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緊來吃台灣紅豆!紅豆盤價走低,農民心酸白做工,憂開放固殺草將讓盤商再壓價

十二月中起,國產紅豆陸續進入產季,開盤價卻只有農民的成本價,等於白做工!前兩年收購價平均在一斤38元到41元之間,不過今年主要產地高屏地區開盤價皆不理想,高雄大寮、屏東萬丹皆為36元/斤。綜合各方說法,盤價低迷主要是因為庫存多、市場消費少。

低盤價導致農民血本無歸,少部分農民寧願採收後不賣盤商,將紅豆載回家儲放,而尚未收成的農民,時常聚集討論對未來盤價變化的預估。今年紅豆採收期氣氛詭譎,再加上政府針對除草劑「固殺草」是否開放作為紅豆落葉使用尚未有定論,產地更是憂心忡忡。

上週12月14日「化學農藥十年減半」成果記者會上,農委會主委陳吉仲表示,是否開放除草劑「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一事,將在近期作出決議,但農民擔心一旦開放會影響紅豆價格,「固殺草」將成為壓垮豆價的最後一根稻草。

背景知識:紅豆含有豐富蛋白質,比小麥白米都高,熱量相較低,因全粒使用營養更完整,膳食纖維、維生素礦物質均豐富,可作為健康的主食選擇,也是美味甜點,更有不少人喝紅豆水消除水腫。紅豆為南部冬天重要作物,為高屏地區特有農作風景。

市場需求低 未來紅豆價格上揚有難度

紅豆產業以田邊交易為主,盤商大多到紅豆園旁收購農民所種的紅豆。農糧署近兩年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紅豆收購的盤價至少不能低於38元到40元/斤,但盤商在14日、16日分別於大寮、萬丹開出的收購價,都是36元/斤。

屏東盤商李先生(化名)表示,平日配合供貨的加工廠產量年年遞減,今年甚至少三成,需求量低,收購價自然高不了。他進一步表示,過去夏天喝綠豆湯,冬天喝紅豆湯,如今大半都被手搖杯市場取代。他強調,「大家多吃紅豆,才會對價格起作用。」

美濃農會總幹事鍾清輝表示,台灣紅豆目前供過於求,消費者吃的少,連年庫存都沒有消化掉。

八十多歲的李姓老農民希望政府能維持市場秩序,調查並解決紅豆盤價開低走低的現象。(攝影/李慧宜)

生產成本漸增 農民越種越辛酸 盤價36元等同血本無歸

天候異常導致病蟲害防治成本只增不減,根據農糧署108年期雜糧生產裡作紅豆的成本分析,目前生產成本包含種苗、肥料、農藥、人工等支出,平均一分地為8810元。

可是,今年南部秋冬天熱,開花授粉不佳,紅豆一分地平均產量只有250斤到300斤,若以36元/斤計算,農民收入落在9000元到10800元。紅豆生長期約100天,以此來看,農民忙了三個多月,只能賺到190元到1990元之間。

萬丹青農陳國華種3公頃紅豆,其中約 2 公頃跟萬丹農會契作。他說農會收購契作價是40元/斤,這是他今年唯一的收入。至於非契作的紅豆收購價只有36元/斤,「這是我的成本價,等於完全白做工。」

美濃農友蕭成龍還未收成紅豆,他預估今年收成量不如過去,以前一分地平均可以種出400斤,現在能上350 斤已經是高產量。在收成量降低,收購價又低迷的情況下,即便屏東此時暖陽高掛,但紅豆迎來的卻是一個寒冬。

在一片乾枯的紅豆田區,很容易發現成熟脫(斷)落的紅豆豆莢。(攝影/李慧宜)

農糧署:靜待一月大盤價 少數農民不想賣 大多數人不賣也不行

農糧署作物生產組組長陳立儀表示,紅豆大盤要到明年一月才會開出。他說今年紅豆種植面積和產量跟以往都差不多,而紅豆主要的消費力在加工品,而非一般零售。據他理解,加工品的數量也沒有減少。他建議還未採收的農民不要心急,待大盤價格出來再說。

住在屏東萬丹、新園交界處的李先生,年五十餘,種豆面積5.2分。12月20日,他採收4分地產量約1000斤,因盤價過低,他不願意賣給盤商,乾脆把這千斤紅豆載回自家倉庫。「我想等一個月後,看價格會不會好一點?反正現在都這麼低了!」

他聽說有些農民聽盤商建議,暫時不賣沒關係,但可以先寄放在盤商倉庫儲存。他苦笑著說:「說是寄放,但這只是用來安撫農民的,到最後,農民還不是乖乖用低價賣出。」

紅豆農民李先生的紅豆田中,有1.2分是企業契作區。以自然落葉方式採收。(攝影/李慧宜)

站在一旁同為李姓的老先生,已經八十好幾,對今年開盤價很不滿意,期盼媒體多關心,讓社會各界理解農民難處。他說:「為什麼沒賺錢我們還要種呢?很多人不知道這個道理。但這對我們農民來說很簡單,就跟吃三餐一樣,不吃行嗎?」

陳國華解釋,不缺錢的農民可以不求現,但有些農民趕著要種下一季水稻,耕種要錢、日常生活也要花錢,就算賠錢也是得賣紅豆。「畢竟有人肯收購就好了,這是農民的辛酸。」

萬丹農會總幹事張枝烈表示,政府針對使用壬酸、氯酸鈉或自然落葉的農民,都有全額補助,或每公頃6500元到10000元的補助,這些對農民不無小補。

農民難過盤商也叫苦 「固殺草」如產業隱患 已成盤商壓低價的理由

連接萬丹、新園的台27線旁,處處可見紅豆田,農民三兩成群圍在一起交換情報。有人說:「盤商怎麼可能做賠錢生意?業界最大贏家永遠是他們。」也有人說:「已經有盤商連三年都賠錢了,現在他們手上都還一堆庫存的紅豆!」

至於除草劑「固殺草」是否開放使用在紅豆落葉上,也是盤價浮動的隱憂,已經有盤商放出風聲,庫存量大、市場小,現在如果再加上「固殺草」因素,盤價更難振作起來。

農友蕭成龍認為,如果開放國產紅豆使用「固殺草」採收,對市場買氣絕對有影響。「其實進口紅豆有沒有固殺草,消費者也不會知道,但只要台灣一開放,大家絕對不會再吃國產紅豆。」

農友陳國華也說,「『固殺草』會讓紅豆跟進口豬肉一樣變成新聞」。國產紅豆面臨的困境已經夠多了,他希望政府不要走回頭路,讓固殺草成為壓倒價格的最後一根稻草。

紅豆為台灣特色農作,呼籲國人聰明選擇多多食用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行政主任張玉鈴建議,推動友善耕種的農會或小農,最好在包裝上要特別註明「不使用除草劑」等字樣,幫助消費者區別選購。

美濃農會供銷部主任林秋香曾多次表示,國產紅豆買氣弱,主因是國人已經習慣食用加工食品,如紅豆麵包、紅豆糕、紅豆冰、紅豆湯、紅豆水等,買乾豆回家煮的人越來越少。她強調,「明明紅豆是眾多雜糧之中深具台灣特色的一種農產品,眼看著市場衰弱導致產業沒落,真的很可惜!」

關於是否開放固殺草一事,防檢局植物防疫組組長陳子偉表示,「還在收集各方意見,只要沒有開放,就是禁用固殺草。」

美濃農會倉庫內的每包紅豆30公斤,皆清楚標示豆農姓名、種植期別。這些國產豆有進口紅豆比不上的在地精神。(攝影/李慧宜)

延伸閱讀:《除草劑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