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殺了石虎?路殺石虎體內驗出劇毒農藥、殺蟲劑與毒鼠藥,長期慢性中毒

國內瀕危野生貓科動物「石虎」,面對的危機不只路殺,還有慢性中毒!石虎的棲地在淺山,與人為活動區域重疊,台大及屏科大研究指出,長期暴露在有農藥的環境中會提高石虎的健康風險,檢測路殺石虎屍體,在肝臟皆驗出毒鼠藥,胃部則驗出劇毒農藥加保扶,及國內用量極高的殺蟲劑陶斯松。

屏科大野保所教授裴家騏表示,石虎是高階掠食者,農藥會透過生物放大作用在食物鏈中層層累積,目前雖無直接證據,但各種跡象均令人懷疑是農藥使得石虎生病、路殺機率提高。

台大生工系教授范致豪在苗栗各鄉鎮檢驗79個土樣,一共驗出67種農藥,再與石虎路殺地點比對,發現路殺地點附近的農藥風險指數確實偏高,尤以卓蘭和苑裡最高。

石虎棲地與人類活動區域高度重疊,近年來路殺事件頻傳(照片提供/陳貞志)

瀕危石虎面臨棲地破碎、農藥慢性中毒

台灣僅有2種野生貓科動物,其中一種是推測已絕跡的臺灣雲豹,另一種是瀕臨絕種的石虎(豹貓)。石虎常被稱為「山貓」,體型與家貓相當,現有研究資料顯示,石虎主要棲息在1500公尺以下的淺山地區,在苗栗、台中、彰化、南投,甚至台南都曾發現石虎的蹤跡。

目前全台剩不到五百隻石虎,石虎面臨的生存威脅與人為活動密切相關。人類主要活動區域和石虎棲地重疊,工程或活動場址的建設會造成棲地破碎化、劣質化,而道路的開發也會切割棲地,導致石虎穿梭時被路殺的新聞屢見不鮮,除此之外,石虎還面臨另一大威脅:農藥及環境用藥。

2015年至2016年,屏科大野生動物研究所對6隻路殺石虎屍體作解剖。該所教授裴家騏說明,屍體肝臟內皆檢測到毒鼠藥,部分屍體胃部也測到農藥,「毒鼠藥的影響是長效性,農藥則是短效性、分解快,會測到農藥意味著石虎長期暴露在高風險環境中。」

路殺石虎送檢結果(資料提供/裴家騏)

農藥和環境用藥造成慢性暴露,恐使石虎虛弱遲鈍而被路殺

2019年12月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范致豪和屏科大野保所教授裴家騏共同發表的論文指出,棲地中的農藥及環境用藥會使石虎的健康風險指數提高,換言之,這些用藥會使得石虎慢性中毒,並干擾原有行為模式。

裴家騏表示,路殺可能只是最後致死方式,多數的屍體身上都驗出濃度不等的農業用藥,「我們高度懷疑源頭是環境中的用藥影響石虎健康,讓石虎變得虛弱、容易生病,才會被路殺。」

「石虎容易被獵捕或是出現路殺,都是對環境反應變差的現象。」屏科大野保所副教授陳貞志表示,過去曾有高劑量用藥造成石虎中毒,甚至急性致死,但這種案例已經很久沒看到了,現在令人擔憂的是慢性暴露。例如老鼠藥會影響石虎血小板作用,石虎受到輕微撞傷後不易凝血,甚至有慢性出血狀況。

屏科大野保所副教授陳貞志正在解剖石虎(照片提供/陳貞志)

生物放大作用,讓農藥透過食物鏈累積到石虎體內

陳貞志說明,現有研究指出,農藥及環境用藥會讓老鼠的反應會變得遲緩、不靈敏;石虎的慢性中毒原因,便是食物鏈中的生物放大作用(生物放大作用意指,施用在農田中的農藥、毒鼠藥,透過食物鏈層層累積到石虎體內)。石虎作為食物鏈中的高階消費者,農藥最後透過層層的掠食行為進入石虎體內。

裴家騏說明,實驗不可能直接對石虎餵食農藥,但現有研究幾乎都間接說明:藥毒環境的慢性暴露下,石虎健康受影響後生病。生病的石虎不見得會立即死亡,輕症的會藏匿起來,若無全面追蹤,難以確切研究分析出農藥與石虎健康的直接關係。

