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歲,人生揚帆的年歲,不論求學或就業,大家莫不是踮起腳尖,極目遠眺,好似那進步的、美好的未來都在前方,需要奮力追趕。

但是有一對年輕人卻選擇轉身,在被大家遺忘、摒棄的傳統中建立家業,守著大溪一幢三合院,他們要在老扣扣的「阿嬤牌」米製點心中,炊蒸出現代感的幸福滋味。(如何順著季節吃粿?看這裡)

黃騰威與周佩儀以阿嬤的夫家姓建立「雙口呂」品牌,傳承粿的技藝。(攝影/楊語芸)

用「粿」的料理教室 回答外國人的大哉問

黃騰威和周佩儀,兩個桃園長大的年輕人,高中就是班對,成婚後生養兩個孩子,一個是寶貝女兒,一個是「雙口呂文化廚房」。

「雙口呂」是一間「粿」的料理教室,專門教大家作傳統粿點。有趣的是,被年輕世代拒絕的粿,卻是兩個既潮又有型的年輕人在推廣,他們不只作得出好吃的粿,更說得一口好粿經,閩客米食文化長河中的典故、興衰、變革,在他們的唇齒間翻騰出有滋有味的粿糕篇章。

兩個七年級後段班的年輕人怎麼會醉心於粿這種老東西?起因是 2014 年的一場自助旅行。黃騰威和周佩儀在西歐十國流浪三個半月,看盡「別人的老祖宗留下的文化財產」,欣羨之餘也時時思辨,台灣難道沒有很棒的老東西嗎?

再加上小倆口為了省錢住在背包客旅館,自己買食材在共用廚房料理解決三餐。都說「飲食」是最容易交朋友的工具,不同國家的人聚在一起,大家自然會問起:「最能代表台灣的食物是什麼?」黃騰威直覺地回答小籠包、臭豆腐、珍珠奶茶,但再被追問:「那你們會作嗎?」當下他們才驚覺,不對,他們不是吃這些食物長大的。

神明生日、度晬、作壽等人生重要時刻,都少不了紅龜粿的陪伴。(雙口呂提供)

一個捨不得 一個不服氣 要把粿的技藝傳承下去

把外國朋友的隨口一問帶回台灣,小倆口努力尋找答案。周佩儀四處學藝,黃騰威則在部落格上記錄台灣各地的小吃以及行將凋蔽的手作工藝。兩人一邊上班,一邊朝心中的目標邁去,他們知道台灣很多東西都將因為長輩的辭世而消失,「與其批評,還不如做點什麼事。」

周佩儀說:「我媽媽那一代剛好是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她們在工廠上班,『作粿』這種農業社會婦女必備的技藝,她根本沒學到。」周佩儀還可以吃到阿嬤的粿,「但未來的孩子還吃得到嗎?」帶著不捨的掛懷,她決定將外婆呂劉阿尾作粿的手藝保留下來。

只是連阿嬤都已經廿多年沒作粿了,孫女孫婿想要學,阿嬤不是高興開心,而是生氣困惑,「作粿很辛苦,為什麼要讓我孫女這麼累?」這是對黃騰威的指責;「一塊粿才賣 30 元,學這個是要做什麼?」這是對周佩儀的不解。兩個人只能百般討好、撒嬌賴皮,花了兩、三年時間一步步學到各種粿點的製程。

阿嬤將米篩目搓入滾水中。(雙口呂提供)

周佩儀是桃園八德的農村小孩,農人敬天畏地有許多祭典,農忙時換工需要各種米食,因此她從小就吃著各種粿點,也有許多和外婆一起下廚的經驗。但外省背景的黃騰威,成長過程中偶爾吃到的粿都是買來的,他為何也要步上粿的傳承之路?

除了婦唱夫隨外,他還有一肚子的不服氣。「我在學習過程中發現『粿』明明就是好東西,其中有很多智慧與文化,一點都不輸西點或和果子。」但為什麼「粿」會變成今日端不上檯面的老東西呢?他自覺有責任要改變這種現況。

找喜餅發現百年老店 老手藝消失只能說「好可惜」?

