒙原體可能影響生態,防檢局堅不放寬合成規定

對於學術單位與業界的需求,防檢局植物防疫組組長陳子偉表示,政府正在研擬修正《農藥許可證申請及核發辦法》,目標是簡化業者申請的文件種類,以期降低費洛蒙原體進口的門檻,幫助業者推廣這項友善環境的防蟲技術。

然而,費洛蒙原體是高濃度的化學物質,如果沒有經過品質管控,可能造成更大的問題。例如效果好不好?會不會捕誘到的非目標的昆蟲,像是蝴蝶?陳子偉說,以學界立場,科學技術無法讓農民受惠,自是一種遺憾,「不過既然有這樣的需求,我們就來徵詢像是生態或其他方面的專家,看看大家有什麼見解。」但在作出進一步修訂之前,學校的合成技術只能用於科學研究,這一點政府非常堅持。

專家:國內外用法不同,不應援用國外法規

不過費洛蒙專家洪巧珍說,防檢局應該是錯誤地延用了國外的規定。

「美國或是歐盟多把費洛蒙用作干擾劑,台灣則是作為誘引劑,」前者的用量一分地大約是 10 公克,但後者用量極低,一分地只要 0.1 毫克。洪巧珍說,誘引劑是「一種蟲、一種味」,但干擾劑會同時讓兩、三種昆蟲受到影響,是比較違反自然的作法,而且使用劑量較高,因此國外的規定非常嚴格。

因此,台灣既然將費洛蒙作為誘引劑,就不該援用干擾劑的標準。洪巧珍認為,費洛蒙需要昆蟲與化學專家合作才能成功,防檢局恐怕不是那麼瞭解費洛蒙的運用細節,才會嚴格禁止。「政府說要推動生物防治,卻又這樣掐著人家的脖子,是不是讓有合成原體能力的學者與防檢局在田間巡查的同仁相互配合,會比較恰當?」她建議。

洪巧珍研究昆蟲費洛蒙三十年,深感產品開發不易(上下游資料照)

本地生產不只降低進口門檻,更確保來源自主

曾瑞昌也回應,「費洛蒙原體是純度很高的化學品,但不應單以化學品本身的濃度來看,應該回歸到單一誘蟲器所使用的原體劑量。」將費洛蒙作為誘引劑時,釋放出來的濃度必須與自然界中雌蟲所散發的濃度相當,否則吸引不到成蟲。而且,費洛蒙具有很高的專一性,在成分比例及劑量正確的情況下,不會有誘引到非標的昆蟲的問題。

其次,曾瑞昌也認為,費洛蒙產品的誘引成效如何,應交給市場機制決定,誘引效果不好的產品,自然會逐漸地被農民淘汰。對於防檢局表示「學校的合成技術只能用於科學研究」,曾瑞昌不以為然,他認為朝陽科大在費洛蒙的研究成果很有口碑,但防檢局修訂費洛蒙產品登記程序時,卻始終未被諮詢。

曾瑞昌說,「學校的合成技術不應只用在研究,希望能透過技轉,讓國內廠商具備自主合成技術,讓農民買到效果優良且價格低廉的費洛蒙產品。」他再次強調,「關鍵不僅僅是降低進口門檻,而是費洛蒙原體來源的自主性。」

 

附記:根據曾瑞昌的盤點,目前台灣已合法登記且完成商品化的費洛蒙產品如下:一枝春(斜紋夜蛾費洛蒙,省農化廠)、日夜春(甜菜夜蛾費洛蒙,省農化廠)、愛情陷阱(斜紋夜蛾費洛蒙,緩釋膏劑劑型,中西化學)、香來蛾(小菜蛾費洛蒙,興農公司)及愛索媚(甜菜夜蛾費洛蒙,興農公司)。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