79個苗栗鄉鎮土樣,驗出67種農藥,劇毒農藥赫然在列

目前國內石虎多被發現在苗栗縣,范致豪說明,2017年7月至2019年7月間,研究團隊在苗栗9個鄉鎮採集79個土樣。土樣檢測後,一共檢出了67種農藥,被驗出的有三賽唑、貝芬替、芬佈賜、亞脫敏等,其中竟有劇毒農藥加保扶、芬滅松、毆殺滅,和國內用量極高的陶斯松。

范致豪說明,檢驗出土樣所含農藥後,即可計算每種農藥對石虎可能造成的健康風險,而且可以疊加。換言之,同一土樣檢出的農藥越多,對石虎的健康風險也越高。而比對路殺地點後,結果顯示,路殺地點附近的農藥濃度較高,因而石虎的健康風險也高,其中尤以苑裡和卓蘭的健康風險最高。

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范致豪(攝影/蔡佳珊)

慣行、有機田都有石虎出沒

翻開石虎過去的路殺數據,2011年至2019年共有119筆,其中2019年有32筆,是過去的2倍以上。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林育秀表示,石虎的路殺通報是2011年才開始,過去通報並不普及,因此真實數據恐比統計數字更高。

林育秀表示,去年在慣行田及有機友善農田分別架設158台、36台相機,其中63台拍到了石虎,而慣行田和有機友善田拍到的比例相近,顯示石虎並不會偏好有機友善農田、迴避慣行田。但慣行田中農藥施用常常未依照用藥規範及建議比例,對石虎來說是無形的威脅。

生態服務給付要求不用除草劑、毒鼠藥,才可領獎勵金

為改善石虎面臨農藥和環境用藥的危機,林務局今年元旦起推動生態服務給付方案,選定四大瀕危物種推動棲地保護,石虎的獎勵項目是最多的。其中農地友善獎勵金,要求農民必須全期農作不用除草劑、毒鼠藥、獸鋏、毒餌及非友善防治網,且農產品必須符合農藥安全檢出規範,每公頃每年最高可核發2萬元。

羅尤娟表示,目前給付方案才剛正式上路,現在僅要求農民不用除草劑和毒鼠藥,但還沒辦法要求農民所有農藥都不用,免得作物收成損失太大。作物收成時也都會送驗,確認農藥是否在合格範疇。

改變老農用藥習慣、找出兼顧生態防治方式是關鍵

石虎保育協會棲地保育專員陳祺忠說明,老鼠會吃掉花生、地瓜等作物,農民才會使用老鼠藥進行防治。近兩年來,許多地方政府陸續禁用,農民也怕毒死自家的貓狗,因此老鼠藥的使用已經減少,不過還是可能有人使用。

對於林務局推出的生態服務給付政策,陳祺忠認為,此政策對於改善石虎處境會有幫助,但效果有限,因為現在農民的用藥情況落差極大,青農大多不用毒鼠藥,如何改變老農的用藥習慣才是關鍵。比起獎勵,更應該教導農民兼顧生產與生態的防治方式,例如:以石灰代替毒鼠藥施灑於田間,讓老鼠不會再吃掉作物,石虎也就不會吃到有毒的老鼠。

學者建議:需輔導農民精準用藥,才能避免石虎被慢性毒殺

對於林務局做法,裴家騏認為,比起抽驗末端作物,更應該確認農民在田間管理時是否精準用藥。他指出,過去曾在田間老鼠體表毛髮驗到2種至4種農藥,且可在身上維持3週,做為高階掠食者的石虎不可能3週不進食,「農藥危害不分四季,石虎等於是每天都暴露在高風險環境下。」

陳貞志則認為,國內已陸續淘汰高毒性的農藥,但現在最讓人擔憂的是高極性的有機磷農藥、殺蟲劑。這些藥劑會慢性危害所有野生動物,對族群數量大的物種,有傷亡時能較快遞補,但對本來就瀕危的石虎,一旦個體減少,族群數就更難復原。

裴家騏表示,若農委會能落實十年化學農藥減半政策,那所有野生動物暴露在農藥環境下的風險就會大大降低。他建議,林務局應和農糧署合作,兩邊分別從作物及田間的監測著手,才會真正實踐生態服務給付的精神。