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強進萊豬,又強要除草劑噴紅豆?農委會閉門會議做決策,罔顧民主精神

歐盟不吃的萊豬,政府硬要進口,歐盟禁用的除草劑,政府又硬要噴在紅豆當落葉劑?開放除草劑「固殺草」當作紅豆落葉劑的爭議,從今年6月初持續到現在。最初農委會聲稱體恤農民需求執意要開放,但消息一出,卻遭紅豆產區農會消費者團體資深農藥專家群起反對;後來,農委會說請民眾到「眾開講」留言,說要廣納民意,結果留言的反對民意一面倒,農委會卻又擱置不顧。

歹戲拖棚六個月,紅豆已面臨採收,農委會今天召開了一場「突襲式」的「溝通」會議,而這聲稱為回應農民需求擬定的政策,主要紅豆產區農會卻連一個代表都沒有被邀請,主張「固殺草」有健康風險疑慮不應開放的專家也未出席。這場會議,媒體無法進入採訪,國人想透過網路了解會議內容,也不得其門而入。

這場猶如「強進萊豬」翻版的「強要除草劑噴紅豆落葉」事件,儘管外界反對聲浪高漲,農委會仍打著「只是提供另一個選擇」的說法,姿態強硬。如果依照政府所說,萊豬進口是為了交換台灣的國家利益,那麼強推除草劑噴紅豆,又是為了什麼利益?農委會有責任誠實向農民與消費者說明清楚。

使用除草劑的紅豆田全面枯黃乾燥。(農民提供)

開放除草劑採收紅豆,傷農民、傷產業

在台灣,大部分紅豆田由收割機採收,為了統一紅豆植株乾燥程度、方便收割,採收前,農民會使用政府推薦的藥劑加速乾燥。像是氯酸鈉、壬酸,是目前最普遍的兩種藥劑。而為了鼓勵農民友善耕種,只要不用任何化學藥劑採收紅豆,政府會給予農民「不施用落葉劑獎勵」,往年是每公頃獎勵6500元,今年起提高到1萬元。

原本要扶植本土紅豆產業健全發展、呼應消費者對食安需求的路線,今年年中卻突然開出一條叉路。5月20日,衛福部應農委會要求,增訂除草劑「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劑,容許量2ppm。消息一出,不但消費者嘩然,率先反對的竟然是紅豆產區的農會,包括屏東萬丹、新園、崁頂、屏東市,以及高雄美濃、大寮等產地農會,都紛紛力勸農委會不要開放除草劑採收紅豆,才能真正提升國產紅豆品質、維護產業正常發展。

農委會反世界潮流大開倒車,農會不以為然

本刊從今年6月4日起至今進行全球追查,發現歐盟認為「固殺草」具有毒性,已被禁用,並獨家取得歐盟執委會與瑞典化學局說法,明確表示規範中的「未核准(Not Approved)就等同於禁用(Ban)」。至今,本刊已經陸續刊出14篇相關新聞報導,除了全面呈現紅豆產地現場真相、真實記錄農民與農會立場之外,其中更有5篇報導,鉅細靡遺地道出除草劑「固殺草」的生殖毒與神經毒風險,並第一手採訪歐洲多國官員、歐盟主管機關與專家,詳細解釋「固殺草」被歐盟禁用的過程。

第一個宣布禁用的國家法國,其食品、環境安全與職業健康署(ANSES)在2017年8月明確表示:「固殺草對噴藥者健康風險過高,連在施藥後進入田間的工人、鄰近居民、孩童也暴露在風險中。此外,無法排除對田間哺乳類的危害,在菜豆、葡萄、馬鈴薯、柑橘、櫻桃等作物的殘留值數據也不夠充分。」

反觀我國農委會從頭至尾,從一開始宣稱歐盟沒有禁用,後來圍繞著沒有「ban」字眼就不算禁用,不斷硬拗;面對農會總幹事要求公開討論的呼籲,農委會置若罔聞,只願意下鄉單獨一一摸頭,但最大產區的幾個農會皆不買單。

農委會數次下鄉對農民做不具名問卷調查,並聲稱有接近五成農民希望開放使用「固殺草」,也遭農會總幹事反譏:我具名反對,你都不理,卻說要尊重不具名的人?