2016 年,高中班對終於步入禮堂。兩人正在躊躇該買舊振南還是裕珍馨的大餅時,偶然吃到後壁菁寮新和源餅舖的喜餅,認為酥脆的餅皮、大方的肉餡以及樸實無華的包裝,更適合兩人的個性,決定要訂作 70 個喜餅。但老店接不了大訂單,老闆娘的兒子說,媽媽離開後,百年老店就要打烊了。

在聽聞黃騰威連聲可惜時,兒子說道:「你們只會口頭說可惜,但如果今天一個年輕人回鄉開餅店,只能賺假日兩天,要怎麼養家活口?」

這問題讓他們思考甚久,菁寮老店的喜餅和粿一樣,不是東西不好,它們需要行銷的手法重回現代,這也是黃騰威的專長,如何讓現代人接受粿,成了他的課題。

緬甸蜜月之旅在高腳屋作料理 發現食物與空間的連結

問題的解答出現在蜜月之旅,兩人在緬甸蜜月時參加當地的撣族料理教室,除了到傳統市集採買,還在水上高腳屋料理,十足的緬甸經驗。「『粿』應該出現在『三合院』」的想法,就在這時冒出頭來,沒錯,對的空間才能體現食物的價值。

黃騰威辭去工作,花了一年多時間才找到目前「雙口呂」所在的大溪三合院,它的後面是七層樓的住宅,週邊都是工廠,三合院明明最早出現在這塊土地上,如今卻成了唐突的地景。「真的是乞丐趕廟公」,黃騰威說。

空間是一種手段,除了與粿「對味」外,三合院也有很好的吸睛宣傳效果。客人來到三合院,就有機會瞭解粿的價值。他們把院落打理得古樸宜人,反覆推敲粿點的課程,同時還「東市買好米好油、西市買好刀好砧」,全省採購優質的食材與器具,讓每位學員們體會手作的樂趣。

噹噹噹,以阿嬤的姓氏為名,「雙口呂」文化廚房開課囉!

「雙口呂」將三合院整理成粿的教室,內部擺飾樸質有古意。(攝影/楊語芸)

從 30 元不屑買 到 100 元不願賣 手作讓大家明白「粿」的價值

黃騰威說,上課時他喜歡先問客人,平常去喝下午茶,蛋糕均價是多少?答案經常都是百元起跳。「那麼一塊粿要賣多少錢呢?」30 元大家還不想買。等到他們從磨米漿、「挨粿」(e-kué)、揉粿、炒餡料、包粿、炊粿一路作下來,拿到成品時,黃騰威出價 100 元要買回,大家都覺得太便宜、不想賣。

對於自己認同的東西,我們願意付出較高的金額去消費,「雙口呂」的使命就是讓更多人透過手作,認同粿的價值。「唯有大家願意繼續作、繼續吃,這個文化才有可能繼續延續下去。」

萬聖節吃湯圓? 手搓湯圓,翻轉孩子的文化記憶

親子課也是「雙口呂」課程的特色,周佩儀有許多跟阿嬤一起作粿的美好記憶,她希望透過親子共學讓更多人體會這樣的美好。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上課時問什麼時候吃湯圓,孩子們居然回答「萬聖節」!

下一代跟傳統節慶、米食文化的距離如此遙遠,這雖讓周佩儀受挫,但也讓她想到,孩子們喜歡西洋節慶是因為可以和朋友交換禮物、一起裝扮,重點是「一起玩」的樂趣。因此她創造一起搓湯圓的氛圍,也鼓勵孩子們把湯圓捏成自己喜歡的造型,煮成甜湯後和朋友分享食用,透過五感體驗,讓湯圓成為甜蜜的文化印記。

讓孩子從搓湯圓開始學起,粿的文化就能傳承下去。(雙口呂提供)

改變食譜 讓粿走得更遠

「雙口呂」認為,守著情感記憶而保留手作技藝,不是長遠之計,需要調整以符應現代生活。例如,以前為了祭祀作粿要能久放,所以阿嬤會把餡料炒得很乾;以前人口多,作粿雖然費時,但一次可以作很多大家分。現在周佩儀則讓學員們利用現代廚房的設備少量製作,也將餡料改得濕滑順口。粿點變得精緻又充滿復古情懷,從手作的趣味到入口的幸福,許多家庭的飲食記憶就此添上新頁。

用新的方法,讓粿可以走得更遠。原來黃騰威和周佩儀不是回頭望,而是帶著過去的美好大步向前。

繼續閱讀:

「甜粿是純潔的,要專心炊,呷紅龜粿,年頭好到年尾」順著季節來吃粿

相關文章

臉書快速留言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