屏東萬丹農會總幹事張枝烈一再公開強調,開放除草劑使用在紅豆採收上將會為產業帶來巨大負面衝擊,影響國產紅豆之品牌形象。(攝影/李慧宜)

溝通出問題,對風險解讀的問題更大

農委會曾於7月6日舉行專家會議,以防檢局、藥毒所提供的簡報做出「風險溝通出問題」的結論,意思是「風險沒問題,是溝通有問題」。從農委會以上種種作為可見,顯然,溝通是有問題,但風險沒問題?各界並不這麼看。

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名譽教授曾德賜陸續寫五篇文章,表示反對除草劑「固殺草」作為紅豆落葉之用;高雄的紅豆農民蕭成龍朱正富也具名投書媒體,懇請農委會應保護國產紅豆,切勿開放除草劑。

本刊特別專訪做過固殺草小鼠實驗的法國學者,學者也認為台灣政府對毒性的解讀,是過於低估了固殺草對於神經發展的風險。

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名譽教授曾德賜。(攝影/李慧宜)

也在7月6日,立法委員陳椒華、王婉諭、林淑芬聯袂舉辦記者會,要求防檢局應盡速召開公聽會以釐清爭議,防檢局至今未開公聽會。而7月6日起,農委會透過網路平台「眾開講」徵詢各界意見,為期一個月,到8月4日最後一天為止,平台已累積418則留言,其中9成不贊成開放固殺草用於紅豆採收。

「眾開講」是國家發展委員會建置的溝通平台,農委會卻已讀不回,只做半套民主程序,既沒有公布留言統計、分析,也沒有針對公民留言提出任何回應。

10月16日到11月3日,農委會到高雄、屏東等產地,連續召開十場風險溝通座談會,並在會中廣發問卷。11月中,問卷統計已完成,但因農委會長官未點頭還不能公布。

關心此案的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行政主任張玉鈴說:「公民想在『眾開講』留言,需要先填寫基本資料,留言者必須對其發言負責。可是農委會下鄉發問卷,卻跟農民強調無須具名,那到最後到底是有具名的算數?還是不具名的算數呢?」

一場不公開的「風險溝通」會議,民主之路越走越險峻

最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今 (26)日在農委會舉辦、由副主委陳駿季主持的「溝通座談會」。會議通知上強調,邀請「農業化學」、「毒物學」、「植病物理」、「食品科學」、「醫學領域」及「風險溝通」等之相關專家學者及消費者團體召開座談會。可是文末卻載明「不開放採訪、不進行網路直播」。

近半年來,農委會一再強調,開放除草劑使用在紅豆採收上,是回應農民需求,也是多給紅豆農民一項選擇,更承認「風險溝通」出現問題,但是今日召開的這一場會議,看似網羅最多數的專家學者和團體代表,結果卻完全阻斷政府與社會溝通的任何可能。

農民施藥方式從來不如主管機關想像那樣全副武裝、嚴格遵守用藥濃度。施藥時,農民是直接面對風險的第一線人員,政府是否正視其健康風險?(攝影/李慧宜)

資訊公開、民主對話,美麗紅豆花才不再哀愁

民眾多年來對於紅豆落葉劑始終有高度疑慮,紅豆產業也因而形象受損,甚至造成商人以此為理由壓低收購價。主產區農會與農民均努力提升技術、洗刷污名,欲走出本土紅豆的康莊大道。因為進口紅豆都沒有使用固殺草作為落葉劑,價格又比本土便宜,高屏地區產地農會非常清楚,台灣紅豆要跟國外競爭,即便採收不如使用除草劑方便,但還是要呼應消費者的食安需求,才能走出一條有未來的轉型之路。

而今農委會為了其聲稱的農民需求,執意硬推,此時若開放除草劑「固殺草」做紅豆落葉採收使用,紅豆價格一定應聲崩盤,屆時政府又要拿全民納稅錢進場收購護盤,這豈不是矛盾至極?若農委會真的為了農民好,請幫助讓農民走產業健康的道路,而不要假借愛護之名,實則摧毀紅豆產業根基。

投票選舉只是民主的外在形式,政策擬定如何兼顧專業對話、產業發展、直接相關人(如農民、農會、消費者)的權益,才是民主實質的內涵與實踐。無論最後除草劑是否會廣泛施用在紅豆植株上,資訊公開、專業討論,才是關鍵,望政府能懸崖勒馬,讓政策討論可以回到民主的軌道上。

11月底,「小雪」剛過,廣大的紅豆田,茂盛濃綠的葉子底下,藏著一朵朵嬌柔可愛的小黃花,如點點繁星。唯有真正尊重民意,在紅豆田盛開的小黃花,才不會再是農民的哀愁,更能讓有意駐足欣賞的消費者,細細體會國產紅豆田園的優美景緻。衷心期盼農委會切勿辣手摧花,傷害產業前途也傷害台灣的民主。

黃色的紅豆花躲在綠葉之下,爭議中,美麗卻帶著哀愁。(攝影/李慧宜)

延伸閱讀:

(獨家)《除草劑固殺草當紅豆落葉劑》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